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7.15

的相关云云(考据篇)

FE1 暗黑龙与光之剑

主人公玛鲁斯:「你相信吗?你有心的人在吗?」

骑士罗修:「啥、啥跟啥……你没问题吧?」 

FE4 圣战之系谱 

约翰:「啊啊,拉克琪……我所的人儿啊,命运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拉克琪:「 约翰?你在说些什么?是吃坏了肚子吗?」 

(拉克琪在呕吐之前先砍翻约翰的话……)

约翰:「啊啊,居然会败给反乱军…拉克琪,我的将永存…」 

TearringSaga

霍姆兹:「这个啊、流南,是蜜拉朵娜之……尤特娜之……还有我们大家的……」

士元:「喂、霍姆兹,你是不是发烧啦?光在一边听都觉得很丢脸耶。」

 

——可见加贺一直都没什么进步(爆^^)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第40章 邪神与女神

古严寇斯 卡特莉 妮法 艾缇 缇娅

■邪神祭坛

古严寇斯:「哼、哼、哼……无垢的尤特娜巫女们啊,准备已经完成了。以你们的悲叹做为食粮,邪神将由此而栖息于我的魂魄之中。在跨越了八百年的岁月之后,暗黑之王即将复活!」

缇娅:「古严教皇,你曾经是土之神殿的大神官对吧?那么又为什么会被邪神夺走你的灵魂?将人类逼到灭亡绝境的你、到底所求为何?」

古严寇斯:「身为不祥的蕾达之末裔,土之巫女缇娅公主啊,你不会不知道我妻的悲怜命运吧。」

缇娅:「你是指缇塔叔祖母的事?听说她大约在与我同龄时就失踪了。」

古严寇斯:「哼、不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吧。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了。那时、蕾达王国与萨利亚王国之间正为了消耗战而僵持不下。为了越拖越久的战争而感到不耐的蕾达王,知道了自己的女 儿身上有尤特娜的圣痕,于是考虑把她当成战争的道具,唤出守护圣龙。缇塔公主哭着求父亲放过她,但冷酷的国王还是命令宫廷司祭施术、强行使她变身成龙。缇塔在悲惨的战争中精神错乱,无法再变回人类的模样。之后她隐身于北方边境,置身在像是永恒的漫长岁月中,只能流着眼泪过日子。一无所知的人类将那样可怜的少女蔑为魔龙古拉尼昂,只是为了功成名就而四处追杀着她。然后就连消灭也不可得的缇塔,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残杀着。所以我想到了,若是人类们不能接受缇塔的话,那么就让他们全部灭亡就好。由我们成为神,将这个世界从头再造一次。为了自己的野心而利用没有任何罪过的少女、并持续的令她承受着地狱般苦痛的人类们,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

 

妮法:「可是缇塔小姐会希望自己成为神吗?人类灭亡、只和你两个人一起过着永远的时间会是她真正的愿望吗?」

古严寇斯:「身为英勇的迦南之末裔,风之巫女妮法公主啊,那件事我也并不明白。但是、不论要花上多么漫长的时间,我也非守住缇塔不可。在这四十多年中,我一直只看着她。只是……我也已经老了,也没多少日子好活了,但我还不能够就此归于尘土。」

 

艾缇:「所以你就说要得到邪神的肉体、得到永远的生命吗?古严教皇,你错了,缇塔小姐并没有在盼望对人类报仇之类的事。若是真的为她着想的话,让她静静的沉眠不才是你该做的事吗?」

古严寇斯:「身为清净的莉维之末裔,水之巫女梅维公主啊,你所爱的男人被囚禁起来受苦时,你能够抛下他不管吗?难道不会有只要能保护他、不管任何事都肯去做的想法吗?」

艾缇:「我会以他的心意为依归。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古严寇斯:「哼、一派胡言。你还不了解真正的爱。无法舍弃自我的人如何能爱上他人?」

 

卡特莉:「是这样的吗……」

古严寇斯:「身为美丽的萨利亚之末裔,火之巫女卡特莉公主啊,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卡特莉:「身为人类的你即使得到了永远的生命,也不能够改变你身为人类的这件事吧?那么你的心也许都已经变了,为何还能够说是永远呢?正因为人生是有限的,所以爱才是尊贵的。得到了不死肉体的你、所能得到的又是什么呢?失去了一切、连唯一的爱也消失了,你敢说那样也算是活着吗?」

古严寇斯:「咯……够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被我用ジャヌーラ之术夺走精气、成为邪神转生用的祭品。首先是你、火之巫女卡特莉啊,就从你开始!」


■(战斗画面)

古严寇斯:「怎么样,怕了吧。叫吧!哭喊吧!!」

卡特莉:「霍姆兹……再也……见不到你了吧……」

(卡特莉被杀)

 

■邪神祭坛废墟

卡茹拉:「已经开始了的样子呢……我的任务也到此结束了……齐格……等我……我也……马上会过去了……」

 

■风之迷宫·铁栅门前

蕾西娅:「塞内特大人!妮法小姐在那边!」

塞内特:「妮法!?怎么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蕾西娅:「要是没有这个铁栅门的话就可以去救她了,但是从这一边打不开。」

卡缇娜:「蕾西娅和塞内特一起在这边看着妮法,我们去找找有没有别的出口!」

塞内特:「拜托你了卡缇娜!再这样下去妮法会……」

 

■第二回合(战斗画面)

古严寇斯:「咯咯咯……充满了力量喔。风之巫女妮法啊,接下来轮到你了。」

妮法:「再见了……塞内特哥哥……祝你……幸福……」

(妮法被杀)

塞内特:「妮法!?为什么、古严!!为什么要把妮法!!X的!!妮法……!」

蕾西娅:「塞内特大人,请冷静!」

塞内特:「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古严……我要亲手杀了你……绝对要杀了你……!」

 

■第三回合(战斗画面)

古严寇斯:「接下来就轮到你了。水之巫女梅维啊……你那一副沉着的态度令我很不耐烦,让我看看你悲伤痛苦的模样吧!!」

艾缇:「流南大人……愿尤特娜神保你……」

(艾缇被杀)

流南:「难道……艾缇她……怎么会……为什么……」

欧根:「流南大人,我明白您的心情,可是仗还是要打下去。要是不找出通往祭坛的路是无计可施的。」

流南:「咯……」

 

阿尔弗雷德 理查德

■第四回合·土之迷宫-铁栅门前

阿尔弗雷德:「理查德,你是认真的吧,即使你会死掉也无所谓吧。」

理查德:「呼……我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虽然想着那种小丫头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我的心却不肯听话。好了、阿尔弗雷德,趁着我还没改变心意时快作吧。」

阿尔弗雷德:「那么我就把你送到缇娅身边去了,若是拥有我的力量,要破除结界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邪神祭坛上

古严寇斯:「土之巫女、缇娅……终于到你最后一个了,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吧,我会听的,怎么样啊。」

缇娅:「古严教皇……我忘不了在年幼时见过的一张画。那张画中画着一位温和的青年神官、以及依偎着他微笑的美丽少女。母亲对我说,那两人是互许终身的对象,但青年触怒了国王被流放,少女也行踪不明了。我难以相信那有着温和眼神的青年神官会是你年轻时的模样。你是个可悲的人……我虽然当你是杀父杀母的仇人而憎恨着,但一想到曾祖父所犯下的罪,也许蕾达一族会被杀害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可是你甚至夺走了没有任何罪的少女们的生命。卡特莉、妮法、艾缇……她们应该是有着活下去的权利啊。你却为了自己的野心,像踩死一只蚂蚁似的杀了她们。古严寇斯,我为缇塔叔祖母感到悲哀。她所爱的人已经不存在于任何地方了,只存在着一只邪恶丑陋的怪物而已。我对那样的世界无所留恋,来,杀了我吧!我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古严寇斯:「缇娅……你和那时的缇塔很像……那份高贵与美丽……我已经得到了许多力量。再让你多活一下子,向着成为神的我跪拜,代替已消逝的缇塔,成为我的使徒而活下去……」

 

■理查德被阿尔弗雷德传送至邪神祭坛

理查德:「那可不成,这女人是我的!」

缇娅:「理查德!?你怎么会……」

理查德:「缇娅,你的表情再高兴一点如何,你母亲没教过你不受疼爱的女人是不会幸福的吗?」

古严寇斯:「蠢男人啊,你是特地来送命的吗?太碍眼了、消失吧!!」

 

(战斗画面,古严寇斯用毒蛇ジャヌーラ攻击,理查德还击后古严受伤)

古严寇斯:「呵呵~,不错嘛,就是说玛尔的狮子王子这外号不是光讲着好听的啊。那么、这个如何呢?」

 

(地图战斗,古严寇斯发动最强黑暗咒文★ザッハーク)

理查德:「咯……身体动不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暗黑魔法吗……」

 

(地图战斗,古严寇斯第2次发动★ザッハーク)

理查德:「咕……」

缇娅:「啊啊……理查德!!不行!……住手!!」

 

(战斗画面,古严寇斯再次发动★ザッハーク,理查德HP变0)

理查德:「哼、真难看的样子……连自己爱上的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啊……但是、只有这个无论如何都要……动……动啊……我的身体啊……」

缇娅:「理查德!!」

理查德:「缇娅……是你所寻求的蕾达之圣剑……有这个的话……古严根本不足为惧……来……收下它吧……是我送你的……最后的……礼物……」

(圣剑复苏)


■邪神祭坛(左上一道光射下,缇娅换回原来的装束)

缇娅:「理查德!不要!不要死!!」

理查德:「缇娅……你……是我爱上的女人……战斗……到最后为止……」

缇娅:「理查德!!!」

(理查德死去)

 

(战斗画面)

缇娅:「古严……不可原谅……」

古严寇斯:「喀、喀、喀……你能打倒我吗?愚蠢的丫头啊,若是肯稍微听话一点,就可以得到我的怜悯而长久活下去了……」

缇娅:「三个巫女与我同在,她们的愤怒将打碎你的身体,古严,领受吧!!」

(缇娅攻击→古严反击→缇娅死生+天圣发动、必杀攻击→古严HP剩1)

 

■邪神祭坛

古严寇斯:「咯……居然能伤到我……这也是圣剑的力量吗……也好……整备已经完成了,我与邪神同在,用炼狱之炎烧尽全世界吧。给我记住吧、人类们,我多年来的积怨就要在现在雪恨了。」

 

(古严来到祭坛中央)

古严寇斯:「暗黑神加赛尔啊!我是教皇古严寇斯,遵从古之理、成就复活之仪式,给予我力量吧!!我将成为暗黑之使徒、抹杀愚昧的人类们!!唔喔喔喔喔喔喔喔」

(古严寇斯变身成加赛尔)

 

■流南军侧

克拉瑞丝:「啊啊!加赛尔……邪神加赛尔复苏了……」

流南:「!……那是……那就是邪神的真面目吗……」

欧根:「不过克拉瑞丝女士,那家伙好像不会动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呢?」

克拉瑞丝:「因为他还没有完全觉醒。趁现在……在邪神取回力量之前不想想办法的话……再这样下去世界就要灭亡了。」

欧根:「他的吐焰有那么可怕吗?」

克拉瑞丝:「吐焰当然是很可怕,但真正恐怖的是被称之为黑雨的暗黑魔法……要是黑雨降下的话,我们在瞬间就会全灭了!」

欧根:「什么!?那是真的吗!」

克拉瑞丝:「古文书上有着邪神生出的黑雨夺走了数十万生命的记录。若是降下黑雨的话,我们根本就无处可逃!」

欧根:「怎、怎么会有这种事……」

克拉瑞丝:「流南大人,和其它的战士们同心协力、要尽快打倒邪神,要是动作慢的话,至今为止的辛苦就全要成为泡影了!!」

加赛尔:「妨碍我……沉眠者啊……别想走……咯……为何……为何要妨碍我……停……停在这了……力量……力量还不够吗……还是该四个人……统统杀掉的吗……」

 

【邪神祭坛废墟】(流南→霍姆兹)

流南:「霍姆兹!?你怎么会!」

霍姆兹:「流南……」

欧根:「流南大人,现在不是聊天的场合,不打倒邪神的话、事态就会演变成无可挽回了。霍姆兹,你也得振作点才行啊,平时的精神跑到哪去了!」

霍姆兹:「欧根吗……老头能了解我的心情吗……」

欧根:「哼!总而言之大家同心协力去打倒邪神,要哭等以后再哭!」

 

【邪神祭坛废墟】(流南→塞内特)

流南:「塞内特王子!你没事吗!!」

塞内特:「流南王子,巫女们……」

流南:「我知道,但是现在要先打倒古严再说!」

塞内特:「嗯,我绝对不放过他!我一定会打倒他给你看!!」


士元 卡茹拉

■士元以外的场合

☆卡茹拉·交手:「呼呼……最后的猎物、就决定是你啦……」

★卡茹拉·战死:「再一下子……这污秽的世界就要被净化了……你们全都忏悔着自己的罪死去吧……」

 

(士元 VS 卡茹拉)

士元:「终于找到啦,索亚的魔女、卡茹拉啊。」

卡茹拉:「呼呼……可爱的小男孩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士元:「不,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想亲手送你到地狱去。」

卡茹拉:「那真是辛苦你了。好吧,我就当你的对手吧。反正不管是谁蠃、都已经阻止不了加赛尔神的复活了……」

 

★(士元打倒卡茹拉)

卡茹拉:「呜呜……不愧是……」

士元:「卡茹拉……你……知道……我吗……」

卡茹拉:「那张脸……那声音……和我最喜欢的那人……一模一样……怎么可能……忘得掉……」

士元:「什么意思……不是你抛弃了我们吗!」

卡茹拉:「……太好了……你……没有遭到迫害……是幸福的吧……迪欧(テオ)……告诉我……你现在的名字……」

士元:「士元……」

卡茹拉:「……是与你父亲……相同的名字呢……、……迪欧……好想用我这双手……抱着你……、…………」

士元:「卡茹拉……!」

加赛尔:「喀喀喀喀……以人类之身是不可能打倒我的!!」

(由此可见:士元幼名叫作“迪欧”,“士元”原是他生父、卡茹拉前夫之名。“士元”是他在被尤达收养后才改的——li)


■时间拖的过久的场合

(第15回合)

克拉瑞丝:「流南大人,请赶快!神殿渐渐充满了邪气,再这样下去就要降下黑雨了!」

 

(第19回合)

克拉瑞丝:「流南大人!已经不行了!!快点!快点打倒邪神!!」

 

(第20回合)

加赛尔:「喀、喀、喀……就凭那种程度的力量……也敢与神相抗……耍小聪明的家伙们啊……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伟大暗黑神的真正力量吧……醒来吧……暗黑之雨啊……葬送掉这世上的所有生命吧……唔喔喔喔喔喔!!!」

(黑雨发动,除了缇娅之外我方全灭)

 

加赛尔:「喀、喀、喀……缇娅啊……幸存者就只有你了,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缇娅:「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尤特娜神啊……为何不给予回应?人类……已经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吗……」

(GAME OVER)


■四位手持圣剑的战士围住加赛尔,一阵金光闪闪过后……

流南:「这是……圣剑在互相共鸣着吗?」

 

(战斗画面→把加赛尔打倒)

加赛尔:「咕……咕咕咕咕……圣剑之力是有到这种程度的东西吗…………………………喀、喀、喀……但是、不够!还不够啊!!还不足以消灭我!!」

 

(加赛尔HP全回复)

加赛尔:「就凭这种程度的力量,以为就真的可以消灭我了吗?这群愚蠢的东西们!!!」

霍姆兹:「怎么会这样……他是不死身吗?」

缇娅:「即使攻击了这么多也是没用的吗?」

塞内特:「我们的力量所剩不多了……没有、没有什么办法吗!」

流南:「不要示弱!!那就正合了他的心意!!」

霍姆兹:「平时根本不会向神祈祷的我……现在也忍不住想祈祷了……」

缇娅:「是啊……现在再一次的……祈祷吧、祈求过去时尤特娜的奇迹会……」

 

(又一阵金光闪闪→战斗画面,圣剑共鸣后的结界保护了勇者→加赛尔被四圣剑同心协力的连续攻击打倒)

加赛尔:「咯咯咯……为何……为何……」

 

(邪神加赛尔消失,大地母神蜜拉朵娜出现)

大地母神·蜜拉朵娜

ミラドナ=Miradona

蜜拉朵娜:「

谢谢你们……尤特娜的战士们。全靠你们我才得以醒来。

我是蜜拉朵娜,遵从着步向灭亡的艾米优的命运,命定永眠于这大地者……

在数百年前的过去时,我的血曾造成过莫大的悲剧……

万万没有想到如今也依然令尤特娜的女儿们痛苦着……

就让一切都回复成原本应有的模样吧。

封印卡尔巴尚之魂,救赎古严与缇塔的灵魂,净化这地下神殿。

尤特娜的女儿们也即将苏醒过来、展现出笑容吧。

 

谢谢你们,勇者们。

我将成为利贝利亚的大地,永远爱着你们。

在千年前的过往时我所爱过的人类们,将其面容放在心中,我会遵从艾米优的命运。

再见了,人类们。

愿你们的勇气与真实之爱能蒙受至大之神的恩泽……」


■被净化后的神殿

缇娅:「大地母神蜜拉朵娜?……难、难道……这是幻觉吗……」

流南:「光……充满了光……这温暖的光……啊啊……」

霍姆兹:「大地女神蜜拉朵娜……在神话中说她是生出加赛尔和尤特娜的至高女神……」

塞内特:「至高女神……」

 

塞内特 妮法

☆塞内特、妮法兄妹

妮法:「哥哥……塞内特哥哥……」

塞内特:「妮法!?……」

妮法:「我……是在作梦吗?……塞内特哥哥……」

塞内特:「这……才不是梦……是女神……所造成的奇迹……啊啊……妮法……对不起……我不会再次离开你了……原谅我……妮法……」

妮法:「不,我知道的……我相信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

塞内特:「回去吧、妮法,回到我们的国家去、父亲与母亲的国家……英勇的迦南之国……」

 

卡特莉 霍姆兹

☆卡特莉 & 霍姆兹

卡特莉:「霍姆兹……」

霍姆兹:「!……卡特莉!?……」

卡特莉:「霍姆兹……我……还活着吗?……」

霍姆兹:「当然的啦!这个笨蛋、老是害人担心!」

卡特莉:「对不起……、……咦?……霍姆兹……为了我……流泪……」

霍姆兹:「啊、笨、笨蛋!……这是汗、我怎么可能会!」

卡特莉:「霍姆兹!!!」

霍姆兹:「呃、喂!干什么突然这样啊,不会热吗?好了、走开啦!」

卡特莉:「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霍姆兹:「我知道、我知道啦。好了,大家都在看耶,而且、我一身汗臭味……」

士元:「呼……」

 

流南 艾缇

☆流南 & 艾缇

流南:「艾缇……对了、艾缇!!!」

流南:「艾缇!醒醒!」

艾缇:「流南……大人……」

流南:「太好了……艾缇……要是失去你的话、我……」

艾缇:「对不起……」

流南:「我约定过会保护艾缇的。为何要从我身边逃开,为什么你就是不能了解呢?」

艾缇:「流南大人……我……」

流南:「我不会说把过去发生的事都忘光吧。但是艾缇一直以来曾多次救过我的性命。不、不只是我、还救了许多士兵们的生命。我是这样想的。神是给予了所有人不同的职责创造出这个世界的。在那之中就算有犯下了无可挽回的悲苦过错的,但应该也不会有一个人是没有被生下来会比较好的。至少对我来说、艾缇是绝对必要的人!」

艾缇:「咦?……」

流南:「我喜欢艾缇,从年幼时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喜欢着艾缇一个人……」

艾缇:「啊……」

欧根:「呼……看来流南大人也终于是长大了啊……古拉穆德大公……这么一来就可以了吧……我的职责也到此……」

 

缇娅 理查德

☆缇娅 & 理查德

缇娅:「……」

克拉瑞丝:「缇娅小姐……事情我听说过了……我了解您的心情……」

缇娅:「我……该怎么对他说、该怎么向他道歉才好呢……我……已经……该怎么办才好……」

(神秘而熟悉的声音):「说喜欢我的话、就原谅你也可以喔。」

缇娅:「咦……理查德!?……是你吧?……」

(理查德现身)

理查德:「被女神救了一条命、玛尔的狮子王子也降级了啊。其实我要是认真起来的话、才不会输给古严那种人吧……」

缇娅:「理查德!……啊啊……」

理查德:「呼……缇娅,今后你不要多嘴了。只要交给我的话,就会让蕾达发展成像过去一样的大国。然后总有一天我们会统领世界的。哇、哈、哈……」

 

■神殿·众人

霍姆兹:「……连多余的家伙都复活了啊。」

 

流南:「霍姆兹,我不太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姆兹:「这个啊、流南,是蜜拉朵娜之爱……尤特娜之爱……还有我们大家的爱……」(^^b ……)

士元:「喂、霍姆兹,你是不是发烧啦?光在一边听都觉得很丢脸耶。」

霍姆兹:「有什么关系嘛,所以说现在我们的旅行还没有结束啊,对不对、流南。」

流南:「是啊……我们的得救是建立在许多可敬的牺牲上。我向所有失去的灵魂发誓,绝不会再次犯下相同的过错。然后祈祷吧,为我们的新旅程……」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