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22

本作中的兄弟姐妹真多啊:p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第29章 海狮子之旗

席昂

(シオン=Shion)

派克

(パイク=Pike)

■格拉那达·城内

士兵:「席昂大人,海盗们登陆了。」

席昂:「好,我出去!你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不要破坏队形的共同作战,注意穷寇莫追。在右翼军突击敌人侧面之前要维持住!」

士兵:「派克队长,事情不妙了。城门不知被谁关上,我们被孤立了!」

派克:「你说什么!咯……是格拉那达市民的妨碍工作吗……麻烦了……再这样下去席昂大人会……」

 

蕾奈:「那个……」

派克:「修女蕾奈!?你怎么会跑回来了!」

蕾奈:「对不起,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事吗?若是为了从海盗的掠夺中保护民众而战的话,尤特娜神应该也会允许的。」

派克:「就算你这么说,但现在也没有伤兵。而且现在就连我们也无法叁战。」

蕾奈:「那是为了什么?咦?……城门被关起来了…………若是靠我的转送之术就可以把你们送到城内了……」

派克:「是真的吗!修女蕾奈、希望你一定要帮我们,请把我们送至敌人身侧。再这样下去席昂大人会很危险!」

蕾奈:「我明白了……虽不知是否能顺利,但我会尽可能去做做看的……」

 

霍姆兹:「士元,终于回来啦,我们的格拉那达。」

士元:「我们的格拉那达吗……流南公子不在不会寂寞吗?」

霍姆兹:「流南现在正为了取回自己的国家而奋战吧,我们也不能输。」

士元:「那、该出发了吧……」

霍姆兹:「啊啊,这次的对手是强敌,像之前那样是行不通了吧。士元,不可大意喔。」

士元:「呼……那是我要说的话耶。」


阿特罗姆

蕾奈

★(说得:阿特罗姆→蕾奈)

阿特罗姆:「……姐姐!?」

蕾奈:「阿特罗姆?……你为什么会……」

阿特罗姆:「姐姐……骗人的吧……姐姐怎么会……还活着呢?这其实是梦吧……」

蕾奈:「阿特罗姆……对不起害你担心了。发生了很多事……真的、很多很多……」

阿特罗姆:「还活着……蕾奈姐还活着……总算……总算见到面了……姐姐!!蕾奈姐!!」

蕾奈:「阿特罗姆……」

 

☆派克·交手:「挺行的嘛,但是遇上我是你的不幸。在席昂军团中为人所称道的我疾风之派克……不会那么容易让人通过这!」

★派克·战死:「怎……怎么可能……这样的我……呜呜……」

 

☆席昂·交手:「原来如此啊,我就觉得市民的样子有点不对劲,原来你们是格拉那达海军的残党啊。那么足以当我的对手了。我以迦南王国的名誉做保证,一定要击破你们为止!」

★席昂·战死:「咯……这就是我的……实力吗……姐姐……对不起……」

霍姆兹

席昂

 

(霍姆兹VS席昂)

席昂:「你就是格拉那达的霍姆兹?不愧是华尔兹提督的儿子,是个相当出色的勇者呢。看来普拉艾瓦之流的话应该是不配做你的对手了。。。」

霍姆兹:「普拉艾瓦?。。。。谁啊,那是?。。。。帝国的家伙们的名字我从来就不去记。」

席昂:「哼。。。。真是有趣的家伙,那么我的名字也不知道吧?」

霍姆兹:「那当然。记住一个要死的家伙有什么用。」

席昂:「确实如此呢,即便现在你知道了也好,能够存在于你记忆里的时间也仅仅只剩数分钟了,作为送你下地狱时的礼物也不够呢。」


(霍姆兹VS席昂[战死])

席昂:「海狮子……霍姆兹……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强……真不愧是……」

霍姆兹:「不……我也有些小看你了。刚才说的过分了些……我向你道歉。」

席昂:「不用在意……已经过去的事情了……」

霍姆兹:「能告诉我名字否?你的名字……」

席昂:「索菲亚大公国的……席昂……」

霍姆兹:「席昂……我记住了。。。」

席昂:「呼…………………………唔!」

席昂

赛欧多拉

■不打倒席昂、直接占领处点的场合

赛欧多拉:「席昂!停止战斗!撤退回本国!!」

席昂:「姐姐!?怎么了,索菲亚发生什么事了吗?」

赛欧多拉:「索菲亚大公国脱离帝国了,这是奉蕾西娅公女之命。」

席昂:「蕾西娅公女归国了!?那是真的吗!」

赛欧多拉:「详细的情况以后再说,总而言之撤退吧。席昂是想要帮助蕾西娅公女重建国家的吧,那就不可以在这种地方死去!」

席昂:「我知道了……重建索菲亚也是我的愿望,就把这条命交给蕾西娅公女吧……赛欧多拉姐,那样就可以了吧。」

赛欧多拉:「嗯,回去吧。我们的国家……索菲亚大公国……」

(赛欧多拉、席昂撤退)


霍姆兹

华尔兹

■领主之馆

霍姆兹:「……」

士元:「怎么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啊。」

霍姆兹:「令人不舒服的战斗。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为何而战的!」

士元:「哎,人有千百种嘛。对于作战中士兵来说并没有把它想成是善良或邪恶。」

霍姆兹:「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人。每一个个别的人都是不错的家伙,却被束缚在各种不同的障碍物内,在名为战争的杯中被搅和得团团转。胸口呕心得想吐出来似的。」

士元:「霍姆兹……别提这种事了。对了,街上有挺有趣的东西进来了。跟我来一下。」

霍姆兹:「不好意思,我不去了。我也担心老爸的安危,现在没那种心情。」

士元:「好了、跟我来就对了,不会让你后悔的。」

 

■街道

霍姆兹:「士元,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我已经累翻了啦。」

士元:「再一下子,看,在那边可以看到小小的人家……」

霍姆兹:「那户人家怎么样了嘛。」

士元:「呼……去了你就知道,敬请期待……」

 

■民家

少女:「提督,饭准备好了。」

华尔兹:「唔……」

少女:「味道如何呢?」

华尔兹:「唔……」

霍姆兹:「喂、老爸!我是想说你应该还活着,不过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华尔兹:「看了还不懂吗,为了让你们逃走我身受重伤,虽然如此仍潜伏在城市中期待再起之日。」

霍姆兹:「城市已经被我们取回了啦。快回家去吧。」

华尔兹:「那种事我知道,所以才叫士元把你叫来。」

霍姆兹:「那为什么到现在还……」

华尔兹:「今天的调味有点辣,你还记不住我的口味吗?」

少女:「啊……请原谅我……我再去重做一次。」

华尔兹:「唔……」

霍姆兹:「咯……老爸、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华尔兹:「霍姆兹,我已经退休了,格拉那达就交给你,从今天开始由你当领主。」

霍姆兹:「你、怎么可以这么自作主张!」

华尔兹:「拿去,这是我年轻时使用的剑和铠。都当格拉那达的领主了还只会用弓、会害我丢脸。士元,让霍姆兹穿上。」

士元:「这个好玩,你就乖乖的照老爸的话去做吧。」

霍姆兹:「住、住手、士元!我才不要啦!」

 

(霍姆兹转职)

华尔兹:「哦~、所谓的人要衣装就是这么回事啊。」

士元:「哟,还挺像样的嘛,霍姆兹。」

霍姆兹:「X的……」

华尔兹:「好了,可以走了,有你们在场真是气闷的不得了。」

少女:「提督,要我帮你槌背吗?」

华尔兹:「唔……麻烦你……」

 

■街道

霍姆兹:「X的……虽然从以前就觉得他是个乱七八糟的家伙,但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那个臭老头、给我记住!」

士元:「哎、不用那么生气啦。那是你老爸尽力对你表现父爱的方式吧。还是说你想来个久别重逢的大拥抱吗?」

霍姆兹:「胡说八道!那种心的事是人做的吗!」

士元:「你们父子俩很像喔,你老爸也是那样的吧。他还没有老到可以老实的面对被孩子救而开心的程度。而且啊,听市民说在席昂将军来之前的司令官是个很残酷的家伙,好像连女人小孩也会被抓去处刑。你老爸似乎拼着命活下来、救了好几百个那样的人。你老爸忍受着艰辛悲伤过日子,一个人寂寞的等待着你的归来。看到你成长后的模样,他是比任何人都更开心的那个人吧。所以才承认了你是他的后继者吧。至少你要明白这些喔。」

霍姆兹:「呜呜……老爸啊……是我不好……?、你以为我会天真到被你骗出这些话吗!你说过着艰辛悲伤的日子?一个人寂寞的等待着我?士元,你的眼睛是两个大洞吗?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只是把叫做领主的那个累赘硬推到我身上而已啦!」

士元:「哎、那也是有啦。有什么关系嘛,你老爸也还年轻。」

霍姆兹:「士元不知道吧,我的老爸啊,在全大陆都有女人。他到处制造小孩,我的兄弟姐妹八成有超过一百个喔。我怎么样也不会原谅那种随便的家伙!」

士元:「呼……话说回来阿特罗姆也挺像你老爸的呐。搞不好他就是你的兄弟也说不定吧。」

霍姆兹:「你以为事不关已是吧?嗯?……对了、那家伙……」

 

■领主之馆

阿特罗姆:「霍姆兹,你回来了啊!听我说、蕾奈姐她……」

蕾奈:「是霍姆兹大人吧……阿特罗姆受你照顾了的样子,真是多谢了。而且虽然说并不了解这场战争……」

霍姆兹:「啊,我知道我知道。那种麻烦的事就算了,反正你还活着就好了。对了修女,说起这个阿特罗姆的事啊,你到底是在哪 捡到他的,可以详细的告诉我吗?」

蕾奈:「是……是在距今11年前的亚尔索斯(アルソス)村……我和父亲一起在边境的村子治疗着病人,我想那时阿特罗姆大概是五岁左右吧,一个人被留在旅店中。据旅店的主人所说,是一个像是舞娘的女性把他带到那去、留下他离去的……阿特罗姆身染重病发着高烧。由于还有许多其它病人在等着,所以父亲先行离去。但我实在看不下去,就留在村中。大约照顾了他一个月才终于痊愈,就把他带回布拉得的教会去了。但阿特罗姆对于生病前的事什么也不记得了。之后这11年来,阿特罗姆和我就像姐弟一样的生活在一起。」

霍姆兹:「嗯就是说完全没有任何关于他亲人的线索了吗……」

蕾奈:「不,有一个。在他发高烧时说过的话……爸爸……亚尔斯(アルス)爸爸……」

霍姆兹:「够了!当我什么也没问过!」

蕾奈:「咦?……」

 

霍姆兹:「来谈另一件事吧,修女你拥有甚至被称之为破邪的神官的惊人力量吧。」

蕾奈:「是的,是这破邪之杖的力量……」

霍姆兹:「甚至还可以使人跳跃到远方。」

蕾奈:「是的,是这转送之杖的力量……」

霍姆兹:「嗯……看人不可看外表、这说法原来是真的啊。我知道了。我们也打算回莎利亚一趟,在途中就结伴而行吧。阿特罗姆也会开心的吧。」

蕾奈:「是,那就麻烦你了……」

 

霍姆兹:「哼、什么亚尔斯爸爸,真是笑死人了!」

士元:「你在弄什么别扭?不是华尔兹爸爸不就好了吗?」

霍姆兹:「呼,亚尔斯这个名字啊,是老爸钓女人时用的名字喔。」

士元:「嘿、是这样啊?不过亚尔斯不也是到处都有的名字吗,也有可能是别人吧。」

霍姆兹:「到处都有的没品味名字不正反映出了老爸的个性吗。你不觉得我的霍姆兹这个名字和阿特罗姆这个名字都怪怪的吗?什么叫适当啊,根本就连品味的渣渣都没有吧。」

士元:「我的士元这个名字也挺像你说的那样呐。」

霍姆兹:「那当然,因为是我老爸帮你取的名字。」

士元:「呃、是真的吗?」

霍姆兹:「哎,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啦,不过阿特罗姆也真是个可怜的家伙。暂时只好别管这件事了吧。要是知道亲生父亲是那种人,说不定他会从此对未来悲观到想要去死吧……嗯?话说回来怎么都没看到克莉西娜的人影呐,那家伙到哪去了?」

罗:「克莉西娜小姐刚才向街上的人借小船出去了,说是无论如何都想去伊路岛……」

霍姆兹:「克莉西娜要去伊路岛?士元、这是怎么回事?……」

士元:「呼……」

霍姆兹:「喂、士元、难不成……」

士元:「啊啊……复活之石不见了。八成是为了使过去的恋人复活、到莫斯之塔去了吧……」

霍姆兹:「啧……竟然自作主张!该死的克莉西娜,给我记住吧!被我找到的话、决不轻易放过你!」

 

士元:「对了霍姆兹,城市的人知道你回来了都很高兴,到外面去和他们说个几句话如何?」

霍姆兹:「要我到天台去演讲吗?少来了,一点也不合我好不好。」

士元:「有什么关系嘛。用自己的话去开讲的话大家也会高兴的。」

霍姆兹:「我知道了啦……既然士元都这么说了……」

霍姆兹:「……哎,就是这么回事。大家觉得辛苦了而我们也是很辛苦,要恨的话就去恨我老爸吧。」

(笑声)

霍姆兹:「总而言之帝国兵已经赶走了,接下来就随大家高兴吧。拜托了,身为长老的爷爷们……」

(笑声)

霍姆兹:「啊~啊,做不习惯的事真是有够累的。」

士元:「呼……哎呀,不是很好吗,大家都很开心嘛。」

 

少女:「那个……华尔兹提督要我把这葡萄酒转交给霍姆兹大人……」

士元:「哦~还有提督送来的心意,真是可喜可贺。」

霍姆兹:「我不要那种东西,快拿回去!」

少女:「可是……那样我会被骂的……」

士元:「好了、好了、放在那就走吧,告诉提督说霍姆兹开心到哭了。」

少女:「是,我知道了,谢谢你!」

霍姆兹:「喂、你……」

士元:「是个相当可爱的孩子不是吗,当你的母亲太可惜啦。」

霍姆兹:「混、混帐,谁是母亲啦!」

士元:「好了好了,今晚就用这酒来场久违的大热闹吧。」


■大厅

霍姆兹:「喂、加罗,你不高兴吗。」

加罗:「小主人,对我来说这的酒太过于高级了,完全都不会醉,没有更加辣得喷火的酒了吗?」

霍姆兹:「是吗?那边也有人光喝这样的酒就会喷火啦。喔、糟了、视线对上了!」

朱莉娅:「霍姆兹,你在说我的坏话吧,我听得很清楚喔。」

霍姆兹:「不,我不知道。对了,加罗你有说过什么吗?说是酒品差的女人很难对付什么的……」

加罗:「小、小主人、请不要这样啦……」

朱莉娅:「哼、反正都是你说的吧。加罗应该是不会说那种话的,对不对,加罗……」

加罗:「哎、哎……我……那种事……」

霍姆兹:「那就是说你喜欢酒品差的女人了吗?喂、说清楚一点,你喜欢吗!」

加罗:「也没有说特别喜欢……」

朱莉娅:「哎呀,是吗?」

加罗:「不、也没有说讨厌……」

士元:「喂喂、不可以欺负加罗喔。这家伙要是闹起来的话、连我都收拾不了。」

朱莉娅:「士元,你来得正好。你稍微说说霍姆兹吧。这个人一看到我的脸就说什么酒品差、一身血腥味,好过份……太过份了……我到底做过些什么嘛……」

士元:「不要在意,那是霍姆兹类似打招呼的话。他没有恶意,所以别当真了。」

朱莉娅:「可是……我……真的是一身血腥味……就算拼命洗也洗不掉,身体全泡在血中……我好怕……无法忍受了……哪……士元哥哥……我……该怎么办才好……」

霍姆兹:「喂喂、怎么哭出来了……会抱着胸撒娇可真不像是平时的你呐……酒醉了不是发飚就是哭,士元还真是有个麻烦的妹妹呐……」

士元:「别说那种话,这家伙也是一直硬撑过来的。以前是连虫都不敢杀一只的胆小鬼,我想那点一直到现在也是没变的。但是因为尤达一直念说索亚人不强就活不下去,她才拼命努力过来的。可是啊,在经年累月的战斗中使她的神经支离破碎的,不靠酒就会怕得忍受不住。」

霍姆兹:「是这样啊……对不起……我……有点太得寸进尺了。」

士元:「笨蛋、道什么歉,一点都不像是你。嗯?……朱莉娅睡着了的样子呐……这家伙真的是对酒一点都不行。让她睡一下吧……」

士元

朱莉娅

■夜晚·朱莉娅的房间

士元:「呼,真是给人添麻烦的家伙。睡着时是很可爱啦……哎,做个好梦吧,晚安。」

朱莉娅:「等等……士元……」

士元:「嗯?……你醒了啊?」

朱莉娅:「拜托你,再待在这一会……我讨厌一个人……在我睡着前留在这……」

 

▲分歧1:好啊,只有一会儿的话(いいぜ、すこしのあいだなら)

士元:「呼……你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呐。小时候也总是常常这样烦我。偷偷跑来我床上要我唱歌说故事,真是个超级任性的女孩子。」

朱莉娅:「……小时候我真的很怕。从村人口中听到过各种故事。听说大陆人如狂风吹袭般的狩猎着索亚人,连小孩子都被处以火刑,我怕得睡不着。爸爸总是不在家,连妈妈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我可以倚靠的人就只有士元了。所以总是想要留在士元身边。」

士元:「伊路村的男人要是不外出工作就无法养家活口,尤达也一样。因为那时他正以佣兵为生,难得才回村子一趟。」

朱莉娅:「士元,我的身上有血的味道吗?」

士元:「哈哈哈,你还把霍姆兹的话当真啊?那是他的玩笑,别放在心上。」

朱莉娅:「真的?……即使如此……」

士元:「别做那种事!」

朱莉娅:「……士元……」

士元:「安静的睡吧!我会陪着你到早上的!」

朱莉娅:「嗯……」

 

▲分歧2:别说傻话,又不是小孩子了 (バカをいうな、こどもじゃあるまいし)

朱莉娅:「我知道了……算了……你走吧……」


■全体地图

霍姆兹:「阿尔卡那沙漠有沙暴,在沙暴平息之前只好找个地方去消磨时间了。」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