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07

本章登场的ポエム、因为是童话的弟弟,而且名字一样不正经(-_-b)。所以一并……ポエム(=poem、诗)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流南

欧根

■自由都市·塞内

流南:「欧根,兵士们有充分的休息了吧。」

欧根:「是。昨晚那样的又喝又唱闹过后,已经充分的养精蓄锐了吧。」

流南:「那么差不多可以出发了吧。再拖下去会使巴尔特(バルト)的防御变得更加坚固。」

欧根:「是的。但是有一件令人放心不下的事。」

流南:「北方的防御吗……那件事我也注意到了。要是留塞内市一座空城的话,驻留在赛尔巴(セルバ)砦的帝国军八成会从背后打进来。真是令人为难啊……」

欧根:「流南大人,我倒有一个妙计……」

流南:「欧根的计策吗……算了,你就说吧。」

欧根:「公子知道曾是赛尔巴领主的莱昂哈特公的事吗?」

流南:「只知道名字。拥有草原之狼的外号,是个杰出武人的样子。仅用少量兵力就把帝国军主力玩弄于股掌之上,在赛尔巴城被夺之后也继续果敢的抵抗着之类的……」

欧根:「是的。派遣使者到那位莱昂先生那去,提出一起攻下赛尔巴城的建议。然后趁着他的部队攻击赛尔巴的空隙,我军趁机攻下巴尔特要塞不是很好吗。」

流南:「欧根的意思是要利用他吗?」

欧根:「哎、也不用那么死脑筋……在攻下巴尔特要塞后再去向莱昂先生道歉的话就好了嘛。」

流南:「我知道了,派使者去莱昂哈特公那,提出在赛尔巴共同作战的请求。」

欧根:「是……那么要用我的作战罗!」

流南:「不,我也率领一半的兵力北上,与莱昂军一起击破赛尔巴的帝国军。之后再向巴尔特要塞前进!」

 

■赛尔巴城

卡内尔:「什么!塞内要塞被夺走了!?不妙……太不妙了不是吗……这样下去会孤立在敌阵之中……咯……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布拉得·领主之馆

莱昂哈特:「喔……流南公子提议合组共同战线?」

西罗:「是的。说是流南军已经攻下了塞内市,将率领半数兵力北上,希望能共同攻略赛尔巴。」

莱昂哈特:「流南是可以信任的男人吗,听说他还只是个17岁的年轻人?」

西罗:「据说他曾经与那位理查德王子对等的交涉,应是具有相当能力的人物不会错吧。」

莱昂哈特:「与理查德对等的?那就有趣了,真想见他一面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啊。」

西罗:「那么要对赛尔巴出兵吗?」

莱昂哈特:「是啊。藉此我们也加入尤特娜同盟,一直孤军奋战下去也不是办法吧。也为了蕾妮的事,那男人……要好好的回礼给卡内尔才行……不过问题在阿哈布大公。说不定会趁着我不在时袭击布拉得,城市的防御方面该如何是好……」

西罗:「去请霍姆兹先生帮忙如何?如果您允许的话,就由我去请他帮忙……」

莱昂哈特:「说的也是,可靠的人只有他了。西罗、去他住宿的地方拜托他看看好了。」

西罗:「是,遵命!」

 

■布拉得·宿屋

霍姆兹:「这样啊,事情我明白了。若是应流南的邀请而出兵,我也不能说不要嘛。好吧,城市就由我来守护。」

西罗:「霍姆兹先生、感激不尽!」

卡特莉:「西罗、请多多保重,祝你武运昌隆。」

西罗:「是,谢谢你。修女也请多保重!」

莱昂哈特:「是吗、霍姆兹接受了啊。这么一来布拉得的防御就可以放心了。好,出阵吧。西罗,吩咐麾下的士兵们快做准备。」


第十七章 草原的勇者

西罗 莱昂哈特 卡内尔 梅利萨尔

■赛尔巴草原

莱昂哈特:「西罗、流南军来了吗?」

西罗:「是的,已经在赛尔巴城南布好阵的样子。」

莱昂哈特:「是吗、那么我们也突击吧,就当是赌上赛尔巴军的志气、只有卡内尔一定要由我们亲自击败!草原是我们的故乡,动作可别比外地人更慢喔!」

 

■赛尔巴城门口

梅利萨尔:「卡内尔大人,我们被从南方和东方包围了。再这样下去会全灭。」

卡内尔:「梅利萨尔司教吗……那种事我知道。」

梅利萨尔:「除了投降之外别无他途了。请下决断!」

卡内尔:「别胡说八道,要是被莱昂关起来,我们会被一个不剩的全杀光喔,你连那种事都不知道吗!」

梅利萨尔:「因此我才忠告过手段不要太残酷。」

卡内尔:「你说啥?你想说这是我的责任吗!」

梅利萨尔:「不……并非如此……」

卡内尔:「够了!我要带着财宝撤退到巴尔特要塞去,这由你来防守。」

梅利萨尔:「怎、怎么这样……我一个人根本守不住。」

卡内尔:「只要能在我逃走之前挡一阵子就好,绝对不可以投降。要是投降的话,就把你留在祖国的亲人全送到流刑地去。不想事情变那样的话就全力作战!」

梅利萨尔:「是……是的……」

卡内尔:「什么啊,别担心,只要撑一阵子之后、诗(ポエム)的马贼队就会赶到,我通知过他可以尽情烧杀抢劫也无所谓。敌人的注意力就会被他们引走吧……」

 

☆卡内尔·交手:「可恶、被追上了吗!怎能死在这种地方!」

★卡内尔·战死:「该死的野狗们……不要碰……我的宝……物……」

 

☆梅利萨尔·交手:「到此为止了啊……已经无法逃也无法躲了……」

★梅利萨尔·战死:「神啊……请原谅罪孽深重的我们……」

妮法

(ネイファ=Neyfa)

■第4回合·北方草原

诗:「喔,来大干一场吧,好~不用客气,去攻打村子搜刮财宝,抵抗者一个不留全杀光也无所谓!」

手下:「可是老大,与莱昂的赛尔巴军打可不妙耶,我们不可能蠃的,部下们也在害怕着。」

诗:「哼、嗯、哼……我有绝招啦……用抓到的那女孩……以为要把她卖掉就大错特错了,那个小鬼是胜利的女神。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东西了,就算是世界之王也可以当。」

手下:「呃……那又要把那家伙叫出来了吗?还是不要比较好吧,我们可不想要下地狱耶。」

诗:「混蛋!都做了那么多坏事了,现在还怕个什么劲。我去把女孩带来,在我回来前就只靠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手下:「嘿……知道了啦、老大。」

 

■第11回合·北方草原

诗:「喂、小丫头,照我的话去干掉那些家伙!」

妮法:「不要!!那种事我办不到!!」

诗:「那我就把你卖成奴隶,一辈子都见不到你老哥罗。那样也无所谓吗?」

妮法:「怎么这样……我想见哥哥……拜托你、请让我回艾利亚尔!」

诗:「所以说再一次就好,只是吓吓他们也可以。那样的话我就送你回艾利亚尔。」

妮法:「是真的吧……可以相信你吧……」

诗:「啊啊,相信我吧。我虽然长成这样、但也并不是坏人喔。」

妮法:「我知道了…………尤特娜神啊……请赐与我莫大的力量与勇气……」

 

■流南本阵

流南:「怎、怎么了!?这个冲击、难道是!……」

欧根:「流南大人、不得了了!草原的另一头出现了巨大的龙!」

艾缇:「那、那是!……」

流南:「艾缇、你知道些什么吗?」

艾缇:「那是……迦南的守护圣龙、拉奇斯(ラキス)……」

流南:「拉奇斯……据说拥有巨大翅膀的迦南守护圣龙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拉奇斯会……」

欧根:「流南大人,让士兵撤退吧。公子也要尽快压制城!!」

流南:「我知道了!下令叫士兵们不可接近飞龙!我去压制赛尔巴城,知道吧、欧根!」

欧根:「是,马上去!!」

 

☆诗·交手:「小看人……你们要是不知道的话就告诉你们,我也算是以塞内的海蛇而为人所惧怕的海盗童话的弟弟诗喔,对我动手的话、我大哥可不会放过你们啊!」

★诗·被打倒:「王八蛋、给我记住……咕呼!」


■民家

老人:「喔喔、你们就是在街头巷尾颇有好评的流南公子的军队啊,居然还来协助解放这赛尔巴吗?那么可以听我一个请求吗?这是会放闪电的魔法之剑雷之剑,希望能转交给解放军的莱昂公。因为是信任你们才拜托你们,不要私吞了喔。」

(获得雷之剑)

 

■民家

村人:「喂、你们在这种地方拖拖拉拉的不要紧吧。卡内尔打算带着他搜刮的财宝逃走。其中他所持有的「萨利亚圣书」是在萨利亚神殿中被发现的圣书,似乎可以给予持有者不可思议的力量。咦?……啊啊、这个吗?是他们掉下被我捡起来的,想要的话就给你吧。反正对我来说也没用。」

(获得圣者之证)

 

■民家(第10章蕾妮如果没有加入,敏兹与她的对话·暂缺)

 

【制压】

塞内特:「妮法、是我!已经没事了,回来!」

妮法:「哥、哥哥!……啊啊……塞内特哥哥……」塞内特:「对不起。是我不好……因为我让妮法一个人才会……」

维妮:「塞内特大人,妮法小姐很累了,回艾利亚尔去吧。铁木真大人(テムジン---Temzin)和卡缇娜夫人(カティナ=Katina)都很担心。」

塞内特:「说的也是。妮法,别哭了,你很努力了。没有被拉奇斯控制,也没有从事破坏与杀戮、对吧,你已经没事了。但是不要再次离开我身边了。你由我来守护。我们那样约定过的……」

 

■赛尔巴城门口

欧根:「话说回来了流南大人,说起那个拉奇斯,它看起来好像对攻击犹豫不决的样子呐。」

流南:「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为何感觉不出来有多恐怖呢,反而觉得有蕴藏着某种悲哀的感觉。」

欧根:「流南大人,莱昂哈特公来会面了。」

 

莱昂哈特:「流南公子,刚才在战场上真是失礼了,连打声招呼都无法满足。」

流南:「不、失礼的是我这一边。」

莱昂哈特:「唔……好眼神,不愧是古拉穆德大人(グラムド)之子。」

流南:「莱昂公认识我的父亲吗?」

莱昂哈特:「年轻时曾受过他的关照。也曾经被大公救过性命。」

流南:「性命?……」

莱昂哈特:「公子知道蕾达解放战争的事吗?」

流南:「是的、为了解放加赛尔教国支配下的诸都市,年轻人们从大陆中聚集在一起的事吧,父亲说他也有叁加过。」

莱昂哈特:「是的、当时加赛尔教国的势力伸展到北部的边境地带,有许多的自由都市在它的支配下。耐不住过于苛酷的支配的人民、向大陆诸国求援,但王侯贵族无动于衷,而年轻人们自发性的不分国籍聚集在一起。当时身为小领主之子的我也以15之龄参战。在那之中遇到了许多的勇者,向他们学会了许多事。其中特别是六勇士与六贤者的事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掉吧。」

流南:「是解放战争的12英雄吧。父亲也是其中一人。」

莱昂哈特:「是的。拉赛利亚的公子·古拉穆德、迦南的王子·阿雷斯、威尔特的王子·罗法尔、艾利亚尔的佣兵·铁木真、索亚的暗黑剑士·尤达、格拉那达的海盗·华尔兹被称之为六勇者。」

古拉穆德

流南之父

阿雷斯

塞内特之父

罗法尔

萨莎之父

铁木真

卡缇娜之父

尤达

朱利娅之父

华尔兹

霍姆兹之父

 

流南:「那六贤者有谁呢?」

莱昂哈特:「莉维神殿的麦欧斯(マイオス)与其子纳利斯(ナリス)、萨利亚神殿的欧克特巴斯(オクトバス)与其子安德雷(アンドレ)、迦南神殿的艾森巴哈(ーゼンバッハ)和其义子阿尔弗雷德(アフリード)。」

流南:「艾森巴哈!?艾森老师原本是迦南神殿的神官吗!?可是如果是那样、为何会在马尔斯神殿……」

莱昂哈特:「他被迦南的巴哈努克(バハヌーク=Bahanookue)王从王国中流放。」

流南:「咦!?……」

莱昂哈特:「是距今14年前的事了。阿雷斯王子的妻子被某人所杀害,连两个年幼的孩子也下落不明。被杀害的夫人是艾森之女。由于他指控受国王溺爱的年轻妃子是凶手,于是触怒国王被放逐。」

流南:「原来有过那种事啊……那么、阿雷斯王子行踪不明的孩子们有找到吗?」

莱昂哈特:「不,据说一直到现在也行踪不明。如果还活着的话、正是与公子同样的年纪吧……」

流南:「迦南也有复杂的内情呢……」

莱昂哈特:「流南公子。原本我也应该和你们的军队合流与帝国作战,但在打倒宿敌阿哈布大公、解放萨利亚之前,我不能离开此地。非常抱歉,但请暂时让我自由行动。」

流南:「我听闻萨利亚至今仍处于内乱之中。虽不了解详情,但就交给大公自己做判断吧。」

莱昂哈特:「总有一天我也会与你会合,在那之前就先留下一名我最信任的部下吧。西罗,你要助公子一臂之力喔!」

西罗:「是、莱昂哈特大人。」

莱昂哈特:「流南公子,祝你武运昌隆。」

流南:「是、莱昂哈特公!」


巴尔卡

(バルカ=Barka)

巴巴罗萨

(バルバロッサ=Barbarossa)

■巴尔特(バルト)要塞  

巴尔卡:「巴巴罗萨,没有奇怪的事吧。」

巴巴罗萨「巴尔卡大人,要是知道您要来的话,我就会去迎接您了。」

巴尔卡:「不、没必要为那种事费心。对了,听说西部战线的状况了吗?」

巴巴罗萨「是的。由于尤特娜同盟军的侵攻,塞内、赛尔巴都沦陷了,事态变得严重了呐。」

巴尔卡:「不,我反而觉得这样好。原本我就反对越过莉维防御线进军。我帝国在与莉维王国之间的战争也被强加以莫大的牺牲。何况在占领地的民心正浮动的现在,向西进军只是步上自灭之道吧。我认为暂时以天险莉维大河为防御线,等待国力的回复方为上策。」

巴巴罗萨「关于那个我的想法也几乎是相同的。我迦南王国在漫长的战争中已筋疲力尽,并未留有与西侧诸国一战的实力。蕾达地区、萨利亚地区的诸国虽然都是一些小国家,但若是一旦出现有能力的领导者、集结力量的话,其兵力将会远远凌驾于我国之上吧。」

巴尔卡:「但是皇帝却命令趁此机会压制大陆全土,再怎么劝阻也听不进去。」

巴巴罗萨「是……」

巴尔卡:「再加上派些像是巴甫洛夫(パブロフ=Pavlov 第10章boss)和卡内尔之流的蠢货当占领地的执政官、徵收税金,愚蠢行为的结果就是这些败仗。」

巴巴罗萨「……」

巴尔卡:「那些蠢东西们被杀是自作自受,但不觉得在他们手下作战的士兵们太可怜了吗……」

巴巴罗萨「巴尔卡大人……」

巴尔卡:「抱歉……我知道说这些也没用。但这些牢骚也只能对你说了……」

巴巴罗萨「不……我能体会殿下的心情。」

巴尔卡:「我羡慕着朱利叶斯(ジュリアス=Julius)。他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在瑟姆赛利亚(ゼムセリア)置身事外。」

巴巴罗萨「因为朱利叶斯殿下一直到最后都反对向西进军嘛,皇帝也无法硬指使他。」

巴尔卡:「他认为听从皇帝命令的我是个懦夫。但是巴巴罗萨、我要代理兄长阿雷斯的工作、无法不遵从皇帝的命令。」

巴巴罗萨「我明白。巴尔卡大人的忠节、诚实,在下巴巴罗萨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

巴尔卡:「不,也许我只是胆小怕事而己。我一直到现在都还忘不掉兄长悲惨的死法……」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