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12

被带到森林?…卡特莉原来是白雪公主吗……^^(死)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那尔撒斯

(ナルサス=Narsus) 

巴德

(バド=Bud)

利修埃尔

(リシュエル=Rishel)

■萨利亚古城·小屋

那尔撒斯:「嗨,巴德,你精神不错嘛。」

巴德:「啊、那尔撒斯大哥,你回来啦!」

那尔撒斯:「那个男人有好一点吗?」

巴德:「嗯,已经不要紧了的样子。现在也可以走出去散步了。」

那尔撒斯:「那就好。当那家伙浮在莉维河上时可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巴德:「嗯……要是没被大哥发现、八成已经死了吧。」

那尔撒斯:「让他活回来的人是你吧。久久回来一趟、发现他居然还活着真吓了我一大跳耶。你是怎么让病得那么重的病人活回来的?」

巴德:「呃……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啊。对了,大哥最近的收获如何?要是有多余的、希望你能帮一下忙。」

那尔撒斯:「要借钱吗?喂巴德、你没有一个盗贼的荣誉心吗,想要的东西就用偷的,怎么可以向人借呢。」

巴德:「因为利修埃尔不喜欢……我也很努力工作了,可是药很贵……」

那尔撒斯:「嗯~那家伙的药啊……哎、好吧。我现在没有,不过下次回来时会拿一大票来。拜啦、巴德,别太勉强喔。」

巴德:「嗯……」

 

■萨利亚古城

阿哈布:「听好,撒迦利亚,你率领一队士兵出阵吧。把布拉得市纳于我的掌中。」

撒迦利亚:「是,阿哈布大公……」

阿哈布:「怎么样,要不要为我办事?我知道你是魔道士,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出得起喔。拜托你、答应我好不好?」

利修埃尔:「我拒绝!不管你来多少次我的回答都一样。我不想与世俗之争扯上关系。而且我必须要启程了,不能够一直待在这。」

阿哈布:「那就没办法了……今天就算了吧……」

利修埃尔:「……」

巴德:「利修埃尔,要走了吗?……」

利修埃尔:「巴德,在你这受照顾已经两年了……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但是我已经不要紧了。不管怎样我想见见我妹妹。她一定很担心我吧。」

巴德:「可是利修埃尔、我听过你的话之后就去过了布拉得的教会,但是蕾奈和梅莉娅都不在哟。说是两人都外出旅行、没有音讯。」

利修埃尔:「所以我才担心。我想梅莉娅是为了找我才出门的。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家……令我担心。咳……咳……咳!」

巴德:「利修埃尔!?还太勉强了啦。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痊愈……药……买不起的关系……对不起……」

利修埃尔:「……咳……咳、不是……巴德的错……」

巴德:「等我,我去买药,我一定会买回来的!」


第二十二章 老将撒迦利亚

莱昂哈特

(レオンハート=Lionheart)

阿哈布

(アハブ=Ahab)

撒迦利亚

(ザカリア=Zacharia)

■布拉得

撒迦利亚:「喂,还没办法占领领主馆吗!虽说敌人是莱昂哈特,但他也只有一个人而已不是吗!在拖拖拉拉个什么劲!!」

士兵:「撒迦利亚将军,从西北方出现了新的敌人!」

撒迦利亚:「什么!?来自赛尔巴的援军已经到了吗!?」

士兵:「不,看来并非如此。敌部队是从利古利亚方面南下而来的模样。」

撒迦利亚:「咯……是『那个』战士队吗!……不妙啊。下令拨一半的部队去防守,要死守住喔。还有向阿哈布大公求援。在萨利亚古城的援军到来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撑住。」

士兵:「是、撒迦利亚将军!」

 

☆撒迦利亚·交手:「好吧,我来当你们的对手吧。」

★撒迦利亚·打倒:「咯……你们是什么人?难以相信会是普通的战士队……」

☆撒迦利亚vs.莱昂哈特·交手:「莱昂哈特公……我奉主君之命,前来夺回这布拉得!」

★撒迦利亚vs.莱昂哈特·打倒:「唔!草原之狼的名号……真是名不虚传……」

 

 

【打倒撒迦利亚】

莱昂哈特:「霍姆兹,又被你救了啊……看来被称之为草原之狼的我也蠃不了格拉那达的年轻狮子。」

霍姆兹:「你早就知道了吗?……」

莱昂哈特:「原本就认为你不是普通人,原来是华尔兹提督之子,难怪。不过也是到最近才发觉的。」

霍姆兹:「老爸的事与我没什么关系。莱昂公,可以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老爸的事吗?」

莱昂哈特:「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会照办。霍姆兹,我要去视察一下城市的情况,这就交给你,把阿哈布的败兵残将解决掉吧……」

 

霍姆兹:「卡特莉,你在做什么?」

卡特莉:「这个人还有气,我想救他。」

霍姆兹:「那家伙是敌方的老大耶,别理他。」

卡特莉:「再一下子就行了,霍姆兹安静一点!」

霍姆兹:「啧……」

卡特莉:「尤特娜神啊……请见怜于此人……」

撒迦利亚:「呜呜……」

卡特莉:「啊,醒过来了呢。太好了……」

撒迦利亚:「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卡特莉:「并不是我救你的,一切都是尤特娜神的意思。」

撒迦利亚:「!……那个圣痕是……难道……你是……」

卡特莉:「咦!?……」

撒迦利亚:「您是萨利亚王国的公主、玛莉亚小姐。在您胸口上的圣痕就是最好的证据。」

卡特莉:「这个胸口上的痣……是尤特娜的圣痕……」

撒迦利亚:「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镇压了萨利亚城、叛乱成功的阿哈布大公命令我杀了刚出生不久的公主。我抱着公主来到森林,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把公主交给了偶然遇见的旅行中神官。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面,这也是尤特娜神的引导吧……玛莉亚公主,请原谅我,我无法违逆身为我主君的阿哈布大公的命令,协助他灭亡了萨利亚王家,这个罪万死莫辞……」

霍姆兹:「叽哩呱啦的说些废话……看吧,卡特莉都完全呆掉了不是吗,世界上也有不知道比较好的事啊。卡特莉抱着也许父母还活着的希望,光是靠着那样的期待就能够开心的努力着。难得劳司祭一直保守下来的秘密、却被你这个脑袋空空的家伙全揭穿了!」

撒迦利亚:「不、国王夫妇还活着。」

霍姆兹:「你、你说啥!」

撒迦利亚:「这是只有我和阿哈布大公知道的事,两位陛下被幽禁在萨利亚古城的地下牢中。虽没有性命之危,但由于长期的软禁生活而很虚弱。拜托……请务必要救出他们两位。我曾经失去过一次的生命,今后想要为萨利亚王家而尽一份心力。」

霍姆兹:「喂、喂,话说得太早了吧!」


■布拉得

卡特莉:「霍姆兹……」

霍姆兹:「啊啊,我知道啦,想去萨利亚古城、对吧。可是又还不知道撒迦利亚的话是不是真的,不要太过于期待了喔。」

卡特莉:「嗯。可是啊,我是相信撒迦利亚将军的。因为是一直梦想的事,开心得心直跳呢。」

莱昂哈特:「霍姆兹,夺回萨利亚城的时机成熟了。我想趁着阿哈布的军团还没从败战中恢复过来时进击,可以帮忙吗?」

霍姆兹:「当然,我正有此意,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虽然讨厌战争,但我会在这场战斗中竭尽全力。若是夺回萨利亚城和国王夫妻的话,就向国王夫妻和卡特莉宣誓忠诚吧。」

莱昂哈特:「我原本就打算那么做。也不必你的提醒我……」

霍姆兹:「然后若是国王天命已尽时,就由你当萨利亚王。我希望卡特莉不是王侯贵族,成为平凡的女性。莱昂哈特公,你能够答应我的要求吗?」

莱昂哈特:「那不是我的一句话可以决定的。公主的未来是由国王陛下来决定的。但是我本身的想法也和你一样。那样天真烂漫的玛莉亚公主不能再次被当成战争的道具。要以玛莉亚公主的幸福为最优先的考量。我只能保证这件事……」

霍姆兹:「不,有你这番话我就放心了。你是可以信赖的人。是你的话,就可以放心的把卡特莉交给你了……那、也该动身了吧。真希望战争能就此结束……」

 

■萨利亚古城

阿哈布:「利修埃尔,身体的状况怎么样了?」

利修埃尔:「阿哈布大公!?若是要我为你办事的事,我应该已经拒绝过了。不管你来多少次都一样,回去!」

阿哈布:「那可不成,这个盗贼跑到我家偷窃珠宝,抓住她拷问之后,她才终于招了出来。她是为了买药给你才去偷珠宝变卖。你也知道吧,在本国偷窃是重罪。要杀小孩虽然是件于心不忍的事,但法律不容偏曲。」

利修埃尔:「巴德,是真的吗!?」

巴德:「对不起、利修埃尔,我没有遵守约定……」

利修埃尔:「……阿哈布大公,拜托你,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那些珠宝买回来的。所以……」

阿哈布:「要救这小鬼只有一个方法,为我办一个月的事,保护这个国家。那么做的话就可以抵消这家伙的罪。怎么样、利修埃尔,这交易不吃亏吧。」

利修埃尔:「……我知道了……好吧。」

巴德:「不行啦、利修埃尔,不可以照这家伙的话去做!」

阿哈布:「那么利修埃尔,尽快到城来吧,这小鬼就由我保管一个月。」

利修埃尔:「咯……」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