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第十三章 塞内的海蛇

麦辛(メルヘン=Maerchen)

横行(?)塞内海的海盗头目、偶尔也会发发善心的“童话”先生。(^^)

克莉西娜(クリシーヌ=Krisheena)

暂时受麦辛雇佣的部下,拥有“盗窃”特技的女剑士。

劳(ロウ)马尔的司祭,卡特莉的养父。

 

 

 

■塞内海上

霍姆兹:「好,大家一口气打过去!那个名字不正经的男人……、……、……」

卡特莉:「……」

霍姆兹:「哼、……、这次绝不让他活着回去!」

 

■(我方角色侵入敌船后)

童话:「啧……这么一来只好用绝招了。喂,你们这些家伙给我乖乖的投降,不然这个女人就没命了!」

霍姆兹:「蠢货,你以为那种老掉牙的方法会有用吗。那个女人和我们又没有任何关系,要煮要烤都随你高兴!」

童话:「咯……」

卡特莉:「住手!我代替她当人质,所以放了她!」

霍姆兹:「笨蛋!别去、卡特莉!」

蕾奈:「不要过来!我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克莉西娜:「……我看不下去了。好了,接下来的交给我,你快逃吧。」

蕾奈:「啊……」

克莉西娜:「来、快点。」

蕾奈:「好、好的!」

童话:「混、混蛋,快追!别让人逃了!」

蕾奈:「住、住手!别靠近我!啊、啊啊」

(落水声)

童话:「混、混蛋,怎么把人推到海去了!」

 

■阿特罗姆参加战斗时:

阿特罗姆:「姐!?蕾奈姐!!!」

 

霍姆兹:「怎么会这样……你们这些混蛋……真的把我给惹火了啊……」

克莉西娜:「你们真是货真价实的垃圾呢……就连暂时被你们雇佣的我也是笨蛋!」

 

■Boss战

☆童话:「哇、哇哇!不、不要那么粗暴!」

★(打倒)童话:「呜呜、好痛、好痛喔……你、你们……给我记住……咕呼!」

 

■Clear后

霍姆兹:「别再哭了。过去的事再怎么后悔也无法挽回了。」

卡特莉:「嗯……」

霍姆兹:「都找了这么久了。还是只有死心了……」

卡特莉:「嗯……」

霍姆兹:「海上并没有暴风雨啊……应该是绝对可以找到的……可恶……」

卡特莉:「嗯……」

 

霍姆兹:「阿特罗姆,你也打起精神来吧。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阿特罗姆:「……」

卡特莉:「阿特罗姆……求求你……不要钻牛角尖了。」

阿特罗姆:「我知道……只是……」

霍姆兹:「……阿特罗姆,在蕾达的古城似乎有可让死者复生的宝珠……就当被骗着去看看如何?」

阿特罗姆:「呃!?……霍姆兹!真的吗!!」

霍姆兹:「女神 尤特娜泪的结晶……似乎一般被称之为复活宝珠ダクリュオン的样子。听说是过去的蕾达王古劳斯(グラウス)从西耶洛(シエロ)山的地下神殿中把它拿出来,藏在蕾达王国的宝物库中。」

阿特罗姆:「霍姆兹、求求你!只要姐姐能回来,我什么都肯做,求求你!把那个宝珠弄到手!!」

霍姆兹:「那是无所谓,不过有一个问题在。蕾达的守护圣龙克拉尼昂……距离六英雄的讨伐已经有十年以上了……也差不多是它要醒来的时候了。」

阿特罗姆:「克拉尼昂……」

霍姆兹:「啊啊……如果克拉尼昂现身的话,现在的我们是没有胜算的……」

卡特莉:「霍姆兹,去吧!我也会努力加油的……好不好、求求你!」

霍姆兹:「笨蛋……就是因为不想让你努力、我才不想去的……」(+_+)

 

克莉西娜:「复活宝珠……」

 

霍姆兹:「嗨,刚才谢谢你了。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克莉西娜:「也没什么目标,倒是想想和你们一起旅行,可以让我加入吗?」

霍姆兹:「我们这边没问题。你也会用剑的样子,欢迎成熟的女性加入。因为小鬼已经够多了。对吧、士元,你也赞成吧。」

士元:「我可不赞成。这家伙是盗贼剑士。不可能毫无理由跟着我们,一定是有什么企图、不会错的。」

克莉西娜:「哎呀,别这样说嘛,要是那么担心的话就盯着我如何?」

士元:「……首领是霍姆兹,随你高兴吧。」

霍姆兹:「那就OK了。克莉西娜,我们好好相处吧。」

卡特莉:「我是卡特莉,克莉西娜小姐,各方面都要请你多多指教了喔。」

克莉西娜:「呃……好的。请多指教了,卡特莉。」

 

■船舱中

霍姆兹:「卡特莉,没看到你的人害我找半天,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卡特莉:「啊……」

霍姆兹:「!……喂、卡特莉……这家伙不是童话吗!该不会是你救了他吧。」

卡特莉:「他还有气嘛……所以……不能置之不理……」

霍姆兹:「让开!我来给他最后一击!」

卡特莉:「住手、霍姆兹!我认为这也是女神的心意,不能杀他啦。」

霍姆兹:「胡说八道!只不过是这家伙的命像蟑螂一样韧而已!」

卡特莉:「可是……」

霍姆兹:「没什么可是不可是!让这种臭东西活下去的话,也只会再做相同的坏事而已。你忘了你养父和阿特罗姆的姐姐的事了吗?我可不想再看到像你一样的小鬼哭泣了。」

卡特莉:「对不起……对不起……」

霍姆兹:「咯!所以不要马上就又哭了好不好!我知道了啦。」

卡特莉:「咦?……」

霍姆兹:「算了。那家伙就交给你了。」

卡特莉:「……就算救他……也可以?」

霍姆兹:「反正要杀随时都可以杀。现在就随你高兴吧。」

卡特莉:「霍姆兹……谢谢……」

 

■塞内海·西

卡特莉:「怎么了,童话先生?你的伤已经治好了吗?」

童话:「哎呀,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看,就像这样。」

卡特莉:「是吗,太好了。不过恢复了健康也不要再去做坏事了喔。」

童话:「啊啊,那还用说吗。你这样的照顾我,我不会再做坏事了。放心吧,小、小姐。」

卡特莉:「嗯……我相信你……」

童话:「小、小姐,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你愿意听吗?」

卡特莉:「好啊,什么事?……」

童话:「不要告诉别人,去玛尔斯港好不好?我有东西想给小姐看。」

卡特莉:「有东西想给我看?是什么?……」

童话:「看到了就知道。呼呼呼……」

 

■船上

霍姆兹:「要去玛尔斯港?去那种地方有什么事?」

卡特莉:「对不起……现在不能说……」

霍姆兹:「~……是女人的事吗……哎,这艘船上并没有浴室嘛。也难怪,好吧,稍微绕一下道好了……」

 

■玛尔斯港

卡特莉:「这、这是什么地方?」

童话:「是我家的地下室……是秘室喔。也用来当牢房和拷问室。看清楚了吗,小小姐。」

卡特莉:「拷、拷问室?……」

童话:「呼呼呼……小小姐……这只有我和你两个人,闭上嘴巴到那个房间去!」

卡特莉:「!……这、这是……」

 

劳:「卡特莉……你来了啊……」

卡特莉:「咦?」

劳:「卡特莉,是我啊……你很健康的样子,太好了。我很担心你的事喔。」

卡特莉:「咦?……咦?……司、司祭大人!?」

劳:「也难怪你会吓到。我在受伤时也以为会就那样被杀掉。但是那个叫童话的海盗、信仰心意料之外的深厚啊,他很维护我。虽然被软禁起来,但从来没有遭到不堪的待遇。海盗们逃走后,看守牢房的男人也还是有送食物来。」

卡特莉:「司祭大人……司祭大人……啊啊……司祭大人……」

劳:「卡特莉身上也发生了不少事吧。没能保护好你真是对不起。不过卡特莉比以前更加闪耀了,看来是遇上了非常棒的人们了吧。」

卡特莉:「是的……卡特莉真幸福……甚至幸福到令人害怕……」

 

童话:「怎么样?感动的会面结束了吧?这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话虽如此,其实一开始就是我不好。好了,这个根据地也没用了,两人一起出去外面吧,霍姆兹他们正等着呢。」

卡特莉:「童话先生……谢谢你……」

 

霍姆兹:「喂、卡特莉,怎么这么慢啊,只不过去洗个澡就花了好几个小时!又不能过去看看情况,也稍微替等的人想想吧!」

卡特莉:「对不起,霍姆兹。」

霍姆兹:「……话说回来了卡特莉,在你身后的大师是谁啊?」

卡特莉:「呵呵、这一位是马尔的司祭大人!就是我的父亲喔!」

 

■塞内海·西

劳:「那孩子仰慕着你……请一定要守护住她。那孩子是无法一个人活下去的……」

霍姆兹:「我是有想到过,这应该是有种种内情,那劳司祭知道的部份有多少呢?」

劳:「关于那件事我会逐步说明的。由于是太过于复杂的故事,大概是无法马上理解的吧。」

霍姆兹:「我明白了,等你想说时再说吧……」

 

童话:「喂、霍姆兹,你没有告诉大家说不要排挤我了吗?」

霍姆兹:「虽然没准备要排挤你,但站在你身边就没干劲了。拜托你,战斗时不要站在人家身边。」

童话:「这不是欺负人吗!理解我的人就只有小卡特莉了……啊~啊……真令人伤心啊……」

 

译者的话

2001.06.03

在开打之前还点点点了老半天叫不出人家的名字一看到卡特莉救了人家就马上知道人家叫童话!霍姆兹这家伙……之前果然都是故意在装蒜的吧……-_-b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克莉西娜 维加

■马尔港的街道(マール港)

克莉西娜:「是修拉姆(シュラム)的死神……维加吧……」

维加:「你是谁?」

克莉西娜:「还记得一个名叫亚尔得(アルド)的剑士吗,是使用双剑的伊斯多利亚(イストリア)的佣兵。」

维加:「啊啊……若是他的事我没忘,因为他是相当厉害的剑士。那、你是他的朋友吗?」

克莉西娜:「是,我曾经爱着他,虽然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

维加:「是吗……那时有个女孩揪着我、说把亚尔得还来,那就是你吗……曾经是个清纯楚楚的城市少女,人还真是说变就变啊。虽然同情但也无可奈何。」

克莉西娜:「咯……你竟然还敢大言不惭!明明不用杀死他、也胜负已分了,你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砍下了他的头,那时的情景我到现在都还忘不掉!」

维加:「不拿人头去就拿不到钱,在我们的世界中是理所当然的事。你的恋人若是获胜应该也会做出相同的事。你找我有什么事?要是想报仇的话,你是办不到的。去雇用个高明的剑士来吧。」

克莉西娜:「我才没想过能打蠃你,可是、不管使用任何手段我都要杀了你!我只是想说这些!」

维加:「好吧,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但是如果失败的话,我就要你的命。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克莉西娜:「克莉西娜,给我好好的记住吧。修拉姆的死神先生……」


■布拉得的领主馆中(ブラード)

莱昂哈特:「司祭、蕾奈的下落还是不明吗?」

司祭:「是的,亚特罗姆出去找她了,但现在都还没回音。」

莱昂哈特:「咯……本来应该是由我去找的,但目前我不能离开这。该死的蕾奈、为什么什么也不对我说就……」

司祭:「她不想为自己的私事打扰您吧。莱昂大人在布拉得的帝国军和阿哈布(アハブ=Ahab)大公之间的战争中已经相当疲惫了。」

莱昂哈特:「但是一个女人只身去旅行……」

司祭:「蕾奈小姐是火之大神官安德鲁(アンドレ=Andrew)大人的女儿,她的魔力(マナ)之大莱昂大人也是很清楚的吧。」

莱昂哈特:「以魔兽为对手的话也是可以发挥那份力量、但蕾奈是神官,以人类为对手时就无法打了。」

司祭:「我明白您的心情,但赛尔巴(セルバ)的领民正盼望等待着莱昂大人的归还。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完成旧领土的光复才是……」

莱昂哈特:「唔……」

 

芙劳:「莱昂叔父大人,您在这啊!」

莱昂哈特:「芙劳!?怎么了,萨利亚发生了什么事吗?」

芙劳:「不,乡下并没有任何变化,太过平稳了,好无聊。所以我才想来帮叔父大人的忙……」

莱昂哈特:「我不需要什么帮忙,快回村子去。你只会碍手碍脚。」

芙劳:「叔父大人,我也已经15岁了啊。也以萨利亚的天马骑士之身做过修行。我拼命的努力也只是想要能帮上一点忙,连理由都不听就赶人太过份了!」

莱昂哈特:「唔……克拉瑞丝(クラリス=Claris)同意了吗?」

芙劳:「是的。说是叔父大人孤家寡人的一个,要我打点您的身旁琐事……」

莱昂哈特:「呼……是这么一回事啊……哎、好吧。你也是被称之为萨利亚的圣骑士的兄长之子。为了不辱天马骑士之名,要全心全意的加油喔。」

芙劳:「是、莱昂叔父大人!」


 

赛诺 霍姆兹 理查德 缇娅

■马尔王宫外(マール)

士兵:「这是马尔王宫。不是你们可以来的地方,快走开!」

霍姆兹:「喂,理查德回来了吧,去告诉他格拉那达的霍姆兹来了。」

士兵:「啊!?是理查德大人的朋友吗?这真是失礼了。请稍待!」

 

■马尔王宫内

理查德:「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格拉那达的小鬼啊。听说提督已经死了,你是抛下父亲逃出来的吗?」

霍姆兹:「呼,感谢你在我意料之中的寒暄之言。从以前开始就是个合不来的家伙,现在嘴皮子又磨得更利啦。说起抛弃父亲,你也是一样的吧。」

理查德:「可是我回来了。取回了自己的国家,也帮助蕾达复兴,和丧家之犬的你是不同的。」

霍姆兹:「啊啊,你的确是有谋的。不知在哪捡了个小女孩、把她捧成蕾达王家的公主,是打算把蕾达的旧有领土收於自己掌中吧。事情正照着你的计划进行中。」

理查德:「,随你怎么说。虽然因为同样身为海运国而和格拉那达曾经有同盟关系,不过已经用不到你这种丧家之犬了。我为了准备攻略伊斯多利亚(イストリア)正忙得很,我要走了。」

霍姆兹:「哼、爱耍大牌的家伙……」

 

■马尔王宫·廊下

缇娅:「那个……刚才理查德真是失礼了,请不要为了他而心情不好。」

霍姆兹:「你是谁?」

缇娅:「特连提(トレンテ)侯爵家之女缇娅……」

霍姆兹:「嗯……你就是传闻中的公主啊……」

缇娅:「……」

霍姆兹:「知道这样的说法吗?以前大贤者莫斯(モース)所咏唱过的。

凭着古老的契约/即使王国灭亡/

五十年之后/蕾达之女/将现身/

其人/身覆黄金铠甲/将蕾达之民/拯救於水深火热之中……

怎样,是常听到的故事吧。不知道是谁捏造出来的,不过这也是英雄传说的定律了。身覆黄金铠甲的蕾达公主……也难怪会受到身受暴政的蕾达遗民们狂热的欢迎呐。」

 

缇娅:「我不太了解你所想要表达的意思。」

霍姆兹:「我很了解理查德这个男人。马尔这个城市国家和格拉那达公国都是以塞内海为势力范围的商业国家。也曾经打过架、也曾经共饮过美酒。在小时候,他曾经说过,总有一天要统一蕾达诸国成为王。然后连大陆也要统一、成为像卡流恩(カーリュオン)一样的皇帝。我曾经以为那是白痴的梦呓,但现在的他倒不是办不到的……」

缇娅:「你想要说的是我被理查德利用着吗?」

霍姆兹:「这个嘛……我是不知道你是哪里的谁,不过最好别信任那家伙。被利用完的人只有被舍弃的下场。」

缇娅:「理查德是容易被误解的人,但是他不是坏人!」

霍姆兹:「是吗……倒好像你和他已经结婚了的样子啊。算我多口了。哎、祝你幸福了。再见……」

缇娅:「啊……等等……我……」

 

■赛诺在队中

赛诺:「真是美丽的人呢……」

霍姆兹:「啊啊……就因为她那么努力才更令人觉得可怜……被理查德那笨蛋利用……嗯?……赛诺……」

赛诺:「……什么?……」

霍姆兹:「嗯~……你、真是像啊……」

赛诺:「咦……像谁?」

霍姆兹:「啊……不……没什么……好了,出发吧。在这耽搁太久了。」


■马尔的街道

劳:「霍姆兹先生,我必须回教会一趟才行,卡特莉的事就多多拜托你了。」

霍姆兹:「啊啊……大致上的事我都知道了。虽不明白将来的事,但我会保护卡特莉。放心吧。」

劳:「卡特莉,我要在这城市中稍微休息一下,你就和霍姆兹先生一起继续旅行吧。」

卡特莉:「呃……可是……好不容易才见到面的说……」

劳:「不用担心,等身体痊愈后还会一起去旅行的。到那一天为止,我会在这等待着你的归来。」

卡特莉:「是……我一定会来接您的。在那一天到来为止请保重……」

 

■(克莱斯带着“愈しのしずく”回到维尔杰领)

爱蕾特:「哎呀、您是……」

克莱斯:「克莱斯,伊齐基尔夫人。」

爱蕾特:「我有印象。莱蒂娜人在教会,那孩子为了成为神宫在教会中学习着。」

克莱斯:「这样啊……那个、请把这个交给她。」

爱蕾特:「这是?……治愈水滴?……」

克莱斯:「是的,因为听说它对眼睛的病也有效……」

爱蕾特:「谢谢你。可是、这个……」

克莱斯:「没用吗?……」

爱蕾特:「嗯……我丈夫也试过了,但没有效果。」

克莱斯:「这样啊……我会再来的,治愈水滴就请拿去用。」

爱蕾特:「啊、克莱斯先生?……、……莱蒂娜、你回来了啊,但是为什么不见他呢?明明是那样亲切的一个人……」

莱蒂娜:「我讨厌被同情……说这些都是为了我而做的可敬谢不敏……」


克莉西娜 士元

■塞内海岸

克莉西娜:「士元,可以打扰一下吗?」

士元:「克莉西娜吗?你会主动来找我攀谈可真是稀奇。」

克莉西娜:「有事想拜托你。要是你肯答应的话,你要什么东西我都给……」

 

(出现选择项)

▲士元:嗯……也好,就听听看吧(ふーん、まあいいぜ,きいてやろう)  

士元:「要拜托的是什么事?是我做得到的吗?」

克莉西娜:「是的……我想要你去杀了维加。」

士元:「……那家伙不是很安份吗,理由是什么?为什么想杀他?」

克莉西娜:「七年前、我的恋人被他杀了。我一直在找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可是……我没有能打倒他的力量……」

士元:「所以就利用我这么一回事吗?这不是太过於只顾到自己的方便吗?」

克莉西娜:「我没有藉口可说……但是能和维加对等的交手的人就只有你了……所以求求你、士元,要是你杀了他,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士元:「喂喂、这回改色诱啦。我可不上你这个当……嗯?……克莉西娜?……你……在哭吗?……」

克莉西娜:「这七年中我每天都活在地狱。你以为一个女人要怎么样才能在这乱世中活下去呢?虽然如此、却被那家伙用像是看着脏东西的眼光怜悯着我……士元,我……」

士元:「够了,我不想听麻烦的事!只要杀掉他就好了是吧,如果那样做你的气就能平的话,我就去干掉他。」

克莉西娜:「真的!?谢谢你,士元!」

士元:「但是现在不可能。要是在下一个战场上有维加在的话,我就和他一决胜负。不过到时你也要在场喔,因为我是为了你而战的嘛。」

克莉西娜:「嗯,当然了。我会期待着的。」

 

▲士元:看来是不太妙的事,算了(やばそうなはなしだな やめておこう)

克莉西娜:「我明白了。抱歉,浪费你的时间……」


■塞内海岸

面目凶恶的家伙:「……觉悟吧。我可不会让你跑去找解放军哭诉。哎,就算去求人也只会得到被拒绝的下场吧。」

少女:「你……你们是怪兽!」

面目凶恶的家伙:「小丫头,对我说那种话好吗?等一下会遇到很残酷的事喔。来、过来这边!」

少女:「不要……请住手!」

霍姆兹:「喂,你是变态啊?」

面目凶恶的家伙:「你、你是什么人!」

霍姆兹:「我?只是个过路人,有意见吗?」

 

萨姆森:「霍姆兹,最近正烦恼着都没有活动筋骨,要干的话就包在我身上。」

 

加罗:「小主人,让我杀了这家伙,好久没有看到血溅五步了。」

 

面目凶恶的家伙:「哼、X的,给我记住!」

 

霍姆兹:「那家伙是干嘛的?我们明明什么也没作就一溜烟的逃了。」

少女:「那个……谢谢。」

霍姆兹:「不用了,没什么。我们根本什么也没作。」

少女:「那个……」

霍姆兹:「怎么,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有想说的话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我最讨厌别人说话不痛快了。」

少女:「啊、是!城市……请拯救欧克斯(オークス)的城市。」

霍姆兹:「欧克斯市?什么事,仔细说来听听。」

少女:「啊、是……我住在位於此地北方叫做欧克斯的城市中。欧克斯原本是和平的城市,但是由於连年的战乱而导致治安恶化,现在已经被逃亡兵和流浪汉给控制住了。我代替市长向求在塞内市的流南公子求助……」

霍姆兹:「但是反而被那些流浪汉抓住了吗……」

少女:「是的,你们是战士吧,我们会有谢礼,请拯救我们的城市!」

霍姆兹:「大家觉得呢?」

卡特莉:「霍姆兹,去救他们吧!」

 

萨姆森:「哎,有什么不好呢。反正有空嘛。」

加罗:「少主、下决定吧,我只要跟着走就好。」

 

霍姆兹:「……哎、好吧。喂,你带路吧!」

少女:「啊……是!」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