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结局剧情翻译(上)

作者:LT

 liutaolp@hotmail.com

(剧情对话指重要人物间的对话;自由对话指与伙伴对话,若未加入、途中战死自然就没有;恋爱对话就不多说了,本文只叙述一种可能)


1

■诺尔赛利亚■

剧情对话:
塞内特:流南王子,我们要从这里去迦南了。赛欧多拉和席尔华两将军请率部先行。
赛欧多拉:遵命,在下将在迦南王城恭迎陛下。
席尔华:阿雷斯黑骑士团,出发!

自由对话:
敏茨:团长,请不要忘了我哦。
席尔华:你要认真干好你的工作,既然身为副团长,干好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敏茨:哎?让我当黑骑士团的副团长?
席尔华:是的,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左右手,从今日起为了祖国的复兴而贡献你的力量。可以吗?
敏茨:让我当副团长,担子是重了点,但也好,我可不敢违抗啊。
恋爱对话:
蕾妮:敏茨…
敏茨:咦?这不是蕾妮吗?你怎么会在这儿?
蕾妮:我也要去迦南,一起去可以吗?
敏茨:这当然随你便了,可为什么啊?你去迦南有事吗?
蕾妮:嗯…我只是,想和敏茨在一起。因为,我喜欢敏茨…
敏茨:喂喂,小孩子在说什么啊?我还没到当你老爸的年纪吧。看,团员们都在笑我啊,在那乱开我的玩笑。
蕾妮:敏茨…
席尔华:敏茨,把她带着一起走。身为光荣的黑骑士团的副团长,怎么能做出这么不负责任的事呢?
敏茨:说我不负责任…我明明什么也没做啊。好吧,蕾妮,和我一起走吧。代替你的亲人看起来真麻烦啊,但是,谈恋爱我可就抱歉了,我只对成熟的女人感兴趣。
蕾妮:嗯!现在的话这就够了。谢谢你,敏茨。(LT:是啊,五年后…^^)

自由会话:
哈加尔:哼,老大好像被占了口头便宜啊,虽然看起来很努力的样子。这不就没我出场的机会了吗,我…身影有些孤单了啊…嘖…雖然說被老哥的甜言蜜語拐來拼看看,但根本就沒有我出場的餘地嘛。我啊……存在感很薄弱嗎?

自由会话:
席尔华:桑,你在那磨蹭什么啊。既然身为骑士团的一员,就请遵守纪律!
桑:啊,是!母亲大人!
芙劳:说起桑的母亲大人,真有点可怕呢,能和玛特尔姐姐好好的决一胜负呢。
桑:(摇头)嗯嗯(是升调),你错了哦芙劳,母亲大人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但自从阿雷斯王子去世后,她肩负起了黑骑士团的重任,为此她不得不抑制个人的感情。母亲大人是怎样的人,我很了解的。
芙劳:嗯----桑好伟大哦,我也得好好学习啊。
桑:为什么啊?芙劳。
芙劳:我常向姐姐们撒娇,和桑比起来,虽然一样的年纪,我却还像个孩子。
桑:(摇头)嗯嗯,不是这样的哦。芙劳做的很好哦,一直都很坚强的,我能够活到今天,全是因为和芙劳在一起…能认识芙劳真是太好了,你的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和你分别虽然很伤感,但我会在迦南为你的幸福而祈祷的。保重了,芙劳…
芙劳:什,什么啊,这么急…对于我来说,桑的事我也绝对不会忘记的。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约定哦,桑。
桑:嗯…约定…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恋爱对话:
拉芬:流南公子,我也回バ-ジェ王国了。打算和莎伦一起达成复兴祖国的愿望,请代我向维尔杰的马隆伯爵表达我的谢意。
流南:我会的,马隆伯爵也一直期待着你回归祖国的日子,听到这个消息,他一定会很高兴吧。
莎伦:流南殿下,承蒙您多多关照。我的梦想能够变成现实,这全都是多亏了殿下您呀。
流南:莎伦,你们因为战争而失去的五年时间,今后就靠你们两人去取回来了。拉芬对于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朋友,希望你们能够幸福。
莎伦:好的,谢谢您,流南殿下。

埃斯特尔:哥哥…
拉芬:埃斯特尔,对不起,对于你…
埃斯特尔:(摇头)嗯嗯,不用再说了,请你不要在意我的事。以前的事也请原谅我,对不起,拉芬哥哥。(离去)
拉芬:埃斯特尔…
莎伦:(无言)…

自由对话:
比尔福特:莎伦小姐,愿望能够实现真是太好了。从今以后就由拉芬殿下来守护小姐了,也就是说我也可以放下肩上的担子了。
莎伦:谢谢你,比尔。我能够活到今天,全都是多亏了你,真的非常感谢…

====================================

塞内特:梅尔,玛鲁哲,有些话要和你们说。很想见希尔菲丝叔母大人一面,等迦南安定之后,我们一定去马尔斯神殿一趟。
妮法:梅尔殿下,叔母大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啊?和我们的母亲大人长的很像吧。
梅尔:怎么说呢,我并没有见过瑟蕾娜阿姨。
妮法:是这样啊…但是,她们肯定长的很像的。啊,真想早日见到叔母大人。
梅尔:这样的话母亲一定会很高兴的。等迦南安定后,请尽快来哦。
塞内特:也希望梅尔有空的话,和玛鲁哲一起带着希尔菲丝叔母大人到迦南来,因为风之神官家的继承者已经只有你们了…
梅尔:是啊…总有一天一定会去的…但我也好,玛鲁哲也好,现在都还…
塞内特:…再见了,梅尔,玛鲁哲,我们要走了,因为大家都在等着呢。
妮法:再见了,梅尔殿下,玛鲁哲殿下…
玛鲁哲:嗯…塞内特,妮法,总有一天一定会再见的…
梅尔:再见了,你们要多保重啊。

剧情对话:
卡缇娜:塞内特。和大家打完招呼了吗?
塞内特:嗯,虽然和他们分别很伤感,但我相信迟早会再见面的。铁木真,卡缇娜,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走吧,向着祖国----迦南。
卡缇娜:不,我们也要在这分别吧。只有你们去迦南了。
妮法:哎!?为什么啊!妈妈不一起去吗?
卡缇娜:妮法,请不要再叫我妈妈了。
妮法:啊…好的…对不起,卡缇娜。
卡缇娜:塞内特,妮法,好好听我说。使迦南恢复昔日的繁荣这件大事正等着你们去完成。今后必须借助蕾西娅公主和以赛欧多拉,席尔华两将军为首的群臣们的力量,完成迦南的统一。身为外人的我们不在反而比较好。
塞内特:可是卡缇娜…
铁木真:塞内特,这场战争所带来的悲剧你也亲眼目睹了吧。当权者必须舍弃自己的利益,如果做不到这点,你也会成为灾祸的根元。怎么样塞内特,你愿意舍弃自己的利益,为了天下苍生的幸福而努力吗?如果你做不到的话,为了阻止你将来不成为祸根,此时此地,我将夺去你的生命。
塞内特:铁木真…我明白了,我发誓将舍弃私心,为了天下苍生尽我的一份力。
铁木真:很好!以后就不要再说那些撒娇的话了,明白了吗!
塞内特:是,十分抱歉。(LT:用的着道歉吗……)
卡缇娜:嘻嘻…父亲到最后都很严格呢。但这是出于他对你们的爱,不要误解了哦。妮法也不要再哭了…你们是我最珍贵的宝物,这十五年来,我一直当你们是我的孩子一样一起生活着。如果可能的话,真想一直…在一起啊…塞内特…妮法…保重了…无论何时我都会守护着你们的…
铁木真:卡缇娜,已经够了吧,行くぞ!(LT:这句不用翻了吧)
卡缇娜:是,是的。父亲…
塞内特:卡缇娜…
妮法:妈妈…

缇娅:塞内特…
塞内特:缇娅…也要和你分别了…真是不可思议的重逢啊。这种事真是想都没想到…
缇娅:是啊…真是命运开的玩笑啊…
塞内特:缇娅,最后有句话想和你说,我…
理查德:缇娅,原来你在这里,做什么啊,大家都在等着你哦! (LT:来的真是时候…)
缇娅:啊,嗯…真抱歉,理查德,我马上就过去。塞内特,对不起,我…不走的话…
塞内特:是啊…在蕾达有很多人正等着你回去啊…我们…已经不是小时候的我们了…
缇娅:嗯…再见了,塞内特…希望你能够幸福…


2

■莉维王宫■

剧情对话:
塔托斯:哦,回来了啊。流南殿下,辛苦你了。
流南:塔托斯公爵…
塔托斯:有件事想说给阁下听,就是经莉维的王族,贵族联合会议商讨之后,决定由梅维公主成为我们的王妃,阁下您也没有异议吧。
流南:!…
塔托斯:虽说快了点,但婚礼已经准备就绪了。阁下的部下们也被允许列席参加这次婚礼。

■王宫大厅■

塔托斯:历史悠久莉维王国的各位贵族,在这里我们庆贺王室的再兴。我宣布梅维公主作为王妃今日正式成为莉维的国王。我宣布将保持莉维王国七百年的传统,保证各位贵族的权利。(欢呼声)这位就是莉维王室的后代,继承了尤特娜女神血脉的梅维公主。作为我们的王妃,她还很年轻,所以为了神圣王室的血脉得以延续,我将尽全力辅佐公主殿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的责任啊,哈哈哈… (LT:该死的小人)
梅维:…
流南:…
塔托斯:那么,公主和大家打声招呼吧。
梅维:我…(流南走上前去)
流南:塔托斯公爵!我绝不会把梅维交给你! (LT:说的好!)
塔托斯:您,您在说什么啊!…阁下难道无视诸侯会议的决定吗。违反法律的人将被视为谋反者受到处罚,即使这样阁下也要…

欧根:塔托斯公爵,浴血奋战过来的莉维士兵们全都效忠于流南殿下,到底是谁说处罚公子的!
罗法尔:威尔特王国全国上下一致支持流南殿下。塔托斯公爵,请不要忘了哦,我配下的数千士兵现在正驻守在城下…
莱昂哈特:我们萨利亚的诸侯与士兵也全都支持流南殿下。能成为莉维国王的人,除了流南殿下不作第二人想。塔托斯公爵,作为敌人,你有战胜我们的自信吗。  (LT:…我是没有)
理查德:哼…哪儿都有自不量力的蠢货啊。虽然对于我们蕾达王国来说,让塔托斯这样的男人当莉维国王也挺不错的…
缇娅:理查德!
理查德:这么生气啊。就帮流南吧,假如这家伙敢动手的话,我将率蕾达全军和他周旋到底!大概,没这个必要吧…
霍姆斯:那是当然的了。流南有我罩着,用不着你来帮倒忙。塔托斯公爵,即使你能集结成千上万的军队,流南也不需动一根指头。不管怎么说现在就让你的人头落地吧。
塔托斯:唔咕咕咕…你们打算威胁我吗。
流南:塔托斯公爵,你们这些莉维的贵族是寄生在我们国家的害虫。我想把这莉维岛建设成理想的王国,若想帮我的话,我将根据你的能力给予你工作。但是,绝不饶恕只凭借地位而成天享乐的人,即使用武力我也要将他们清除出去!
塔托斯:我,我明白了…我发誓效忠于阁下…也不再插手公主的事…
流南:艾缇,我想和你一起建设新的王国,你能接受我的这一请求吗?
艾缇(LT:就是梅维啦):从小时候,我的心里就有一句话…一直…一直都深藏在我的心中…我喜欢…流南殿下…现在也是…将来也是…只有你…我将相信着你活下去…  (LT:这句翻的不好,请见谅)

自由对话:
利修埃尔:梅维,恭喜你。很久没看见你的笑颜了。
梅维:利修埃尔…(伤感)
利修埃尔:不要有这种表情哦。梅维比我早遇见了流南公子,一直都喜欢着他。我和你相遇的太迟了,就是这么回事而已…
梅维:对不起…利修埃尔…
利修埃尔:我必须回萨利亚的火之神殿了,但如果梅维有困难的话,无论何时我都会回来的,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梅维是我的妹妹,自从和你初遇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把你当成我最重要的妹妹…
梅维:嗯…无论何时我都会信赖你的。

梅莉娅:利修埃尔哥哥…
利修埃尔:梅莉娅,不管怎么说你也已经是水之神殿的神官长了,今后要作为梅维很好的说话伙伴,好好的帮助梅维哦。好吗?
梅莉娅:嗯…但我能常去萨利亚吗?见不到哥哥真的很寂寞啊…
利修埃尔:你还真孩子气啊,好吧,感到寂寞的话随时都可以来,但那个时候一定要邀请梅维一起来哦。
梅莉娅:真是…哥哥你啊…

利修埃尔:芭德,怎么了,在这就不用再藏了,到这儿来。
芭德:利修埃尔…这种场合我不善长啦。
利修埃尔:不久你就会习惯的。芭德…不,芭德莉希亚(バドリシア Riccia)…我希望你作为一个女孩子能够得到幸福。希望你能在这个王宫里多学些东西,成为一个完美的女性…
芭德:利修埃尔…如果我成为了一个完美的女性的话…
利修埃尔:嗯?
芭德:不…没什么…

■城门■

剧情对话:
霍姆斯:哎----,真是麻烦,这种场合真是不适合我啊。
欧根:霍姆斯要是再成熟点的话,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领主的哦。
霍姆斯:哼,真是多谢你的关照。再见,大叔,我们要走了哦。替我向流南打声招呼,如果有困难的的话,无论何时我都会来帮他的,所以什么都不用担心,和艾缇一起幸福生活吧。(离去)
流南:等一下,霍姆斯。你打算把我丢在这一个人走吗?
霍姆斯:什么啊流南,你不是要呆在王宫里吗?让艾缇一个人不要紧吗。
欧根:公主就由老臣来照顾,不用担心。
霍姆斯:那就是说只有欧根留在王宫里吗?
欧根:当然是和部下们一起。阿基斯,克莱斯,你们和我一起留在王宫守护公主殿下。明白了吗!
流南:阿基斯,克莱斯,我也会尽快回来的。虽然有点对不起你们…
克莱斯:流南殿下,请不用担心,即使是付出生命,我也一定会好好守护公主殿下的。

爱情对话:
莱蒂娜:克莱斯大人…
克莱斯:莱蒂娜,真是抱歉,这样的事情。你和公子一起回维尔杰吧,我不久之后也会过去的…
莱蒂娜:不,我也要和克莱斯大人一起留在莉维,请不要为我的事担心…
克莱斯:可是…
莱蒂娜:以前不是说过吗,我不要成为累赘,我想成为克莱斯大人的助力。求求您了,请让我留在您的身边。
克莱斯:莱蒂娜…(LT:谁还能拒绝啊)

剧情对话:
阿基斯:嗯…对不起,欧根团长,我有点事…
欧根:什么!难到你又想…
克莱斯:欧根团长,我会连阿基斯的份一起拼命工作的,所以请给他一个短暂的假期吧。拜托你了。
欧根:唔…连克莱斯都这么说,没办法了啊…阿基斯,这次就批准你,但不允许你再次随意行动。你作为拉赛利亚的骑士,自觉性还不够。那样的事…
阿基斯:好了好了,我明白了。(小声的)真是,团长的说教很长的,不打断的话,
欧根:你说什么!
克莱斯:阿基斯,玩笑话少说点!你难道不明白团长的心意吗!
阿基斯;对不起…我也许是在向克莱斯撒娇吧…这次假期结束后,我会用心工作的…欧根团长,非常抱歉…
欧根:嗯…

梅维:流南殿下…
流南:艾缇,拜访莉莎殿下之后很快就会回来的,所以…
梅维:嗯,我会在莉维等待着流南殿下的归来…
玛鲁哲:流南公子,艾缇的事请不要担心,我会守护着艾缇殿下直到公子回来,她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人。
梅维:玛鲁哲!?
玛鲁哲:没办法啊…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霍姆斯:…流南,虽然很舍不得,但我们也要上路了。再慢慢吞吞的话太阳就要落山了。
流南:是啊…那么欧根,我们走了,剩下的事就拜托给你了。
欧根:是,遵命。一定尽到守护公主的责任!


3

■拉赛利亚■

剧情对话:
霍姆斯:流南,已经到拉赛利亚了,去和长老打个招呼吗?
流南:不,我们不在这里逗留。街上的人们就让欧根去和他们说吧。
霍姆斯:好吧。对了,士元你们怎么办?经由阿尔卡娜沙漠回故乡吗。
士元:我要回一趟伊路村,何况你的脸我也看够了。

自由对话:
尤达:老身也必须回伊路村。霍姆斯,受了你不少关照啊。
霍姆斯:哪里,受关照的是我才对吧。不愧是传说中的剑士尤达啊,我老爸要有你这么强,也许就不会受伤了吧。
尤达:华尔兹的实力要在我之上,你身为他的儿子连这点都不明白吗。
霍姆斯:哎(升调)…真的吗!?
尤达:哼…你连自己的父亲都不了解,真是个大傻瓜。这样的你能替代你父亲当上优秀的领主吗…
霍姆斯:哼,劳您费心了。

士元:希拉,你也一起来吧。伊路住的都是索亚人,大家都会欢迎你的。
希拉:嗯…谢谢你…士元…
士元:朱莉娅你怎么办,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朱莉娅:反正也没别的地方可去,我也回伊路村吧。(LT:我没让朱莉娅配加罗,原以为她能和维加,结果她也没跟,哎…)

加罗:老大,我就一个人先回格拉那达了,
霍姆斯:嗯,回去后替我和老爸打个招呼。
加罗:包在我身上。

霍姆斯:哦,对了,忘了件重要的事。士元,你把阿特罗姆也带回格拉那达吧。
阿特罗姆:要我回格拉那达?为什么啊?
霍姆斯:你去了就明白了。(LT:父子相见啊)可以吗,士元。
士元:哼…原来如此啊。你打算把照顾你父亲和领主的工做都推给阿特罗姆吧,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吗。
霍姆斯:这不好吗?阿特罗姆肯定会很高兴的。
士元:原来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霍姆斯:圣女蕾奈就暂时跟着阿特罗姆吧。
蕾奈:嗯,我是没什么意见,但不知阿特罗姆怎么想。
阿特罗姆:虽然不是很明白,总而言之就先去格拉那达吧。

恋爱对话:
莉莉娅:我也要去。
阿特罗姆:不行,莉莉娅你得回布拉得!
莉莉娅:呜,即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要…
阿特罗姆:就要什么?啊,你怎么…傻,傻瓜…住手啊!(LT:真看不出来,莉莉娅年纪不大,那儿倒是…)
莉莉娅:我要穿着这个,去オ-クス的大叔那里。
阿特罗姆:莉、莉莉娅,你竟然还带着这种东西!
莉莉娅:可是,这不是大明星穿的衣服吗。这可是我最珍贵的宝物哦…
阿特罗姆:不,不可以!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我绝对不会让你去オ-クス的!
莉莉娅:可是,阿特罗姆不是一个人走吗,人家只能去当明星了…呜…
阿特罗姆:别哭了…我明白了…一起去吧。其实,我也很想再听莉莉娅的歌声哦…
莉莉娅:嗯,好吧,我以后就唱歌给阿特罗姆听。啦-啦-啦…
霍姆斯:哼--真是麻烦的家伙…

自由对话:
那尔萨斯:好了,我也该开溜了…
霍姆斯:喂,那尔萨斯。
那尔萨斯:呃。
霍姆斯:偷偷摸摸的,都把你给忘了。记得有什么话要和你说来着,是什么呢…想不起来啊…
那尔萨斯:是,是吗。算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话说起来,这身盔甲和老大还真是配啊。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英雄卡流恩再现啊。太耀眼了。
霍姆斯:是吗,嗯…其实我刚穿时觉得蛮丑的,习惯了看起来也很威风嘛。昨天也是,酒馆里的侍女要摸它,我说好烦啊…(自我陶醉中)嗯?那尔萨斯这小子跑哪儿去了?

恋爱对话:
阿基斯:管家,在家吗?是我,阿基斯。
老管家:阿基斯?你怎么回来了啊?不会是从骑士团里偷溜出来的吧。
阿基斯:当然是得到许可的了。还不是为了送这家伙回来。我在莉维王宫有很多的工作,只好再麻烦您照顾莉娜了。
老管家:我是没什么意见,就是莉娜她同意吗?
莉娜:是的,我会在拉赛利亚一直等阿基斯大人回来。爷爷,又要让您照顾了,请多多关照。
老管家:呵呵,一段时间不见,莉娜已经像一个大人了。呵呵呵,阿基斯干的不赖嘛。
阿基斯:喂,喂,你一个人在胡思乱想什么啊,我们还没…
老管家:好了好了,莉娜小姐是我们家的少主人,我会尽心尽力照顾她的。你就赶快回去工作吧,回去越早越好哦。
莉娜:阿基斯大人…路上小心…
阿基斯:这…什么跟什么啊…

剧情对话:
霍姆斯:呼--真累啊。流南,麻烦的家伙们都走光了,我们也该出发了吧。
流南:嗯,是安静多了,但到威尔特的路还很长啊,加紧赶路吧。


4

■瑟姆赛利亚■

自由对话:
梅尔:…阿尔弗雷德大人,您知道我是谁吗?
阿尔弗雷德:…当然知道。你和我记忆中的希尔菲丝长的一模一样…梅尔…好久不见了…
梅尔:!…您即然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理我!母亲曾经告诉我,父亲大人是战死的。我当时虽然很小,但父亲大人的形象一直都珍藏在我的心中,所以在地下神殿一见到您,我就认出了您,好高兴…眼泪根本止不住…但父亲大人为什么一点都不理我…为什么…父亲大人,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阿尔弗雷德:在能和你高兴的重逢前,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正因为如此,我一直忍受着难以言表的苦痛。
梅尔:必须要做的事?(LT:就是和老婆道歉)
阿尔弗雷德:是的,这次回马尔斯神殿,希尔菲丝一定会责怪我的,她大概不会原谅我吧。可我已经不能回到过去了啊…
梅尔:父亲大人…

艾丽西娅:亲生父女终于相认了,太好了,梅尔…
梅尔:艾丽西娅!?…这是什么意思?你和父亲大人有什么关系吗?
艾丽西娅:嗯,有段时间,我也和你一样称他为父亲。
梅尔:!…
艾丽西娅:脸色不要这么难看哦。好吧,我就全都告诉你吧。那是十四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和妈妈住在艾利亚尔。那个时候,艾利亚尔是作为对加赛尔作战的最前线,全国各地的义勇军为了重新夺回蕾达而浴血奋战着。我的母亲是一名神官,她也参加了这场圣战。有一天,一名受重伤的魔道士被送到了教会。司祭大人看了之后说这个人已经没救了,就把他安葬在墓地吧。但是我妈妈啊,她对这位年轻的魔道士怎么也不做不到见死不救,于是她向司祭大人请求,由自己来照料这位魔道士,司祭大人同意了。当这位魔道士恢复意识已经是半年后的事了…而且此后的十年间他只能躺在病床上…直到两年前,他的身体才完全的康复了。妈妈看见他能下床走路后,高兴的哭了…这之后,仅过了三天,妈妈就去世了。她是因为积劳成疾而病故的…
 
梅尔:父亲他…竟发生了这样的事…可是,即便这样,他为什么一直没和马尔斯神殿联络呢?
艾丽西娅:他有难言之隐吧,大概是不想让你的母亲看见他落魄的样子吧。妈妈说为了怕出意外,一直都在悉心照料他。当时的他不用说走路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看起来真的很惨…
梅尔:艾丽西娅也一直和父亲大人在一起吗?
艾丽西娅:嗯,从四岁开始,直到…十七岁离开那儿,有十三年的时间都在一起。至少和你比起来,我们和他作为一个家庭渡过了更长的时间…哪怕我和妈妈仅仅是守护着躺在病床上的他…
梅尔:…你的母亲,她深爱着我的父亲吗?
艾丽西娅:我可以笑着否定哦,然而…我真的明白吗…妈妈…
梅尔:…对不起,艾丽西娅…我,误解了你…对于你母亲的事也…请你尽管责骂我…
艾丽西娅:不用了,梅尔…我想是你的话,一定会明白母亲的想法的,阿尔弗雷德大人我也还给你吧。话说回来,我和你还成了朋友呢。
梅尔:艾丽西娅,你也一起来马尔斯吧!我们一起生活吧!
艾丽西娅:嗯,谢谢你的好意,我看还是算了吧。虽然以前的事不太清楚,但现在的我还是不能习惯这种事啊…
梅尔:艾丽西娅…


5

■巴尔特要塞■

剧情对话:
玛莉娅:卡特莉!…
卡特莉:妈妈!?…
玛莉娅:啊…卡特莉…太好了…因为担心你,当听到你安全的消息时,我忍不住哭了…快过来,让我好好的抱抱你…
卡特莉:妈妈…(拥抱)

流南:陛下,让您来专程迎接我们,真是过意不去。
古拉乌斯:不…本来我也应该一起参战的,可由于有病在身,只好放弃了。但迎接你们凯旋归来,这种事我是能做也是该做的。
霍姆斯:国王,卡特莉我可是安然无恙的带回来了。我想应该没人会对她不利了,尽管如此,以后你们也要好好的守护着她哦。
古拉乌斯:…霍姆斯殿下,我女儿真是让你费心了,这份恩情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霍姆斯:别这么说嘛,我承受不起的。对了,卡特莉就拜托了,不要再把她当成为战争的道具使用了。如果再发生那种情况,我是绝不会饶恕的。
古拉乌斯:当然了,蕾达王愚蠢所造成的悲剧,请相信我不会再犯。

自由对话:
霍姆斯:莱昂阁下,按照约定,卡特莉就拜托给你们了。如果是您和克拉瑞丝神官长的话,卡特莉的事我就放心了。
莱昂哈特:嗯…履行了约定啊。可是霍姆斯,你不去萨利亚吗。
霍姆斯:我没打算留在任何一处地方。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想去周游世界。(LT:浪子心性)
莱昂哈特:…

恋爱对话:
霍姆斯:我以前也说过了,现国王退位后。你应该就是萨利亚的新国王了。如果你当了国王,萨利亚应该会成为不亚于莉维,迦南的富饶国家。我想对于萨利亚的百姓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而且,圣女蕾奈是火之神官家直系的大神官,和她生出孩子的话,萨利亚王家神圣血统的延续也就没问题了。
蕾奈:啊…霍姆斯大人…我们还没到那种…
霍姆斯:难道不对吗,我很了解你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必要和我隐瞒什么了。

自由对话:
莱昂哈特:西罗,从流南殿下那听到了不少你英勇的事迹。回到萨利亚之后,还能再帮助我吗?
西罗:是,莱昂大公!我将誓死效忠!

自由对话:
芙劳:我也要回好久没见的萨利亚了。霍姆斯,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照顾。
霍姆斯:哪里,倒是克拉瑞丝神官长非常担心你啊。
芙劳:嗯,卡特莉的事也请你放心了,我会好好的保护她的。
霍姆斯:哈,被保护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萨莎:芙劳,别忘了和克拉瑞丝伯母一起来威尔特玩哦,母亲也会很高兴的。
芙劳:嗯,一定会去拜访的。请代我向莉莎伯母问好。

自由对话:
弗娜:流南殿下,感谢这么多时间以来的照顾。我也要回萨利亚了,为了王国的再兴而尽我的一份力。
流南:弗娜,应该感谢的是我。在你的帮助下,使诺尔赛利亚的和约得以达成,我谨代表两国人民对你表示深深的谢意。
弗娜:真是不敢当,流南殿下…

自由对话:
玛特尔:那么流南殿下,我也要告辞了…
流南:玛特尔…真舍不得和你分别啊…还有机会再见吧…
玛特尔:是的,我是天上飞的骑士。用的到我的话任何地方我都会赶去的!

恋爱对话:
利修埃尔:玛特尔,有件事要拜托你。能帮助我一起重建火之神殿吗?
玛特尔:重建火之神殿?
利修埃尔:是的,魔兽们也已经回到原来的地方了,我想让萨利亚神殿恢复原来的样子。本来是想拜托克拉瑞丝神官长的,可叔母大人现在正忙于王国的重建,所以…(LT:想说什么就说嘛)
玛特尔:哦?叫我代替母亲大人?
利修埃尔: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叔母大人说玛特尔作为神官的能力也很高,而且偶尔穿穿神官服也挺好的啊。(LT:还不坦白…)
玛特尔:嘻嘻…利修埃尔是要我穿上神官服来代替梅维小姐吧。
利修埃尔:胡说什么啊!不管穿什么衣服,玛特尔始终是玛特尔!你有多美丽我是最清楚的!
玛特尔:哎----能从利修埃尔的嘴中听到这些话,真是让人意外啊。这也是母亲大人拜托你的吗?
克拉瑞丝:玛特尔!对利修埃尔大人太失礼了!的确是欧克托巴斯老师期望你们结合,使火之神殿得以承继。玩弄人感情的事,我是绝不会做的!
玛特尔:妈妈…
克拉瑞丝:利修埃尔,真是抱歉。玛特尔如此刁蛮任性全是我这个母亲的责任。
利修埃尔:不,克拉瑞丝叔母大人。玛特尔是了解的,就是太了解了才会反问我的…
玛特尔:就是嘛,不明白的只有利修埃尔一个人…好吧,我就如利修埃尔所愿穿上神官服,但是妈妈请不要误解哦,我们的未来要由我们自己决定,请记住这一点哦。(LT:好现代哦)

自由对话:
莱昂哈特:普拉姆,希望你也和我们一起去。直到你出嫁之前,和我们一起生活吧。
普拉姆:好的,父亲大人…
莱昂哈特:是吗…那太好了。你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尽力实现的。普拉姆,今后你想做什么?是成为萨利亚的神官为大众而服务,还是和你所爱的男人结婚,做他的妻子?
普拉姆:我还没有想好…但是…我想继续做一个舞娘…父亲大人,您允许我这么做吗?
莱昂哈特:舞娘吗…是啊,你跳舞的话,也能够给予萨利亚的百姓们以勇气。你的愿望我是不会拒绝的。
普拉姆:太好了,多谢您,父亲大人…

自由对话:
巴茨:普拉姆…我该怎么办呢…
普拉姆:哥哥…
莱昂哈特:巴茨,你也和普拉姆一起来吧。把特拉斯村的爷爷也带上,像以前一样在一起生活吧。
巴茨:真的可以这样吗!?我们真的能一起去萨利亚吗。
莱昂哈特:当然了,你即然是普拉姆的哥哥,也就自然把你当成是我的儿子了。有什么好客气的。
巴茨:呜…莱昂大人…您真是个好人啊…

自由对话:
赛诺:卡特莉…我们也要分别了…愿你能获得幸福…
卡特莉:赛诺!?为什么这么说啊?我们不是约说好一直在一起的吗!
赛诺:可是…
卡特莉:求求你,赛诺…哪儿都不要去…
霍姆斯:赛诺,我也请求你,就留在卡特莉身边。
赛诺:霍姆斯…我明白了,直到霍姆斯回来,我就守在卡特莉身边…这样行了吧…
霍姆斯:嗯,不得以就委曲你替我守护卡特莉吧。
赛诺:…
悠妮:赛诺这个大笨蛋… (LT:我的过错,以至于他们俩也没在一起,等我的修订版吧)

剧情对话:
古拉乌斯:霍姆斯殿下,也许王妃已经问过你了,但有件事我无论如何要亲口问你。
霍姆斯:嗯?什么事啊,就快说吧,我门还要赶路呢。
古拉乌斯:你还是决定不留下来吗,公主会很寂寞的…
卡特莉:不,父亲大人,我不要紧的。霍姆斯大人请和流南殿下一起继续你们的旅程吧。
霍姆斯:哦----(升调)我还以为你会哭呢,想不到你很坚强嘛。我不在你真的行吗。
卡特莉:嗯,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看起来也像一个大人了…即使霍姆斯大人不在,我也不要紧的。我会尽力帮助父亲他们复兴萨利亚的,是吧,撒迦利亚将军,只有我们也是可以的。

自由对话:
撒迦利亚:是,那是当然的,玛莉娅殿下。复兴萨利亚是不需要外人帮助的!
卡特莉:霍姆斯大人,撒迦利亚将军也这么说了,所以请你自由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因为我已经不要紧了…
霍姆斯:喂。喂…卡特莉…

霍姆斯:…
流南:霍姆斯,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霍姆斯:没,没什么!可恶…卡特莉这家伙…(LT:好可怜啊,其实卡特莉这么说是有人教的哦,你猜那人是谁?)


~~未完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