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18

越来越觉得弓女神拉凯尔真可怜……

在爱情方面的不如意……

被某天真王女骗(?)来打并不想打的仗……

还要被用这种方式来试炼她不杀人的信念……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第26章 幽灵作战

流南 瑞虔海玛 齐格

■拉赛利亚

欧根:「这、这到底是!?流南大人、街上没有敌人在!」

流南:「怎么可能!欧根,这是怎么回事?」

欧根:「总之先去向市民打探一下情报吧,无论如何都不可掉以轻心!」

 

瑞虔海玛:「哇哈哈哈哈,该死的流南慌了手脚啦。」

齐格:「瑞虔公子,有什么事让你那么开心?」

瑞虔海玛:「是齐格大人啊,等很久了。还没有援军从莉维过来是怎么回事呢?」

齐格:「迦南不会有援军来,看来你是被抛弃了啊。」

瑞虔海玛:「那、那么……加赛尔军团……」

齐格:「北迦南发生了叛乱,教皇也很忙的样子。他说不能把兵力分到这种地方来。」

瑞虔海玛:「请、请等一下。那你的意思是要我一个人去应付流南的大军吗!」

齐格:「呼、不用担心。我留了一队暗黑兵小队守护城内。还有一个、是要把这剑借给你。有这些的话应该不至于会那么简单被打倒。哎、即使如此还是不行的话就死心吧。反正就算你死了也不会有人伤脑筋吧。哈哈哈……」

 

■阿基斯家

老人:「莉娜,流南公子带兵回来了的样子,市民们也干劲十足的说想帮忙喔。」

莉娜:「咦咦、真的吗!那、我也要去!」

老人:「你说什么啊,你还是个孩子,在这乖乖的等着就好。」

莉娜:「我也是骑士家的女儿。虽然时间不长但也骑过马,也练过剑法,那些事爷爷也是很清楚的吧?」

老人:「啊啊……我知道啊。曾是朋友的孩子被瑞虔的士兵追赶着、遭到了残酷的对待,虽在旁边却什么也办不到,莉娜哭着对我说不原谅自已、想要可以作战的力量。我年轻时也是个骑士,所以把我懂的事都教给了你。但是、你还不行的。我不是要说难听的,但是在你哥哥克莱斯或我孙子阿基斯到来之前、你还是乖乖的在这等吧……」


克莱斯 阿基斯 莉娜

■阿基斯家

★分岐1:克莱斯访问的场合

老人:「喔喔,克莱斯,你回来了啊。」

克莱斯:「我听说我妹妹在这。给长老添麻烦了,抱歉。」

老人:「没有没有,莉娜是我孙子的未婚妻,对我来说也是可爱的家人,不必客气。那孩子想必会很开心的吧,我马上叫她过来,你等一等。」

莉娜:「咦……哥哥!?……」

克莱斯:「莉娜,看到你有精神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莉娜:「……克莱斯哥哥……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相信着……你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着……」

克莱斯:「看来是害你担心了。以后不令再让你一个人了,放心吧,莉娜。」

莉娜:「真的喔!那、我也可以一起作战吧!」

克莱斯:「你说作战?……你在说什么啊?」

莉娜:「我也想成为骑士啊,已经下定决心了,所以拜托你、哥哥!」

克莱斯:「等、等等……莉娜……」

老人:「克莱斯,我也拜托你,请实现这孩子的愿望吧。」

克莱斯:「……、我知道了……但是莉娜,你要答应我一件事,绝对不可以一个人向前冲,不可以离开我的身边!」

莉娜:「是、哥哥!」

 

(莉娜加入后与阿基斯的对话)

莉娜:「阿基斯大人!」

阿基斯:「莉娜!?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莉娜:「我也加入拉赛利亚骑士团了喔,克莱斯哥哥答应我了。从今以后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呢。」

阿基斯:「莉娜当骑士!?我可没听说那种事。你还太早了,乖乖回家去吧。」

莉娜:「不要,我也是可以作战的啊。爷爷教过我剑法,马术的话也不输给任何人。阿基斯大人,来比比看谁跑得快如何?要是你能抓到我的话,那我听你的也无所谓哟。」

阿基斯:「呼……、真是败给她了。克莱斯那家伙居然会答应让莉娜加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 分岐2:阿基斯访问的场合

老人:「阿基斯!这个大笨蛋,在磨磨蹭蹭个什么劲!」

阿基斯:「哪有才一回来就叫人大笨蛋的,我也是很辛苦的啊。对了,莉娜在哪?她没事吧?」

老人:「不用担心,我去叫她过来,你等一下。」

阿基斯:「呼……交给爷爷是正确的……」

莉娜:「阿基斯大人,欢迎归来!我好担心你喔,不过幸好没事,看到你的脸我就放心了。」

阿基斯:「你也是……有变大一点了吗?有好好的吃饭吗?」

莉娜:「讨厌……不要把我当小孩啦。我也已经14岁了哟。」

阿基斯:「可是却毫无成长……」

老人:「现在还是个孩子,但再过五年的话就是个可靠的大人了。你们俩之间有婚约,所以不用那么着急也没关系吧……」

阿基斯:「什、什么话!婚约的事是老爸老妈他们自己决定的,我可不承认!」

老人:「哎呀哎呀……不用那么害羞也无所谓吧……这样不是会令莉娜困扰吗。」

阿基斯:「啧……到底在想些什么啊……不只是爷爷想把她留在身边而已吗……」

莉娜:「阿基斯大人,我也想作战……」

阿基斯:「嗯?……你刚说了什么?」

莉娜:「我也想成为骑士啊,已经下定决心了,所以拜托你!」

阿基斯:「等、等等……莉娜……」

老人:「阿基斯,有什么关系嘛。只要你保护她就可以没事了。」

阿基斯:「啧……我知道了啦……莉娜、绝对不可以一个人向前冲,不可以离开我的身边喔!」

莉娜:「是、阿基斯大人!」

 

(莉娜加入后与克莱斯的对话)

莉娜:「克莱斯哥哥!」

克莱斯:「莉娜!?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莉娜:「我也加入拉赛利亚骑士团了喔,阿基斯大人答应我了。从今以后可以一直和哥哥们在一起了呢。」

克莱斯:「莉娜要当骑士!?我不准!你还太早了,乖乖回家去吧!」

莉娜:「不要,我也是可以作战的啊。爷爷教过我剑法,马术的话也不输给任何人。要是不相信的话、也可以来比比看谁跑得比较快喔。哥哥,你能追上我吗?」

克莱斯:「莉娜……」

 

★ 分岐3:克莱斯或阿基斯以外的人访问的场合

老人:「若是克莱斯或阿基斯在的话、请叫他们来这一趟。」


■民家

少女:「我们拉赛利亚市民一直都在心等待着流南大人回来的这一天……但是、要高兴还太早了。在把瑞虔公子的势力赶出去出前还不行。瑞虔公子在面向街道的北端、南端与中央的广阔树丛中,埋伏了许多擅长隐密行动的射击兵的样子。要是轻率靠近的话会受到偷袭,请一定要小心……」

 

■民家

青年:「埋伏在树林中的瑞虔士兵是受过隐密行动训练的个中高手,可以完美的消去自己的身形与气息,无法从这边攻击喔。也许是可以在攻击的瞬间抓到他们的位置、用弓予以反击……不管怎么说没弓是不行的。这把弓拿去用吧。」(获得长弓)

 

■民家

中年秃头:「瑞虔海玛是个冷酷狡猾的男人,他为对付你们、在事先准备好了好几个计策的样子,请多加注意。为了应付意料之外的偷袭,拿去这盾吧,会派得上用场的。」(获得皮盾)

■民家

少女:「在这个城市中敬慕着瑞虔的人一个也没有。大家都打从心底相信着流南大人一定会回到这城市中。瑞虔就是知道这点才勒索人们、说是去恨那个抛弃你们逃走、害你们受苦的流南大人……但是……啊啊,这痛苦的日子也终于可以到此为止了。这是曾经营锻治屋的父亲留下的修理槌,可以修复消耗过的武器,请拿去用吧。」(获得修理锤)

 

■民家

秃头中年:「真抱歉只有这种没用的东西,但我们能做到的只有这样而已了。请不用客气,尽管拿去吧。」(获得草药)

 

■民家

少女:「自从瑞虔公子来到此地成为领主之后,人们就身受重税之苦,在莫名其妙的暴虐中胆颤心惊的过日子。在那样的日子中,只有流南大人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希望是唯一的心之支柱。那个愿望终于……这是为了今天这一天的到来而费尽心血存起来的钱,请大家拿去用吧。」(获得金货之袋)

 

■民家

老人:「这是我们家传的勇者之证,为了等流南大人回来之后转交给他,一直很珍重的偷偷藏着。这么一来就再没任何遗憾了。咳咳咳……」

少女:「爷爷,不要逞强了。来,稀饭做好了。」

老人:「真是对不起啊,老是给你添麻烦……」(获得勇者之证)

 

■民家(实际是秘密商店)

褐发女:「这是秘密俱乐部,不过是会员制的,对不起啦。」

 

■民家

老人:「流南大人终于回来啦!幸好没有舍弃希望一直等到了现在……喔喔,对了,这个皮盾送给你们吧。请务必要再次取回这拉赛利亚和平的平静日子!」(获得皮盾)

 

绿发女:「这是我的零用钱,给你。相对的,快点把瑞虔那笨蛋赶出去吧。」(获得金货之袋)

 

■民家

少年:「最好是不要认真的和森林中的士兵们去打比较好喔。在受到攻击时、发现到对方潜在哪的话,接着只要不要进入射程中、一口气冲过去就好。对了,这弓给你吧。也说不定可以派上什么用场吧。」(获得钢弓)

 

■民家

青年:「那可真是不得了啊。城市被占领了两年,一开始时有帝国军在还算好,迦南的士兵有军纪,并不会乱来。但是那个男人……瑞虔来了之后、每天都像活在地狱中一样。你们为什么不更早一点回来。在两年中都放着我们不管不是太狠心了吗!」

老妇人:「好了!对公子的军队说的那是什么话。真对不起啊,他喜欢的女孩子被瑞虔杀了,之后他每天都是这德性。这个护符给你们当做道歉,请不要放在心上喔。」(获得护身符)

 

■民家

金发中年:「确实我们一直以来都在瑞虔没人性的暴政下过着痛苦的日子,但流南大人和臣下的诸位却在更大的重重苦难中拼生死、经历了多次的战斗才活了下来。哪有可令我们憎恨的理由呢。我们只是打从心底祈祷着不要再次发生拉赛利亚被夺走的悲剧了。这是大家所存起来的钱,虽然少,但请拿去加入军资金中吧。」(获得金货之袋)

 

■民家

老人:「流南大人终于回来了啊,而且还长成比两年前更加威风凛凛的年轻人了,活了这么久也是会有好事的啊……这把枪是我家的家宝、叫做,是真正勇者象徵的枪。请一定要交给流南大人使用。啥?你说流南大人不能使用枪?唔……」(获得勇者之枪)


朱利娅 维加 瑞虔海玛

 

■Boss战

☆流南 VS 瑞虔海玛

瑞虔海玛:「流南……原来如此,身为主将的你亲自动手来杀我吗?不要得意忘形了……我等你来等很久了,在等的同时也在想着你看到变成这样的拉赛利亚会有着什么样的表情,我一直在等待着能亲手杀掉你。在屈辱之中死去吧、流南,然后我就会成为这莉维之王了!」

 

☆朱利娅 VS 瑞虔海玛

朱利娅:「瑞虔……终于见到你了,还记得我吗?」

瑞虔海玛:「什么!?你、你是那时的佣兵吗!」

朱利娅:「你很惊奇的样子嘛。你以为我已经死了吗?」

瑞虔海玛:「咯……该死的剑士维加,连这么一个女人都杀不了算什么修拉姆的死神!」

朱利娅:「那么就由你自己来亲自动手试试看如何?我随时都可以当你的对手喔!」

瑞虔海玛:「咯!是你说的喔,那我就亲手解决掉你。女人、站在那不要动啊!!」

 

★瑞虔海玛被朱丽娅打倒

瑞虔海玛:「咯……怎、怎么可能……我有这把……剑……」

朱利娅:「那时欠的还给你了。瑞虔海玛,有心理准备了吧……」

瑞虔海玛:「等、等等……要不要来做个交易?要是你肯放过我的话,这把剑就给你……当然,我答应你、也会澄清加诸在你身上的不白之冤……怎、怎么样……条件不坏吧……?」

朱利娅:「……可悲的男人……」

瑞虔海玛:「是、是吗?那可以收剑了吗?」

朱利娅:「不要搞错了,我并没和你做交易的打算。只是判断出你连让我动手杀的价值都没有,所以才收剑而已。自己找个地方消失去吧,趁我还没改变心意时。」

瑞虔海玛:「……笨女人!」

朱利娅:「……!」

瑞虔海玛:「太大意啦!成为我剑上的锈痕吧!」

(斩声)

瑞虔海玛:「咕呜……怎么……会……」

朱利娅:「居然亲手毁掉了自己活下去的机会,可悲到无药可救的男人……瑞虔,这把剑就由我收下了,不要太在意了喔。」

获得四魔剑之一的ルクード

 

☆维加 VS 瑞虔海玛

维加:「好久不见了,瑞虔。」

瑞虔海玛:「你、你是……维加!?为、为何会……为何会在流南军中?」

维加:「那么事怎么样都好吧。话说回来了,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事吗?」

瑞虔海玛:「什、什么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喔!!」

维加:「……你的脸色变了呐。欺骗我的人果然是你啊。」

瑞虔海玛:「等、等等!钱的话我可以给你,只要你肯站在我这一边的话,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维加:「我想要的,瑞虔,只有你的头……」

 

★瑞虔海玛被维加打倒

瑞虔海玛:「怎、怎么可能……为什么我会……」

维加:「……ルクード之剑吗……好吧,就由我收下了。」

获得四魔剑之一的ルクード

 

(流南·朱丽娅·维加以外的场合)

☆瑞虔海玛·交手:「……!呼、……垃圾们的集合倒还意料之外的善战嘛。但是我还有这把。游戏结束了……跪在本大人的面前吧!」

★瑞虔海玛·战死:「我……虽然拥有策略……虽然有这把剑的力量可依靠……还是蠃不了他吗……!我不承认!……我绝对不会承认的!流南……只有……你……!」


欧根 拉凯尔 卢卡

■制压后

敌佣兵:「呜咕咕咕……可、可恶……」

拉凯尔:「……」

欧根:「拉凯尔小姐,你在犹豫什么?那个男人还没有失去战意,不给他最后击会很危险的!」

拉凯尔:「……」

欧根:「要是不想打的话就离开!这是战场,有你这样的人在会给大家添麻烦!」

 

★分歧1:离去

拉凯尔:「好吧,我是派不上用场……虽然从一开始时就很明白这件事……」

 

★分歧2:不离去

拉凯尔:「可、可是……」

卢卡:「拉凯尔姐,怎么了?」

拉凯尔:「啊!……卢卡、不可以过来!有敌人在啊!!」

卢卡:「呃?……」

敌佣兵:「咯……去死!」

(固定战斗——卢卡被佣兵杀死)

拉凯尔:「啊、你做什么!?住手!!」

(固定战斗——拉凯尔的必杀攻击)

敌佣兵:「呼……该死的蠢女人……咕呼……」

拉凯尔:「卢卡!?振作点!!」

卢卡:「姐……拉凯尔姐……我……要死了吗……我不想死啊……姐……」

拉凯尔:「卢卡!?……为什么……为什么呢……啊啊……」

欧根:「拉凯尔小姐,这就是现实的战争……天真的想法是行不通的。请自己去好好的想想吧……」


流南:「拉赛利亚……终于回来了啊……」

欧根:「是的,从此地逃离之后、时光匆匆的已经过了两年了。」

流南:「两年……吗……」

长老:「流南大人。我知道您辛苦了,但市民们都聚集在馆前、说是想听公子说几句话。在天台也好,请务必要去说个几句。」

流南:「是啊……因为让市民们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中受苦了……」

长老:「呃、差点就忘了重要的事了。流南大人,请用上这个吧。」

流南:「这是?……」

长老:「拉赛利亚领主之证的圣铠。是古拉穆德大人交给我保管,要我在流南大人成人时转交的。」

流南:「父亲他?……」

长老:「是的,是在他前往诺尔赛利亚的前一天。也许古拉穆德大人早就预知到自己的命运了吧。」

流南:「父亲……」

长老:「好了,流南大人,请换上它吧。」

 

(转职后)

流南:「长老,这样就可以了吧。」

长老:「喔喔,这真是太帅了!能见到公子这副模样,市民们也一定会感动的吧。来,大家都在等了,请移驾到天台去吧。」

长老:「……就是这样,流南大人克服了无数困难,为了将我们从帝国的暴政中解放出来而回来了。大家必须好好感谢他才行喔。」

(欢呼声)

流南:「虽然长老那样说,但我却想要向大家道歉。我身为领主之子却无能保护祖国,也没能够继承父亲的遗志。在这两年中……令拉赛利亚市民受到不该受的痛苦。我今天在长老们的进言下正式成为拉赛利亚领主,想要学习父亲成为个好领主。但是莉维王宫至今仍在帝国的支配之下。我希望能与同盟军的骑士们一起解放莉维王宫,尽快使这悲惨的战争能早日结束……」

(欢呼声)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