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23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第三十章 传说的剑士

■伊路村

霍姆兹:「喂、士元,样子是不是有点怪怪的啊。」

士元:「哈~……是守护者。又迷路跑出来了吗……」

霍姆兹:「那是啥?……」

士元:「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在伊路村内侧据说有座以前是监狱的五层塔,在那似乎有个叫莫斯的了不起神官在的样子。」

霍姆兹:「啊啊,是莫斯之塔吧,我听劳司祭说过。原来如此……所谓的守护者就代表是守护塔的魔兽吧,所以才说是它们迷路跑了出来啊。」

士元:「啊啊,莫斯不在时才会迷路跑出来。不过老爸把它当成是实战练习而开心着就是了。」

霍姆兹:「嗯……那、我们也去帮忙吧?」

士元:「好啊,正好可以当做帮助消化的对象。老爹说不定会生气吧,但还是等搞定后再回去吧。」

士元

尤达

(ヨーダ=Yoda)

朱莉娅

■魔兽全灭后

士元:「老爹,我回来了。」

尤达:「士元吗,精神不错嘛。」

士元:「啊啊,还好。老爹也没有变吗?」

尤达:「帝国军虽然曾多次打过来,但都是些没什么用的家伙,争先恐后的逃光了。」

 

士元:「呼……和老爹打的人谁都会那样吧。朱莉娅,怎么了?怎么像外人一样的拘谨呢,不要躲在那种地方,到这边来。」

朱莉娅:「是……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尤达:「朱莉娅!为何不先和我打声招呼!」

朱莉娅:「对不起!」

尤达:「呼……算了。就原谅你擅自离岛的事吧。」

朱莉娅:「真的?……」

尤达:「唔……你也已经是大人了,自己决定自己要走的路就好。」

朱莉娅:「谢……谢谢您……」

尤达:「你在当佣兵吧?剑术有稍微进步了一些吗?」

朱莉娅:「是,我想是有的,但要和兄长相比的话还早……说不定我我并不适合当一个剑士。」

尤达:「唔……好久没对打过了,来试试吧。到外面去。」

朱莉娅:「是!」

(对打)

朱莉娅:「呼、呼、呼……」

尤达:「已经完了吗?靠那种程度的剑技居然能活到现在。朱莉娅,仔细看着我的动作吧。」

(对打)

尤达:「怎么样,这就是索亚传下来的绝招龙圣之技。在蓄力的瞬间发气、连续挥剑,你若是我的女儿就应该不会办不到,用必死的决心试看看吧!」

朱莉娅:「啊、是!」

(对打)

朱莉娅:「成、成功了?……这、这是……龙圣之技……」

士元:「朱莉娅,挺行的嘛,这家伙我已经不能打着玩了。」

朱莉娅:「我……不会再次迷惘了……将把这剑当成我的荣耀……以剑士的身份活下去……父亲大人……谢谢……」

尤达:「朱莉娅啊,剑是为了使人活下去而存在的,不必畏惧,要相信的是自己的心!」

朱莉娅:「是!父亲大人!!」

士元:「老爹,朱莉娅也稍微有成长了吧。」

尤达:「唔……看来是长大了不少呐。她似乎喜欢上你了,士元你的意思呢?」

士元:「不……现在还……我还留有大工作等着去做。」

尤达:「卡拉(カルラ)的事吗……你还是想要自己亲手去解决的吗?」

士元:「啊啊……抛弃了我和老爸成为皇帝的女人,我绝不原谅那个无耻的女人……」

尤达:「……」

霍姆兹:「喂、士元,你们父子的久别重逢结束了吗?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啦。」

士元:「啊啊……抱歉。那、老爹,我要走了。」

尤达:「等等,士元……格拉那达的帝国军也不在了,村子也和平了,我也正想出外旅行。不如暂时与你们同行吧……」

霍姆兹:「……尤达……是当真的吗……」

尤达:「怎么、霍姆兹?你不服吗?」

霍姆兹:「不、没有……没那种事……喂、喂、士元……真的好吗……」

士元:「……」


■遭遇战·莫斯之塔
霍姆兹:「这就是莫斯之塔?」
士元:「啊啊,但我也没有进来过,只听说过为了防盗贼而有魔兽在这晃来晃去。莫斯也不在的样子,你真的打算上去吗?」
霍姆兹:「有什么不好,听说这有各式各样的珍贵财宝,而且难得都过来了,就去接收财宝吧。」
士元:「你这家伙连骨子都是个盗贼呐,受到天谴我可不管喔。」
霍姆兹:「不要说是盗贼,我是探求者,是宝藏猎人啦!」

(第五层)
克莉西娜:「……已经……走不动了……这是天谴吧……因为我背叛了他们……」

■克莉西娜归队(霍姆兹→克莉西娜)
霍姆兹:「克莉西娜,你在这种地方搞什么鬼?」
克莉西娜:「霍姆兹,不要说那种风凉话、救我啦!」
霍姆兹:「我是不原谅背叛者主义者,到那个世界去和恋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吧。对了,泪晶还我吧,要放回道具仓库才行,拜啦,克莉西娜。」
克莉西娜:「霍姆兹!!」

 

■克莉西娜归队后(士元→克莉西娜)

暂缺

蜜美(ミーメ=Mime)

(第六层)

蜜美:「我是莫斯之搭的巫女、名叫蜜美,老师去异世界旅行了,暂时不会回来。你们看来不像是坏人,有什么事吗?」
选择:现在是没什么事(いまはなにも ようはねえ)

选择:想离开这座塔(この塔から でたいんだ)


■莫斯之塔附近的森林
霍姆兹:「士元,阿尔卡那沙漠放晴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去拉赛利亚了吧。」

 

■阿尔卡那沙漠
劳:「阿尔卡那沙漠会放晴可是很稀有的事呢。」
霍姆兹:「啊啊,由于有这沙漠,格拉那达就像是远离莉维的孤岛一样。整年吹袭着的沙暴在一年中只有数次会打开通往拉赛利亚之道。就是因为这原因、格拉那达才会发展成海盗的城市。」
劳:「霍姆兹先生和流南公子的感情很好的样子,那又是从什么样的原因开始的呢?」
霍姆兹:「我们的老爸是好友。我从小就常到拉赛利亚去玩。因为老爸是那种个性,所以几乎很少留在格拉那达,最长也有一年以上都住在拉赛利亚的时候。流南与我正好相反、个性很正经,感觉就像是个可靠的弟弟一样。」
劳:「霍姆兹先生拥有吸引人的魅力,在你的周围聚集了如同星星般闪耀的美好人们。」
霍姆兹:「少来了,我的耳朵痒起来了喔。好了,快点前进吧,沙漠的天气是很容易变的。」


悠妮:「霍姆兹,我在沙漠中捡到了这玩意哟。」
霍姆兹:「哦~这不是再移动之书吗。悠妮有时也是可以派得上用场的嘛。了不起了不起,今晚吃到肚子撑不下也可以喔,也可以去洗澡喔。」

悠妮:「讨厌、霍姆兹的大笨蛋!」

巴德:「霍姆兹,我找到这种东西。」
霍姆兹:「哦~这不是飞龙之笛吗。你平时是个一点都不起眼的家伙,但偶尔也是可以派得上用场的嘛。好好好,到了拉赛利亚的话,就买糖果给你当奖赏吧。」

巴德:「什么嘛,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格拉瑞丝

卡特莉

古严寇斯

■萨利亚村
卡特莉:「母后!?」
玛莉亚:「卡特莉!不可以过来,回屋子去!!」
古严寇斯:「……火之巫女卡特莉啊,乖乖的到这边来,否则你的母亲就要死了喔。」
卡特莉:「求求你、不要对母后动手!我会照你的话去做。所以、把母后……」
格拉瑞丝:「啊、卡特莉小姐!不可以过去!!」
古严寇斯:「……相当善解人意的孩子嘛。好了,和我一起来吧,招待你去我暗黑之神殿吧。」
卡特莉:「啊啊……霍姆兹……」

玛莉亚:「啊啊、卡特莉!」
格拉瑞丝:「咯……来人!派使者到霍姆兹大人那去!去向他求助,这样下去卡特莉小姐身上会发生不得了的事!」


流南

艾缇

■拉赛利亚
流南:「怎么了艾缇,一个人躲在这种地方……」
艾缇:「啊……对不起,我随便跑进来……」
流南:「不、那种事无所谓的。可是为什么要到这来?」
艾缇:「这房间是流南大人的房间吧。」
流南:「嗯,是我小时候用的房间。母亲为我作的壁饰和父亲送我的玩具剑……全都令人好怀念。」
艾缇:「这样……」
流南:「而且在这房间中有着很重要的回忆。在很小的时候,我还只有五六岁时候的事了。我有父亲带来了小小的女孩子、和她一起玩的记忆。是个非常开朗的孩子吧,那时真快乐。」
艾缇:「……」
流南:「但是……同时又有种说不出来的难过。」
艾缇:「……为什么?」
流南:「虽然记不太清楚了,但一直挂心着,感觉好像忘了非常重要的事似的。」
艾缇:「重要的事?」

流南 :「重要的……约定…………和那个小小的女孩子……约定过的……」
艾缇:「约定了什么?」
流南:「因为她在哭着……所以我……告诉她不要哭了,我会……我保证过会保 护她的……」

艾缇:「!……」
流南:「她在这房间的角落中颤抖着哭着……哭着说父亲告诉她,说她自己总有一天会变身成可怕的龙将人们烧死、使莉维王国灭亡。所以我保证绝对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约定好会一直保护她。可是、她虽然说不会离开我身边、却突然就不见了。我以为她背叛了我。是的……没遵守约定的是艾缇,就是你……」
艾缇:「流南大人……你想起来了啊……」
流南:「是想起来了啊,一切都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但你曾是我重要的朋友。可是却突然就不见了,父亲也一去王宫就没回来。后来才知道他那时是被关在牢里。那时我失去了一切,以为那全都是艾缇的错。所以我才想把你的一切都忘掉。艾缇……那时的我还小……、一个人在心中承受着过大的悲痛。」
艾缇:「……艾缇这名字是古拉穆德大公为我取的假名。他偷偷把我带出水之神殿,打算让我在拉赛利亚过着平凡的生活,在各方面为我设想。对我而言少女时的记忆就只有在拉赛利亚的那三天,有生以来头一次那样的开心,可以尽情的笑笑闹闹……真正的朋友……不、我以为我得到了家人。」
流南:「所以隐身在玛尔斯神殿中时也用了艾缇……」
艾缇:「是的、比起本名梅维,我更喜欢被叫做艾缇……」
流南:「为什么一直都不说出来呢,那时虽然也以为是艾缇背叛了我,但这次才是艾缇背叛了我。」
艾缇:「咦……为什么会那么说呢?」
流南:「难道不是吗,艾缇是在试探我,所以才一直骗着我。」
艾缇:「不是那样的!」
(开门声)
欧根:「喔喔、流南大人,您在这啊,喔、艾缇小姐也……我是不是打扰到两位了啊?」
艾缇:「不……我们已经谈完了。我告退了……」
(关门声)
欧根:「~嗯……流南大人,我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但不可以让女性哭泣喔。」
流南:「欧根……可以让我一个人静静吗……」


霍姆兹:「流南,你心情不好啊。」
流南:「……霍姆兹!?你来了啊!」
霍姆兹:「啊啊……刚刚到。流南,你到底怎么了?」
流南:「我不太懂了。我是什么人呢?是为了什么回来的呢?要为了什么前进呢……就连这些都不懂了……」
霍姆兹:「哈哈哈,是那种事啊,要是不懂的话我来教你吧。你回来是因为你想回来,前进的理由是你自己前进后就能了解的事,那种事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流南:「……」
霍姆兹:「哈哈哈,不要想得那么难。我从格拉那达带来了极品的葡萄酒、预备在今晚和你一起喝到天亮,轻松一下吧。」
流南:「霍姆兹你们回去格拉那达了吗?」
霍姆兹:「啊啊,就算是我也没想到、老爸居然真的活下来了。」
流南:「华尔兹提督平安无事吗!?霍姆兹!是真的吗!!」
霍姆兹:「真是败给他了,像他那样任性自在活着的人生也是会挺快乐的吧。」
流南:「华尔兹提督他……太好了……」
霍姆兹:「所以说啊、流南,把人生想得轻松点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来,今晚就好好乐一乐吧!」


霍姆兹:「哈、哈、哈,哎就是这么回事啦。」
流南:「霍姆兹一点也没变呐。不过卡特莉能幸福真是太好了。因为她很乖顺,我一直担心着她会不会被霍姆兹欺负。」
霍姆兹:「少来了,欺负那种小鬼又能干嘛。」


■大厅(第一次分队把萨莎分到霍姆兹队、并去过王宫的场合——霍姆兹、罗法尔、萨莎、芙劳的对话)

暂缺


■大厅

梅莉娅:「玛鲁哲……」
玛鲁哲:「梅莉娅,怎么了吗?」
梅莉娅:「玛鲁哲,我、好像有点醉了……」
玛鲁哲:「小孩子怎么可以喝酒,被艾缇看到的话会被骂喔。」
梅莉娅:「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啦,而且那和艾缇小姐才没有关系吧,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说出她的名字嘛!」
玛鲁哲:「今晚的梅莉娅有点怪怪的……好像是真的醉了……」
梅莉娅:「玛鲁哲是喜欢着艾缇小姐的吧,所以才会说那种话……」
玛鲁哲:「你、你乱说什么!我才……」
梅莉娅:「我喜欢玛鲁哲……我和艾缇小姐、玛鲁哲喜欢哪一个?」
玛鲁哲:「呃……梅莉娅对我!?……可、可是……那种事一下子我答不出来啊……」
梅莉娅:「笨蛋……玛鲁哲笨蛋!」
玛鲁哲:「笨蛋是梅莉娅吧!我要走了,今天的梅莉娅太奇怪了啦!」


梅莉娅:「喀喀喀……

(变身→那尔撒斯)耍弄小鬼还真是有趣呐~……」

■夜晚的街道
玛鲁哲:「梅莉娅……为什么会说那种事……」
梅莉娅:「哎呀、玛鲁哲……你也来散步吗?」
玛鲁哲:「!……梅莉娅……」
梅莉娅:「怎么了啊……玛鲁哲怪怪的……」
玛鲁哲:「那个……刚才对不起……我说的有点太过份了……」
梅莉娅:「咦?……」
玛鲁哲:「我也……对梅莉娅……」


蕾奈:「莱昂……大人……」
莱昂哈特:「蕾奈,看到你没事的模样我就放心了。为何不能等到我回去再说呢,你以为我会允许你一个人出门远行吗?」
蕾奈:「对不起……那时我满脑子都是梅莉娅的事……而且……」
莱昂哈特:「而且什么?」
蕾奈:「我没有想到莱昂大人会那么的担心我……」
莱昂哈特:「也许我对蕾奈的态度是很冷淡,我无法忘掉过去的事,深信真实只有一个。但是你不在了以后我才首次发现到自己的心情。我不想失去你……」
蕾奈:「莱昂哈特大人!?……」
莱昂哈特:「虽然无法忘记兰的事,但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是虚假的。蕾奈,我以我的人生为誓,保证只爱你一个人。」
蕾奈:「啊啊……莱昂哈特大人……」

--------------------------------------------------------------------------------------------
萨莎:「凯特……」
凯特:「萨莎小姐,怎么了吗?」
萨莎:「凯特最近都没什么精神吧,我、好担心……」
凯特:「啊……没那种事,我并没有……」
萨莎:「原因是齐格对吧?他不在了之后凯特就怪怪的了……」
凯特:「……」
萨莎:「凯特……好可怜……我去拜托流南大人抢回齐格吧,所以凯特不要再担心了,再那样想不开的话是会生病的……」
凯特:「萨莎小姐……」

---------------------------------------------------------------------------------------------
诺顿:「莱昂内尔,好久没有和你一起喝酒了呐。」
莱昂内尔:「……没办法啊,因为能一起喝酒的对象就只有你了。」
诺顿:「我们俩的存在感真薄弱呐,都没什么出场的机会……」
莱昂内尔:「啊啊,真想快点结束掉这无聊的战争回威尔特去呢。因为也有人在等着我回去啊。」
诺顿:「喔,这可是第一次听到呐,你也有养狗吗?」
莱昂内尔:「是美丽的老婆在等着我啦!」

-----------------------------------------------------------------------------------------------
拉凯尔:「啊……」
罗杰:「嗯?……你的确是古拉姆(グラム)北村的……是叫拉凯尔什么的吧……」
拉凯尔:「啊……是……」
罗杰:「这样啊……你也加入了啊……至今为止一点都没注意到呐。为什么不主动来和我交谈呢?」
拉凯尔:「也没什么事……好谈的……」
梅尔:「罗杰,你在这里啊。这一位是……」
罗杰:「她是古拉姆的……」
拉凯尔:「我只是普通的猎户,失礼了、修女梅尔!」
卢卡:「姐姐……」
拉凯尔:「卢卡,我果然还是错了吗……这种地方一点都不适合我……」
卢卡:「……」

----------------------------------------------------------------------------------------------------

莱昂哈特:「自从巴尔特(バルト)会战之后的首次还是第一次能和罗法尔王像这样的共饮呐。连想都没想过还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罗法尔:「的确啊。这也全都是靠年轻人的努力。虽然有老来从子的说法,但想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变这样。」
莱昂哈特:「哈哈哈……难以想像这是被称之为六英雄的人说的话呐。我们也还不至于会输给年轻人们。」
罗法尔:「你才三十几岁,还年轻的很,还得要继续努力下去才行。但是我以巴尔得会战的指挥官之身害死了许多将兵,甚至连自己都身受重伤。我想我已经该引退了。」
莱昂哈特:「我并非不了解您的心情,但威尔特王国要怎么办?」
罗法尔:「我想让莉莎的儿子来继承我。」
莱昂哈特:「那么……还是……」
罗法尔:「唔……当然得先得到那个青年和华尔兹的同意再说……」


欧根:「流南大人、不得了了!」
霍姆兹:「又是老头吗,干什么老是来妨碍我们。」
欧根:「喔喔、霍姆兹,正好、我正在找你。」
霍姆兹:「嗯?……」
欧根:「现在马上回萨利亚!出了大事了。」
霍姆兹:「大事?……」
欧根:「古严在萨利亚之村中现身过,格拉瑞丝女士向你求助。」
霍姆兹:「你、你说啥!?」

霍姆兹:「流南,对不起,我要回萨利亚,下次见面再慢慢聊吧。」
流南:「霍姆兹,可以的话我也想和你一起走,但……」
霍姆兹:「不、你要保护艾缇,卡特莉由我救出。就算要赌上这条命也一定会救出她!」

士元:「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这是最后了,霍姆兹,别忘了编成喔。」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