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28

——哈加尔最常说的一句话:『なんだと!?』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后来觉得很好笑……好像他一直都露出这种表情:Q『なんだと!?』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蕾西娅

巴尔卡

朱利叶斯

赛欧多拉

■莉维王宫

赛欧多拉:「我把索菲亚大公国的蕾西娅公主带来了。」

蕾西娅:「巴尔卡大人、朱利叶斯大人,好久不见了。」

巴尔卡:「蕾西娅,等你很久了。客气话不用多说,直接说重点吧。」

蕾西娅:「是,说来有些话长,但请容我把目前所知之事按照顺序一一道来。14年前,阿雷斯殿下的住处被贼人袭击,瑟蕾娜因而身故的事二位都是知道的吧。」

巴尔卡:「当然。我们因与加赛尔交战中而不在场,收到联络时不禁愕然。想到夫人被杀、两名幼子下落不明的兄长会有多难过、就心痛了起来。」

蕾西娅:「其实那两名幼子被乳母带着、逃出了阿雷斯兄长的公馆。」

巴尔卡:「你说什么!?那是说他们俩都得救了吗!」

蕾西娅:「是,乳母后来被追踪而去的人杀掉,但两个孩子被旅行的女剑士捡到而被救回性命。」

巴尔卡:「那个女人为何不通知我们?难道说她没有想到若是通知王宫的话、是可以得到奖赏的吗?」

蕾西娅:「剑士从乳母那得知了贼人的真实身份,因此才瞒着所有人逃出了迦南。」

巴尔卡:「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贼人和迦南王国有关系吗?」

蕾西娅:「是的……攻击阿雷斯馆、杀害瑟蕾娜夫人的人是巴哈努克王妃——卡拉。卡拉是为了带走妮法小姐才侵入阿雷斯馆,因遭到了瑟蕾娜夫人的抵抗才下手杀人的样子。」

巴尔卡:「你说什么!?是那个女人把大嫂!……难、难道……」

蕾西娅:「卡拉是加赛尔教国的魔女。在与迦南王国交战中、败局已定的加赛尔教国,有着送入魔女卡拉、从迦南王国内部造成分裂的计划。」

巴尔卡:「居然有这种事……那么父王是被那个女人骗了吗。」

蕾西娅:「卡拉虏获了国王的心之后渐渐给他洗脑的样子。」

巴尔卡:「……但是蕾西娅,卡拉为何要抢妮法?」

蕾西娅:「加赛尔的仪式……为了用来当邪神复活的祭品。」

巴尔卡:「你说什么!?他们是认真的在考虑着邪神复活的事吗?」

蕾西娅:「是,绝不会错。现在妮法小姐再次……」

巴尔卡:「什么?……妮法该不会是被抓走了吧。」

蕾西娅:「很遗憾的,在风之神殿遭到古严的攻击、被抓走了。」

巴尔卡:「你说什么!有你跟着为什么还会这样!」

蕾西娅:「非常抱歉……」

 

朱利叶斯:「兄长,总之先听蕾西娅说下去吧。蕾西娅,你继续说。」

蕾西娅:「是。逃离迦南的女剑士把两个孩子带回自己的城市,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她的名字叫卡缇娜(カティナ),是艾利亚尔佣兵王铁木真之女。」

巴尔卡:「你说什么!?说起铁木真的话、他不也是大哥的旧友之一吗!就是说是他女儿救了大哥的孩子吗!」

蕾西娅:「卡缇娜说两个孩子是她捡到的孤儿,就连自己的父亲也没有告知真相。两人以卡缇娜之子的身份被抚养着,成为了优秀的年轻人。但是在去年、妮法小姐满15岁时出了事。一件小事使沉睡在妮法小姐内的圣龙拉奇斯(ラキス)觉醒,烧死了几十个伊斯多利亚(イストリア)兵。妮法小姐受到冲击、变得说话困难,塞内特大人也开始对自己的出生抱持着疑问。加赛尔的势力日益增强,认为光靠自己的力量已守不住孩子们的卡缇娜,对铁木真说出事实真相并求助于他。震惊的铁木真找艾森老师商量,老师联络了我。当我到访艾利亚尔时,他们两人已从卡缇娜那得知了事实真相,并受到了相当大冲击的样子。」

巴尔卡:「说的也是……也难怪……」

蕾西娅:「但是塞内特大人说了,若是为了要保护妮法,他什么都肯做。使妹妹伤心的不管是加赛尔或是迦南、他都不会饶恕……」

巴尔卡:「也就是说他为了保护妹妹而与加赛尔教国作战吗。有其父必有其子啊。阿雷斯兄长也常为了庇护你而与父王争论。弄成自己的领地、弄成索菲亚大公国的养女也全都是为了从卡拉手中守住你。」

蕾西娅:「我身为前王妃的母亲是死在卡拉手中……虽然我在偶然的情况下目击到了现场,但国王不相信小孩的童言童语。卡拉会对我抱有敌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巴尔卡:「对不起,我说了不该说的事。那就是塞内特率领着艾利亚尔的佣兵们来到迦南的原因吗。」

 

蕾西娅:「到加赛尔神殿为止、是与蕾达王国军起进军到北部边境的,但在与魔兽和加赛尔兵的战斗中失去了许多士兵,于是在北迦南募集新兵。目前北迦南的士兵与市民已成主力、并且日益壮大。」

朱利叶斯:「那蕾西娅打算怎么做?要和我们作战吗?」

蕾西娅:「我正是为了商量今后该如何做才来到此地。我相信若是你们俩的话、是一定可以了解的。」

朱利叶斯:「……蕾西娅,我只有一个问题。父王……你们打算怎么处置皇帝?」

蕾西娅:「皇帝现在只不过是加赛尔的下仆,已经无可挽回了。」

朱利叶斯:「要由你们亲手去打倒的意思吗?蕾西娅对于要杀父亲的事不会感到犹豫吗?」

蕾西娅:「多谢关心,但我的父亲只有索菲亚大公一人。我现在只认为皇帝是我的杀父仇人,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朱利叶斯:「这样啊……当然塞内特也是同意的吧。」

蕾西娅:「他认为皇帝若是不和加赛尔分道扬镳的话、就无可奈何了。」

朱利叶斯:「蕾西娅,回去转告塞内特,皇帝由我来解决,当然也包括卡拉。」

巴尔卡:「等等、朱利叶斯,那是我的工作,我不准你乱来!」

朱利叶斯:「弑父的污名不适合兄长。而我已经是反抗者了,也从之前就考虑过这种事,早就有会有这一天的心理准备了。」

巴尔卡:「朱利叶斯,不对。我啊,再这样下去才是没脸去见兄长。我想要亲手清算至今为止的一切过错。再加上、这迦南的未来有兄长之子……想要交托给塞内特。朱利叶斯,你是能够了解我的心情的吧。」

朱利叶斯:「……哎、好吧,这次就让兄长去出风头吧。那么我该做些什么好?」

巴尔卡:「我希望能给塞内特一个可以和莉维对等的做和平交涉的立场。莉维王宫是一张重要的牌,希望在把塞内特迎入迦南城之前、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这里。」

朱利叶斯:「……那种事情啊,我知道了。即使要用我的生命交换也会守住莉维王宫。」

巴尔卡:「对不起、朱利叶斯……我命令艾伦斯特(エルンスト)守住城外了,你就趁现在充实城内的守备吧。我要马上回国去了。」

蕾西娅:「那么、我也陪你一起走一段路……」

朱利叶斯:「对了兄长,都没看到艾斯特芳妮的人影,怎么了吗?」

巴尔卡:「对了,是没见到她的人影呐,到底上哪去了呢……」


第34章 总力战

艾伦斯特

艾斯特芳妮

■莉维·城门前

巴尔卡:「勇敢的士兵们啊,至今为止令你们承受了难以言喻的辛劳困苦。在城市、荒野、草原,靠着你们的勇敢才有着不断的胜利。无论如何、今天会沦落到这困境中、全都是我巴尔卡的责任。由于我的无能、致使你们的血泪血汗全都还归于无。我要向各位道歉。然后、希望各位能接受我最后的请求。为了迦南的孩子们,为了迦南的未来,希望现在各位能再次为迦南而战。」

(将士们的欢呼声)

艾伦斯特:「大家都听到了吧。巴尔卡大人现在要回王宫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决定是在这的所有士兵打从心底盼望的事。我们为了协助巴尔卡大人,就非守住这莉维不可。请大家把生命交给我,祖国的兴衰就由这一战决定。各位愿意相信着迦南的未来、与我共同作战到最后吗!」

(将士们的欢呼声)

 

■莉维·西之森

艾斯特芳妮:「流南公子……绝不原谅你!」

 

■莉维之南·流南军本阵

欧根:「流南大人,在那座山丘上可以看到的就是莉维王宫了。」

流南:「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因为我和父亲曾多次往访。」

欧根:「您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呐。还没有和艾缇小姐和好吗?」

流南:「……」

欧根:「哦哦、我多口了。在大会战之前太不谨慎了,非常抱歉。」

流南:「不,在开战前还心烦意乱的人是我。欧根总是如此啊,故意惹我生气、令我反向思考、引导我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我最近总算明白父亲为何会派欧根来当我的保护者了。」

欧根:「不,我根本搞不清楚是什么事喔。现在更重要的是、敌人的弓战车部队开始行动了,请多加注意、流南大人。」


☆流南与艾斯特芳妮会话的场合

流南:「等等!你不是士兵吧,为何要攻击我,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艾斯特芳妮:「你是侵略者、凶手!杀死了巴尔爷爷、现在甚至还打算杀死朱利叶斯叔父大人和我的父亲。」

流南:「因为这是战争啊。杀与被杀都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艾斯特芳妮:「那、连我一起杀也没差别了吧!为什么不杀!」

流南:「……」

欧根:「流南大人,这女孩是巴尔卡王子的独生女,是投降的士兵认出来的。把她抓起来当人质如何?」

流南:「抓起来当人质吗……好吧。就照欧根说的做吧。」

欧根:「哦……这可真是意外呐……」

流南:「为了胜利、也有必须无情的时刻。欧根不是常常这样说。抓住她送到后方吧。」

艾斯特芳妮:「咯……果然如此啊、这个禽兽!你死掉最好!!」

流南:「禽兽……吗……」

 

☆(流南 VS 艾斯特芳妮)

艾斯特芳妮:「你就是流南公子……巴尔爷的仇人……!」

 

☆(其它人 VS 艾斯特芳妮)

艾斯特芳妮:「拜托……请不要妨碍我!」

 

★艾斯特芳妮·战死:「巴尔爷……父亲大人……对不起……」


■(第十回合 哈加尔登场)

哈加尔:「啊~啊……全身热得火辣辣的,这种战争真是令人讨厌啊。到处都没有可爱的女孩子在呐……」

 

☆哈加尔·交手:「啧……来吧!对手若是可爱的女孩我就会手下留情了,但可恨操作着这个根本就没办法去一一分辨男女。只好见人就打了,觉悟吧!」

★哈加尔·战死:「无聊的结束方式……居然会在战场上死去,一点价值都没有……」

 

☆(说得:敏兹→哈加尔)

敏兹:「喂、果然是哈加尔吗?连你都跑到战争中来打猎了吗?」

哈加尔:「喔、老哥!?听说你战死了,结果还活蹦乱跳的嘛。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敏兹:「我的事没差啦。不过倒是对你刮目相看了喔,你也有般人会有的爱国心啊。因为你老是跟在女人屁股后来,令老哥我很担心啊。」

哈加尔:「哼,真敢说啊,比我更没责任感一百倍的家伙。不过真的是败给你啦。老哥你逃亡的事被知道的话,连我都会被牵连不是吗,弄得不好还会被处以极刑耶,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敏兹:「你也过来这边如何?有许多可爱的女孩喔。」

哈加尔:「是真的吗!嗯~、就这么办吧……」


(敏兹 VS 艾伦斯特)

艾伦斯特:「敏兹、是你吗……?是吗,是这么回事啊……算了。不过、虽说是你,但一旦成为了我们的敌人,就不能让你通过这继续前进。若是你无意撤退,就踏着我的尸体向前进吧!」

 

(其他人 VS 艾伦斯特)

艾伦斯特:「你们是瑟内那时的……我要感谢你们帮忙解决了我迦南之耻巴甫洛夫。但我决不能让你们通过这里。」

 

★艾伦斯特·战死

艾伦斯特:「……还不能……还不能让你们通过这……巴尔卡大人苦涩的决断……战死沙场的数万将兵之魂……还有迦南的未来……、……战!战!……以及……、…………因此!我艾伦斯特决不!决不!不撤!……不倒!……不退!!!!!」

艾伦斯特:「努喔喔喔喔喔喔喔!……」

 

流南:「怎么了、欧根,士兵们似乎在骚动着?」

欧根:「公子、似乎是敌方的艾伦斯特将军横踞在莉维王宫入口不动的样子。他作战的模样就如同鬼神一般,士兵们都怕得不敢靠近。」

流南:「可是也不能一直这样耗下去。我去吧!」

欧根:「公子、我也同行。」

流南:「这……这是……!?」

欧根:「……唔,已经断气了。死了也依然要阻挡我们的进军,不愧是迦南人所称道的艾伦斯特将军。虽是敌人也不得不说他干得漂亮。」

流南:「在这场战斗中、甚至连普通士兵的士气都高到令人恐惧的地步,若是由于有这位将军在指挥的话,就令人信服了。」

欧根:「恐怕是……但是公子,我觉得迦南的士兵们士气高涨应该是还有某种其它理由的。虽然我没办法解释得很清楚……」

流南:「……走吧、欧根,等夺回莉维王宫之后再去想这些!

欧根:「是!」


■制压莉维城门后

欧根:「流南大人,在西方的空中看到了天马,似乎正往这过来。」

流南:「天马的话、就是莎利亚的骑士吧,说不定是格拉莉丝女士的使者,准予通行。」

 

弗娜:「是流南大人吧,太好了,总算见到面了。」

流南:「你是?……」

弗娜:「我叫弗娜。」

流南:「弗娜?……那么果然是格拉莉丝女士的……」

弗娜:「是的,格拉莉丝是我的母亲。不过我今天是以自由迦南军的使者身份前来求见。」

流南:「自由迦南军?……」

弗娜:「是的。是以塞内特王子为盟主的反帝国派军队。在迦南的将士市民的协助下,已压制了索亚北部一带。」

流南:「等一等,塞内特王子是谁?迦南王国应该是只有阿雷斯、巴尔卡、朱利叶斯三王子的……」

弗娜:「塞内特大人就是那位阿雷斯殿下之子。原本是迦南直系的王子、第一顺位王位继承人。」

欧根:「阿雷斯殿下有两个孩子,但是在小女儿出生之后没多久,不知受到谁的袭击、王妃被杀害,之后听说两个孩子就下落不明了。没想到会还活着,真是令人讶异啊。」

弗娜:「因为有苦衷、被藏在艾利亚尔王国中。由我的外祖父欧克托巴斯和艾森老师等人秘密的守护着。」

流南:「是这样啊……因此回来祖国了吗……」

欧根:「因为阿雷斯王子在迦南国民中拥有压倒性的人气嘛。特别是在他悲剧性的死亡之后,更被当成是足以和神君卡流恩匹敌的英雄,深深的刻在迦南人的心中。若是他的孩子以解放者的身份归来的话,迦南国民的狂热会是无可计量的吧。」

 

流南:「是啊……大致上的事我都明白了。那么要和我谈的是什么事?」

弗娜:「塞内特大人希望能与莉维王国和平共处。他想要再次实现在诺尔赛利亚所商谈过的和约。」

流南:「诺尔赛利亚的和约……」

弗娜:「是的。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古拉穆德大公与阿雷斯王子在诺尔赛利亚进行过的和平会谈。关于之后所发生的事、流南大人也是知道的吧。」

流南:「当然……」

弗娜:「塞内特大人希望能继承父亲的遗志,与流南大人共同实现诺尔赛利亚的和约。」

流南:「塞内特王子要做那种事……我当然没有异议,但问题是皇帝和两位王子。他们若是无意和平的话,这场战争是不会结束的。」

弗娜:「我们已有对策,但答案目前还未浮现。想到蕾西娅公主的悲伤,连我也心痛了起来。」

流南:「蕾西娅公主?……」

弗娜:「不……没什么。」

流南:「塞内特王子还须要多少时间才能回到迦南王城?」

弗娜:「我想以现在的情势来说应该是不会太久了。流南大人,在城下的战斗会令双方都出现莫大的损害。在塞内特王子抵达王城之前可以暂时停止进军吗?」

欧根:「弗娜小姐,那是不可能的。要是他们想要停战的话,就该撤出莉维王宫以示诚意吧。随便跑进人家家里,还说现在很忙,等一下再过来,我们莉维人是无法接受的。就算流南大人答应了,其它诸侯与士兵们也不会服气的喔。」

流南:「是啊……现在再一次派使者去见敌方指挥官,要他把王宫拱手让出来看看吧。要是再拒绝的话就别无选择了。我们会用尽全力直到夺回为止。弗娜,希望你们不要忘了。这王城是莉维王国的圣都,是我们莉维人的骄傲。当它依然被践踏着时,是不可能停战的……」

弗娜:「我明白了……那么我会回迦南、转达流南大人的心情。」

 

■艾斯特芳妮被捕获的场合

流南:「弗娜,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可以送一个女孩子到塞内特王子身边去吗。在被战争卷入、正感到麻烦时救了她,似乎是巴尔卡王子的女儿。」

弗娜:「那是真的吗!若是巴尔卡大人的女儿、就是艾斯特芳妮公主,和塞内特大人是堂兄妹的关系。能见面的话一定会很高兴吧。我知道了,艾斯特芳妮芳妮小姐就交给我、由我负起责任。」

 

■莉维王宫

朱利叶斯:「连艾伦斯特也败了吗……」

赛欧多拉:「王宫已经被拉赛利亚军包围了。城门被破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吧……」

朱利叶斯:「巴尔卡兄长还没有任何联络过来吗?」

赛欧多拉:「是……」

朱利叶斯:「艾斯特芳妮芳妮怎么样了,还没有她的下落吗?」

赛欧多拉:「有人看到她往敌阵走去。从她平日的行为推想,该不会是为了替巴尔巴洛沙将军报仇而叁战的吧?」

朱利叶斯:「咯……我应该更加注意她的。我无法对兄长交待……」

 

弗娜 玛特尔 芙劳

■莉维之南·三姐妹重逢的场合

弗娜:「看到你们有精神的样子我就放心了。不过没想到连芙劳都来了。」

玛特尔:「弗娜姐没有回莎利亚之森吗?」

弗娜:「虽然很想见母亲,但在这种状况下还不能回去。我的使命是保护妮法小姐,却在风之神殿让她被古严抓走,我没有脸可见母亲。」

玛特尔:「可是……并不是姐姐一个人的责任啊……」

弗娜:「要是被抓走的是艾缇小姐,玛特尔能够平静以对吗?被用来当邪神复活的祭品,世界也许会被黑暗所覆盖,即使如此还能说不是自己的责任吗?」

玛特尔:「是啊……对不起。因为有流南大人跟着艾缇小姐,我……也许是有些缺少危机感吧。」

芙劳:「是外祖父叫弗娜姐姐保护妮法小姐、玛特尔姐姐保护艾缇小姐的吧,那为什么什么也没对我说就过世了呢?」

弗娜:「因为芙劳还小啊。不过外祖父有说过,要是找到卡特莉小姐的话,就要交给芙劳负责喔。」

芙劳:「真的?太好了,我也是有被信任着的嘛。」

弗娜:「是啊,外祖父说过,继承了尤特娜之血的四王家女儿、以圣龙之巫女的身份同时出现,是尤特娜的圣战之后从未发生过的事。可是16年前艾缇小姐和缇娅小姐、15年前卡特莉小姐和妮法小姐带着圣痕而诞生了。三贤者们知道邪神复活的日子近了……于是风之神殿的艾森大人、水之神殿的麦欧斯大人、还有火之神殿的外祖父,三人约好要同心协力保护住圣龙的巫女。」

芙劳:「可是结果他们三人都死了。」

玛特尔:「所以我们才更加要加油才行吧。我们要继承外祖父他们的遗志,要是守不住巫女小姐们的话,世界说不定就要封闭在黑暗之中了喔。」

弗娜:「玛特尔,我要回塞内特大人身边去了。日后再在诺尔赛利亚相见吧。」

玛特尔:「好的、弗娜姐姐……」

芙劳:「保重喔、弗娜姐姐。」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