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16

MAP4的朱利娅与维加的剧情是本章的伏笔……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利修埃尔 梅莉娅

(流南移动到巴尔特要塞)

■巴尔特要塞

利修埃尔:「梅莉娅,刚才说着说着就忘了,我想把这个交给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梅莉娅:「是魔道书吧?咦?……这难道是……」

利修埃尔:「对,是水之神官家传下来的最高魔法、オーラレイン。是麦欧斯老师要过世时交给我的,当然、他是吩咐要转交给你的…」

梅莉娅:「Aura Rain……这个就是……光之雨……Aura Rain啊……」

利修埃尔:「是的。是能够将邪恶之物在一瞬间葬送的至高魔道书。由于它的力量之大,老师连父亲都没授与……而说要把它交托给你。你了解老师的心意吗、梅莉娅……」

梅莉娅:「是……我明白,我会遵从麦欧斯老师的心意。谢谢你、利修埃尔哥哥!」

 

巴尔卡

(バルカ=Barka)

朱利叶斯

(ジュリアス=Julius)

赛欧多拉

(セオドラ=Theodora)

■瑟姆赛利亚

巴尔卡:「朱利叶斯,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朱利叶斯:「啊,什么事啊,兄长?」

巴尔卡:「别装傻!为何让兵士回国,这么一来怎么守住莉维防线?」

朱利叶斯:「不够的兵就向同盟军借。没什么好担心的啦。」

巴尔卡:「同盟军是指赛姆瑟利亚(ゼムセリア)的多鲁姆(ドルム)大公吗?你真的信任他吗?我听说你把他自己送上的人质也送回去了。像你这样的人应该不至于看不透多鲁姆的真心。」

朱利叶斯:「哎、有什么关系嘛。他背叛也好、不背叛也好,这场战争总有一天都是要输的。反正是必败的战争,那损害少一点当然比较好。那要怎么做才能减少损害呢?很简单,不出士兵就好了。不是吗,巴尔卡兄长?」

巴尔卡:「朱利叶斯……你……」

朱利叶斯:「兄长,请回王宫去吧。艾斯特芳妮很寂寞喔。巴巴罗萨战死的事令她受到了相当大打击的样子。她哭红了眼睛缠着我说要我报仇去杀了流南公子。」

巴尔卡:「怎么会……艾斯特她……会那样……」

朱利叶斯:「兄长……这场战争已经该结束了。否则连像艾斯特那样温柔的孩子都会恨起人来。我和阿雷斯兄长、巴尔卡兄长奋战至今,并不是为了作出像这样愚蠢可笑的世界。我们原本是想把只有一部份贵族沈溺在快乐中的扭曲社会、改变成由法律与正义所支配的平等社会。但自从那个女人来了之后,父王就变了一个人。把迦南联合更名为那个禁忌的索亚帝国,与莉维作战,接着更与邪恶的加赛尔教国联手。迦南联合五国现在已成加赛尔教国的奴隶,帝国的中枢被加赛尔的神官们掌控着,有心的将军及贵族们全被肃清。这一切都是在阿雷斯兄长死后开始的事……」

巴尔卡:「朱利叶斯是在责备着我吗……因为我的没用……」

朱利叶斯:「不、说没用我也一样没用。我是在生自己的气啊,巴尔卡兄长……」


第二十四章 莉维的大河

多姆

ドルム

瑞虔海玛

レンツェン

■莉维河岸

欧根:「流南大人,终于到莉维河了。渡河而过的话就是我们的祖国莉维的大地了。」

流南:「在对岸可以看到的就是瑟姆赛利亚市了吧。」

欧根:「正是。瑟姆赛利亚身为莉维王国西方的大门,自古以来就是座繁荣的大城市。身为领主的多姆公爵家是莉维王朝四名门中仅次于王家的有力贵族。在之前的战争中途背叛我们、投效帝国。多姆公爵靠着那份功劳,获得帝国所赐下的拉赛利亚领,其子瑞虔海玛成为拉赛利亚领主,施行着苛刻的暴政。多姆公爵家是我们的宿敌,决不可放过他们!」

 

■瑟姆赛利亚

多姆:「朱利叶斯王子,这和说好的不同不是吗?为何要撤回迦南兵!」

朱利叶斯:「我是在帮公爵省事,你不满吗?」

多姆:「帮我省事……那是什么意思?」

朱利叶斯:「是指公爵的事。若是发现到战况不利的话,你打算用我们的性命做交换去投靠敌人对吧。我当然不能把可爱的部下们留在鬣狗群中啊。」

多姆:「你、你说啥!……你敢说我们会背叛帝国吗!」

朱利叶斯:「我的意思是我们若是认真挑上同盟军的话,双方都会受到很大的损害,能得到渔人之利的就只有卿一个人。」

多姆:「呜……」

朱利叶斯:「我要回迦南去了,此地就还给公爵吧,接下来就随卿的心意去做吧。」

多姆:「咯、臭小子……」

 

瑞虔海玛:「还是一样第六感很准的家伙嘛,父亲。」

多姆:「瑞虔,你来了啊……」

瑞虔海玛:「拉赛利亚风沙大,一点都不适合我。父亲若是不更加妥善行事的话,我的努力就要全成泡影了 。」

多姆:「你给我说说你努力过什么了。说起你做过的事,不就是杀了身为你亲生母亲的我妻子,然后把罪推到途经此地的旅行佣兵身上这一类的事吗!」

瑞虔海玛:「是母亲自己变得不对劲。一见面我就叫什么「不是人」的,就算是个性稳重的我也是会有脾气的啊。」

多姆:「那是因为你对拉赛利亚市民做的事太过份了。以一个母亲的身份会去责备一下孩子是当然的事吧。」

瑞虔海玛:「是啊,所以我动手之后也后悔了。弑母之事若是外传的话,对于总有一天要成为莉维之王的我的人生经历来说也是一大污点。正在想着该怎么办才好时,那个女人出现了。她是为了守护馆邸而雇来的女佣兵,正好目击到杀人现场,所以就布局弄成她才是杀害领主夫人的凶手模样。本来是想当场解决掉她的,但是被逃走了。」

多姆:「所以你才为了灭口就雇用修拉姆的死神去追杀她吗……」

瑞虔海玛:「哎、就是这么回事。因为母亲是王家的公主,所以我有成为莉维王的资格。因为这种小小失误而错过大好机会可划不来了。」

 

■莉维河岸

欧根:「话说回来了,这些投石器的数目还真是一眼看不完呐。被打中的话很难活着回去。真是深具多姆公爵风格的布阵啊。」

流南:「有突破的对策吗?」

欧根:「只好让防御力高的骑士突击、一一击破了吧。多少会有些牺牲、但无可奈何。」

流南:「多少会有一些牺牲吗……」

欧根:「问题在桥的确保。如果桥被收了起来,就无法渡过莉维河了。」

流南:「我知道。但是硬冲的话也只会增加伤亡。可以从北方绕路过桥的话就好了,但……」

 

(第五回合)

赛欧多拉:「朱利叶斯大人!您在啊!」

朱利叶斯:「赛欧多拉吗……怎么了,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

赛欧多拉:「帝国领、北迦南出现了自称是阿雷斯大人遗子的少年!」

朱利叶斯:「你说什么!真的吗!?赛欧多拉,再说详细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赛欧多拉:「大概在一个月前,北部边境出现了来历不明的佣兵军团、解放在加赛尔教团支配之下的北迦南市镇村庄。他们打出赛内特王子的名号,宣扬着要解放祖国和终结战争,其势力日益壮大。巴杰(バージェ)王国和索菲亚(ソフィア)大公国都加入了赛内特王子旗下,索亚地方北半部已落入解放军的势力下。」

朱利叶斯:「……赛欧多拉相信那少年就是赛内特王子吗?」

赛欧多拉:「是。索菲亚大公国的蕾茜娅(レシエ)公主也在久违三年之后归来了。少年是赛内特王子的事是不会错的。」

朱利叶斯:「这样啊……赛内特他……还活着啊……」

赛欧多拉:「是!这么一来迦南就可以得救,让光明重返迦南了!」

朱利叶斯:「赛欧多拉,我要去莉维王宫趟,必须和巴尔卡兄长商量今后的对策才行,你也和我一起来!」

赛欧多拉:「是!我的荣幸!」

 

瑞虔海玛:「父亲,朱利叶斯离开本市了的样子。就是说瑟姆赛利亚已被帝国抛弃了吗?」

多姆:「不要说的事不关已的样子。这要是被攻破的话,交给了你的拉赛利亚也不会没事的喔。」

瑞虔海玛:「呼,我有加赛尔教国当我的后盾喔。才没什么好怕的。」

多姆:「也许你是那样就好,但是我怎么办?就算我投降、那小鬼也不会饶过我的吧。」

瑞虔海玛:「当然罗,父亲是在作战途中背叛、害拉赛利亚灭亡的首恶。要是我的话、就算五马分尸也还觉得不够。」

多姆:「咯……我到底该怎么样才好!?」

瑞虔海玛:「不是很简单吗。这瑟姆赛利亚是天然的要害,把桥收起来,让那些家伙们困在河的中洲上,再用投石器砸过去就好了吧。」多姆:「可是那么一来前线的士兵也会孤立在敌阵之中,你的意思是要牺牲他们吗?」

瑞虔海玛:「想蠃的话就要舍弃同情心。我要回拉赛利亚了,接下来就看父亲自己怎么做了。哎,光是能活下来就该心满意足了吧。不然要我在拉赛利亚的一角盖座坟墓送给你也是可以的喔。哈哈哈……」

 

多姆:「咕……无情的东西……喂、把桥给我收起来!别让他们过桥!无论如何都要守住桥喔!!」

士兵:「是!马上去办!!」

 

■民家

少女:「献上我家传的骑士之证,请一定要把我们从多姆公爵的暴政中解救出来。」(获得骑士之证)

 

■民家

少女:「啊啊,流南大人的军队终于来了呢……」(获得护身符)

 

■民家

老人:「把这个魔法盾带走吧。在与魔道士作战时可以派得上用场喔。」(获得魔法盾)

 

☆多姆·交手:「咯……到此为止了吗,就算投降也只有死亡在等待着我……那么至少也要带你们一起上路!」

★多姆·战死:「真不甘心……古拉穆德的小杂碎……」

 

欧根:「打得虽辛苦,但总算是成功压制了。」

流南:「是啊……」

欧根:「流南大人,怎么了吗?」

流南:「不……我在想拉赛利亚的事。那个男人……领主居然会是瑞虔、留在拉赛利亚的人们会有多么的痛苦啊。」

欧根:「说的也是。流南大人是相当了解瑞虔的嘛。」

流南:「在王宫中曾经见过好几次。他是思想扭曲到光想起来就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男人……」

欧根:「瑞虔公子从以前就把流南大人视为对手。他的父亲多姆公爵虽身为四名门之首,但拥有英雄古拉穆德为父的流南大人在王宫及城市中却更加受欢迎,令他相当的嫉妒呐。我想他之所以会策动多姆叛乱、以及成为拉赛利亚的代理领主,全都是发自于对流南大人的厌憎吧。」

流南:「……欧根,我们要快点解放拉赛利亚。不能一直让瑞虔乱来下去!」

欧根:「是,我马上去准备!」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