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14(20)

关于霍姆兹与司祭劳的对话

……在MAP27之前,从威尔特王宫到伊斯拉岛劳司祭跟着霍姆兹走时、有一段交待TS世界观的对话。但因为蛮长的所以独立出来^^、而且内容有点无聊,所以学习某狗仔手法用比较耸动的标题引人进来(死)……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霍姆兹队的行动

*有些对话是和24章开始前的流南队交错进行的,把它们分开主要是为了阅读的流畅。(alvin)

■萨利亚村

霍姆兹:「卡特莉,我们要走了喔。」

卡特莉:「嗯……」

霍姆兹:「你是想和父母留在这的吧。」

卡特莉:「对不起……」

霍姆兹:「为何要道歉?我又没在生气。好不容易才和作梦也会梦到的父母见到面,想要留在他们身边是当然的吧。」

卡特莉:「就算我不在霍姆兹也无所谓吗?」

霍姆兹:「也没什么好困扰的啊。就算没有你。」

卡特莉:「其实……如果霍姆兹说无论如何都……」

 

士元:「喂霍姆兹,你在干嘛啊。」

霍姆兹:「啊啊、对不起。那卡特莉,我们走罗。你也要保重喔。」

卡特莉:「霍姆兹……」


★分歧1:第二次合流之前士元没战死的状况

士元:「霍姆兹,寂寞吧。」

霍姆兹:「不要逗我笑,我为什么会!」

士元:「呼……别逞强啊。」

霍姆兹:「别胡扯了!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你找我有事吗?」

士元:「卡特莉也不在了,今后就由我来当你聊天的对象吧。因为我看不惯你那一副寂寞的样子嘛。」

霍姆兹:「哼,多谢你的鸡婆。随便你高兴怎么做,反正与我无关!」

士元:「呼,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对了、霍姆兹,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霍姆兹:「我要回格拉那达一趟。从塞内海强行东渡。」

士元:「那边的海域现在也还在帝国军的支配下,与他们作战你会有胜算吗?」

霍姆兹:「那种事没试过怎么会知道。」

士元:「呼……和你搞在一起的家伙不管有多少条命都会不够用啊。」

霍姆兹

士元

希拉

(Sherra=希拉)

★分歧2:第二次合流之前士元已经战死的状况

士元:「霍姆兹,寂寞吧。」

霍姆兹:「士元!?……你……还活着吗?」

士元:「呼,本人才没那么容易被宰好吗。」

霍姆兹:「是、是吗……因为你突然消失了,所以还以为是被杀了,真是个好狗运的家伙……那、找我有事吗?」

士元:「卡特莉也不在了,今后就由我来当你聊天的对象吧。因为我看不惯你那一副寂寞的样子嘛。」

霍姆兹:「哼,多谢你的鸡婆。随便你高兴怎么做,反正与我无关!」

士元:「呼,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那,相对的我也有一件事要拜托你,让这家伙成为同伴吧。」

希拉:「……」

霍姆兹:「嗯……无所谓,随便你。」

士元:「这家伙叫希拉。是以前的同伴,但为了救我的命而背叛加赛尔教团。除了我之外也没人可依靠了,哎、就没办法啦……」

霍姆兹:「呼,解释什么嘛。不管是魔女还是鹰女(ハーピィ),只要是你的女人,我就不会拒绝的。但是要小心其他的女人喔,因为你这副尊容还挺受欢迎的,说不定会在睡着时被割下人头呐。」

士元:「哼,随你胡说八道吧!」

霍姆兹:「哈哈哈……希拉,我们就是这样的朋友,是士元的话就用不着客气。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希拉:「嗯……谢谢你,霍姆兹……」

士元:「那,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霍姆兹:「我要回格拉那达一趟。从塞内海强行东渡。」

士元:「那边的海域现在也还在帝国军的支配下,与他们作战你会有胜算吗?」

霍姆兹:「那种事没试过怎么会知道。」

士元:「呼……和你搞在一起的家伙不管有多少条命都会不够用啊。」


霍姆兹

卡特莉

■萨利亚古城

卡特莉:「呼、呼、呼……霍姆兹、等等!」

霍姆兹:「你、搞什么啊,该不会是一个人追来的吧?」

卡特莉:「……」

霍姆兹:「混帐!为什么你每次每次都是这么的自做主张!非要我揍你才会懂吗!!」

卡特莉:「呀!」

士元:「收手吧霍姆兹,至少听听她怎么说。」

霍姆兹:「……那、你有什么事?」

卡特莉:「想把这个……给霍姆兹……」

霍姆兹:「嗯?……喂、这不是萨利亚的手环吗!把这种东西给我又能怎么样?」

卡特莉:「我……其实是不想和大家分开的。可是父亲和母亲都因为漫长的牢狱生活而非常衰弱,所以希望我至少在他们恢复健康前能留在他们身边……」

霍姆兹:「那种事我知道。但是那件事和你珍视的那个手环有什么关系?」

卡特莉:「这手环是我的一切……是从小就载在我身上唯一的宝物……所以霍姆兹、希望这手环能代替我让你带着一起走,希望你能收着它。」

霍姆兹:「喂……这种蠢毙了的事……」

卡特莉:「拜托你霍姆兹,要是不这样做,总觉得我们就会再也见不到面了,我、不安的不得了……」

霍姆兹:「可是这东西离手的话,你就保护不了自己了喔。要是你发生了什么事的话要怎么办!」

卡特莉:「我相信霍姆兹……相信你对我说过的话!」

霍姆兹:「啊……」

士元:「她哭着跑走了。那~由我送卡特莉回村子去吧。但是霍姆兹啊,你也还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呐……」(得到萨利亚之腕轮)


■布拉得的祝贺会

长老:「莱昂大公,您终于回来了。萨利亚王国的再兴、两位陛下以及公主的平安无事,令布拉得的市民一起衷心庆贺。我们已在领主馆准备好祝贺会为大家洗尘,虽不足挂齿,但请各位一起莅临一趟吧。」

莱昂哈特:「那真是谢了,大家也正好都累了,我们很乐意接受长老的好意。」

长老:「那么我来带路,请这边走……」

霍姆兹:「~这可真是豪华啊,酒好喝食物也棒,接着要是再有一些好女人就无话可说了……」

朱莉娅:「哎呀,什么话嘛,对我们有不满吗?」

霍姆兹:「啊啊,是不满啊,你们一身血腥味的当然不行。」

朱莉娅:「!……」

霍姆兹:「喂、喂……」

士元:「霍姆兹,你不知道吗?这家伙的酒品很差,现在不要惹她比较好喔。」

霍姆兹:「啧……」

克莉西娜:「霍姆兹所谓的“好女人”指的是像卡特莉那样的小女孩吧。呼呼……霍姆兹这个人啊,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是这么的可爱……霍姆兹……成熟的女人也是很棒的哟……要我当你的对象吗?」

霍姆兹:「等、等等……我可不喜欢喝醉的女人!不要靠近我!」

克莉西娜:「脸红个什么劲嘛,霍姆兹真的是只会出一张嘴说而已……」

艾丽西娅:「霍姆兹是笨蛋啦,每次都只会用话刺激别人……完全不了解女人心的大笨蛋啦……」

霍姆兹:「喂喂、艾丽西娅,连你都喝醉了吗?」

艾丽西娅:「让卡特莉孤单一个人不觉得很可怜吗?那孩子其实是……」

萨姆森:「好了好了,有什么关系,今天是不拘俗礼的宴会,来大喝大闹一场吧。哇哈哈!」

霍姆兹:「话说回来了,都没看到赛诺和悠妮的人影呐……」

士元:「哎,他们也有他们的事啊,别去管他们了。」

悠妮

赛诺

悠妮:「赛诺,你在这啊?都没看到你的人让我担心了一下。回大家那去吧。」

赛诺:「嗯……」

悠妮:「赛诺……」

赛诺:「?……」

悠妮:「卡特莉不在了很寂寞吧。」

赛诺:「……」

悠妮:「那么为什么不老实说出来呢?为什么要把她留在萨利亚呢?」

赛诺:「可是卡特莉是……我不能说……」

悠妮:「赛诺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赛诺:「悠妮?……」

士元

希拉

士元:「希拉,怎么了,在大家在的地方开心不起来吗?」

希拉:「总觉得像是走错了地方……对我来说大家的笑脸太过于眩目了。」

士元:「呼……也许的确是如此吧。当我还是个加赛尔的佣兵时,连作梦也没想到我会有这一天。那时满脑子只相信着索亚人的未来,只知道向加赛尔神祈祷……」

希拉:「是啊……」

士元:「我在15岁之前是在尤达身边长大的,对索亚人的苦一无所知。也只是一时兴起想说父母亲都在加赛尔教国、就离开了伊路(イル)岛。但是在加赛尔看到索亚人悲惨的现实改变了我的想法。在各王国中,无罪的人们只要说是索亚人就会被逮捕处刑,我为了想救出那样的人们才成为索亚的战士。」

希拉:「“索亚的魔剑士”对我们被囚禁起来的索亚人来说,就等于是神一般的存在。是你把我从火刑台上救下来的。所以我把一切都献给你。对失去了亲人的我来说,你是我唯一的希望。虽说如此、我却怎么想也想不到你居然会背叛教皇逃亡……」

士元:「是啊,在我找你要你跟我一起逃时,你口口声声骂我叛徒,怎么也听不进我的话……」

希拉:「那时我已经被洗脑成加赛尔的魔女,不能够违逆教皇的话。可是你不在了以后,我一直在思考着……你说过的吧,现在的世道是错误的……但是教皇的做法更加大错特错。我要用自己的方法来解放索亚人……」

士元:「啊啊,现在我也还是这样想的……」

希拉:「所以我才再一次的试着在你身上下赌注。我也想试着和你一起努力看看……」

士元:「我老爸似乎是对被古严利用的事有怨言而被杀了。古严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解放索亚人,我就是了解到这点才会离开加赛尔回伊路岛。」

希拉:「士元,我不会再次猜疑你了,天涯海角都会和你一起走。所以、原谅我……」

莉莉娅

阿特罗姆

莉莉娅:「勇者的~灼热胸膛~少女~把脸埋在其中~永远的爱~啦~啦~啦~」

阿特罗姆:「……」

莉莉娅:「站在约定的~山冈上~勇者的手中~有神圣尤特娜的~光之剑~啦~啦~啦~」

阿特罗姆:「……」

莉莉娅:「呼~有点累了呢。阿特罗姆,你有在听吗?」

阿特罗姆:「嗯……」

莉莉娅:「啊咧~阿特罗姆,你在哭喔?是被我的歌感动的吗?」

阿特罗姆:「笨、笨蛋、谁在哭啊!那种烂歌哪能让人哭得出来啊!」

(脚步声、阿特罗姆离开)

莉莉娅:「我唱得很烂吗……可是、真有点不爽……~~……我绝对不要再让阿特罗姆听了……」


霍姆兹:「喂、普拉姆,场面差不多要冷下来了,在这跳个舞好吗?」

普拉姆:「呃、可是……」

霍姆兹:「有什么关系嘛,又不会少什么。来,大家都在等喔。」

普拉姆:「嗯……那……」

普拉姆

莱昂哈特

(普拉姆的魁惑之舞!!)

巴茨:「呜呜……普拉姆啊、拜托你,不要在大家的面前跳舞了!」

莉莉娅:「哇~普拉姆好厉害喔~我也得加油才行。」

加劳:「咕噜……」

巴德:「真棒哪……可以也教我吗……」

萨姆森:「哼、还不过是个孩子嘛。霍姆兹这家伙该不会其实是个危险的家伙吧?」

艾丽西娅:「……」

朱莉娅:「士元大笨蛋!为什么就是不懂呢!酒~再拿酒来!」

萨莎:「普拉姆、好可爱!舞娘也不错呢……」

童话:「嘿嘿嘿……」

卢卡:「普拉姆……好美……」

阿基斯:「喔~喔~真棒耶,再跳。」

芙劳:「男人们感觉真讨厌呢,我要到外面去了!」

克莉西娜:「呼呼……真可爱呢……」

莱昂哈特:「……」

霍姆兹:「怎么了,莱昂大公?看普拉姆的舞看呆了吗?」

莱昂哈特:「霍姆兹先生,那女孩是从哪来的?」

霍姆兹:「说是威尔特岛的托拉斯村吧。详情我也不太清楚……」

莱昂哈特:「……」

 

■领主之馆·夜晚的中庭(普拉姆持有兰之手镜的场合)

莱昂哈特:「舞过之后的夜风吹着很舒服吗?」
普拉姆:「哎?您……您是?」
莱昂哈特:「塞尔巴的太守莱昂哈特,这名字应该有听说过吧。」
普拉姆:「是,是的!当然!可是为什么对我这种。。。。?」
莱昂哈特:「你的舞蹈,是从谁那里学的?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么。」
普拉姆:「好的。我的舞蹈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听说妈妈以前也在这个布拉得当过舞娘。」

莱昂哈特:「在这条街上当过舞娘。。。?可以告诉我你母亲的名字么?」
普拉姆:「妈妈的名字是兰,可是已经去世了。。。这面手镜是妈妈的遗物。」
莱昂哈特:「果然。。。如此么。。。」
普拉姆:「哎?。。。」
莱昂哈特:「兰是我的妻子。。。这面手镜就是我送给她的礼物。」
普拉姆:「哎。。。?哎。。。?」
莱昂哈特:「15年前我为了与阿哈布大公作战出征萨利亚古城,而兰则和下人们一起留在了家里,因为当时她已怀上了我的骨肉。可是当我从战场归来时,看到的是被盗贼们掠夺一空的房子,兰也不见了。据下人们说是被当佣兵的男人强行掠去了。。。我拼命的寻找过。这几年来拼命的寻找。。。」
普拉姆:「啊。。。。」
莱昂哈特:「普拉姆,告诉我,兰为什么没有回来,既然活着的话为什么没有传给过我一丝消息,难道兰背弃我了么?」
普拉姆:「不是的!妈妈一直对你的事情。。。。一直爱着父亲大人的!求求您,请相信妈妈吧!」
莱昂哈特:「普拉姆愿意承认我是你的父亲么?」
普拉姆:「是,是的。当然!」
莱昂哈特:「这样就好。。。有你这句话就好。。。普拉姆。你能来到这里真好。。。」
普拉姆:「莱昂大公。。。父亲。。。」
 

 

■领主之馆·大厅

霍姆兹:「肚子好涨,也差不多该出发了吧……喂,各位,别忘了向这的居民们道谢喔。」

士元:「你在说你自己吧。你对长老道过谢了吗?」

霍姆兹:「喔,对喔。长老,给你添麻烦了,谢谢。」

长老:「不、没什么没什么,这一点算不了什么,欢迎随时再来。」

霍姆兹:「啊啊,也代我向布拉得的人们问好。那、再见了……」


■欧克斯市·剧场

★队中有悠妮、赛诺的场合

悠妮:「啊~啊……已经完全被讨厌了……咦?……这是哪里啊?跑到奇怪的地方来了……」

???:「小小姐,迷路了啊……」

悠妮:「哇、吓我一跳!大叔是谁啊!」

???:「我吗?我是住在这一带的普通市民啦。不是可疑人物,放心吧。」

悠妮:「嗯……是嘛……」

???:「对了,小小姐,你渴不渴啊?正好我这有牛奶,方便的话去喝一杯吧?」

 

A=讨厌牛奶(ミルクはきらいです)

B=那就不客气了(ありがたくいただきます)

 

悠妮喝下牛奶的场合

悠妮:「真的!?嗯,正好喉咙很干呢!拿来吧、大叔!」

???:「来,请用,不用客气、尽量的喝吧……」

赛诺:「霍姆兹,有看到悠妮吗?从一大清早就没看见她的人。」

霍姆兹:「不知道,反正八成又在哪翻垃圾箱找吃的吧?要是那么担心的话就在她脖子上挂个铃铛吧。」

赛诺:「霍姆兹不担心她吗?悠妮可是女孩子耶!」

霍姆兹:「嘿、是这样吗?」

赛诺:「够了!不拜托霍姆兹了!我一个人去找她!」

霍姆兹:「赛诺那家伙干什么一下子正经八百的?……」

???:「那小鬼虽然是个外行,但筋肉不错……好好训练之后就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舞娘了……」

赛诺:「请问……有点事想请教,有没有一个14岁左右的黑脸女孩到这来呢┅┅」

???:「嗯?……不知道啦,没有那样的女孩子来耶……」

赛诺:「咦?……那衣服……确实是悠妮的……」

???:「喂,不要随便盯着乱看!这不是小鬼来的地方,快回去,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啦!」

赛诺:「悠妮在哪?就是穿着 这衣服的女孩子!」

???:「不、不知道!(殴打声)不、不要用暴力!(再打)来、来人、救命!(继续打)呃啊……(打!)」

赛诺:「悠妮……你在这啊……太好了……」

悠妮:「呼啊……啊~、睡得好舒服……啊咧……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啊?赛诺?……怎么了……」

赛诺:「不、没什么,回去吧,悠妮……这个……」

悠妮:「嗯……咦?……啊咧?……我怎么会这副模样!?呀!不要看啦、笨蛋!」

赛诺:「啊……所以说这衣服……啊……」

悠妮:「够了、到那边去!」

 

霍姆兹:「喂、赛诺,你对悠妮做了什么吗?」

赛诺:「咦?……」

霍姆兹:「那家伙回来以后就一直哭,说什么最讨厌赛诺了。」

赛诺:「……」

霍姆兹:「我也不是不了解你的心情,不过凡事都有个先后次序。何况那家伙还只是个孩子,你应该更温柔一点……」

赛诺:「请不要胡说八道!开玩笑也有分可以开的和不可以开的吧!」

霍姆兹:「喂、赛诺……」

 

士元:「霍姆兹,刚才是你不好喔。」

霍姆兹:「啊啊……是我不好。本来也没打算开玩笑的,但不知不觉就把平时的习惯……等一下去向赛诺道歉吧。不过他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士元:「啊啊,我听悠妮和赛诺说过了。哎、只是不值一提的小误会,也已经对悠妮解释过了,没什么好担心的啦。」

霍姆兹:「是吗……那就好了……」

 

赛诺:「悠妮,对不起……我……」

悠妮:「那个……赛诺……我、似乎是我一个人搞错了……赛诺……你是去救我的吧,可是我却……对不起……」

赛诺:「没关系的、那种事……悠妮能活活泼泼的就好了……」

悠妮:「嗯……我、真丢脸……真的是……对不起……」

 

悠妮拒绝牛奶的场合

悠妮:「我讨厌牛奶,再见了,大叔。我要回大家那去了。」

???:「啧……感觉挺敏锐的小丫头……这么一来就只好去找其它的肥羊了……」

★拒绝后、队中有莉莉娅、阿特罗姆的场合

莉莉娅:「啦~啦~啦~」

???:「喔、才刚说完就有另一型的女孩来了。呼……这家伙可以用话拐的样子,不必要用骗的呐……小小姐、小小姐,怎么啦?迷路了吗……」

莉莉娅:「呃~叫我吗……大叔你是谁啊?」

???:「我吗?我是住在这一带的普通市民啦。不是可疑人物,放心吧。」

莉莉娅:「太好啦……我正在为迷路伤脑筋呢。」

???:「嗯嗯……我就知道。对了,小小姐看来很会唱歌的样子呢。大叔刚才听到了喔。」

莉莉娅:「呃~真的吗?」

???:「嗯,要是唱得像小小姐这样好的话,说不定可以成为声动大陆的大明星喔。可以的话要不要在我的剧场中唱唱看呢?」

莉莉娅:「大明星?……我可以成为大明星?……」

???:「是啊,穿上这件漂亮的衣服一边唱歌一边跳舞吧,我想一定会有许多观众迷上小小姐的歌吧……」

莉莉娅:「好!我做!我会拼命努力的!」

 

阿特罗姆:「霍姆兹,有看到莉莉娅吗?从一大清早就没看见她的人。」

霍姆兹:「不知道,反正八成又在哪啦~啦~啦~的吧。那家伙一定是有哪少根筋,光在旁边都会有点受不了。」

阿特罗姆:「莉莉娅是个坦率的女孩,只是有些不通世事而已。」

霍姆兹:「那你就好好的看着她吧。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飘啊飘的飞走了。」

阿特罗姆:「那种事我清楚的很!莉莉娅是司祭交给我照顾的,我不会借助霍姆兹的帮助的!」

霍姆兹:「阿特罗姆那家伙干什么一下子正经八百的?……」

???:「……虽然不是原本抓的小鬼、但也不坏呐,好好训练之后就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舞娘啦……啦~啦~啦~……嗯?……」

阿特罗姆:「对不起,我正在找人,有没有一个大概14岁左右有点怪怪的少女来这呢?」

???:「嗯?……不知道啦,没有那样的女孩子来耶……啦~啦~啦~」

阿特罗姆:「咦?……那歌是……确实是莉莉娅的……」

???:「嗯?……糟、糟了……!喂、喂!这不是小鬼来的地方,快回去,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啦!」

阿特罗姆:「喂,莉莉娅在哪?就是唱那个歌的女孩子!」

???:「不、不知道!(殴打声)不、不要用暴力!(再打)来、来人、救命!(继续打)呃啊……(打!)」

阿特罗姆:「莉莉娅……你在这啊……太好了……」

莉莉娅:「啊咧、阿特罗姆,怎么了?……」

阿特罗姆:「你还问怎么了?我是来救你的不是吗!」

莉莉娅:「救?谁啊?……咦?……我?……为什么?……」

阿特罗姆:「你还不懂吗?那个男人骗了莉莉娅,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吧。」

莉莉娅:「可是这衣服说是大明星的衣服啊,看、很漂亮吧?看看看、来看,这么的……」

阿特罗姆:「呜……够了,换回自己的衣服吧!」

莉莉娅:「咦~不行吗……还以为穿上这洋装唱歌的话一定可以成为很棒的歌手的说,为什么不行嘛~……」

阿特罗姆:「别哭!好了,总之回去了!不听我的话就带你回教会喔!」

莉莉娅:「讨厌……有够独裁……我知道了啦,换就换,你等一下。」

阿特罗姆:「莉莉娅!你在做什么啊!!」

莉莉娅:「咦?……所以在换衣服啊,明明是阿特罗姆叫我换衣服的说。」

阿特罗姆:「等我出去以后再换啦!真是、你在想什么啊!」

莉莉娅:「怪了……阿特罗姆……变得好红,简直就像煮熟的章鱼一样……」

 

霍姆兹:「喂、阿特罗姆,和莉莉娅之间发生过什么好事吗?那家伙乐的不得了的样子喔。」

阿特罗姆:「呃?……我怎么会知道那种事!莉莉娅的活泼和平时是一样的吧。」

霍姆兹:「嗯……总觉得怪怪的呐……哎、算了。你们小孩子自己去乐吧。」

士元:「霍姆兹,你是在嫉妒吗?我知道卡特莉不在你很寂寞,不过因此就去欺负年轻人可不太好喔。」

霍姆兹:「胡、胡说八道!我干嘛要……我……是在嫉妒吗?……」

(莉莉娅的称号变为ゆめみる神官、汉字是梦见神官)


男子汉与司祭大人、爱的逃避行(爆)

■马尔王宫

霍姆兹:「罗司祭,是我,霍姆兹。」

劳:「霍姆兹先生!?你来了啊。那、卡特莉……」

霍姆兹:「啊啊、卡特莉的事啊……其实是……」

劳:「……、……、这样啊……那就好……我也可以放心了。」

霍姆兹:「还有卡特莉有话托我转告你,她说希望罗司祭一定要来萨利亚一趟。国王夫妇也想向你致谢。」

劳:「是吗……不,有那份心意就足够了。」

霍姆兹:「你不打算走一趟吗?卡特莉会伤心的喔……」

劳:「总有一天会去打声招呼的,但还是不要马上去吧。在卡特莉熟悉父母、成为名副其实的亲子前,我不在会比较好……」

霍姆兹:「这样啊……说的也是……你真了不起,和我老爸那种人完全不一样。」

劳:「……霍姆兹先生、我的身体也已经康复了,我也可以和你们一起旅行吗?虽然无法战斗,但至少可当你商量事情的对象吧。」

霍姆兹:「当然好。罗司祭的博学多闻可以对我有所助益,我就不客气的多多请教你了。」

劳:「没问题。请多多指教。」

 

■马尔港

霍姆兹:「罗司祭,我不了解的事还有很多,可以更详细一点的告诉我这大陆的相关历史吗?」

劳:「好啊。虽然我自己也分不太出来哪些部份是神话、哪些部份是历史,但基本上我觉得是事实的部份就全告诉你吧。在距今一千年以上的过去时,从东方的优古多(ユグド)大陆有一小部份移民渡海来到这块大陆。他们沿着莉维河进行殖民,建立了利贝利亚(リベリア)、瑟姆赛利亚(ゼムセリア)、诺尔瑟利亚(ノルゼリア)、拉赛利亚(ラゼリア)四个有力的都市国家。再过了百年后,这四个小国被统合在一起,以莉维河畔为领土、成立了莉维共和国。」、

注:圣战之系谱故事发生的大陆名为ユグドラル。

霍姆兹:「啊啊,就是现在的莉维王国的原形吧。」

劳:「是的。然后、使得居住在北部山岳地带的原住民族、索亚人对于他们外来者的势力扩大而抱有危机感。他们原本是纯朴的游牧民族,但由于信仰着名为加赛尔(ガーゼル)的原始性破坏神、使得他们对异文化拥有极度的攻击性。他们一有事就去攻击优古多人的集落,尽可能的略夺与破坏殆尽。」

霍姆兹:「嗯,加赛尔教原来是索亚人的土著宗教啊……」

劳:「加赛尔神是会用炼狱之炎烧尽异教徒与胆怯者,只允许被选中的人民“索亚人”活存的选民思想的神。大神官迪亚波利斯特(デアボリスト=diabolist)会以指导者的身份在部族中进行教育与活人献祭的仪式。」

霍姆兹:「……你说活人献祭的仪式……」

劳:「成为莉维共和国执政官的德诺亚斯(デノアス)开始进行讨伐索亚人,仅花了五年多的时间就压制了索亚的诸部族。他毫不留情的屠戮反抗者,被索亚人视之为恶魔的化身而恐惧着。」

霍姆兹:「嗯……」

劳:「被逼到北方沼地的索亚人们,被夺回祖国与复仇的念头驱动着。身为部族年轻首领的卡尔巴尚(カルバザン)试着侵入古代加赛尔的神殿,在造成重大的牺牲同时、也成功的得到了邪神之力。然后卡尔巴尚变身成巨大的龙,开始向优古多人反击。」

霍姆兹:「巨大的龙?……是指被说是邪神原本姿态的暗黑龙的事吗……」

劳:「是的,成为为邪神的卡尔巴尚进击到莉维领内,仅用了一年多就使共和国灭亡。将大陆据为己有的卡尔巴尚建立了以自己为神的绝对专制国家,在之后长达一百年的岁月中以索亚帝国的邪神皇帝之身君临天下。」

霍姆兹:「啊啊……就是被称之为“利贝利亚(リーベリア)的暗黑时代”的邪神帝国的时代吧……那、灭亡了那个帝国解放人民的就是英雄卡流恩(カーリュオン)与女神尤特娜(ユトナ)了。」

利贝利亚(此处为リーベリア、非リベリア)

劳:「是的……身为叛乱奴隶的年轻领袖卡流恩为了拯救人民而一直艰苦的奋战着。据说是大地母神米拉多娜(ミラドナ)女儿的尤特娜爱上了那位卡流恩。她与卡流恩一起奋战了三年多之后就消灭了邪神帝国。水之圣龙·缪斯(ミュース)、风之圣龙·拉奇斯(ラキス)、炎之圣龙·纽隆(ネウロン)、土之圣龙·古拉尼昂(クラニオン),四圣龙都是尤特娜神的使者,为了守护人类而生出之物。此外女神授与卡流恩的圣剑则以绝大的力量著称,连号称不死的暗黑龙也葬送在它的一击之下。」

霍姆兹:「就是世人所言的「尤特娜圣剑」神剑卡流恩吧……然后就是四圣王国的诞生了吧,但我有点累了,接下来的就以后再说吧……」

 

■塞内海·西

霍姆兹:「罗司祭,那暗黑帝国消灭后,卡流恩与尤特娜有结婚吧。在神话中是说尤特娜转生为人类之女、成为卡流恩的皇后,但实际上是如何呢?」

劳:「索亚帝国崩坏后,莉维共和国再兴,卡流恩在元老院与民众的支持下成为皇帝。他的皇后是尤特娜的事是历史上的事实。卡流恩皇帝和尤特娜皇后建立了日后的神圣莉维王国、又被称之为莉维大地(リーヴェラント),支配范围遍及全大陆的大帝国。卡流恩皇帝在位的四十年中,宣扬着平等、博爱,在大陆全土施行德政,帝国以空前的繁荣而自豪。然后皇帝在贡献了一切之后、他六十余年的生涯也就此闭幕。尤特娜皇后让四个年幼女儿当四神殿的巫女,自己再次与尘世断绝关系,隐居到西耶洛(シエロ)山的地下神殿中。之后、元老们遵从皇帝的遗言,废除帝政,回归共和。但是皇帝之死使得一直以来被压抑着的人类野心与欲望被解放出来。元老与贵族们展开了政治斗争,在争执的最后分别抬出四神殿巫女的名义分裂成四个国家。在四圣王国诞生故事的神话传说背面,其实是充满了人类愚行的简慢之物。」

霍姆兹:「呼呼,所谓的现实就是这么一回事啊……」

劳:「莉维、迦南、萨利亚、蕾达……这些冠上了四位皇女之名的国家,以前被称之为神殿王国,现在则叫做圣王国。由于继承了神君卡流恩与女神尤特娜的血缘而受到大陆上人们的崇拜。不用说、卡特莉就是其直系的巫女。在神殿王国的时代,是由巫女直系后代的神官家身兼俗世统治者的神政国家。后来则提倡分成为支配俗世的王家与进行祭事的神官家。不用说两家系之间也是一直有在进行反覆的通婚。除了刚开始一小段时间之外,四王国是协调的共同君临着大陆。但是大概从百年前开始,蕾达与萨利亚之间为了领土的问题而发生了对立。两国进入全面战争的状态是距今47年前的事。泥沼化的战争持续了七年。见到情势不利的蕾达王打破了古老的戒律,唤出了蕾达的守护圣龙古拉尼昂……」

霍姆兹:「蕾达、萨利亚的七年战争与魔龙古拉尼昂吗……那些事说来话长的样子哪,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伊斯拉岛

霍姆兹:「那、蕾达王唤出 古拉尼昂攻击萨利亚王国就是40年前的事了?」

劳:「是的,拥有绝大力量的圣龙 古拉尼昂在破坏了萨利亚王国之后也没有停止,最后连蕾达王国也被它赶至绝境。」

霍姆兹:「……也有传闻说 古拉尼昂是随教皇的意思而行动。真相又是如何呢?」

劳:「老师们也在思考着教皇与 古拉尼昂之间有什么关系,但真相至今未明。」

霍姆兹:「 古拉尼昂是蕾达的守护圣龙吧?那是应该就是由土之神官家的女儿、甚至是蕾达王家的公主、以圣龙的巫女之身所生出的龙。」

劳:「在40年前,蕾达王家的公主就下落不明了。说是名字叫缇塔(ティータ),当时是个15岁的聪明美丽的公主。」

霍姆兹:「嗯,也就是说呢,那位缇塔公主成为了 古拉尼昂,一直作乱到现在吗?这么说来、那个女孩……缇娅公主应该也是蕾达的末裔……嗯……越来越教人搞不懂了……」

劳:「我以前曾经听艾森老师说过,古严寇斯似乎原本也是土之神官家的一族族人。在十几岁时师事于大贤者莫斯(モース),是与艾森老师他们同样被算入大陆四贤者之一的优秀年轻人。」

霍姆兹:「那可真是件令人意外的事……那他为什么会成为加赛尔王国的教皇?」

劳:「蕾达灭亡后,在索亚之谷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其主谋就是古严寇斯。他率领着被压抑的索亚人们占据土之神殿,在蕾达旧领北部建立了加赛尔教国。之后接二连三的占领蕾达旧领与索亚地方的诸都市,形成了今天的加赛尔教国。」

霍姆兹:「索亚之谷似乎是索亚人的流刑地,这样不就怪了吗?迦南王国的人是索亚人的子孙,就连卡流恩也是迦南人。根本就没有因为是索亚人就要遭到差别待遇的道理啊。」

劳:「存在于这大陆上的民族大致可分为五种。其一是以优古多人为祖先的莉维人。其二是以山岳索亚人为祖先的迦南人。其三是以草原及森林居民为祖先的萨利亚人。其四是混有以上三血统的蕾达人。威尔特之民以人种来说也是和蕾达人相同的混血种。这四民族之间的共同点是同样信仰着至高神尤特娜。虽然是有程度上的差别,但经由血统的融合,在民族性上可以说是没什么分别的。在语言、文化的关联上也几乎没有不同。但是第五个民族……古索亚人是没有杂入其它血缘的纯种索亚人。他们是在索亚王国灭亡、邪神消灭之后也继续顽固的信奉着加赛尔,拒绝与他族融合,梦想着邪神降临的人们。」

 

霍姆兹:「这么说来士元也说过他的父母是古索亚人什么的……罗司祭,他们为何不能舍弃邪神呢?」

劳:「原因在他们悲惨的历史中。他们古索亚人仅为了祖先是暗黑帝国的臣民这理由、就几百年来却被隔离在索亚之谷和伊路岛的流刑地、被奴役着。可以说他们会祈求加赛尔神的救赎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霍姆兹:「嗯?……这么说伊路岛也是索亚人的流刑地吗?」

劳:「是的……在35年前伊路岛起兵时,伊路岛的虏囚们也推举了名为尤达的剑士当首领起兵。莉维曾多次对他们送出讨伐队,但一一败于尤达的剑士队手下。接着终于拉赛利亚的古拉穆德将军与格拉那达的海盗提督华尔兹出马远征伊路岛。就算是尤达也终于在两位将军之前毫无余地的败北。两位将军保护以尤达为首的索亚人,逼国王解放他们。」

霍姆兹:「原来如此……是老爸他们干得出来的事。所以他们三人从此就成为好朋友了吗……但是我还有一件不明白的事。据说古之大贤者莫斯所居住的五层之塔位于伊路岛深处,可是为何那种东西会在索亚人的流刑地呢?」

劳:「莫斯之塔原本是监狱,但是因为太过于悲惨,使得大贤者莫斯到那去救助,然后就那样住了下来的样子。莉维的官员也不能对莫斯大人动手,就在放着不管它时,经由来自各地的巡礼和修行僧的造访,就被称之为莫斯之塔了……」

霍姆兹:「嗯……原来如此啊……可是莫斯又是什么人?听说他从神话时代就活着了,那该不会是真的吧?」

劳:「我也不知道。为了确认真实,就只有去莫斯之塔、实际去见他看看才行吧……」


第27章 海狮子Seelion

霍姆兹

俾斯麦

(ビスマルク=Bismarck)

■塞内海·东

士元:「霍姆兹,帝国海军出动了耶。」

霍姆兹:「哼,不幸的家伙们才会在这塞内海堵到我们海狮子。士元,是发挥格拉那达私掠舰队本领的时候了。我们去接收他们船上的货物吧!」

 

俾斯麦:「该死的海盗……大家不要胆怯!不可被他们抢走我们的货物!」

 

☆俾斯麦·交手:「这艘船上的所有货物都是迦南国民寄放在这的,用我的性命做交换也要守住!」

★俾斯麦·战死:「呜……迦南啊……将永存……」

 

(过版后)

霍姆兹:「好,所有的货物都接收过来了。各位,撤退吧!」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