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

2001.06.17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哈法砦

西蒙:「杰普(ゼップ)将军。瑟姆赛利亚陷落了。他们马上就会进军到这哈法(ハルファ)砦来了吧。」

杰普:「喔~有趣。来这种边境地带防守实在太闲了,现在终于可以作战了啊。」

西蒙:「不,将军请固守在砦中拖延时间,等敌人疲惫时再由我的部队从侧面攻击。」

杰普:「喂、西蒙(シモン),你打算抢走我的功劳吗!?不要多管闲事。反乱军靠我一人解决就绰绰有馀。」

西蒙:「那可不行。我们是受巴尔卡王子之托、特地从索菲亚来的,必须完成受托的工作才行。」

杰普:「哼!仅仅只有五个龙骑士能干什么。」

西蒙:「将军不知道吗?我们之所以被称之为「神鹰(コンドル)军团」,是靠着至今为止足以匹敌一个军团的战果而来的。」

(コンドル=condor兀鹫,也被称为神鹰,身长1米以上,双翼展开达3米以上。西半球最大的鸟类)

杰普:「反正不过是觅食死肉的秃鹰吧。因为你们索菲亚人最擅长的就是从尸体身上割下头来嘛。」

西蒙:「呼……你就趁现在尽量大放厥词吧……」


第二十五章 沙漠的风暴

杰普(ゼップ=Zepp) 西蒙(シモン=Simon)

■哈法砦外围

流南:「欧根,帝国是在什么时候建筑出这样的城壁的?」

欧根:「我也是才知首。哈法砦是沙漠的枢钮,而且又被帝国建造了这样坚固的城壁,更加不能轻易攻下了。是要从正面相抗、或是绕过沙漠去制压南方的砦,方法是二择一。」

流南:「绕过沙漠吗……不管是哪边,看来都会是棘手的战斗呐……」

 

■南方沙漠中的砦

西蒙:「就暂时看看杰普那家伙会怎么个作战好了。但是他们若是朝沙漠进军的话就不必客气了,让他们好好体会一下神鹰军团的可怕!」

安迪雷(アンデレ):「是!」

皮利伯(ピリポ):「随时都可出动啦、队长!」

汤马斯(トマス=Tomas):「……遵命。」

马可(マルコ=Marco):「我手痒啦……」

 

■沙漠中

那尔撒斯:「呼、呼……这沙漠是怎么搞的啊……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不是吗。我是听说这一带有贵重的宝物在这满地乱滚,可是这样下去在找到宝物之前我就要变人干了。呜呜……谁来给我水啊……」

 

■民家·第二回合(莱蒂娜与克莱斯的事件未能全部引发时)

老人:「小姐,你醒了啊。」

丽贝卡:「啊……这是……爷爷你是谁啊?」

老人:「这是我家。你是昏倒在沙漠中,就快要死掉时被我发现的。到底是怎么了?」

丽贝卡:「我……是从索亚之谷逃出来的。所以打算回到我出生的故乡阿尔卡那(アルカナ),在途中遇到了沙暴……」

老人:「是这样啊,你是阿尔卡那的女孩啊……」

丽贝卡:「爷爷你知道阿尔卡那吗?」

老人:「唔……据说是位于沙漠中的虚幻城市。我找到阿尔卡那已经是40年前的事了,可是……小姐,现在不行了。这两年来的沙暴就像是布下结界般的不断吹袭着、不让人靠近阿尔卡那沙漠一样。」

丽贝卡:「怎么会……那我该怎么办才好……」

老人:「我不是要乌鸦嘴,你回不去了……」

 

■沙漠中·第二回合

那尔撒斯:「不行……已经走不动了……谁……来救我啊……再这样下去……嗯……总觉得这情景似曾相识啊……」

 

(流南→那尔撒斯)

流南:「那尔撒斯!?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那尔撒斯:「呼呼……流南大人……给、给我水……」

欧根:「……那尔撒斯啊……总算找到你啦。」

那尔撒斯:「呃……老头……你还活着啊……」

欧根:「话说回来了,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进步的家伙啊。好了、流南大人,别管这种家伙了,我们出发吧。」

那尔撒斯:「欧……欧根大人……一辈子的请求……水……」

欧根:「要水的话也不是不前,不过你得先把从我军抢走的钱还来。」

那尔撒斯:「是、遵命……那是当然,还你……呼、呼……」

欧根:「要是再做出那种混帐事的话,下次绝对不原谅你喔,知道吗!」

那尔撒斯:「是……知道了……我不会再做了……」

欧根:「嗯,那好吧,拿去,水,快喝、喝完以后去找财宝回来!」

那尔撒斯:「咕噜咕噜咕噜……呼哈~活回来啦……老人家,好好的记住吧,这个人情总有一天一定会还你的。」

欧根:「喔,你才要给我好好的记住,我不会再次把视线离开你身上的!」

那尔撒斯:「啧,当真哪、这样的话……」

 

■民家

丽贝卡:「爷爷,我要和这些人一起走。」

老人:「你打算回索亚之谷吗……」

丽贝卡:「是的,我想去救出被加赛尔俘虑的人们。不快一点的话、大家都会成为牺牲品的。我要再次拿出勇气去战斗看看。」

老人:「这样啊……那么通往阿尔卡那之道若是打开的话,我会通知你的。保重啊、丽贝卡。我会为你祈祷能得到尤特娜神的加护。」

 

■民家(秘密商店)

没有ギルドのカギ的场合——少年:「对不起,姐姐说不可以让不认识的人进来……」

带着ギルドのカギ的场合——少年:「啊……原来是客人哦,欢迎啦,请进去吧……」

 

☆杰普·交手:「等很久啦、反乱军!在此成为我的剑下亡魂吧!」

★杰普·战死:「可惜……皇帝陛下……原谅我……!」

 

(龙骑士团行动)

西蒙:「虽然令人提不起劲来,但也不能继续置之不理。不要破坏阵形,我们要五位一体才能发挥出力量。好,上吧,让他们好好体会一下我们神鹰军团的可怕!」

西蒙:「被神鹰盯上的猎物、就只有在不毛之地了结的命运……觉悟吧!」

西蒙:「这是说……无敌的神鹰……也会被打败吗……」

 

安迪雷:「让你们也成为我神鹰军团光荣记录中的一笔吧!」

安迪雷:「咯……真行啊……!」

 

皮利伯:「嘿,就看在难得是巴尔卡王子把我们叫来的份上,看来可以难得的乐一乐啦!」

皮利伯:「我们……让这样的家伙们给……」

 

汤马斯:「……我要上了!」

汤马斯:「回不去……索菲亚了吗……」

 

马可:「索菲亚的我就算是猎兔子也会全力以赴,你真是倒楣……」

马可:「好……好强……!」


★分岐——制压北方的砦,进入“幽灵作战”

欧根:「本以为只是单纯的猛将,没想到是个意料之外棘手的对象呐。」

流南:「迦南军的素质原本就高,特别是在优秀指挥官的领导下就更强到像换了个人似的。对于这点、在这一年的战斗中已经充分体会到让人想叫够了的程度。」

欧根:「就是说由巴尔卡、朱利叶斯两王子所率领的帝国军会更加具有威胁性呐。」

流南:「是的。希望能尽量避免掉与他们的战斗……」

欧根:「那是不可能的事。好了,流南大人,向拉赛利亚出击吧!」

 

光头佬:「瑞虔公子、不得了了!流南军从哈法砦方向打过来了!」

瑞虔海玛:「哼,那种事我清楚的很。不要张惶失措的、太难看了。」

光头佬:「可是我们的兵力只有用钱买来的佣兵,难以匹敌流南军的精锐。」

瑞虔海玛:「所以我不是叫你别担心了。所谓的战争啊,是以指挥官的智慧来决胜负的。被称之为天才军略家的我、难道还会被那些家伙们碰到一根指头吗?」

光头佬:「啥……天才军略家……吗……」

瑞虔海玛:「怎么?」

光头佬:「不……没什么。那么要如何守护街道……」

瑞虔海玛:「聚集高明的弓箭手,我要发动珍藏的秘策、幽灵作战!」

光头佬:「啊?……」


★分岐——制压南方的砦,进入“黑之公子”

欧根:「果然还是选了从沙漠奇袭啊。」

流南:「因为想要避免市街战,不想给居民们带来麻烦。」

欧根:「说的也是。若是从沙漠这边的路线就可以一口气冲入领主馆中了吧。可以观赏到瑞虔惊吓的表情。」

流南:「对了,欧根,看不到亚奇斯的人……」

欧根:「呀呀……确实……那个死小子……又跑去偷懒了吧……」

亚奇斯:「莉娜……等着吧,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莉娜:「莉娜、再跑快一点!要被他们追上了!」

亚奇斯:「呼、呼、呼……亚奇斯大人、我不行了……再也……跑不动了……」

瑞虔海玛:「呼……到此为止了。乖乖投降吧。」

亚奇斯:「瑞虔海玛!?」

瑞虔海玛:「喂,我也不记得可以让区区一个骑士少掉尊称的来叫我喔。喔……那个女的是你的恋人吗?呼呼呼……这就好玩了。喂,把女孩关入牢中,男的就让他好好的为我工作吧,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吧。哇哈哈哈哈哈……」


■莉维王宫

朱利叶斯:「巴尔卡兄长、你在吗?我有紧急的要事想和你商量!」

巴尔卡:「朱利叶斯!?你从瑟姆赛利亚回来了啊,父王非常的生气喔,叫我把你抓起来押回王都。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朱利叶斯:「我的事怎样都无所谓。更重要的是你听说过北迦南的情势了吗?」

巴尔卡:「若是反乱军的传闻我已经听过了。但是我不会允许的。竟敢打出阿雷斯兄长之子的名号来招摇撞骗、欺骗仰慕着兄长的民众……」

朱利叶斯:「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假货吗?」

巴尔卡:「当然了。14年前兄长的家被贼人袭击、瑟蕾娜(セレーヌ)夫人和女官被杀时,赛内特才只刚满二岁。在烧毁的房子中虽然并没有找到赛内特和刚出生不久的妮法,但在那种状况下他们根本不可能活得下来。即使是兄长在过世之前也一直在找着他们也没找到。却偏偏到了这个时期才突然出现,你不觉得以时机来说太过于巧合了吗?」

朱利叶斯:「阿雷斯兄长曾命索菲亚大公国的蕾茜娅公女搜寻赛内特,而现在蕾茜娅和他们一起回来了。」

巴尔卡:「怎、怎么可能……朱利叶斯、那是真的吗!」

朱利叶斯:「是。我刚听到时也在怀疑着自己的耳朵,但赛欧多拉说她去见过蕾茜娅公主做过确认了。那位少年是赛内特的事是毫无疑问的。」

巴尔卡:「那个稚龄的赛内特……阿雷斯兄长的儿子还活着吗……但是他为何要发动叛乱,他们是要利用赛内特来夺取迦南王国吗?」

朱利叶斯:「别人的话我是不清楚,但蕾茜娅才不会那么笨吧。她迟早为会了要见我们俩而偷偷前来此地。详细的情况等见到她就能知道了吧。」

巴尔卡:「但是朱利叶斯,但莉维解放军之战要怎么办?拉赛利亚的瑞虔罗哩叭嗦的催我们派援军过去。」

朱利叶斯:「瑞虔……啊啊,是那个男人的事啊。就交给流南去解决掉他吧。被那种不知耻的人引为同伴、会成为我们迦南的污点……」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