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

2001.06.13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第二十三章少女的泪

阿哈布 利修埃尔 巴德

■萨利亚古城

阿哈布:「什么?撒迦利亚背叛了!咯……那个无耻的东西!」

阿哈布:「利修埃尔,你该知道吧,要是你背叛的话,我会马上处死那个盗贼喔。」

利修埃尔:「我知道……我不会背叛。所以别碰巴德!」

 

霍姆兹:「那就是萨利亚古城……」

卡特莉:「霍姆兹……」

霍姆兹:「啊啊,你的父母就被关在那座城的地下牢中吧。卡特莉,能见到面会很开心吧。」

卡特莉:「嗯……好像在做梦一样。这也都是托大家的福。谢谢你,霍姆兹……」

霍姆兹:「喂,别来这套,反正我又不是为了你才这么拼的。」

卡特莉:「嗯……我知道是知道……」

霍姆兹:「呼……那走吧。那个叫什么阿哈布的男人,我会亲手把他干掉的!」

 

■(第六回合)

那尔撒斯:「喂、巴德,你搞什么啊。去村子一看就听说你被阿哈布抓了、利修埃尔成为他的手下了。」

巴德:「那尔撒斯!利修埃尔……利修埃尔……」

那尔撒斯:「镇定点,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嗯……、嗯……、原来如此……、有那种事啊……我知道了,总而言之先逃离这里吧。利修埃尔的事以后再说。」

巴德:「要救利修埃尔才行……都是我的责任……」

那尔撒斯:「到这里来应该就不要紧了吧。拜啦,巴德。接下来你一个人去想办法吧。」

巴德:「那尔撒斯!?帮我啦,我一个人不行的啦。」

那尔撒斯:「知道你逃走了的事,利修埃尔就能自由了吧,到他身边去说一声就行了嘛,不是很简单的事吗?有句话说男要刚女要柔,加油吧,巴德。」

巴德:「那尔撒斯……」

 

☆利修埃尔·交手:「把魔道之力用在这种事上……请原谅我,麦欧斯老师……」

★利修埃尔·被打倒:「梅莉娅、对不起……」

 

【说得】(巴德→利修埃尔)

巴德:「利修埃尔,够了,我没事了……」

利修埃尔:「巴德!?你从地下牢逃出来了吗?」

巴德:「嗯,是那尔撒斯大哥……」

利修埃尔:「太好了……我很担心你。巴德,不要再偷东西了,要是再不遵守约定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巴德:「嗯,对不起……利修埃尔,不会再……」

利修埃尔:「谢谢你……巴德……」

 

☆阿哈布·与莱昂哈特以外的人交手:「这群该死的野狗,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阿哈布·被莱昂哈特以外的人打倒:「咯……居然被这些蠢货……」

 

【clear】

霍姆兹:「阿哈布灭亡了吗……虽说是自作自受,但他也是个可怜的男人呐……喔喔、没时在这伤感了。要把国王夫妇从地下牢救出来才行……」


■城内·密室

霍姆兹:「好,找到通往地下牢的楼梯了。卡特莉,跟着我来!」

卡特莉:「好!」

 

■昏暗的洞窟

霍姆兹:「卡特莉,小心喔。这洞窟通向石像鬼的巢穴,很麻烦。」

卡特莉:「可是父王他们……」

霍姆兹:「我知道!我一定会救出他们的,别担心。」

卡特莉:「嗯……」

达古尼尔 玛莉亚 卡特莉

■地下牢房

达古尼尔:「你们是什么人!是吗……是阿哈布的手下吗!别过来!不准对王妃动手!」

玛莉亚:「老公……够了。为了希望能再见到小玛莉亚我才忍到今天,但我已经累了。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达古尼尔:「玛莉亚,不要说那种没志气的话。要相信撒迦利亚的话,小玛莉亚一定还活着,总有一天一定可以见到面,在那一天到来之前绝对不可以认输。」

 

卡特莉:「父王……」

达古尼尔:「你是谁……你、刚才说什么?」

玛莉亚:「……玛莉亚?是玛莉亚吧……」

达古尼尔:「不要被骗了,这是阿哈布的诡计。」

玛莉亚:「不,我明白的,这孩子就是我的女儿玛利亚!啊啊……尤特娜女神啊,感谢您!我打从心底感谢您的慈悲!」

卡特莉:「母后……」

玛莉亚:「玛莉亚……真的……你总算是回来了呢。变得这么大了、这么美了……」

卡特莉:「母后……母后……」

霍姆兹:「啊~啊、真没办法,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得淅沥 哗啦,真是看不下去了。」

 

萨莎:「卡特莉……一切都好啦……」

悠妮:「真好呐……卡特莉……」

莉莉娅:「呜,我也想哭……」

 

达古尼尔:「……你们是什么人?看来我女儿受你们照顾了,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吗?」

霍姆兹:「可以是可以,但先出去再说吧,这阴暗得让人受不了啊。」

 

■萨利亚古城

霍姆兹:「话说回来了,被关在地下牢15年居然没什么事啊……」

达古尼尔:「那全都是得撒迦利亚将军之助的缘故。他特别吩咐过狱卒要好好照顾我们。」

莱昂哈特:「国王陛下,姐姐……真是对不起。因为身为臣下的我力有未逮才使两位长久以来失去自由。我深感歉意。」

达古尼尔:「莱昂哈特吗……没想到你会变得这么有男子气慨啊。阿哈布叛变时你还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我听说你连布拉得和赛尔巴都收复了,难得你以王后之弟的身份守住了忠节。」

玛莉亚:「是啊,莱昂。你们两兄弟在阿哈布叛乱时也一直尽忠到最后,我以姐姐的身份为你们感到荣耀。罗贝尔特为了保护我被阿哈布的士兵所杀,留下了妻子和三个孩子,想必一定是死不瞑目的吧。莱昂, 克拉瑞丝与她的女儿们都好吗?」

卡特莉:「是,嫂子很好。三个女儿……弗娜、玛特尔、芙劳也都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天马骑士,各自负责自己的任务。但是很遗憾的是欧克托巴斯老师已过世了……」

达古尼尔:「欧克托巴斯他?……不可能是病故的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莱昂哈特:「关于那件事的详情就由 克拉瑞丝嫂子来说吧。陛下,请前往神官长所在的萨利亚之村去吧。」

 

■萨利亚古城

霍姆兹:「你们打算怎么办?想和我们一起走的话,我是无所谓……」

利修埃尔:「我要去布拉得市。要去找梅莉娅才行……」

霍姆兹:「梅莉娅?……啊啊,说是要找哥哥、就从布拉得的教会离家出走的女孩吗?喔~~……那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哥哥罗?」

利修埃尔:「你知道我妹妹?」

霍姆兹:「我没见过她,是从认识她的人那听来的。你是叫什么利修埃尔的吧,我们现在要去萨利亚之村,总之先和我们一起走如何?事情结束后再帮你找妹妹也是可以的喔。反正现在回布拉得也不会有线索吧。」

利修埃尔:「说的也是……」

 

巴德:「那我也……」

霍姆兹:「嗯?……你……是女的吗?」

巴德:「什么意思,这还用说吗!不要盯着人家看啦、这个色狼!」

霍姆兹:「嗯……哎,没差啦,随便你。」


■萨利亚村

克拉瑞丝:「外面吵吵嚷嚷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长老:「 克拉瑞丝神官长,不得了了,下落不明的王室中人莅临这萨利亚之村了!」

克拉瑞丝:「难、难道是!?……长老、那是真的吗!」

长老:「是,他们正往这边来。」

 

达古尼尔:「 克拉瑞丝,好久不见了。能看到你没事的样子比什么都好。」

克拉瑞丝:「国王陛下……」

达古尼尔:「也难怪你会吃惊。由于阿哈布的叛变导致王城被夺,许多人被杀害。我本来也应该在地下牢中死去,但由于撒迦利亚将军之助才得以苟延残喘至今日。」

克拉瑞丝:「陛下,对我们尊敬着王家的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事了,听说小玛莉亚小姐也平安无事是吗?」

玛莉亚:「是的,小玛莉亚已经回到了我们的身边。现在的名字叫卡特莉。我由衷的感谢着把她抚养长大的司祭大人。」

克拉瑞丝:「是这样啊……陛下,我有一个请求,可否与王妃、小玛莉亚小姐一起暂时留在此村中呢?若是知道陛下还活着的事的话,散居在全国各地的萨利亚之民也会归来吧,请务必要和他们一起复兴萨利亚。」

达古尼尔:「当然、我也有此打算。也会辛苦到你,麻烦你了。」

克拉瑞丝:「是。复兴萨利亚王国也是我战死的亡夫的遗志。无论是什么事都请尽管吩咐。」

 

霍姆兹:「嗨、流南,你在这种地方啊,看你没事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流南:「霍姆兹!?」

霍姆兹:「不用那么吃惊吧。我只是正好人在附近就过来看看而已。我照约定为你带来了一大票新武器和道具了。」

流南:「霍姆兹!武器的事怎么样都无所谓!能再见到你就够令我高兴了!」

霍姆兹:「呼,真受不了你怎么会这么直。算了,反正是好久没见了,今晚就一起喝到天亮吧。」

魔女

齐格 凯特

魔女:「……齐格,你在这啊。」

齐格:「姐姐!?你来了啊?……」

魔女:「因为你没连络,我担心你,就过来看看了。齐格,我想你应该是不会把使命给忘掉了吧。」

齐格:「不……我并没忘记教皇命我来监视水之巫女的使命。我有忠实的在执行着任务。」

魔女:「那就好……齐格,这已经可以了,有下一个任务给你,和我一起回去吧。」

齐格:「我知道了……我会照姐姐的话去办……」

 

流南:「欧根,怎么了吗?」

欧根:「流南大人,看不到齐格的人!该不会是脱走了……」

流南:「……」

欧根:「公子并不太意外的样子,是有注意到什么地方吗?」

流南:「早就有不好的预感。总觉得那个男人是不可信任的……」

凯特:「流南大人!听说齐格不见了,是真的吗!」

流南:「凯特吗……看来是如此没错。」

凯特:「难、难道……为什么齐格会……」

流南:「……」

凯特:「一定是被加赛尔抓走了。流南大人,拜托你!请把齐格、把他救出来!我求求你!」

流南:「凯特……」

利修埃尔 艾缇 梅莉娅

利修埃尔:「梅维?……」

艾缇:「咦?……啊……是利修埃尔吧!」

利修埃尔:「果然是你啊……看到背影时我就在想该不会是……」

艾缇:「利修埃尔……你平安无事呢……太好了……听说你在那一天之后就下落不明,我一直都好担心。」

利修埃尔:「那一天……被加赛尔军穷追不舍的我被逼到下临着莉维河的山崖上,右脚受到了邪恶虫(イビルワーム)的一击、掉落到山崖下,就那样失去了意识……清醒过来时,我已经在靠近萨利亚古城的小小民家中接受过包扎。听来像骗人的一样,但莉维河的流水是把我的身体给托运到了萨利亚。」

艾缇:「可是为何不捎个音信来呢?大家都那么的担心你。」

利修埃尔:「好像是在掉下去时撞到了头,所以我有好一阵子没有记忆。一直到最近才终于想起来,也派人去过布拉得了,但……」

艾缇:「梅莉娅因为担心你而出外旅行去了。啊、等等,我去把她叫来……」

梅莉娅:「利修埃尔哥哥!?真是……你在搞什么嘛!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也为等待的人想想吧!」

利修埃尔:「梅莉娅……」

梅莉娅:「不要……再那么乱来了……拜托你……」

利修埃尔:「对不起……我不会再做令你担心的事了。梅莉娅,别再哭了。让我看看你的笑脸。」

梅莉娅:「嗯……利修埃尔哥哥……」

利修埃尔:「幸好梅维公主也没事。我一直担心着她会被古严寇斯关起来……」

艾缇:「是被古严……关起来了……」

利修埃尔:「咦?那怎么会……」

梅莉娅:「哥哥,现在就别提那件事了……而且希望你不要叫梅维小姐了,要改叫艾缇小姐。理由以后会告诉你的……」

利修埃尔:「我知道了……自从那一天之后也已经过了将近两年,一定发生过不少事情吧……」

利修埃尔 玛特尔

玛特尔:「利修埃尔,你的身体还好吧?不要太勉强了喔。」

利修埃尔:「玛特尔啊……已经好很多了。抱歉害你担心了。」

玛特尔:「当听说水之神殿被袭击时,令欧克托巴斯老师非常的担心呢。因为你对火之神官家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

利修埃尔:「我知道。老师选择我做为火之神官家的继承人,把这本魔道书“阳炎”托给了我,我当然明白他的心意。」

玛特尔:「是的。在老师的四个孩子之中,长子安德雷司祭已因病身故,只留下了修女蕾奈一个孩子。但是她说她并不想成为魔道士。」

利修埃尔:「也难怪……就算说是为了正义,蕾奈也下不了手杀人……」

玛特尔:「这么一来就只剩下三个女儿了。身为长女的罗洁女士嫁到了水之神官家,与身为光之魔道士的纳利斯大人之间生下了两个小孩。」

利修埃尔:「是的……就是我和妹妹梅莉娅……母亲虽已身故,但将炎之魔道士的力量传给了我。」

玛特尔:「是啊,然后梅莉娅是从父亲那边继承了光之魔道士的力量吧。」

利修埃尔:「我从小就和父亲个性合不来。我厌恶着父亲以莉维王国宫廷魔道士的身份、随着国王的想法而行动。」

玛特尔:「你是在说梅维小姐的事吗?……」

利修埃尔:「父亲被对权力的欲望给缠住了。趁着麦欧斯老师不在时,把自己的妹妹给国王当妃子,一知道生下来的小孩有圣痕,就瞒着所有人把小孩藏在神殿中。被抢走孩子的王妃就此病倒身亡。我的母亲也像追着她走似的而死去。一直到八年前麦欧斯老师回国,把公主从神殿中救出来为止,我对这些事一无所知。第一次见到梅维时,她还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少女,衰弱到连走路都不太走得动。还只是个孩子的我都知道父亲的罪有多大,只能无能为力的颤抖着身子淌着眼泪,抱着她一起哭泣……」

玛特尔:「你和梅莉娅也是在生活在同一个神殿中,却什么也不知道吗?」

利修埃尔:「我们两兄妹是住在利姆内(リムネー)市的宅邸中,父亲用我们是小孩的理由不准我们进神殿。老师把梅维从神殿中救出来之后,说她是你们的堂姐妹,要好好的相处,然后还跟来了好几个修女。之后我们就在温柔的修女的守护下,在利姆内市的家中像真正的兄妹一样生活着。」

玛特尔:「你的父亲……纳利斯神官长怎么样了呢?」

利修埃尔:「父亲被麦欧斯老师断绝师徒关系,赶出了水之神殿。之后听说在为国王办事、带头狩猎索亚人时,被索亚的魔剑士所杀。」

玛特尔:「你好像在说不相干的人的事呢……」

利修埃尔:「我也对梅维说过相同的事。当我告诉她父亲之死时,她眼中满含着眼泪安慰着我……我难以置信。为何梅维会为了那种男人而伤心呢……」

玛特尔:「梅莉娅也像你一样憎恨着父亲吗?」

利修埃尔:「不,因为梅莉娅当时还小,并不太了解父亲的真面目。父亲是为了正义而战、为了民众而死……似乎被美化成那种形象了……」

玛特尔:「……」

利修埃尔:「我是该马上把真相告诉她呢、还是再等一些时候比较好呢?老实说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玛特尔:「是啊……以梅莉娅的年龄来说的确是蛮为难的……」

利修埃尔:「抱歉刚才打断了你的话。关于火之神官家血脉的事,老师的次女 克拉瑞丝女士的孩子们……也就是你和弗娜以及芙劳……」

玛特尔:「我们是不算数的……虽对母亲过意不去,但我们崇拜着曾是萨利亚天马骑士队长的莉莎阿姨以及曾是圣骑士的父亲,决心要成为萨利亚的骑士。母亲是在无可奈何的状况之下才从外公那接下火之神官长的地位,不过她也说过这是暂时的。而老师的三女莉莎阿姨嫁到了罗法尔王身边去,小孩只有萨莎一个人,因为她也说想成为骑士,所以无法继承神官家。所以利修埃尔,我们都希望你能尽早继承下火之神官家,希望你能帮我们的母亲。」

利修埃尔:「结果玛特尔真正想说的只是这个吧。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可靠呐。」

玛特尔:「呼呼……当然并不是说要把责任全推到利修埃尔一个人身上喔。我们也会努力的。特别是我会为利修埃尔加油的喔。」


欧根:「流南大人,差不多到出发的时间了喔。」

霍姆兹:「什么嘛欧根,趁着别人正聊得起劲时才跑来打扰吗?这用不到老头啦,快回去吧!」

欧根:「什么,你喝醉了吗,霍姆兹!流南公子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人,请不要引诱他堕落。」

霍姆兹:「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引诱他堕落了?喂、老头,你再说一次看看!」

欧根:「喔,再说几次都可以!」

流南:「霍姆兹、欧根,够了吧。霍姆兹,我走了,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很快乐,但现在的我不能停下脚步。所以……、……霍姆兹?」

欧根:「睡得正爽呐。真是个令人受不了的家伙。」

卡特莉:「那个……我会看着他的,请放心的走吧。」

流南:「你确实是……」

卡特莉:「卡特莉。」

流南:「这样啊……霍姆兹就拜托你了,请看好他。」

卡特莉:「是,流南大人!」

 

欧根:「流南大人,别忘了与霍姆兹军「编成」……」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