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

2001.06.09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萨利亚村

古严寇斯:「在哪?躲在哪?」

村人:「我、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请手下留情……」

古严寇斯:「是吗……那就死吧!」

(暗黑魔法...)

村人:「呜呜……」

 

克努得:「古严大人,都这样搜查过了还找不到,果然还是被欧克特巴斯之女给带走了吧。」

古严寇斯:「看来是如此……」

克努得:「她马上就要从巴尔特之森回来了,请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取回莉维之腕轮。」

古严寇斯:「唔……这就交给你吧。我必须要去夺取拉奇斯(风之圣龙·ラキス)才行。」

克努得:「拉奇斯!?……那么阿雷斯之女还活着吗?」

古严寇斯:「对。曾经在赛尔巴草原现过身。这么一来四个人就全到齐了……」

克努得:「是!……那么、终于要……」

古严寇斯:「唔……仪式之日近了,为了那一天,现在再一次的需要缪斯(水之圣龙·ミュース)。克努得、别掉以轻心啊。」

克努得:「是!古严寇斯教皇大人。」


第十九章 相逢

流南

萨莎

罗法尔

克努得

(クヌード=Knud)

■萨利亚村
克拉瑞丝:「这、难道……」
欧根:「怎么了?克拉瑞丝小姐。」
克拉瑞丝:「这正充满了邪恶的气。村子……萨利亚村被袭击了!」
流南:「我知道了。克拉瑞丝小姐请先回避,我们去查探一下情况。」
克拉瑞丝:「那就拜托了。在村子有很重要的人正等着你们。」


■罗法尔所在的民家
长老:「罗法尔大人、不行!现在出去连您都会被卷入……」
罗法尔:「长老,那可办不到。我受到村人们的照顾,不能够一个人躲起来。」
长老:「啊、请等等,罗法尔陛下!」


☆克努得·交手:「咯咯咯,我们的悲愿即将实现,才不让你们来碍事!」
★克努得·战死:「咕……暗黑神啊,请接纳我的魂魄……」

■talk me(流南与罗法尔)
流南:「罗法尔王!?……不会是威尔特王国的罗法尔陛下吧!」
罗法尔:「好久不见了,流南公子。也难怪你会不可置信的发问了。古拉穆德之子……那个小小的少年,没想到甚至已经成长到这样的地步了……能和你再会我感到很高兴。」
流南:「是,我也觉得没比有见到王这样健康的模样更令人高兴的事了。」
罗法尔:「流南公子,这东西就转交给你吧。」
流南:「这是?……」
罗法尔:「威尔特王家的宝剑麦因斯特(マインスター)。除了可以切裂任何铠甲之外、还蕴藏着愈伤的能力。是流南公子的话、应该是能使用的吧。」
流南:「威尔特王家的宝剑……我不能收下那么重要的东西!」
罗法尔:「不,那可不行。听说你阻止了寇达的野心、保护了莉莎与萨莎不是吗。以一个武人的身分、还有以威尔特国王的身分来说,我都欠了流南公子非常多。你也是男人的话就会了解武人之心吧,希望你不要客气的收下它。」
流南:「我明白了。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罗法尔:「流南公子,首先必须取回大宅才行。有话等事情办完后再慢慢谈吧。」
流南:「是、罗法尔陛下!」
(获得☆マインスター)

■talk me(萨莎与罗法尔)
萨莎:「父王!啊啊……」
罗法尔:「萨莎,你来了啊……」
萨莎:「父王……父王……」
罗法尔:「好了好了,要哭到什么时候,会被大家笑喔。」
萨莎:「因为……因为……说搞不好您已经战死了也说不定、我……也许再也见不到面了,人家不安的不得了。所以能够这样的说着话、太高兴了就……父王的胸膛……好大……好温暖……」
罗法尔:「……这也全都是托流南公子的福啊。萨莎……」
萨莎:「是?……」
罗法尔:「不、没什么……我今后也打算与流南公子并肩作战。你暂时回威尔特如何,莉莎也在等待着吧。」
萨莎:「我不要!我要和父王一起走,就算您说不行我也要跟着!」
罗法尔:「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也是莉莎的女儿,萨利亚的战士之血正在鼓动着吧。哎、好吧,流南公子那边由我去说。」
萨莎:「真的吗!谢谢父王!」

■民家
村人:「喔喔,总算来了啊,这把银之斧给你吧。请务必要从加赛尔的魔道士手中拯救这村子!」(获得银斧)


■民家
老人:「这是炎之魔法熔岩术(ボルガノン),可以发挥出绝大的威力、但难以灵活运用。你们的同伴中有人能使用的话就好了……」
(获得炎魔道书ボルガノン)

■民家
老人:「加赛尔的魔道士们会使用恐怖的暗黑魔法,与他们作战的话、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使用这杖的话,也可以治愈在远方的同伴吧。请拿去好好利用。」(获得远愈之杖)


【制压】
克拉瑞丝:「是场辛苦的战斗呢,累不累?」
流南:「我不要紧。对了、克拉瑞丝女士,罗法尔陛下他……」
罗法尔:「流南公子,我也没事。身体也痊愈了,今后可以随心所欲的作战了。」
流南:「得以拜见陛下的身姿、年轻的将兵们也都会高兴的。请务必要指导着还不成熟的我们。」
罗法尔:「不,在由于我的过错而失去了许多将兵的状况下、还一个人死皮赖脸的活下去,以一个国王的身份来说是件羞耻的事。我必须向威尔特的国民道歉才行。即使要用我的生命交换也要打垮帝国。我是为了雪耻才活到今天的。」
流南:「罗法尔陛下,现在请再次以同盟军盟主的身份指挥全军,我也将以一名将领的身分来从旁协助。」
罗法尔:「不,我拒绝。我是败军之将。希望流南公子能继续像现在这样当指挥官。」
流南:「可是……」

(如果萨莎不在队中:)

罗法尔:「那、我还积了不少话要和诸位将领谈,先告辞了。」

克拉瑞丝:「……失去了不少部下令罗法尔陛下很难过吧……」

欧根 :「是啊……我也非常能了解陛下的心情,现在不要去打扰他比较好吧。」

 

(如果萨莎在队中:)

罗法尔:「那、我还积了不少话要和萨莎谈,先告辞了。」

克拉瑞丝:「……失去了不少部下令罗法尔陛下很难过吧……」
欧根 :「是啊……我也非常能了解陛下的心情,现在有机会让萨莎公主和他说说话,无论如何会好些吧。」


■村中的神殿
流南:「……克拉瑞丝女士,加赛尔教国为何要来攻击这偏僻的小村子,克拉瑞丝女士知道些什么吗?」
克拉瑞丝:「是的……我会把一切都开诚布公。流南大人知道一年前的那个事件……圣龙缪斯(ミュース)消灭诺尔赛利亚(ノルゼリア)市的事吧。」
流南:「是,当然……」
克拉瑞丝:「我父亲欧克特巴斯与艾森老师为了阻止缪斯更进一步的杀戮而与教皇古严作战。然后取回莉维之腕轮,救出了梅维(メーヴェ)公主。」
流南:「梅维公主?……莉维王家应该是没有叫那名字的公主?……」
克拉瑞丝:「没有被一般人知道,其实国王与艾蕾娜(エレナ)夫人之间还有一位叫梅维公主的幼女。由于生下来就拥有尤特娜的圣痕,所以交给了水之神殿的纳利斯大人,被严厉禁止离开神殿的样子。」
流南:「真是可怜的公主呢。只不过有尤特娜的圣痕就要被软禁在神殿中、是巴多穆(バドウム)王做得出来的事。」
克拉瑞丝:「任何一个国王都会那样做。仅仅一匹圣龙就能在瞬间消灭君临于大陆的两个圣王国。恐惧圣龙复活的心情、是活在这大陆上的人们共通的想法。眼前也有这萨利亚因为生下了拥有圣痕的公主而导致王家灭亡的事 ……」
流南:「但是克拉瑞丝女士、守护圣龙原本应该是为了从邪神手中保护人们、由女神尤特娜给予四个少女的能力。只为了古拉尼昂的一个例子就抱持着恐惧感难道不是错误的吗?」
克拉瑞丝:「是啊,若是能正确的被使用,也是可以成为正义的力量吧。但是司掌着圣龙的巫女是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女,若是被邪恶之人利用的话,就会成为可怕的破坏神。眼前就有诺尔赛利亚因为缪斯而灭亡……」
流南:「那么、梅维公主她?……」
克拉瑞丝:「是的。古严杀害了四贤者之一、水之神殿的麦欧斯大人,夺走了公主和莉维之腕轮。然后用魔力操纵着拒绝他的梅维公主,使在她体内沉睡的缪斯醒来。」
流南:「……」
克拉瑞丝:「毁灭诺尔赛利亚市之后,梅维公主觉醒了过来,知道了自己所做过的事。她用出最后一分力量抵抗着古严寇斯的魔力,但只要腕轮在他手中,她就无法违抗。」
流南:「真可怜……我一直把缪斯当成杀父仇人,但原来真正该恨的人是那个男人……古严寇斯啊……」
克拉瑞丝:「父亲和艾森老师与古严寇斯作战,然后赔上了父亲的性命才终于取回公主和腕轮。艾森老师说、若是古严打过来的话,光靠自己一个人是守不住的。为了以防万一,把莉维之腕轮托给了我。我想古严就是知道了这件事,为了从我这取回手环才会来攻击村子。」
流南:「克拉瑞丝女士……这么一来我终于能了解玛尔斯神殿被袭击、艾森老师被杀害的理由了。梅维公主被藏在玛尔斯神殿,而古严为了取回她而来……」
克拉瑞丝:「是的……当我得知艾森老师被杀害时,就有迟早会有这一天到来的心理准备。」
流南:「不过,我还有一件不了解的事。梅维公主现在在哪?在玛尔斯神殿之战中被古严抓走了吗?」
克拉瑞丝:「流南大人还没有发现到吗?」
流南:「咦?……」
克拉瑞丝:「我明白了……关于那部份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艾缇

克拉瑞丝

克拉瑞丝:「梅维小姐,为什么不说出真相呢?」
艾缇:「……」
克拉瑞丝:「是流南公子的话一定可以理解的,请鼓起勇气向他求助吧。」
艾缇:「好的……」
克拉瑞丝:「那就好……那么这莉维之腕轮就还给梅维小姐了。」
艾缇:「!……可是、那个……」
克拉瑞丝:「与其由我保管,交给梅维小姐会更安全。流南公子一定会保护你的。」
艾缇:「……」
克拉瑞丝:「梅维小姐曾经说过,仅仅在年幼时看过三天外面的世界而已。从那时起、就一直把初次见到面的少年记在心中。」
艾缇:「……」
克拉瑞丝:「我听父亲说过,那似乎是古拉穆德公觉得公主太可怜,抱着会被处以反逆罪的心理准备、打算把你带到拉赛利亚的样子。但是结果被国王知道了,公主再次被带回水之神殿。」
艾缇:「是的……」
克拉瑞丝:「流南大人对那时的事没有任何记忆了吗?」
艾缇:「嗯……」
克拉瑞丝:「可是真的是那样吗?会不会流南大人其实早就发现到了,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呢?」
艾缇:「为何……为何要装做没发现的样子。如果在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发现了我的事的话,我一定会全部都说出来的,就不用一个人这么痛苦难过了……」
克拉瑞丝:「梅维小姐,请鼓起勇气告诉他吧。你的事,还有那圣龙缪斯的手环、莉维之环的事……」

流南也是这么有城府的人...不愧是第一号^^


莱昂哈特 霍姆兹 卡特莉

■布拉得·领主之馆
莱昂哈特:「霍姆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赛尔巴也成功夺回了,剩下的只有萨利亚古城的阿哈布大公而已了。打倒他的话、复兴萨利亚王国的事也不是梦了。」
霍姆兹:「那、你就当萨利亚王了吗?住民们似乎是想要变成那样。」
莱昂哈特:「不,我不会当王。当赛尔巴的领主就够了。」
霍姆兹:「可是还活着的萨利亚王族除了阿哈布之外就只有你了吧。达古尼尔(ダグネル)王与堂兄弟罗贝尔特(ロベルト)大公被王弟阿哈布大公杀害,独生女的公主也下落不明之类的……据说罗贝尔特大公的三个孩子都是女的,能在这乱世中保护国家的人就只有你了吧。你是战死的赛尔巴大公罗贝尔特之弟,先王是与你同一个祖父的堂兄吧。听说就连萨利亚神官家的克拉瑞丝神官长也信赖着身为她亡夫之弟的你,有什么关系,你就去当萨利亚王嘛。那么一来就可以一口气解决掉所有事了,从此可以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莱昂哈特:「霍姆兹看来相当想让我当萨利亚王,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霍姆兹:「不、没有,与我无关啦。我只是个普通的冒险者,是外人……」
莱昂哈特:「呼……普通的冒险者吗……哎,好吧。把骑士团留下防守赛尔巴,要保护这座城市的话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一直以来得到你的不少帮助,不过今后要怎么做就随你高兴吧。因为霍姆兹是个普通的冒险者、就得要继续冒险才行嘛,哈哈哈……」
霍姆兹:「……真讨人厌的口气。这家伙的个性该不会意料之外的恶劣吧……」

 

霍姆兹:「卡特莉,要动身了,准备好了吗?」

卡特莉:「嗯。下一个目的地是哪?」
霍姆兹:「蕾达的古城。听说艾利亚尔山的洞窟打开了,这么一来终于可以穿越蕾达之谷了。」
卡特莉:「蕾达之谷?」

霍姆兹:「过去时是蕾达的王宫所在之处,但现在早已荒废,似乎已经成为魔兽的巢穴了。但是为了把泪之结晶ダクリュオン弄到手,就非去不可。」

如果13章阿特罗姆战死,这里就不会提到ダクリュオン的事
卡特莉:「嗯,那走吧、霍姆兹。我也会加油。想要看阿特罗姆开心的表情。」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