火焰大系——TRS

作者:alvin


 

Fire Emblem的过去

 1990年4月Intelligent Systems公司(简称IS)在任天堂FC主机推出了“Fire Emblem”系列(以下简称FE)的第一作《暗黑龙与光之剑》,从此“炎之纹章”这个系列以每两年一作的速度、在任天堂、超级任天堂主机上陆续推出,并以其波澜壮阔的剧情、精彩的人设和出色的游戏性和平衡性成为任天堂的王牌系列,每一款新作的水平无不创造了当时S.RPG类游戏的又一个高峰。特别是96年5月于SFC登场的“Fire Emblem 圣战之系谱”,发售后好评如潮,为面对新贵PlayStation咄咄逼人挑战的超任主机着实打了一针强心剂。但是此后纹章系列进入了一个短暂的低潮,原本预定98年推出的具有“圣战之系谱”外传性质的“多拉基亚776”在99年9月才迟迟登场,该作部分继承了“圣战之系谱”的人设和背景,又借鉴了“纹章之谜”的战斗方式,还加入了如体格、疲劳度等诸多新颖的要素,游戏难度大幅度提升,但耐玩性依旧相当之高,无愧于“火焰之纹章”之名。

 《Fire Emblem 多拉基亚776》游戏发售后,依照惯例出版的官方攻略设定集却缺少了本来必有的对“FE之父”加贺昭三的访谈。敏感的FE爱好者们从这个细微的变化中可以察觉到一丝开发公司内部的不和谐。

 实际情况是加贺昭三已经在游戏发售前,于当年夏天离开了曾效力整整12年的IS,自立门户,创立了名为“tirnanog”的软件开发公司,并担任社长的职务。“tirnanog”是凯尔特神话中英雄们的灵魂归还之处,也被称为“常若之国、极乐世界”,有着类似于北欧神话中英灵殿的同等地位,也是“圣战之系谱”设定中在第六章伊始、主人公赛利斯反抗古兰贝尔帝国暴政的根据地。加贺为自己的公司如此命名,其用意也略见一斑了。


 

TearRingSaga的诞生

早在《多拉基亚776》发售前的1999年8月,加贺昭三主持下的tirnanog就已经着手于名为“emblem saga”的S.RPG游戏的开发工作,这个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纹章传说”,商标权由未来的发售商“ASCII”申请注册并2000年8月正式获得了批准。fami通以及其他一些电玩专业杂志也陆续于1999年底开始对“纹章传说”的开发进展进行追踪报道。

2000年1月21日的fami通周刊刊登了对加贺昭三的独家专访,加贺在访谈中大谈“纹章传说”与《Fire Emblem》的联系,明确宣称纹章传说故事发生的大陆是与“火炎之纹章”系列前5作的3个大陆处于相同的世界,故事还和《暗黑龙与光之剑》发生在同一个时代,并特别提到故事中还有古代龙族“マムクート”的出现。(“マムクート”一词来源于《暗黑龙与光之剑》中对古代龙族的称呼,是独创的日文词汇,2001年2月IS公司注册这个商标成功。)这个访谈刊登后,被任天堂、IS认定是“违反了反不争当竞争法、著作权法”,针对加贺的话发表了多次严正声明。

顺便提一句,其后“纹章传说”的发售权问题上发生过一个小插曲:2000年4月,ASCII内部重组,把集团内部的游戏书刊编辑(其中就包括了日本权威电玩杂志fami通)、游戏软件开发贩卖的部门交给集团内的子公司Visual Entertainment(视觉娱乐)全权负责,后者从此更名为Enterbrain(以下简称EB)株式会社,“纹章传说”的全部宣传发售运作也由EB接手。

2000年8-9月,任天堂宣布早在98年夏天就开始开发的Nintendo64用软件"火炎之纹章 64"停止开发,令苦盼2年之久的FE爱好者惋惜不已,但是同时又宣布了GBA上的FE新作“暗暗的巫女”的开发,由IS的技术部长中村俊之担任总负责人。“没有了加贺先生的FE,还是真正意义上的FE吗?”缺少了FE之父兼历代各作总负责人加贺昭三的担纲制作,令相当一部分FE的铁杆支持者产生了如此的疑问,

2001年4月初,正积极为“纹章传说”发售预约活动造势的EB突然宣布游戏更名为“泪之腕轮的传说”,副标题为“尤特娜女神战记”,据调查这两个商标早在3月21日就由EB注册成功,说明这并非是EB仓促之中作出的决定,但公司对更名的理由闪烁其词,频频以“因为种种原因、所以……”为挡箭牌,可以看出EB还是承受了来自任天堂的巨大压力。不过游戏体验版“纹章传说---前奏曲”的制作因为事出仓促,"纹章传说"的标题未经改动就被散发到FE爱好者手中。

2000年5月24日,"TearRingSaga Utna女神战记"正式发售,它的第一周的销量雄居各大杂志软件销量榜首,截至7月8日,总销售量突破了34万份。在游戏软件市场不是很景气的情况下,一个小公司初次制作的游戏取得了这样的成绩,应该是相当不俗的。除了游戏本身制作比较严谨,游戏性较高以外,不得不承认,加贺昭三先生的个人魅力和他一手创建的“fire emblem”系列的光环效应,也是这款游戏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2000年7月25日,任天堂与IS联合以EB、tirnanog、加贺昭三“违反不正当竞争防止法、违反著作权法”起诉,因为起诉对象中包含了加贺昭三个人,从这可以看出双方关于此事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2000年9月13日,东京地方法院将作出一审判决。FE爱好者们拭目以待。

注:“Fire Emblem”商标为IS名下,但是FE各代的纹章之谜、圣战之系谱、多拉基亚776等副标题则是注册在任天堂名下。因此任天堂也有起诉TS侵权的权利


 

情节概述

(Opening)

遥远的过去
有恶魔之王的统治......

又有曾被奴役的战士
引领民众追寻自由。
他们和残暴的统治者针锋相对

但恶魔以其暴怒之炎
焚尽起义之人。

战士以其全部意志对抗,
但也即将被焚灭。
他于是向神祈求力量
祈求
能够击败黑暗恶魔的强大力量

此时
有女神随白龙而降
灭熄地狱之炎
微笑着低语:
“你这勇敢的,
你这壮美的,
拿这剑去斩灭邪魔。
实现吾愿吧。”

UTNA是她的圣名,
她正是地母MIRADONA之女,
同时也是巨龙之女神

勇者接受她神圣的恩赐
以神之慈爱
消灭暗黑之王

于是勇者称王
并将其土地建设成永恒的繁荣之乡。

勇者的躯体最终被分散埋葬
随他和他的朋友的死
但他对自由的热爱
永远不会因他的死而在他的国土上
失落……

(翻译者:德尔塔·冯·雷克斯)



 被广阔的莫兰特海所包围着的大陆利贝利亚,曾经在邪神的统治下,作为弥漫黑暗的大陆存在过。那时大陆上的魔兽肆虐,人们被邪神统治的帝国当作奴隶,日日夜夜在痛苦和绝望中挣扎着。
相传在800年前,年轻的勇士卡流恩率领民众揭竿而起,他有幸得到了大地女神尤特娜的爱慕、最终打倒了暗黑皇帝卡尔巴尚所支配的索亚帝国。两人结合后,齐心协力建立起一个民众们梦中才会出现的理想的圣利贝利亚王国。

 后来,他们所热爱的国度为王国的四位公主所继承,按照公主们各自的名字所命名的四个圣王国诞生了,它们就是:以大陆丰饶的中原地带为领土的莉维王国、以东北方山岳地带为领土的迦南王国、以西北方未开垦的土地为领土的蕾达王国、以南方草原地带为领土的萨利亚王国。大陆各国在反反复复的争执与协调中保持着微妙的均衡,渡过了600多年漫长的繁荣岁月。

 和平无法成为历史永恒的旋律,距今40年前,蕾达王国与萨利亚王国间发生了争夺大陆的霸权的全面战争,战争给两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以蕾达和萨利亚相继灭亡而告终。而迦南王国的国王巴哈努克在与信奉远古邪神的卡赛尔教国战斗多年后,于3年前与对手缔结了停战条约,出人意料的宣布重建800年前为勇者卡流恩所灭的“索亚帝国”,在他出兵吞并周围的数个小国后不久,战争的矛头就指向了莉维王国。身经百战且训练有素的迦南军在战争初期势如破竹,但是在拉赛利亚受到了莉维王国名将古拉穆德的顽强抵抗,战争很快陷入了胶着状态。
巴哈努克的长子阿雷斯原本就不赞成同莉维的战争,借此机会向昔日好友古拉穆德转达了和平的愿望。双方在索亚军占领下的诺尔赛利亚城签署了休战协议,但是传说中的莉维王国守护圣龙“缪斯”却神秘现身,在狂暴化的圣龙缪斯喷出的烈焰中,诺尔赛利亚城中的一切都化为灰烬。阿雷斯的弟弟,第二王子巴鲁卡认为这件事是莉维的阴谋,莉维方面剩下的大都是过惯了享乐生活的贵族,他们的军队在卷土重来的索亚军面前节节败退,这场战争不久就以莉维的灭亡而告终。
混杂了卡赛尔教团分子的索亚军中对莉维王族的大肆杀戮激起了莉维人更多的反抗,身故的古拉穆德将军之子流南投奔了父亲的朋友——格拉那达的华尔兹提督,并在那里抵抗了以占领莉维全境为目的的索亚军长达一年之久,但最后还是不得不与华尔兹的儿子,霍姆斯(ホームズ)一起撤离格拉那达,向西穿越塞内海,前往大陆南方的岛国威尔特寻求帮助,一同担负着大陆未来的命运年轻的勇士们扬帆启程了……


来到了威尔特的流南发现这里也面临着动荡——一年前出兵援助莉维战败的国王罗法尔至今下落不明,野心勃勃的科达宰相专横跋扈,翦除异己。借助于威尔特境内德高望重的老伯爵马隆的部队,流南很快平定了威尔特的内乱。

另一方面,占领了塞内海海盗老巢的霍姆斯也在伊斯拉岛上结识了具有变身成龙的能力的神秘少女卡特莉。在伊斯拉岛上,流南与霍姆斯短暂的叙谈后再次为了各自的目标出发了,流南率领主力北上收复莉维的失地,霍姆斯则继续四处奔走,为流南的部队召集同伴,搜罗物资。

经过漫长的战斗,流南的部队逐步收复了莉维全境,而卡赛尔教的教皇古严寇斯捉拿4位巫女,用她们的血唤醒邪神卡赛尔的企图也暴露无遗。在萨利亚的火神官格拉瑞丝的指引下,霍姆斯、流南使用王家腕轮分别唤醒了神殿中已经沉睡多年的萨利亚圣剑、莉维圣剑,并在地下通道的尽头发现了教皇古严寇斯用于唤醒邪神卡赛尔的祭坛。他们会合了另外两位圣剑的持有者——拿到迦南圣剑的塞内特王子(索亚帝国已故的第一皇子阿雷斯之子),和拿到了蕾达圣剑的缇娅公主(唯一拥有蕾达王族血统的人),在4把圣剑齐心合力的攻击下,不可一世的邪神卡赛尔也只有接受失败的命运……

战斗结束了,和平和光明重归利贝利亚大陆。与昔日同伴依依告别之后,流南、艾缇、霍姆斯、卡特莉一起出海旅行……

(结局中)

士元:那么,出发吧.开始我们新的旅程...
流南:带着勇气和自由的梦想...
卡特莉还有永恒的温柔...
艾缇以及真实的爱...
霍姆斯:好,海狮子,出击!


尤特娜的战士们

相对比较成熟的系统,成功的角色刻画也是游戏成功的重要因素。在加贺先生负责的FE系列中,主人公们基本都是以复国的王子身份出现的,但是凭着出色的剧本和极高的游戏性,让玩家并无“游戏情节老套”之感,投入度只增不减。本作也不例外。

 

 

主人公流南还不到20岁,因为抵抗索亚大军被人们尊敬的称为称为“格拉那达的英雄”,在马隆伯爵眼中却是“小小年纪哪里称得上什么英雄、只不过被民众们套上意外身亡的古拉穆德将军的身影,承受着过大的期待罢了”,马隆的话自然有他的道理,但是流南在流亡的生活中也受到过很多次的触动,在结局中,流南面对莉维贵族们争权多势的丑态义正言辞的说出:“你们这些莉维的贵族是寄生在我们国家的害虫!我的理想是把这莉维建设成理想的王国,若想帮我的话,我将根据你的能力给予你工作.但是,绝不饶恕只凭借贵族地位而成天享乐的人,即使用武力我也要将他们清除出去!”,看到流南说出这番话,真是痛快啊,不枉游戏中对他的一番培养(笑)

 

流南身边的军师欧根也个比较特别,或者说有些搞笑的角色。游戏中时常围绕着他出现些调剂气氛的笑料,比如派人去找价格便宜的武器商、漂亮姑娘多的酒场之类的事情。战斗中欧根经常安排些自以为高明的战术——比如第6章的战斗中、面对实力强大的敌人反而分散兵力实施偷袭,结果被识破后偷袭部队陷入包围,第17章劝说流南利用盟友充当炮灰,为自己分散索亚军的兵力。当然有时候也会语重心长的说些道理:“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像古拉穆德大公那样的强者。公子一生下来就拥有优秀的才能,而且又继承了父亲的名声。但是能在那样l良好的环境中出生的人仅仅只有一小部份。大多数的人是在不安与绝望之中勉勉强强的活着,因年老而受病痛之苦,甚至在无人知其名的状况下一个人寂寞的死去。”欧根的出现,一反以往主人公们身边年老骑士的古板形象,也算是个小的突破吧。


40年前,蕾达与萨利亚的战争中,两国之间的消耗战僵持不下。为了越拖越久的战争而感到不耐的蕾达王,知道了自己的女身上有尤特娜的圣痕,于是考虑把她当成战争的道具来唤出守护圣龙。缇塔公主哭着求父亲放过她,但冷酷的国王还是命令宫廷司祭施术、强行使她变身成龙。缇塔在悲惨的战争中精神错乱,破坏了不该消灭的蕾达诸都市,最后连蕾达王宫也烧成灰烬,此后她无法再变回人类的模样,置身在像是永恒的漫长岁月中,只能流着眼泪过日子。不明真相人们恐惧的称她为魔龙古拉尼昂。从此民众对拥有圣痕的王家少女产生了极大的恐慌。

 


水之巫女艾缇,她的母亲是莉维王国的贵族,因为兄长对权力的欲望而被献给国王作妃子,毫无幸福可言。艾缇出生后因为有圣痕而被软禁在神殿中,后来一度被教皇古严寇斯利用,化身成水之圣龙缪斯,在无意识中毁灭了诺尔赛利亚城,也成为流南的杀父凶手,为此,她只有默默的赎罪,当同伴们在诺尔赛利亚遇到危险的时候,艾缇不惜再次变身成圣龙缪斯出手相救……

 

另一位主人公霍姆斯和他身边的伙伴们所发生的故事可以说是比较出彩的部分,相对于一直在正面战场苦战的流南,霍姆斯方的情节自由发挥的空间是很大的,特别是他与士元间的斗嘴更是精彩纷呈。说到他们的名字、有必要提一下——霍姆兹的名字英文是“Holmes”,也就是柯南道尔笔下的著名侦探“夏洛特·福尔摩斯”,而士元的很东方化名字“shigen”,正是汉字“士元”在日语中的发音,三国的庞统庞士元,应该是不知道的人很少吧^^。

其一

(在布拉得的宴会事件结束后)

霍姆兹:「肚子好涨,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吧……喂,各位,别忘了向这的居民们道谢喔。」

士元:「你在说你自己吧。你对长老道过谢了吗?」

霍姆兹:「喔,对喔。长老,给你添麻烦了,谢谢。」

其二

(魔女希拉加入的场合)

霍姆兹:「呼,解释什么嘛。不管是魔女还是女妖,你介绍来的人、我不会拒绝的。但是要小心其他的女人喔,因为你这副尊容还挺受欢迎的,说不定会在睡着时被割下人头呐。」

士元:「哼,随你胡说八道吧!」

霍姆兹:「哈哈哈……希拉,我们就是这样的朋友,是士元的话就用不着客气。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看着霍姆斯和士元这对“毒口”,一来一往还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呀。

另外霍姆斯虽然有个“情圣”老爸,自己对感情方面却是个“菜鸟”,明明很关心火之巫女卡特莉,又不肯表示出来。他和卡特莉的情节也有好多有趣的地方:

霍姆兹:「这就是草原城市布拉得吗……」

卡特莉:「风感觉好舒服呢。天空好清澈,鸟儿们也好开心的样子……啊……还有美丽的花……霍姆兹,不要摘它们喔,那样会很可怜的……」

霍姆兹:「唉、真累……」

 

卡特莉:「霍姆兹……」

霍姆兹:「!……卡特莉!?……」

卡特莉:「霍姆兹……我……还活着吗?……」

霍姆兹:「当然的啦!这个笨蛋、老是害人担心!」

卡特莉:「对不起……、……咦?……霍姆兹……为了我……流泪……」

霍姆兹:「啊、笨、笨蛋!……这是汗、我怎么可能会!」

卡特莉:「霍姆兹!!!」

霍姆兹:「呃、喂!干什么突然这样啊,不会热吗?好了、走开啦!」

卡特莉:「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霍姆兹:「我知道、我知道啦。好了,大家都在看耶,而且、我一身汗臭味……」

士元:「呼……」


霍姆斯 士元 卡特莉


 

本作可能加入的伙伴多达61人,在丰富的剧情塑造下,很多鲜明的形象跃然纸上:如冷酷无情的剑士“修拉姆的死神”维加,生死相依得圣骑士罗杰与神官骑士


敌方人物

处于对立立场的敌方角色中,也不乏众多可圈可点的人物:与要塞共存亡迦南之盾、老将巴巴洛萨,守卫莉维王城至死不肯后退半步的迦南之剑艾伦斯特,还有为了与兄长的约定、用自己的血捍卫了迦南军人荣誉的第三皇子朱利叶斯。


迦南之剑 艾伦斯特 迦南之盾 巴巴洛萨 朱利叶斯

 

至今,迦南之剑艾伦斯特战死之际的怒吼仿佛依旧在耳边回荡……

艾伦斯特:「……还不能……还不能让你们通过这……巴尔卡大人苦涩的决断……战死沙场的数万将士之魂……还有迦南的未来……、……战斗!……以及……、…………因此!我艾伦斯特决不!决不能!不撤!……不倒!……不退!!!!!」

 

一度加入我方的暗黑骑士齐格,他给人留下的印象也十分的深刻——当时实力强大、成长素质极佳的他,加入部队反而让人凭空增添了一丝忧虑,“如此强悍的人会那么轻易的成为同伴吗?”剧情中可以看出,战场上骁勇无比的齐格私下也并不受大家欢迎,个别伙伴还在传播着“要提防齐格”之类的话。第39章,返回了索亚军的齐格率领部下把守通往祭坛的通道,怀着必死的决心挡住流南一行的前进道路,然而面对着深爱着自己的女骑士凯特,他进退两难,最后选择了丧生于凯特剑下的解脱之道。(游戏中齐格无论如何也不会杀死凯特)正是世人对齐格这样拥有古索亚人的血统者的迫害,才造成了卡茹拉、齐格姐弟的悲剧,每每想起此事,不由得扼腕叹息。


齐格 凯特


 

系统分析

"泪之腕轮物语"(以下简称TS)的系统与FE系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首先,在绝大多数时间里,游戏的主人公流南(リュナン)和霍姆斯(ホームズ)是带领着各自的部队在大陆上分头行动,这是借鉴了RPG色彩比较浓厚的FE2代《火炎之纹章 外传》的操作方式,后者以高自由度的特点在FE爱好者中不乏大批的支持者。在TS中,比较之下又加入了3次分配队员的机会,不同的分队会产生若干处情节上的差异,这给游戏增加了一定的耐玩度。一般战略游戏让人只通关一次基本就失去继续玩下的动力,这种事是基本不会发生在FE和TS上的。

其次,魔兽系敌人的出现。在纹章之谜、圣战之系谱、多拉基亚776中游戏者操纵的角色基本都是面对人类敌人作战。TS中出现了大批魔兽,其中僵尸龙、骷髅、石像鬼、眼球怪都是在《火炎之纹章 外传》上花费过大量时间的的玩家耳熟能详的。TS继承了外传中打倒特殊敌人可以获得稀有武器的设定,这一点让人兴奋不已,虽然在TS中通过打倒某只魔兽后获得那些神兵利器的几率只有0.5%,但是痛扁大量邪恶敌人后突然之间拿到威力强大的武器后的喜悦,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如果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更是会乐得合不上嘴^^。

再次,多彩的个人特技设定,职业能力上限的存在。有了这些的设定,角色的性格特点跃然纸上:拥有强大的技术,攻击稍差的剑士系,通过高技术发动如飞龙之技、龙圣之技等杀伤力强大的特技修正了攻击力的不足。近身攻击处于下风的弓箭系角色,通过突击、连续等特技可以射出暴雨般的羽箭,结合射程广大的弓箭成为人墙掩护下的死神。还有数量不多但各有特色专用魔法的魔道士,在全地图攻击、绝对连续进攻、高必杀等魔法特性的辅佐下如虎添翼,面对众多魔法防御无能的敌人往往有奇效……等等。这方面可以说是基本上继承了圣战之系谱的特技系统,另外融合了多拉基亚可以学习特技的设定,可以把有限的强力特技分配给伙伴们,为喜欢的角色补充特技加以强化,这样也令每个人的最强队伍没有定式,战术可以变得多姿多彩。

第四,武器耐久度的设定、百斩武器的出现,前者是为了抑制强大的武器无所顾忌的使用,尽量避免出现圣战之系谱中拿着神器横扫千军的现象。FE圣战之系谱中初次出现的百斩武器在TS的复归也为战斗场面大大增加了爽快感。总的感觉是非专用武器的极品如“勇者系”等练成百斩比专用武器还要强,而且修理方便,练到最后一样可以“横扫千军”,不过任何游戏没有100%的平衡,这种通过锻炼而变强带来的成就感也实在不错。

第五,圣战之系谱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它的结婚生子的系统,因为TS剧情的缘故,这种设计实际上是不易移植到其他作品上的,TS中把圣战之系谱的好感度的概念与FE其它各作的支援度的概念,有机的结合起来——每个人都有伙伴的支援、提升战斗能力,也会因为特殊事件增加支援者、提高支援的数值。最后伙伴之间的支援关系直接影响到了游戏中伙伴们的最终去向。虽然这个想法还有不够成熟的地方,但相信如果TS制作续作的话一定会逐渐改进。

第六,还有不可不提盗贼的存在,在圣战之系谱之前,盗贼最重要的作用只是开门开宝箱,还要面临钥匙的竞争,系谱中初次出现了能盗取敌人金钱的盗贼,令这个职业的魅力大增,在多拉基亚776中他们俨然成为不可或缺的绝对主力。TS中的盗贼也是各有特点——力量成长率为0的“伊斯拉黑珍珠”悠妮(ユニ),凭着低下的力量,在战场上盗取物品如不到手、绝不罢休(当然被偷的敌人就是难受的欲死不能,哈哈)。对炎魔道士利修埃尔(リシュエル)一往情深的“龙圣”盗贼芭德(バド),40段领悟的龙圣可是很恐怖的特技。还有那位拐带部队资金的变身男那尔撒斯(ナルサス),猪头猪脑,不会盗窃只会撬门的家伙,不过这位老兄的变身技能应用得法也真是让部队如虎添翼。最后当然不能忘了身材惹火的飞龙剑士克莉西娜(クリシーヌ),剑圣的职业的上限优势加上霸道的飞龙之技,悉心培养后当真是斗技场“长胜无败”的赏金女王。

最后,提供对战功能也是TS很有创意的一个闪光点,试想充分享受过培养的乐趣,结局后看着手下一堆爆强的爱将,此时若能与朋友爽快一战,夫复何求?需要指出的是、对战功能的建立,使得设计者在策划过程中产生了不少顾忌,在部分地方的游戏乐趣受到一定程度的缩减,不过瑕不掩瑜,TS对战功能的潜力还是很大的。


 

尾声

TearRingSaga的故事虽然告一段落了,但是剧情中仍然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谜团。

1.游戏中交待利贝利亚大陆是被大海所围绕,但是游戏中的地图北方却还剩下了很多地方无法到达,迦南地区被塞内特王子解放的过程也几乎没有提及。

2.在魔龙古拉尼昂一战中出现的npc、女剑士卡缇娜,她手中的必杀魔剑鲁克特为什么会出现在26章的Boss手中,也是一个谜题。

3.大贤者莫斯一直没有出现,而这样一位名人,至少要露个面才对……

4.终章出现的狮子王子理查德,他修复圣剑用的蕾达的腕轮从何而来没有交待过。

5.我方唯一的黄金骑士那隆在结局中说过,他的父亲是在迦南军中的将军,而迦南之剑艾伦斯特是敌人中唯一的一位黄金骑士,难道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是?

TearRingSaga使用了副标题本身就从某种程度上暗示着还会有续作的出现,希望这些谜在那时能够一一解开。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