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29

好过份的一关啊…… >_< 如此可敬的敌人、如此让人没力的援军、如此……祖国人民……

 

打完这章后才知道为什么日本网站上有人说这是打得很心痛的一章,真的蛮令人难过的…感觉真不好……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莉维王宫

朱利叶斯:「命令传达给士兵们了吗?」

赛欧多拉:「是的。大家很不满的样子,但我用朱利叶斯大人另有打算的说法说服了他们。还有少数士兵留在城下,但也很快的就会回兵舍了吧。」

朱利叶斯:「是吗……我军的主力在先前的战斗中溃灭、幸存者也筋疲力尽了。让他们参战只会碍事。」

赛欧多拉:「朱利叶斯大人是想让他们活着回祖国去吧……」

朱利叶斯:「赛欧多拉,有件事要拜托你,可以接受吗?」

赛欧多拉:「是,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事……」

朱利叶斯:「我希望你回迦南去打探一下状况。兄长还没有任何消息,我也想知道塞内特的情报。」

赛欧多拉:「可是那么一来朱利叶斯大人就……」

朱利叶斯:「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打输的。你应该也很清楚。」

赛欧多拉:「是。我是很清楚,但……」

朱利叶斯:「流南说只要无条件把城交出来的话、他就不会追击。我打算等士兵们准备好就撤退到诺尔赛利亚去。」

赛欧多拉:「是真的吧?我可以信任你这番话的吧?」

朱利叶斯:「不要让我一件事说好几次。不明白迦南的状况的话,就算想撤退也是动弹不得的吧。只能靠你的联络了。」

赛欧多拉:「我明白了,那么我会尽快动身。朱利叶斯大人,请在诺尔赛利亚等我。我一定会回来!」


第35章 朱利叶斯…

朱利叶斯

赛欧多拉

■莉维·城壁

流南:「真安静哪……感觉不到有敌兵的存在。」

欧根:「说不定有伏兵埋伏着,不可大意。」

流南:「虽然想避免在城下作战,但还是又要把市民们卷进来了呐。」

欧根:「朱利叶斯王子拒绝无条件让城,事到如今就只能靠实力夺回。」

流南:「朱利叶斯王子……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

 

■迦南兵舍(第二回合)

褐发将军:「你们快点撤退到诺尔赛利亚去吧,这是朱利叶斯殿下的命令。」

褐发兵:「将军,朱利叶斯大人不一起走吗?大家都在传言、说是朱利叶斯殿下打算一个人留在城中。真相到底是如何呢!」

褐发将军:「虽然被命令过不准说出来,但看来殿下似乎的确打算如此。可是不必担心。我们老兵全都会留下来。就算是殿下的命令,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去死。」

褐发兵:「老兵们在之前的战斗中都筋疲力尽了。明知如此、我们年轻的就更不能撤退!」

褐发将军:「你们要活下去。活下去为祖国尽一份心力。若是明白殿下的心情,就不要白白死在这!」

褐发兵:「我不要!我要留在这!我想和殿下并肩作战。呐、大家也是这样想的吧!」

褐发将军:「愚蠢……但……我认为你们是我的荣耀……请原谅开启这场战端的我们……」

 

■斗技场(第三回合)

金发剑斗士「喂、各位,迦南军的家伙们正在外面与解放军苦战的样子喔。」

蓝发剑斗士「又不知道谁会蠃。」

金发剑斗士「哎先听我说啦。我们也趁这机会揭竿而起如何。

蓝发剑斗士「什么意思?难道要加入迦南的家伙们这一边吗?」

红发剑斗士「不要不要,又赚不到一块钱。」

金发剑斗士「混蛋、相反啦,看来蠃的会是解放军。另一方面迦南兵正人心浮动,现在只是一群懦夫。把他们的头献给解放军说不定可以获得奖赏,顺利的话连当官也不是梦想了。」

红发剑斗士「哦哦,这个好。好,就干吧!」

金发剑斗士「……当然了。好,各位,看到迦南兵就见一个杀一个!」

 

■莉维王宫

朱利叶斯:「什么,剑斗士们起兵了!?咯……是打算攻击撤退的士兵吗……我知道了,由我去阻止他们,再次去下令、命城市中的士兵们撤退。」

蓝发将军:「……是!」

朱利叶斯:「……、居然非得要在这种状况下使用这贵重的迦南之枪不可……」

 

■流南军本阵

流南:「……欧根,他们是?」

欧根:「是斗技场的剑斗士吧。是打算去攻击迦南军吧。」

流南:「是知道了我们来解放王都、所以他们也响应起兵的吗?」

欧根:「为了赚钱而赌命的剑斗士们应该是不会为了单纯的正义感而作战的。他们只是看出我们有胜算,想藉此在战场上赚一笔吧。」

流南:「在战场上赚一笔?……那是什么意思?」

欧根:「从尸体身上搜刮钱财、把敌将的人头卖给对手那一边。简而言之就是追逐死肉的鬣狗。」

流南:「咯……怎么会有这种人……」

欧根:「……不过不管理由是什么,他们仍然是我们的同伴不会错。为了减少士兵们的损害,就让他们去加油吧。在两军消耗完之前,我们只要在一旁参观就好了。」

流南:「……」

 

(朱利叶斯VS剑斗士)

朱利叶斯:「鬣狗们……身受迦南之怒吧!」

 

☆朱利叶斯·交手:「天真……就凭那样的动作是打不倒我的!」

★朱利叶斯·战死(流南以外的场合):「赛欧多拉……拜托你了……请保护……兄长之子……」

 

☆硫南VS朱利叶斯·交手:

朱利叶斯:「你就是流南公子么?」
硫南:「朱利叶斯王子,已经够了,您这样孤军奋战又能有什么用呢?只要您愿意撤退,我们决不追击,请您返回迦南吧!」
朱利叶斯:「哼。。。我居然被小孩子同情,迦南三连星真是名声扫地……也罢,你就是我最后一个敌人,看你能否赢得过本人……」
★硫南VS朱利叶斯·战死:

朱利叶斯:「不愧是古拉穆德大公的儿子……真不简单……如果塞内特也是如你这般的年轻人…… ……唔……」

 

 

 

■民家

老妇:「你们就是传闻中的尤特娜同盟军?我是不知道你们是为了解放祖国还是干什么来着,但请不要在城市打啊,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而已。反正不管是你们蠃或帝国蠃,都只是换个头头而已,我又不会有什么好处。要是想要什么好东西、就到其它更有钱的人家去吧。好了、快消失在我眼前吧!」

 

■酒场

米发佣兵:「哼、帝国兵也真没出息啊。以尤特娜军为对手时好像就只有挨打的份似的。」

蓝发佣兵:「唉、所以说我们今后也该为了解放祖国而奋战啦。我们在同盟军到来之前、去削减了士兵的数量。他们怎么说也得要感谢我们才行吧。」

米发佣兵:「一点也没错。话说回来了,昨晚那家伙一点都不是对手,把他追到小巷子中去砍他,只会哭着叫妈妈就死了。」

蓝发佣兵:「哈哈,那可真是杰作啊。结果你昨晚杀了几人?我杀了四个人喔。」

米发佣兵:「啧……我输了。我杀了三个。早知道会这样就再去找个适当的家伙杀掉就好了。」

绿发女主人:「……」

米发佣兵:「这店是怎么搞的啊,完全不懂什么叫服务客人吗,我们可是救国的战士喔,在送酒过来时至少要更热情有礼一点如何?」

绿发女主人:「少自鸣得意了!你们不只是在享受杀人的乐趣而已。一个人就什么也做不到,只会仗着人多势众去攻击弱小的兵队。那样做居然不会心虚的人还想要得到怎样的待遇,难道你们不只是把杀人当游戏吗!」

米发佣兵:「……你说啥!?」

蓝发佣兵:「……嗯!喂,在那边的是同盟军的人,在这引发骚动就不好了。」

米发佣兵:「啧……给我记住吧!」

 

■民家

妖艳女性:「……什么啊你,尤特娜同盟军?解放祖国?哈,才不管你那么多呢。更重要的是希望你们不要用那种不堪入目的模样在这莉维的城市早晃荡。以尊荣的莉维市民的身份来说,实在是丢脸到令人看不下去。迦南兵是很差劲,但你们这幅尊容也和那群野蛮人有一决胜负的实力哟。」

 

■民家

贵族风男:「……你是什么东西?穿着破破烂烂的随便就跑过来。我没有任何可以给你的东西,快点滚出去吧。像你们这种下贱的东西在这家中出入是会伤害到我家名誉的,不要再来了!」

 

■工匠的家

秃头壮汉:「来得好,我为了你们准备好了秘藏的东西。这个“银盾”特价一万G卖给你们吧。有这个的话,朱利叶斯的攻击就像是蚊子在叮一样。怎样,是很便宜的交易吧?

▲好、买吧

秃头壮汉:「好,交易成立。去努力作战吧。就算万一死了也不必担心,因为我这也有准备好棺材喔。不过不能平白送你们就是了。」

▲太贵啦、大叔

秃头壮汉:「……笨蛋东西。没有这盾的话、你们终究是敌不过朱利叶斯的,要改变主意就趁现在吧。」

 

■教会

修女:「这是教会,照顾着在战乱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一直以来是靠着巴尔卡大人的保护才苟延残喘到了现在。但知道帝国军败北的市民们大家一起闯进来抢走了食物。孩子们从昨天起就没有吃任何东西了……请拯救可怜的小羊们……」

▲知道了,给3000G

修女:「愿神保佑你们……」(角色运气+1、百斩武器如有诅咒会解除)

▲抱歉,我们也要用钱……

修女:「这样啊……我明白了……」

 

(再次进入)修女:「不……有那份心意就够了……」

 

■民家

青年:「啧……你们是干嘛的!?又没请你们进来、就大摇大摆的不请自来。就像你所看到的,我家比其它家穷多了。你是打算像其它有钱人一样过来嘲笑我的吗?还是说想来要东西?帮助你们我也不会有任何好处,我拒绝,滚出去!

 

■民家

绿发胡子大汉:「那个教会的修女啊,说着什么“请对可怜的小羊伸出爱之手……”、其实却背叛了伟大的莉维去协助帝国。我看到帝国的巴尔卡王子进去过好几次,不会错的。你是尤特娜同盟军的人吧。请告诉流南公子一声吧。要是解放城市的话,就把那碍眼的修女、和在那的一群衣衫褴褛小鬼们一起关到牢去吧。呃、那时也别忘了奖赏报告这件事的我啊。」


■朱利叶斯击破后

赛欧多拉:「告迦南全军!全员撤退回祖国!这是朱利叶斯大人的命令!!」

(迦南军撤退)

赛欧多拉:「朱利叶斯大人……为什么……」

 

赛欧多拉:「是流南大人吧。我是迦南的龙骑士、名叫赛欧多拉。」

欧根:「流南大人,请小心,这女人是朱利叶斯的心腹。说不定她藏了剑在身上。」

流南:「不、我看不出她会是那种人。赛欧多拉,找我有事吗?」

赛欧多拉:「可以把朱利叶斯大人的遗体交给我吗?我想亲手将王子带回他所爱的迦南大地。」

流南:「这样啊……好吧,遗体就交给你。厚葬他吧。」

赛欧多拉:「是,感激不尽,流南大人。那么、我就此告退……」

 

欧根:「那个女人,哭过了呐……」

流南:「啊啊……」

欧根:「……流南大人,请打起精神来。我们可是胜利者喔。好了,挺起胸膛进王宫吧。」

 

欧根:「流南大人。有许多不请自来的莉维贵族们涌进来了,该如何是好?」

流南:「贵族们吗?……他们要说什么?」

欧根:「哈,当然是想拉拢流南大人以保住自己的地位吧。之前一直躲起来的无耻之徒们。」

流南:「虽说如此、也不能不见他们,让代表者过来吧。」

欧根:「是。」

塔托斯:「流南公子,夺回王城的事辛苦你了。我以王家的代表身份向你致谢。」

流南:「你是……塔托斯(タトゥス)公爵吧。我不知道您平安无事。」

塔托斯:「唔,好不容易才逃过帝国的耳目躲在城下。不过这两年真是多灾多难啊。因为你们这些武人的没用,把我们也害得很惨。希望你们能注意、不要再次发生这种事了。」

欧根:「不过您却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呐。从那油光满面的样子看来是没有挨过饿的样子吧。」

塔托斯:「……失礼的家伙!我们只是……」

流南:「公爵,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塔托斯:「哦哦、对了对了,有重要的事要和流南公子谈。由于梅维公主的归国,莉维王国也终于可以再兴了。因此流南公子……我们莉维的诸侯想要将你以公主之夫的身份近入王家。当然你是不会有异议的吧。」

流南:「这件事公主也答应了吗?」

塔托斯:「当然,她说交给我们处理。」

流南:「是吗……」

塔托斯:「那么流南公子,由于公主正在等,可以移驾到王位之间了吧。」

流南:「……」

 

塔托斯:「流南公子,这位是圣王国莉维联合的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梅维公主殿下,请注意礼貌。」

流南:「……」

塔托斯:「梅维公主,这位是拉赛利亚大公古拉穆德之子流南公子。他成功的夺回莉维王城,希望能拜见公主。」

艾缇:「流南大人……」

流南:「……」

艾缇:「……」

塔托斯:「咳……公主的意思是对你对王家表示的忠诚感到很高兴。今后也遵从着现有体制、尊敬着王族与贵族的话,就赐你女王的王夫之地位。要心怀感谢,以深具传统的王家女婿身份献上更进步的忠诚心。」

流南:「虽然很对不起公主殿下,但我拒绝这件事。」

塔托斯:「什么!?……流南公子,你刚才说了什么……」

流南:「我说我拒绝这件事!」

塔托斯:「那、那么……你是说你不要和公主结婚吗!」

流南:「是,我不接受这样的形式!」

塔托斯:「咯……太无礼了!」

艾缇:「……我明白你的心意了。就当没提过这件事吧。但是流南大人,莉维之民打从心底期待着你成为国王,请为了人民成为莉维的国王。」

塔托斯:「梅维公主,那可不行。之前也曾经禀告过了,其它还有许多比公子更高顺位的王位继承人。若是无视于他们立流南公子为王的话,会失去我国的传统。」

艾缇:「我来到莉维王城之后才稍微了解到这场战争的意义。充满欲望、利己的市民们已遗忘了为他人着想的心。在其它的城市中看不到惯于丰饶、沈浸在淫乐中的人们这异样的光景。我想到了。莉维王国的支配者们……只要不把寄生在王国中的愚蠢贵族放逐出这个国家,莉维就不会有未来……所以我才特意遵从叔父大人的意见。若是与流南大人一起的话,就可以抑制叔父大人们……贵族们的横暴,想说这样才可以改变国家。」

塔托斯:「咕……怎、怎么会这样……」

艾缇:「可是……我任性的愿望只给流南大人带来了麻烦。我在实现诺尔赛利亚的和平之后就回水之神殿。不过流南大人,请答应我最后一个愿望,请不要对莉维见死不救。拜托你,流南大人……」


巴哈努克

巴尔卡

卡拉

■迦南王宫·父与子

(斩声)

巴哈努克:「咯……巴尔卡……你……」

巴尔卡:「父王……我也马上会跟着你去的。请原谅我……」

巴哈努克:「愚、愚蠢的东西……咕哈……」

 

卡拉:「呼呼……平常光会说漂亮话的你会弑父可真是件令人讶异的事啊。」

巴尔卡:「卡……卡拉!?你怎么会……」

卡拉:「我从刚才开始就在看着了啊。不过我本来还以为杀掉巴哈努克王的会是朱利叶斯王子。反正也都一样。」

巴尔卡:「你说什么!?……」

卡拉:「这么一来迦南王国也完了……阿雷斯被缪斯之炎烧成灰烬,你以弑父之罪被处以极刑,然后剩下的小弟弟在悔恨着自身的罪孽中自灭。呼呼呼……迦南的三连星殒落于地,之后升起的是索亚的太阳。一切都照着古严教皇的剧本在上演。真的是照本宣科到令人觉得有趣呢……」

巴尔卡:「咯……该死的魔女……你算计了我吗……」

卡拉:「呼呼……由我来处死你吧。这是给你的一点安慰喔……」

(暗黑魔法攻击)

巴尔卡:「咯……身、身体……」

(巴尔卡hp1、不支倒地)

卡拉:「呼……可悲的男人……」

 

■迦南王宫·铁木真的援军登场

蕾西娅:「那是……塞内特大人,请小心!!是魔女卡拉!」

塞内特:「卡拉!?……是杀了我母亲的魔女吗!」

卡拉:「呼呼呼……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那时的漏网之鱼小弟弟啊。你是来为母亲报仇的吗?好吧,反正来都来了,我就一次全解决掉吧。」

塞内特:「卡拉!要死的人是你!!」

铁木真:「住手塞内特!卡拉不是你能打倒的,要击破黑暗魔法、需要圣魔法或尤特娜的圣剑!」

卡拉:「铁木真?……你也一起来啦……好久不见了。已经有20年了吧。」

铁木真:「卡拉……在少女时代甚至被称之为索亚的宝石的你,现在已成为利用女人为武器的杀人者了吗……真是愚蠢……不,该说是可悲吧。命运也真是残酷的东西啊……」

卡拉:「呼……为了女人背叛同伴、舍弃了索亚的骄傲的你,有责备现在的我的资格吗?」

铁木真:「你似乎是为了索亚而抛夫弃子了吧。虽说是被古严给欺骗的,但想必也是很不好受的吧……」

卡拉:「……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到了,就连我也是会兴致缺缺了啊……今天就看在那个小弟弟的份上放你们一马吧。加赛尔神复活的日子近了……就趁现在去好好的期待着吧。」

 

■34章、艾斯特芳妮被弗娜带走的场合

艾斯特芳妮:「啊……那是……」

塞内特:「怎么了、艾斯特芳妮?」

艾斯特芳妮:「难、难道……父亲大人!?」

 

艾斯特芳妮:「啊啊、父亲大人!!……请振作一点!」

巴尔卡:「艾斯特芳妮……你怎么会……」

艾斯特芳妮:「我和塞内特堂兄一起来的。父亲大人……为什么会这样……」

 

巴尔卡:「塞内特……来了吗……」

塞内特:「巴尔卡叔父大人,我在这……」

巴尔卡:「塞内特啊……你长大了呢……就像年轻时的兄长一样。」

塞内特:「叔父大人,我让司祭为您疗伤。先不要再说话了……」

巴尔卡:「不……算了……我已经没救了……」

塞内特:「叔父大人,请用毅力撑住!」

巴尔卡:「塞内特……迦南拜托你了……我们所梦想的未来……用你的手……」

艾斯特芳妮:「啊啊……父亲大人!」

塞内特:「叔父大人……不可原谅……卡拉……绝不放过你……」


流南

欧根

弗娜

■莉维王宫

流南:「艾缇到底是有什么打算,要耍人也要有个限度……」

欧根:「是在说王宫那件事吗?」

流南:「是啊。艾缇说是为了国家结婚,对她而言结婚是件那么简单的事吗?要我当王家的女婿,是把我看成像那个塔托斯一样的人来同等的对待吗?」

欧根:「艾缇小姐是忍住了眼泪的吧。她发觉到您钻的牛角尖不是普通的深。」

流南:「你的意思好像都是我的错呐。有话想说的话就说清楚如何。」

欧根:「虽生在王家却过着悲惨的少女时代,对于王国没有任何责任的艾缇小姐,却拼命的去完成以公主的身份应尽的义务。生于莉维四公家之子、过着优沃的少年时代,靠着人民所纳的税,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下长大的琉南大人,却为了在王国中司空见惯的事而愤慨。我可真~是难以理解啊……」

流南:「令人厌恶的口气。我有以拉赛利亚领主的身份去完成我的义务,那样就足够了吧。」

欧根:「要是塔托斯也可以当王的话,拉赛利亚领主的地位就会被给予其它的贵族了吧。」

流南:「怎么可能、那种随便的事……」

欧根:「国王就有那种权力。在这莉维中国王是拥有绝对的权力的。若是无能之物当上国王的话,整个国家马上就会变得不对劲了吧。在先王治世的40年中、莉维堕落到了什么地步、公子应该不是不知道。」

流南:「当然……迫害无罪的索亚人,允许贵族们乱来,背叛他国之间的信义。结果就是这场战争。」

欧根:「正是。会痛苦的总是无力的国民,艾缇小姐就是知道那点才向公子求助。甚至是由身为女性的艾缇小姐自己提出结婚的事。她的意思就是说若是能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能够努力下去了,流南大人还不明白吗?」

流南:「我知道、欧根,够了,什么都别说了……」

欧根:「……」

 

(开门声)

弗娜:「流南大人,可以打扰您一下吗?」

流南:「弗娜!你来了啊。」

弗娜:「是,刚刚才从迦南到达此地。塞内特大人已经夺回了迦南的王城,受到民众狂热的支持,并宣言索亚帝国的解体。因此希望能照约定和流南大人在诺尔赛利亚进行和平交涉。」

流南:「我知道了。欧根,到诺尔赛利亚去吧,叫大家快做准备。」

欧根:「是,我马上去!」

弗娜:「那么我也同行。」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