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05

嗯……耍宝的一关……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席尔华 芙劳 莱昂哈特

■布拉得·领主之馆

席尔华(シルヴァ=Silva):「那么莱昂大人、桑就麻烦你了。」

莱昂哈特:「唔……若只是寄放在我这是很简单,但布拉得这里也许也将成为战场。如果那样也没关系的话就无所谓了……」

席尔华:「是、我也有教授过桑身为一个骑士的心得,她应该不至于会碍手碍脚的吧。」

莱昂哈特:「你是曾经说过要加入艾利亚尔(エリアル )的话,但有和伊斯多利亚作战的打算吗?」

席尔华:「我是身负着更加重大的使命,但现在还不能禀告。身受莱昂大人不少照顾还这样做真是很抱歉。」

莱昂哈特:「不,无所谓。既然是憎恨着加赛尔(ガーゼル)而逃离祖国的你的事,那么即使眼前的目的不同,但大目标是不至于会不一样的。」

席尔华:「是的……要从加赛尔的魔手中拯救祖国,我的愿望只有那样……」

莱昂哈特:「那么共饮一杯信胜之酒吧,祝黑骑士席尔华女士的武运昌隆!」

席尔华:「祝赛尔巴(セルバ)大公莱昂哈特大人武运昌隆!」

 

■领主之馆·客厅

芙劳:「 嗯……你、是从迦南亡命而来的吗?看起来很年轻、是见习骑士?」

桑:「我是那样没错,但母亲可是被称之为大陆最强的阿雷斯骑士团的一员喔。全身披着黑色的铠甲、解放了被加赛尔夺走的迦南东北诸国喔。就算是你至少也应该有听过名字吧。」

芙劳:「嗯,不过说大陆最强是言过其实了。像是索菲亚(ソフィア)的龙骑士团和艾利亚尔的佣兵军也都很有名……可是要最强的话、还是萨利亚的天马骑士团不是吗?其中又以弗娜姐最棒了。现在虽然还没去艾利亚尔,但非常的帅气喔。」

桑 :「你姐姐也要到艾利亚尔?那、和我母亲一样耶。她说是为了与加赛尔教国作战才加入艾利亚尔佣兵军的。可是却叫我留下来。她一定是还把我当小孩吧。」

芙劳 :「啊、这样啊?我也一样耶。姐姐们都已经在作战了,却说我还是小孩,一直叫我在家看门。真的是太瞧不起人了嘛。」

桑 :「嗯、嗯,绝对是那样的。」

芙劳 :「哪、桑,我们做个朋友吧。然后要大大活跃、让你的母亲和我的姐姐们都大吃一惊。我们俩一起合作来帮莱昂大人的忙吧。」 

桑 :「好是好,可是大公大人会答应吗?」

芙劳:「不要紧的。莱昂大人看起来是那样子,但对女孩子很温柔的。只要做的巧妙,他绝对不会说不行的。」

桑:「真的?那就去拜托他看看。芙劳、要加油喔。」

芙劳:「嗯、桑,我们是搭档罗!」


第十五章 绿洲城市

■布拉得市·入口

霍姆兹:「这就是草原城市布拉得吗……」

卡特莉:「风感觉好舒服呢。」

霍姆兹:「先去领主馆打声招呼好了。不然被当成盗贼团可就麻烦了。」

卡特莉:「天空好清澈,鸟儿们也好开心的样子……」

 

霍姆兹:「对了、阿特罗姆说过曾经在这城市中住过的吧。」

阿特罗姆:「嗯……」

霍姆兹:「你那是什么表情?回来了不高兴吗?」

阿特罗姆:「没有和姐姐一起回来、怎么高兴得起来!」

霍姆兹:「啧……不讨喜的家伙。都已经说过会去蕾达找复活的宝玉了吧。姐姐是很重要,但你不能活得更轻松一点吗!」

 

卡特莉:「啊……还有美丽的花……霍姆兹,不要摘它们喔,那样会很可怜的……」

霍姆兹:「唉、真累……」

莱昂哈特

西罗

■领主之馆

西罗:「莱昂哈特大人,有一群身份不明的人进入街道中了。虽然看起来并不像盗贼团,要出击吗?」

莱昂哈特:「欧克斯市被一群战士们拯救了的样子,大概就是他们吧。无须派部队出击,我就在这领主馆中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西罗:「是,遵命!」

 

■酒馆

桑:「阿姨、请拿牛奶来!」

芙劳:「啊,我也一样!」

老板娘:「好好好、小姐们。要多喝才能变大喔。」

桑:「可是阿姨、我才不会输给芙劳对吧?」

芙劳:「咦?什么?……」

客人:「老板娘,把店关掉比较好喔,因为似乎有盗贼团侵入街道了。」

老板娘:「真的吗!?那可不得了了,小姐们也快点回家去吧,我要打烊了。」

芙劳:「桑……好机会哟。若是消灭盗贼的话,光我们也可以办得到。」

桑:「咦~你当真的?不去向莱昂大人报告好吗?」

芙劳:「事后再去报告就可以了。做吧、桑。要是能赶跑盗贼的话、大家一定会被吓到的喔。骑士团的男人们也不至于再把我们当小孩了。」

桑:「嗯!知道了,我也会加油!」

 

■教会

莉莉娅:「啦~啦~啦~」

司祭:「喂、莉莉娅,你又在偷懒啦。」

莉莉娅:「啊、司祭大人,早安。」

司祭:「不早啦!你的晨课作得如何了。」

莉莉娅:「呃、晨课是什么啊?」

司祭:「修女应该告诉过你了吧。清晨的祈祷、神殿的扫除、准备餐点、照顾病人,没有让你悠哉唱歌的空闲。这个蠢东西!」

莉莉娅:「人家最喜欢唱歌了嘛。比起神官、其实人家更想当歌手。可是爸爸说不可以去从事像歌手一样危险的职业,去当个神官为人们奉献。所以我才在无可奈何之下到这来的。可是歌手不也是能够给予人们勇气与力量的了不起职业吗。呐、司祭大人不这么想吗?」

司祭:「唔……哎、职业是无贵贱的,我并不认为可以一口咬定歌手就是不好的……」

莉莉娅:「哇~真的吗,那就请说服我父亲,我要当神官歌手,在世界各地旅行,想要让更多的人能听到我的歌。」

司祭:「唔……哎也好啦。如果那是你的梦就不阻止你了。但是一旦决定的事就要贯彻到最后喔,知道吗!」

莉莉娅:「是!我会加油!」

司祭:「不过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你一个人上路。再等一下子,要是有可靠的人来的话,再把你托给他吧。」

 

☆芙劳:「我才……不会输给姐姐们呢!」

☆桑:「我不会放过盗贼!」

 

■说得(玛特尔→芙劳)

玛特尔:「芙劳!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芙劳:「咦?……玛……玛特尔姐姐?……姐姐才是怎么会……」

玛特尔:「事情以后再说!总而言之把剑收起来!战斗可不是游戏啊,怎么可以轻慢生命!」

芙劳:「是……玛特尔姐姐……」

玛特尔:「还有、叫另一个孩子也停止作战,大家都很困扰喔。天真也要有个程度!」

 

■说得(芙劳→桑)or(没有说得直接到领主馆过版时)

芙劳:「桑、他们好像不是盗贼,不要再打下去了吧。」

桑:「果然……我就觉得有点怪怪的……我们做了不好的事了呢……」

芙劳:「嗯,等一下去和他们道歉吧。也八成会挨莱昂大人的骂吧……啊~啊、失败了啦……」

阿特罗姆

莉莉娅

■( 阿特罗姆进教会)

司祭:「 阿特罗姆,你回来了啊,找到蕾奈了吗?……」

阿特罗姆:「姐姐她……」

司祭:「唔……居然……有那种事……真遗憾……街上的人也会很伤心吧。蕾奈对这城市中的人来说是女神般的存在……」

阿特罗姆:「要是梅莉娅没有离家出走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事了。因为那家伙的自行其是姐姐才会……」

司祭:「梅莉娅也有她的苦衷吧。憎恨他人不是件好事。那样做会令蕾奈伤心的喔。」

阿特罗姆:「是……」

司祭:「 阿特罗姆,若你仍打算继续寻找蕾奈的旅程,你愿意听我的一个请求吗?这个女孩是见习神官,但她说想要在世界中旅行。希望你能带着她一起走。莉莉娅,你也自己向他提出你的要求。」

莉莉娅:「啦~啦~啦~」

阿特罗姆:「真是个怪孩子呢……我知道了。总之去拜托霍姆兹看看吧。」

 

■(普拉姆访问酒馆)

老板娘:「怎么了、小姐,这虽然是酒馆,但要来杯牛奶吗?」

普拉姆:「我不要牛奶!」

老板娘:「你的反应也用不着那么大嘛,和牛奶是有什么仇恨吗?对了对了,小姐,你长得真像兰啊。」

普拉姆:「咦?阿姨、你认识我的母亲吗?」

老板娘:「~、你是兰的女儿啊,那孩子是很红的舞娘,而且又美又秀气。虽然身世很可怜,不过被贵族的青年所爱,甚至幸福到令所有的人羡慕的程度。」

普拉姆:「贵族的青年?……」

老板娘:「可是啊,萨利亚王国发生了内乱,那位骑士也出阵去了。兰在这城市中等着他回来,可是家却被流浪的佣兵攻击,很不幸的被带走了。然后她就下落不明了,我们也很担心她喔。可是有小姐在就代表兰是平安无事的吧。」

普拉姆:「妈妈她……在五年前因为生病而过世了……」

老板娘:「这样……看来发生了不少事吧……真可怜……」

 

■(霍姆兹拜访领主馆)

西罗:「莱昂哈特大人,我把客人带来了。」

莱昂哈特:「你就是战士团的队长吗?我的部下做了失礼的事,请原谅。」

霍姆兹:「不,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不用放在心上。你就是这城市的领主吗。」

莱昂哈特:「这个城市没有领主。以前是一个叫做阿哈布的男人的领地,但在受不了他的暴政的市民反抗下、把大公的军队赶出此地。现在是以自由都市的形式、在居民的自治之下营运着。」

霍姆兹:「自由都市?……那、你是什么人?」

莱昂哈特:「我是邻国赛尔巴的领主。在此地居民起兵时帮助他们与阿哈布作战,却被帝国趁隙夺走了我的领国。赛尔巴公国目前也在帝国的占领之下。」

霍姆兹:「嗯,看来是各种原因造成的麻烦状况嘛。哎、反正是与我无关的事……」

莱昂哈特:「没那种事。我很感谢你们。」

霍姆兹:「怎么说?我们应该并没有做出会让你感谢的事……」

莱昂哈特:「布拉得四面被敌人所环绕,就连要守住城市也不容易。而其中之一已经被你们消除,怎么会不须要道谢。」

霍姆兹:「你是说欧克斯的流浪汉们的事吗?」

莱昂哈特:「是的,我的骑士团一离开这,他们就像鬣狗一样的打过来。因为他们知道我不能到欧克斯去。」

霍姆兹:「原来如此,但是不用谢了。反正又不是为了你才去打的。」

莱昂哈特:「呼……真是有趣的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霍姆兹:「霍姆兹。我们是格拉那达海盗的残党,不过目前为了某些原因爬上陆地上的山丘。那么、莱昂大公,还有的三方面敌人又是谁,方便的话可以说说吗?」

莱昂哈特:「东方萨利亚古城有阿哈布大公的军队。阿哈布并未放弃夺回布拉得。东南方赛尔巴有卡内尔(カーネル)伯爵的帝国军,他要是找到我的破绽就会打过来吧。从北方有梅昧尔(メーメル)山的魔兽攻过来。原本是用利古利亚砦挡住它们的,但现况是砦中只有少数艾利亚尔兵,不足以应付无限涌出的魔兽欧普斯(オープス)。」

霍姆兹:「梅昧尔山吗……好吧、莱昂大公,梅昧尔山的魔兽就交给我解决。反正我正想去找宝物。」

莱昂哈特:「那真是得救了。原本我也应该出兵的,但……」

 

芙劳:「好啊,叔父大人,我去。反正就算留在这也没有让我出战的机会了。」

莱昂哈特:「唔……哎、好吧。若是欧普斯程度的话危险也少。反正就算不准你也不会听吧……」

芙劳:「哇、谢谢你、叔父大人!桑、叔父大人允许了。你也会一起去吧?」

桑:「嗯,当然罗,芙劳!」

霍姆兹:「…………又是小鬼吗,我可不是保姆耶,真是的……」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