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6.01塞诺言

为什么从MAP11开始?咳...因为我打到这才确定我会喜欢这个故事,临时起意就......

完成之日也许遥遥无期,不懂日文的人就请将就着看吧......

Li(三十而)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卡特莉(カトリ=Katri)

流着女神尤特娜之血的圣龙之巫女,她一直随身携带着的那只有萨利亚王家纹章的腕轮或许是揭开身世之谜的唯一线索。

塞诺(ゼノ=Xeno)

战士,霍姆兹的部下,霍姆兹的父亲华尔兹提督对他有着救命之恩, 塞诺的身世同样是一团迷雾。

霍姆兹(ホームズ=Holmes)

追求梦与浪漫、在世界旅行的冒险者(自称^^)

士元(シゲン=Shigen)

剑士,“福尔摩斯”...啊,应该说是霍姆兹的死党。(福尔摩斯+凤雏....-_-b)

 

流南与霍姆兹第一次合流之后....霍姆兹方:

 

■索拉港(ソラの港), 塞诺在队中。

卡特莉:「海风感觉真舒服呢。 塞诺也来这坐坐嘛。」

塞诺:「嗯。」

卡特莉:「看不到伊斯拉岛耶。天气明明是这么的好。」

塞诺:「卡特莉......」

卡特莉:「什~么事、 塞诺?」

塞诺:「卡特莉,想见你的父母吗?你不恨抛弃了自己的父母吗?」

卡特莉:「恨?......我从没想过那种事啊。只要他们还活着的话,就算只见一眼也好。想要被妈妈抱在怀中。」

塞诺:「卡特莉是在不知艰苦的环境下被养大的吧?能够那样子想是很幸福的喔。」

卡特莉:「 塞诺不是吗?你恨着父母吗?」

塞诺:「我在被华尔兹提督救出前是奴隶,在有钱的贵族家中从早做到晚,连像样的食物都没有。被那个家中的小孩愚弄,也有莫名其妙就被揪着脸的事,用烧红的铁棒烙在背上当惩罚。说是“你不是人,是家畜,以后不准多嘴”......被那样一说,我就停不住眼泪。我不甘心,好想死......那时是我第一次恨起父母。光是生下我、然后把我像猫狗一样丢弃的父母......」

卡特莉:「 塞诺......对不起......我、虽然没办法形容的很好,但我想你的父母是爱你的喔。塞诺有着非常美丽的眼睛,拥有非常温柔的心。那眼睛和心都是从你的父亲或母亲那得来的吧。那样的父母亲应该是不会不爱你的。我不认为你是被抛弃的。呐、 塞诺,把他们找出来吧、我们的双亲。然后把他们救出来。他们想必比我们更加痛苦吧......」

塞诺:「卡特莉真是不可思议呐......听了卡特莉的话,心的颜色都变了......我们......可以一直像这样当朋友吗?」

卡特莉:「嗯。我是喜欢 塞诺的喔。就算塞诺说不要、我也不会离开的。今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对吧?」

塞诺:「我们......一直是小孩子的话......但是,不可能的,多半......」

 

■古拉姆之森(グラムの森)

士元:「喂、霍姆兹,说起 塞诺,那家伙似乎在寻找关于他父母的线索耶。」

霍姆兹:「那种东西找到了又能怎样?和父母什么的无关吧,又不是小孩了。」

士元:「 塞诺今年16了吧,正是会在意这种事的年纪。因为我也有过那种想法嘛。」

霍姆兹:「喔~,这可是第一次听说。那、要去问问尤达吗?说“请告诉我亲生父母是谁”。」

士元:「哎~,他很干脆的说了喔。父亲是加赛尔(ガーゼル)的暗黑剑士,母亲是加赛尔的魔女。说是二人都是纯种的古索亚(ゾーア)族喔。敢对个15岁的小鬼这样老实说,真是个不得了的男人啊。」

霍姆兹:「哈哈哈,是像尤达大叔的作风啊。哎、无所谓的啦,就算你的父母亲是食人恶鬼(オーガ)或僵尸(ゾンビ),我都不在乎。你就是你嘛。去他的什么父母亲!」

士元:「你也已经歪掉了呐。被母亲抛弃就让你那么不甘心吗?」

霍姆兹:「说、说什么蠢话!小时候是有那样的时候没错,但现在我反倒认为可怜的是母亲了喔。居然能忍受那种随便的老爸达五年之久。」

士元:「母亲是在你三岁时离开的吧,至少有一点记忆吧?」

霍姆兹:「啊啊,我记得......就算想忘也忘不掉啊......」

士元:「之后有消息吗?......」

霍姆兹:「不知道。老爸嘴巴闭得紧紧地......不过母亲她也还年轻,八成已经又嫁到哪去了吧。只要她能幸福就好......」

 

希尔菲丝(シルフィーゼ=Shilfiz)玛尔斯神殿的圣女,梅尔和玛鲁哲的母亲。

梅尔(メルMel)神官骑士,希尔菲丝的女儿,因为对罗杰的爱慕而私自开了神殿。

玛鲁哲(マルジュMaruju)风魔道士,希尔菲丝之子,梅尔的弟弟。

罗杰(ロジャー=Roger)圣骑士,是梅尔的恋人。

 

■玛尔斯神殿(マルス神殿) *纹章之谜主角玛尔斯王子的名字也是マルス...(マルス=Mars,罗马神话的战神之名,火星也被冠以此称)

(梅尔、罗杰在队中)

梅尔:「母亲......」

希尔菲丝:「梅尔!?......你回来了啊!太好了......你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梅尔:「对不起、母亲......让您担心了......」

希尔菲丝:「好了好了。那、罗杰......」

罗杰:「希尔菲丝大人,这么晚才来打招呼真是非常抱歉。原本早就该为了梅尔来向您请安了,但我没有那样的勇气......」

希尔菲丝:「罗杰,不用放在心上。父亲大人也已经许可了,所以没有任何问题了。只要你们能幸福那就够了。」

梅尔:「啊啊......母亲......」

希尔菲丝:「梅尔,我有样礼物要给你,祝你们幸福。这叫做魔力之杖,是可以提升身边人的魔力的贵重之杖。我下了只有你能使用的封印。用这个来从魔法攻击之下保护罗杰吧。」

梅尔:「啊......谢谢你、母亲。」

罗杰:「感激不尽,希尔菲丝大人......」

 

(玛鲁哲在队中)

希尔菲丝:「玛鲁哲!?你不是和艾特小姐在一起的吗,为什么回来了?」

玛鲁哲:「对艾特来说我并非必要的。所以......」

希尔菲丝:「玛鲁哲......」

玛鲁哲:「对了、母亲,希望你能让我使用风精灵之舞的魔道书。是妈妈以前使用过的东西对吧。」

希尔菲丝:「是的,确实是有从爷爷那得来过的东西,可是玛鲁哲可以使用了吗?风灵之舞的魔道书须要很高的等级喔。」

玛鲁哲:「我想应该是不要紧的......」

希尔菲丝:「好吧。这就是风的高位魔法、风灵之舞。在世界上只剩下两本。一本在你父亲手中,一本在我手中。是非常贵重的东西,要好好爱惜的使用喔。知不知道,玛鲁哲。」

(获得魔道书☆シルフィード)

 

阿基斯(アーキス=Arkis)流南部下的骑士,和克莱斯是好友。

伊齐基尔(エゼキエル=Ezekiel)ヴェルジェ领主马隆伯爵部下的斧战士,被派到流南军协助作战。

克莱斯(クライス=Kreiss)流南部下的骑士,阿基斯的好友,妹妹莉娜与阿基斯有婚约

莱蒂娜(レティーナ=Leteena)伊齐基尔失明的妹妹。

 

■维尔杰(ヴェルジェ领)

阿基斯:「喂、克莱斯,不妙啊,集合的时间要迟到了。」

克莱斯:「都是因为你跑去向酒场的女孩搭讪的关系吧。也替陪着你的我想想吧。」

阿基斯:「不过真是可惜啊。再一下子就......」

克莱斯:「不要碎碎念了,快跑!我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阿基斯:「啧、为何我要......!真危险的家伙呐!你的眼睛长到哪去了!?」

莱蒂娜:「啊......对、对不起......」

克莱斯:「喂、阿基斯!撞到人的是你吧。你不要紧吧?......」

莱蒂娜:「是、是的......」

克莱斯:「你是......!?」

阿基斯:「喂、克莱斯,你在做什么,我要走了喔。」

克莱斯:「你先走吧。我会马上跟上。」

阿基斯:「啧、真是任性!」

克莱斯:「......东西就只有这些吗?方便的话送到你家去吧?......」

莱蒂娜:「不,没事了,谢谢你......」

克莱斯:「我是克莱斯,拉赛利亚(ラゼリア)的骑士。」

莱蒂娜:「克莱斯大人......那么、我先走了......」

克莱斯:「啊......」

莱蒂娜:「我回来了......」

爱蕾特:「你回来啦,莱蒂娜。你一个人去买东西不要紧吧?」

莱蒂娜:「是的,姐姐......」

爱蕾特:「我都说过了必要时不必客气的吧。随时都可以跟你一起去的。」

克莱斯:「打扰了。」

爱蕾特:「来了?......是哪一位呢?」

克莱斯:「我把捡到的东西送过来。我想是这的小姐的东西。」

爱蕾特:「啊......这是莱蒂娜的胸针......请稍待一下。我去叫妹妹出来。」

莱蒂娜:「......谢谢。」

克莱斯:「不......要是有马上注意到就好了,可是偏偏在你走了之后才发现到。然后向街上的人请教......」

莱蒂娜:「说是失明的女孩的家就马上知道了吧?因为在这一带、任何人都知道......」

克莱斯:「......你是叫莱蒂娜吧。我是......」

莱蒂娜:「克莱斯大人吧......刚才已经听说过了。」

克莱斯:「啊......这样啊......对不起......」

莱蒂娜:「为什么要道歉呢?我讨厌被另眼相待。」

克莱斯:「啊......不......不是那样的......」

莱蒂娜:「已经是要去教会的时间了。失礼了,克莱斯大人!」

 

伊齐基尔:「爱蕾特(エレット),是我,伊齐基尔。」

爱蕾特:「老、老公!?你可以回来了吗!」

伊齐基尔:「不,是跟着军队移动中。这场战争要结束还早得很吧。」

爱蕾特:「这样啊......不过看你精神不错的样子我就放心了。啊,等一下,我去叫莱蒂娜出来。」

莱蒂娜:「哥哥?...」

伊齐基尔:「莱蒂娜,没有变化吗?」

莱蒂娜:「是的,爱蕾特姐姐对我很好。」

伊齐基尔:「是吗......爱蕾特,真是麻烦你,莱蒂娜就拜托你了。」

爱蕾特:「什么话,对我来说莱蒂娜也是个可爱的妹妹,照顾她是当然的事啊。」

伊齐基尔:「对不起......那、我要走了,不能让大家等我。」

爱蕾特:「保重,老公。愿你武运昌隆......」

莱蒂娜:「哥哥......」

 

 

■威尔特大桥(ウエルト大挢)

萨莎:「霍姆兹,打扰你一下可以吗?」

霍姆兹:「什么、是萨莎啊。我很忙,没空当小孩的对象。」

萨莎:「呼呼,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一开始时还以为你是当真的,也曾经哭过。可是士元告诉我说那是霍姆兹类似打招呼的话,叫我不要放在心上。」

霍姆兹:「叽哩呱啦的、真罗嗦的公主。那、找我有什么事?」

萨莎:「我从之前就很在意了,霍姆兹挂在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可以让我看看吗?」

霍姆兹:「别胡说八道了,我不会让任何人看这玩意的。」

萨莎:「咦~为什么?」

霍姆兹:「与你无关吧。第一、为何你会想看这玩意呢?」

萨莎:「我对那条项链有印象嘛。虽然想不出来是在哪见过的,但有看过相同东西的印象。」

霍姆兹:「喂、是真的吗!在哪看到的!快想!现在马上想出来!」

萨莎:「就算你这样说......如果再仔细一点看的话、说不定可以想起来......」

霍姆兹:「拿去。都给你看了,快给我想起来。」

萨莎:「谢谢......嗯......啊!......这是......」

霍姆兹:「想、想起来了吗!?」

萨莎:「翡翠呢......相当高价的东西......」

霍姆兹:「喂、你在耍我吗?」

萨莎:「对不起,还是想不起来。感觉已经快要从喉咙冒出来了、但是......」

霍姆兹:「算了,我累了......」

萨莎:「我很开心喔。我啊,从小就很想要哥哥喔。又强又温柔又好玩,就像霍姆兹一样的哥哥......」

霍姆兹:「我可不想要像你一样的妹妹。我拿啰哩叭嗦的人最没办法了。」

萨莎:「是是是,那我走啰,霍姆兹。我会努力想出关于那条项链的事的!」

 

莱昂内尔(ライネル=Lionel)富有正义感的枪骑士,培养后也很暴力...还是为数不多的等级上升时加移动的角色。

 

■王宫外

莱昂内尔:「你们是托拉斯的山贼吗?还是伊斯拉的海盗?不论是哪一种都不能通过这!快离开!」

 

萨莎:「这几位是为了拯救威尔特而来的。请让我们进入王宫。」

莱昂内尔:「这、这位是萨莎公主......非常抱歉,请自由进入!」

 

凯特:「莱昂内尔,不用担心,他们是格拉那达的义勇军。因为得知威尔特的危机才主动请命讨伐山贼,让他们见马隆宰相吧。」

莱昂内尔:「凯特吗!?......好久不见了,看到你有精神的样子就放心了。」

凯特:「嗯......谢谢......」

莱昂内尔:「呼......好吧,进去吧......」

 

拉芬:「不必担心,莱昂内尔。他们不是海盗。」

莱昂内尔:「拉芬!?......你回来了啊?呼,搞什么嘛......算了,进去吧!」

 

埃斯特尔:「不用担心,他们是为了拯救威尔特而来的。我是宰相之女、埃斯特尔,不用多话,让路!」

莱昂内尔:「哦~你就是传说中那个有名的维尔杰小辣椒吗,好啊,让就让嘛。」

 

诺顿:「是我、莱昂内尔。我听说威尔特的危险就募集士兵回来了,他们是我的部下。什么也别说,让我们过去吧。」

莱昂内尔:「诺顿吗!?、你又在大吹牛皮了......算了,随便你们进去吧!」

 

罗杰:「不必担心,莱昂内尔。他们不是海盗。」

莱昂内尔:「罗杰!?......你回来了啊?呼,搞什么嘛......算了,进去吧!」

 

马隆伯爵

■王宫

马隆:「原来如此......有那样的事情啊......以流南公子盟友的身份来援助我国......感激不尽,霍姆兹先生。」

霍姆兹:「不,其实也没有到感激不尽的程度啦......」

马隆:「原本王妃也要来慰劳几句的,但由于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希望能多多见谅。我代王妃致上歉意。」

霍姆兹:「那种事无所谓的啦......」

马隆:「霍姆兹先生,请到这边来,我国也要出一份战力。」

马隆:「这些人都想要和霍姆兹先生一起出阵。但因为也必须要有人守城,所以请选一人带走。」

 

霍姆兹:「卡特莉,你也一起来。因为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卡特莉:「咦?......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懂军人的事啊。」

霍姆兹:「因为只有你人在这边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又不见得会被你说中......」

卡特莉:「嗯,我知道了......」

 

霍姆兹:「僧侣吗......」

李:「我是跟着伯爵办事的司祭李。虽不擅长战斗,但我想就算是我这种人也是能派上用场的。」

霍姆兹:「卡特莉,你说呢?」

卡特莉:「............」

霍姆兹:「怎么了?发什么呆?」

卡特莉:「呃......啊、对不起,我想起了抚养我长大的司祭大人的事......」

 

霍姆兹:「你是使斧子的吗?」

伊齐基尔:「是的,我是斧骑士伊齐基尔。接近战的话就包在我身上。」

霍姆兹:「卡特莉,这家伙如何?」

卡特莉:「很强的样子,而且感觉人很好的样子。可是......」

 

霍姆兹:「你叫什么名字?」

纳龙:「啊、是!我叫纳龙,是才刚进骑士团的见习生,我会拼命加油。请一定要带我一起走!」

霍姆兹:「卡特莉,你说呢?」

卡特莉:「我觉得他是个非常棒的人。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命运,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但是......」

霍姆兹:「嗯?」

卡特莉:「我觉得让他在霍姆兹手下太可怜了......因为他是会被欺负的那种人......」

 

霍姆兹:「你是刚才守门的人吧。」

莱昂内尔:「枪骑士莱昂内尔。我擅长快速的攻击,不会背叛你的期待。」

霍姆兹:「卡特莉,这家伙如何?」

卡特莉:「我觉得是个好人......」

 

 

霍姆兹:「你是猎师吧?叫什么名字?」
卢卡:「我是古拉姆北方村落的卢卡,我可不是为了看门才来志愿参军的!求求您了!请务必带上我一起去!」
卡特莉:「好积极的人呢,似乎有什么理由?」
霍姆兹:「弓手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说别的,你那细胳膊拉得动弓弦吗?」
卢卡:「我一定会努力的!霍姆兹大人是我崇拜的偶像啊!拜托了!」
霍姆兹:「嗯~ 还挺上道的嘛……」

 

 

(选中后)

霍姆兹:「就这样吗?......」

卡特莉:「嗯......」

霍姆兹:「嗯......」

 

萨莎

莉莎王后

 

■王宫内

萨莎:「母后,听说您的身体不适,不要紧吧?」

莉莎:「萨莎?......你怎么会......不是和流南大人在一起吗?」

萨莎:「是啊,我也打算那样,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不过好像会去萨利亚的样子,我想是可以再见到流南大人的。」

莉莎:「这样......不过看到你有精神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萨莎:「母后!?......您在哭吗......到底怎么了?哪、母后、告诉我原因!」

莉莎:「很久以前......在你出生之前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对我而言、那是与现在的你同等重要的东西。现在就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了......非常的美丽、耀眼......可是......却不能去触及......因为和重要的人有过重要的约定......」

萨莎:「母后?......」

莉莎:「你要是再大一点的话,当时间到来时我会把一切都说出来吧。可是现在还......」

萨莎:「母后......」


第十一章 蕾达的魔道士

萨姆森(サムソン=Samson),本作最强的斧战士,来自佣兵王国艾利亚尔(エリアル),有点神神秘秘的...

艾丽西娅(エリシャ=Alicia)来自蕾达的雷魔道士。专用魔法ブレンサンダー很强而且惊人的轻...对贤者阿尔佛雷德之事欲言又止...

■托拉斯洞窟

萨姆森:「喂、等等,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山贼:「所以说啊,老大叫我们把女孩子带过去嘛。之后要怎么样他就没说了。哎呀,反正也想像得到嘛。咕唏唏唏......」

萨姆森:「啧、真差劲的家伙们......喂,去告诉你们的老大,这个女孩由我保管,有怨言的话我随时都可以成为你们的对手。」

山贼:「你说啥!不过是个佣兵,口气还挺嚣张的嘛。虽然不过是在失业时被老大捡回来的,但是事到如今才说要脱队可是不行的喔。」

萨姆森:「啥?要干吗?」

山贼:「很好。喂、大家干掉这混蛋!」

 

■Talk me (萨姆森--艾丽西娅)

萨姆森:「嗨,没事吧?」

艾丽西娅:「嗯,谢谢......」

萨姆森:「我是艾利亚尔的佣兵萨姆森。像你这样的女孩为什么会....?」

艾丽西娅:「我是特连帖(トレンテ)北神殿的艾丽西娅。因为有事到玛尔斯的神殿,却在归途被山贼们攻击。」

萨姆森:「呼~嗯......那可真是倒楣啊。你看来像魔道士,会使用法术吗?」

艾丽西娅:「若是雷与风的魔法还算可以。这个连续之雷(ブレンサンダー)是我的专用魔法。」

萨姆森:「是魔道士的话就可以轻松打倒山贼吧,为什么不战斗呢?」

艾丽西娅:「阿尔佛雷德大人定下了戒律,若非非常之事,不得伤害他人。」

萨姆森:「阿尔佛雷德?喂、该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魔道士吧。被称之为蕾达的雷光魔道士,据说实力还凌驾于其岳父艾森巴哈之上的男人。」

艾丽西娅:「啊......对不起,不是那个人!」

萨姆森:「也是啦,他应该已经在十几年前死掉了。在与魔龙克拉尼昂(クラニオン)作战时被火红的烈焰给烧死,甚至到了连吟游诗人都为这件事讴歌的程度。应该是不可能还活着的吧......」

 

■Boss战

亚扎姆:「啧,每个家伙都一样,一点也派不上用场。算了、我自己动手杀吧,随便你们从哪打过来!」

 

■Clear后

霍姆兹:「...打得那么辛苦却没什么大收获。」

卡特莉:「霍姆兹,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

霍姆兹:「胡说八道,本大人难道还会败给山贼吗?」

卡特莉:「太好了......可是,不要太乱来了喔。」

霍姆兹:「我知道啦,别担心。」

卡特莉:「嗯......」

萨姆森:「喂,好像挺开心的样子嘛,我也加入你们如何?」

霍姆兹:「啥,你是谁?」

萨姆森:「我是萨姆森,也算是在艾利亚尔稍微有点名气的斧战士。」

霍姆兹:「艾利亚尔的佣兵吗......好啊,不爱惜生命就跟着来吧。对了,还有个被关起来的女孩吧,喂,过来这边吧。」

艾丽西娅:「......」

霍姆兹:「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救了你连个谢字都没有吗?」

艾丽西娅:「又不是我拜托你的。你们是什么人,山贼?还是盗贼团?」

霍姆兹:「呼......就是这样女人才麻烦。我们是追求梦与浪漫、在世界旅行的冒险者。把我们和那种小毛贼相提并论可就令人伤脑筋啰。」

艾丽西娅:「这样啊......那我也和你们一起行动可以吗,不过我要去利古利亚(リグリア)砦,之后想去萨利亚神殿。」

霍姆兹:「喂,把我们当你的保镖啦?」

艾丽西娅:「不行吗?......」

霍姆兹:「哎......好吧。反正我们也打算去萨利亚神殿。想跟就跟吧。」

艾丽西娅:「谢谢。我是艾丽西娅。」

霍姆兹:「我是霍姆兹。」

卡特莉:「我是卡特莉。请多多指教罗,艾丽西娅。」

 

(玛鲁哲在队中)

玛鲁哲:「艾丽西娅,你去玛尔斯神殿有什么事吗?」

艾丽西娅:「你是?......」

玛鲁哲:「我是玛鲁哲,风之大魔道士艾森巴哈的孙子。」

艾丽西娅:「啊......你就是......阿尔佛雷德大人的......」

玛鲁哲:「为何你会知道父亲的名字?你是什么人?......」

艾丽西娅:「啊......是从希尔菲丝女士那听来的啦。我是在特连帖北神殿工作,只是为司祭大人办事才去马尔斯神殿一趟。并不是什么大事。」

玛鲁哲:「可是......」

艾丽西娅:「玛鲁哲今年15岁对吧,年纪虽小却有些盛气凌人呢。我怎么说也大你三岁,在用辞遣字上要更客气一些才好。不知礼仪的魔道士是会堕落到黑暗世界去的哟。」

玛鲁哲:「总觉得像是母亲的口吻呐......」

艾丽西娅:「嗯、原来如此啊......你会这样的盛气凌人是因为在女人堆中被养大的关系嘛,所以才会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啊,不了解父亲的严格......」

玛鲁哲:「!......」

艾丽西娅:「哎呀、生气啦?要坦率的接受大人的意见喔。不过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也不会再勉强说下去就是了。」

玛鲁哲:「啊啊,我已经听够了!」

艾丽西娅:「呼呼......闹着别扭跑掉啦。哎,算了......」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