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本章译者: 桂木弥生 李红兰

译者的话

2003.11.01
-------------------------------------------------------------------------------------
在Li(三十而)先生的第十章出来之前先看看火花的版本吧
也许风格上会有些差异,看习惯了就好了^-^

第十章 自由与正义


大屋中

[流南] 
那么市长先生的意思,是无论如何都不可以了?

[塞尼的市长] 
再说多少次也不行,我们塞尼市就是以中立为条件才从帝国那里获得了自治权。
军队要想进入此地是万万不能允许的。

[欧根] 
可是市长先生,在北边不是有帝国的大军在集结吗?
还是说,对于不是自由都市一员的我们可以眼睁睁地看着被杀也没关系吗?

[塞尼的市长]
这场战争是怎样的我们一般市民不想了解只是尽量不让自己卷入其中罢了。
可是如果有谁要强行进入城镇的话,我们就会为自卫而战!

[欧根]
哼……所谓的明哲保身吗……

[流南]
好了……欧根
市长先生,你所说的我也明白……请您再考虑一下。


塞尼市右上的民家

[女老板] 
嘿,女骑士还真是少见啊,你是帝国的士兵?

[女骑士] 
不是,只是被市长雇来的佣兵。

[女老板]
市长也真湖涂,同样都是雇佣兵,也该找些厉害的啊。现在这样简直就是在烧钱。

[骑士] 
喂……老板娘,别这样看不起人。
我怎样?看起来够强了吧?

[女老板]
你不错啊,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勇者,和那位小姐完全不一样嘛!

[骑士]
那位小姐的实力可是和我旗鼓相当的!
大妈你可不要门缝里看人啊!

[女老板]
是、是……(恐怖貌)

[女骑士] 
好了比尔福特,不要在这多说废话了。

[被叫做比尔福特的骑士]
是、莎伦大人,十分对不起。

[被叫做莎伦的女骑士]
但是……我们也真够落魄的了,一心想着回到祖国,却在这里当起了佣兵……

[比尔福特]
莎伦小姐尽管在这里安心住下好了,
食宿方面的问题交给在下去办就好。

[莎伦]
不是那样的比尔福德,我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只是一心想着快点回到祖国,有点焦虑罢了。
并没有厌恶其它佣兵的意思,请不要担心我。

[比尔福特]
既然小姐是这样想,那我只好遵命了。

[莎伦]
啊,也到换班时间了。
快去接替街上的警卫们吧,
不然报酬可就拿不到了……

[比尔福特]
是……

[不像好人的男人]
……
什么啊,那几个家伙看起来不好惹啊……

[女老板] 
哼……连国家都失去了的丧家犬
就让他们多威风一阵吧

[不像好人的男人]
嗯?那个小妞看起来不错嘛,
是留给我们的吧,要是能再听话些就更好了。

[女老板]
那可不是啊,你说得那些是在奥克斯市集上表演歌舞的舞娘吧。
你也够坏的呢,嘿嘿……

[不像好人的男人]
哼哼哼……你也会说人话阿,
这样吧,我先躲在一边,等看到有不错的姑娘,再一起动手,怎么样,老板娘?

[女老板]
好的,放心交给我好了。


草原

[敏茨] 
艾伦斯特将军,好久不见了。

[艾伦斯特] 
敏茨你还好我就放心了,让你作我的部下不会让你难堪吧?

[敏茨]
没有的事,多谢将军的关心了,与流放到索亚相比,还是在将军的手下供职好得多了。

[艾伦斯特]
哼,还是没变啊,这个没口德的家伙。好了,这里是最前线,卡塞尔的神官也不能插手。
我们第15兵团在这草原地带守护,很少有敌人接近,也很少发生战斗,你可以好好在此修养了。

[敏茨]
如果塞尼要塞的司令官巴布罗夫说,他那有些危险,要怎样做?

[艾伦斯特]
当然不用去理会了,说起来……老夫真想亲手宰了他。

[敏茨]
哈哈哈,听到这个我也就安心了。再问一个,如果我做了逃兵会如何?

[艾伦斯特]
敏茨你也没有妻小,为何要在乎这些?

[敏茨]
这样做会给将军带来麻烦的吧?

[艾伦斯特]
老夫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个配下骑士逃走,难道还会将老夫处刑?

[敏茨]
哼,果然像你的风格。

(自言自语)
结果我还是想到了逃啊,
为了救那个女孩,不得不杀两三个士兵,不管怎样成为背叛者是肯定的了……


战场上

与莎伦交战
[莎伦]
看起来不是普通的盗贼团啊……
来进攻这一中立都市,是一群恶人是不会有错了……

莎伦击破后
[莎伦]
呜……这样的结果……运气最终还是不在我们这边吗……

莎伦击破后比尔福特还生存的情况下
[比尔福特] 
什么?!小,小姐!啊!!你们这群家伙,不能饶恕,不能饶恕。

与比尔福特交战
[比尔福特]
俺就是巴杰的狂牛!
在下地狱之前给我好好的记着!

比尔福特击破后
[比尔福特]
切……是些什么家伙啊……莎伦小姐,请原谅……

比尔福特击破后莎伦还生存的情况下
[莎伦] 
比尔福特?难,难道说……

与巴布罗夫交战
[巴布罗夫]
不愧是同盟军!
艾伦斯特那家伙,究竟在做什么!

巴布罗夫击破后
[巴布罗夫]
混帐啊……!一群乌合之众竟能将此要塞攻陷……


进入了第15兵团的攻击范围

草原

[艾伦斯特] 
什么?敌人从草原进行迂回?愚蠢啊……特意的来此送死……

[部下] 
艾伦斯特阁下,巴鲁卡大人的使者到了,请您火速赶回利维王宫。

[艾伦斯特]
什么!现在这样怎么可以!一战当前,身为大将的老夫怎可离去?

[部下]
但是,巴鲁卡大人信不过其它的将军。
大人强烈要求将军前去,利维王宫守护一任非艾伦斯特将军您莫属了。请再考虑一下。

[艾伦斯特]
哦……殿下也是怕那些信奉卡塞尔教的将军们反乱才……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不知后果会怎样……
没办法,对不起你们了,老夫先行一步回利维,后面的事就拜托了。

[部下]
是,请交给我吧,艾伦斯特阁下!


塞尼佣兵部队开始行动

有喷水池的中庭

[比尔福特] 
莎伦小姐,市镇上发现了侵入者!
这下可有事可干了。

[莎伦] 
没办法,已约定了要保护这里,反正是一帮子盗贼,不用多想了。


4回合过后

[敏茨]
哦……果然因为在乎那个小姑娘,又要再回要塞一趟了。


拉芬与莎伦对话

[拉芬] 
好久不见了,莎伦,从刚才起就注意到了,果然是你。

[莎伦] 
拉芬……,竟然在此再会……

[拉芬]
自从卡南镇那一别……你还好吧。

[莎伦]
已经5年了,从开始约定的那天起。

[拉芬]
实在是对不起我没能回去,
为了寻找能与强大的帝国相对抗的势力的我,要越过这条利维河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

[莎伦]
我不要听你的这些话。
一个一直相信着的女人在得知自己被欺骗了时,她剪下了自己的长发,恨不得要杀了那个人。
作为赎罪你至少要听一下她的怨言。

[拉芬]
莎伦……

[莎伦]
不用担心了,一切已经烟消云散了,从今以后和你就是同志了。
现在的你不用再去想其它那些多余的事。

[拉芬]
好啊……真为这次再会而感到高兴……战斗结束可不要忘了好好喝一杯。

[莎伦]
好啊,这就加入你们的军队。虽然这样做那些佣兵们会生气,但事情就是这样,这也是没办法的。


莎伦与比尔福特对话

[莎伦] 
比尔,他们是反帝国的正规军,我们也加入!

[比尔福特] 
拉芬?是,遵命!


酒场

普拉姆以外的女性访问

[女老板]
哼……感觉有些不太好对付……不好意思,今天不做生意,请出去吧。

男性角色访问

[女老板]
切……男人……不好意思,今天不做生意,请出去吧。

普拉姆访问

[女老板]
欢迎光临。啊,小姐,一个人?

[普拉姆] 
啊,哎……我和大家走散了,也不知道回去的路,请指一下路。

[女老板]
好说,在那之前先吃一杯吧。这只是普通的牛奶,我请客。

[普拉姆]
哎?!这可以吗?真是太感谢了!
真得很好喝!谢谢你,大妈。

[长得像坏人的男人] 
小姐是修女啊。芳龄多少?有母亲吗?

[普拉姆]
哎?!你是……

[女老板]
啊,不用害怕这个人,他是这里的常客,是个很好的人。

[普拉姆]
啊,对不起,刚才胡思乱想。我今年15岁,母亲已经过世了。

[长得像坏人的男人]
哦,小姐的母亲一定是个大美人。

[普拉姆]
哎,十分漂亮的,她年轻时是十分受欢迎的舞者啊。我也想早一点像母亲那样。

[长得像坏人的男人]
小姐你是舞者吗?会跳舞吗?

[普拉姆]
哎,母亲教给我,多少会跳一些,这是别人都不知道的,现在常常自己一人跳。
但是,如果让母亲以外的人看到,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长得像坏人的男人]
这可不好,好不容易学会跳舞,要给更多的人看才行。
怎样,和大叔一起来,你能更加会跳舞,大叔教你。

[普拉姆]
哎?!不要,我是不会在别人面前跳舞的,我,我……走了!
啊……这……身体……没力……气了……

[长得像坏人的男人]
哼哼哼……下的药起效了,
这个小姑娘就象块璞玉,好好琢磨的话……
老板娘,多谢了,这是说好的报酬,收下来吧。

[女老板]
嘿嘿,多谢啊。


道具屋

[古怪的男人] 
欢迎啊,这里有各地来的偷盗品,可都是些贵重货啊,请慢慢看,慢慢挑。

[古怪的男人]
嗯?这是在飞龙的产地索菲娅大公国到手的“飞龙之笛”,
有素质的家伙使了这东西就能成龙骑士了,这可是好东西。
现在这东西只售10000金币!怎样,买不买?

选买但不够10000G的情况下

[古怪的男人]
什么啊,没钱……你可真是没这福份。

选不买的情况下

[古怪的男人]
这样啊,你会后悔的。

选买的情况下

[古怪的男人]
啊!好,你真是识货的人,拿好了。


比敏茨早一步赶到要塞的区域并制压

[敏茨]
哼……塞尼要塞也陷落了。
雷尼的事也不用担心了,交给那些家伙应该会没事的了。


比敏茨早一步赶到要塞的区域

[敏茨] 
切,这么容易就杀到这里来了。
雷尼的情况让人担心,不过交给解放军他们应该没问题的……


敏茨到达要塞

牢房入口

[敏茨] 
喂!你!这个牢里的姑娘去哪了?

[看守]
啊……刚才被巴布罗夫司令带走了。
说是要处以火刑,还是那样年轻的孩子……真是残忍。

[敏茨]
什么?!巴布罗夫那家伙,真是个无药可救的家伙!


9回合巴布罗夫没有在地图上出现的场合

要塞中庭

[巴布罗夫] 
哼哼哼,小姑娘,怎么样?
活生生的被烧死,可是很痛苦的。
如果你求饶,我会考虑让你做一辈子我的奴隶。

[蕾妮] 
蠢猪!不论你耍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害怕的!

[巴布罗夫]
切……这嚣张的丫头!
好,放火吧!

[蕾妮]
……
父亲……母亲……我也要去见尤托娜神了……


敏茨没能到达要塞

[巴布罗夫] 
哼哼哼,这种场面真是有趣啊。

[部下] 
伯爵大人,敌人已接近这里了!

[巴布罗夫]
什么?切……这群鼠辈,我亲自去迎战!


敏茨到达要塞

[敏茨]
啊!这样干可不行!

[巴布罗夫]
什,什么!你是!
呜呜呜……好痛,请住手……

[敏茨]
不想死的话,就下令放了那姑娘。

[巴布罗夫]
明,明白了……你们,快放了那姑娘。

[敏茨]
蕾妮,到这来。

[蕾妮]
敏茨!你真的来了!

[敏茨]
我是个遵守约定的男人,
不要紧了,剩下的事我会处理,你快逃吧,不要再被抓到了。

[蕾妮]
但是……

[敏茨]
好了!听话!

[蕾妮]
是……

[敏茨]
喂,巴布罗夫,
再老实一阵子吧,等小姑娘没事逃出了就会放了你。

[巴布罗夫]
切……不能放过你……绝对不能放过你这家伙!

蕾妮脱出后

[敏茨] 
好了,要把我煮了烧了就随便吧。

[巴布罗夫] 
切……这家伙……
喂!把这个男的关到牢里,一会我要好好的拷问他!

[部下] 
遵命!
伯爵大人,敌人已接近这里了!

[巴布罗夫]
什么?切……这群鼠辈,我亲自去迎战!


在蕾妮被救出之前赶到要塞区域

[部下]
伯爵大人,敌人已接近这里了!

[巴布罗夫]
什么?切……这群鼠辈,我亲自去迎战!

[部下]
这丫头的处刑怎么办?

[巴布罗夫]
混帐!我现在很忙!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战斗后

艾伦斯特未离开的场合

[艾伦斯特]
塞尼要塞陷落了…………
15军团的将兵们,全军撤回巴鲁多要塞!
没关系,责任全由老夫来担负!


要塞入口

比敏茨先制压要塞

[流南] 
欧根,广场那边有骚动啊,那里出什么事了?

[欧根]
哦……是在将缚虏处以火刑。

[流南]
那个被捆在那里的女孩就是将要受刑的人吗?

[流南]
欧根!什么也不要说了,快些上去阻止,救出那名女孩。


要塞中庭

[流南]
太好了,终于赶上了。
什么家伙,竟然能做出这等残酷的事。
你没事吧?

[蕾妮] 
哎……
十分感谢。

[流南]
有话过会再说,你先休息一下为好,让神官为你好好疗伤。

[蕾妮]
是……


蕾妮死亡的场合

[流南] 
欧根,广场那边有骚动啊,那里出什么事了?

[欧根]
哦……是在将缚虏处以火刑。看样子是被抓的反乱军的姑娘。已经牺牲了,真是一桩惨事……

[流南]
什么?!
切……要是能早些攻陷这里,便能救出她……欧根……这全是我的责任……


敏茨到达要塞的场合

屋中

[欧根] 
流南公子,一个被捕的帝国骑士吵着要与公子你会面,是否要见他?

[流南] 
好的,带他来吧。

[欧根]
是……

[敏茨] 
你是流南公子?

[流南]
是的,请问你是?

[敏茨]
我是阿雷斯骑士团的敏茨。

[流南]
阿雷斯黑骑士团?

[欧根]
流南公子,黑骑士团是阿雷斯的直属亲卫队,
由王子亲自指挥,是号称无敌的精锐部队。
只是在王子去世后,分散到了各地,大多失去了联络……

[敏茨]
哼……我们只是讨厌那些卡塞尔的秃驴罢了。

[流南]
敏茨,你要说什么呢?

[敏茨]
我是一个以作为卡南骑士为荣的骑士。
但……那也只是到昨天为止的事了。
嘿,公子,把我当佣兵雇佣了吧?

[欧根]
流南公子!这种轻易就能背叛祖国的男人不可相信。下次他也一样能这样背叛我们的。

[敏茨]
老头啊,别说这样的话,我哪时说我要背叛祖国了?

[欧根]
我们的军队是要和帝国战斗的。
你既然作为佣兵就要与帝国作战,这难道不能说是背叛吗?

[敏茨]
帝国不是我的祖国!我的祖国只有卡南王国一个!

[欧根]
哦?不怎么明白你的意思……

[流南]
欧根,我能理解敏茨的心情。
敏茨你是想要将卡南从帝国中拯救出来吧。

[敏茨]
嘛……差不多吧,还有些别的理由。

[流南]
我明白了,那雇佣你了,今后就让我们一起战斗吧。

[敏茨]
遵命,那就拜托了,流南公子。


会客厅

[欧根] 
流南公子,塞尼的市长请求与您会面。

[流南] 
他啊……是个让人感觉不好的家伙,但是不想见也不行。

[塞尼的市长] 
流南公子,恭喜你大获全胜。

[流南]
市长,请问您找我有何贵干。

[塞尼的市长]
我是做为塞尼市评议会的代表,来向流南公子传达一项重要决定的。

[流南]
市长,我们经过连续的作战,多少有些疲惫了,能不能长话短说?

[塞尼的市长]
啊,这真是抱歉,做出的决定就是,我们塞尼市长也决定加入尤托娜同盟。

[流南]
尤托娜同盟?
那是?

[塞尼的市长]
哈哈哈,公子也真会开玩笑。
那不就是,迪艾殿下与理查德殿下的西方诸国同盟和流南公子率领的利维与威尔多联合所组成的反索亚帝国同盟。
对抗信仰暗黑神加塞尔的索亚,信仰光之神尤托娜的人们以尤托娜为名结成的同盟,这个消息不是今日刚刚发表的吗?

[流南]
这件事,我并不知情啊……

[塞尼的市长]
公子真的不知情?在玛鲁王宫的理查德殿下已发出了“信奉尤托娜神的人们参加到与帝国的战斗中吧”这样的榜文。

[欧根]
原来如此,塞尼市是惟恐搭不上这条大船吧?

[塞尼的市长]
哈哈哈,事实如此。


莎伦与比尔福特还生存的场合

[塞尼的市长]
我们塞尼市没有正规军队,有两名募集而来的佣兵十分希望能加入到你们的队伍中。

[莎伦] 
我是巴杰王国的遗臣,莎伦。听说了要结成尤托娜同盟而十分高兴,希望能为了夺回祖国而奋力一战,请一定让我加入尤托娜同盟。

[比尔福特] 
我是莎伦小姐的手下,比尔福特,也希望能和帝国一战,请准许我们加入。

[塞尼的市长]
流南公子,今日就由塞尼市设宴款待同盟军的将士,请好好的休息一下。


莎伦与比尔福特死亡的场合

[塞尼的市长]
另外,因为我们塞尼市无正规部队,所以无法给予兵力支持。
难得这样高兴,今日就由塞尼市设宴款待同盟军的将士,请好好的休息一下。


宴会上

卢卡、拉凯尔、梅尔、罗杰全在流南军中

[梅尔]
罗杰,你在这啊。
你一下子就不见了让我很担心啊。

[罗杰]
我不太习惯这种场合,
还有……在你的周围有不少男人啊……

[梅尔]
都是一些来邀请我做舞伴的,没有理由拒绝啊。
啊……罗杰是不是因为这样不高兴了?

[罗杰]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你不在时会有种莫名的不安……

[梅尔]
我也是……和你在一起时我才会坚强起来,
罗杰……不要再让我孤身一人了……

[卢卡]
拉凯尔姐,在看什么啊?

[拉凯尔]
哎?
嗯……没什么啊……

[卢卡]
啊……是关于那家伙的……

[拉凯尔]
说什么啊,这种眼神。
好了,卢卡你尽量吃多点,将饭菜剩下的话,会受到女神的惩罚的。

[卢卡]
嗯,正在吃,但还是姐姐作的饭菜更可口些。

[拉凯尔]
不要这样说话,这是对做菜的人的不敬。

[卢卡]
姐姐你又开始唠叨了……


克莱斯与阿基斯在的场合

[阿基斯]
克莱斯哟,好久都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呢。
没想到在战争中这里还能有这样的好酒。

[克莱斯]
塞尼在自由都市中也是较为富裕的了。
北边的奥克斯市则被一些逃兵和地痞流氓占领,听说那儿的情况不是太乐观。

[阿基斯]
我们是不会向那里行军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也不知道拉塞利亚怎么样了……


阿基斯与埃斯特尔、拉芬在的场合

[埃斯特尔]
阿基斯,看到我哥哥了吗?从刚才开始我一直找他。

[阿基斯]
哼……你少跟我来这一套。
就算知道拉芬那家伙到哪里去了也不会告诉你。

[埃斯特尔]
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基斯]
看,这大小姐脾气又来了吧,你就是这样被娇生惯养的。
对几个人这样当然是无所谓了,但要是想对所有人都这样,那是行不通的。

[埃斯特尔]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教训我?你、你、你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

[阿基斯]
既然我说了你还不明白,那也没办法了……

[埃斯特尔]
什么啊……你到底想说什么!?快走开吧!
怎么了,这个人,这个醉汉!

[阿基斯]
唔……哈……我……我……还没醉哦……


纳龙在的场合

[流南] 
纳龙很沉默呢。

[纳龙] 
流南公子……我实在是不习惯这样的场合。

[流南
欧根也说纳龙有很大的潜力。不要在乎别的事,也不用心急,慢慢习惯就好了。

[纳龙]
是,我会努力的!流南公子!


凯特、齐格、诺顿在的场合

[诺顿] 
凯特,齐格怎么了,没看到他人啊。

[凯特] 
可能在房间里吧,他很讨厌这样的场合。

[诺顿]
凯特喜欢那家伙?

[凯特]
说什么啊,诺顿也真奇怪,这种事是从哪听来的。

[诺顿]
我只是觉得,那家伙不能太相信。可能流南公子也是这样想的,不要太和他接近比较好。

[凯特]
他不是那种人!你们不了解他,才会有这种想法的!

[诺顿]
那……凯特,你了解吗?他的本性……

[凯特]
哎……多少吧,比你和流南公子多些……

[诺顿]
哼……
凯特也是个女人,容易被男人的外表所骗。

[凯特]
这样的话,你们不也是!就因为他是暗黑骑士才怀疑他!
但是世间中,想不到的事情多了,身处在幸福中的人是不会知道的!

[诺顿]
喂喂,用不着这样吧。我道歉好了,实在对不起。

[凯特]
好了……没事了……


凯特和萨莎在的场合

[萨莎] 
喂喂,凯特!

[凯特] 
萨莎公主,有什么事吗?

[萨莎]
那个,我想试试葡萄酒的味道,到底有多么美味。

[凯特]
不行!您还未成年,不能喝葡萄酒,请忍耐!

[萨莎]
无论如何……也不行?

[凯特]
不行,这种事绝对不行,我受王妃的嘱托要守护好萨莎公主的。

[萨莎]
真是的……和在城里一样什么也不能做,凯特真坏……


拉芬和莎伦在的场合

夜间的喷水池中厅

[拉芬]
莎伦,有什么事,把我叫到这个地方来……

[莎伦]
哼哼……是为了把这个笛子交给你才叫你出来的。在房间中卡鲁达可不能降落啊。

[拉芬]
什么?我的飞龙……卡鲁达来了?!

[莎伦]
哎,现在正在上空盘旋着呢,你想见它的话就吹响这笛子吧。

[拉芬]
卡鲁达…………

选项
1.好,我吹!
2.不,算了吧……

选1.
拉芬转职成飞龙骑士

[莎伦]
果然拉芬还是适合这个样子,好久没见到你的勇姿了,心里还是那样的激动……

[拉芬]
谢谢你莎伦……但是要将祖国夺回,我一定要先将自己的事情抛在一边,请再少许的……等待……

[莎伦]
嗯,我知道的,也下过那样的决心。
可是果真还是不行啊……在这样的夜里,一个人的话还是那样的孤单。

[拉芬]
莎伦,喝点酒怎样,你在这等会,今晚为了庆祝我们能再会,要一直对饮到天明!

[莎伦]
哼哼,那太好了,和你两人像那个时候一样的快乐……

选2.

[拉芬]
莎伦,我不打算做回龙骑士了……真是抱歉……

[莎伦]
那……我知道……我回房间了……

[拉芬]
……


玛尔斯港口

[麦辛] 
什么?!依斯拉岛的夺回失败了!那你们这帮子家伙还有脸回来!

[部下] 
啊……实在对不起……

[麦辛]
切,这个也是那个也是,没个能办事的家伙!

[部下]
但是了,老大,对手可是威尔特正规军,我们怎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麦辛]
什么,威尔特正规军?
这,这是真的吗?

[部下]
嘿……不会错的,那帮家伙渡海往大陆那边去了。

[麦辛]
呼……这样说的话,现在的威尔多应该没多少兵力剩下了吧。
喂!你知道不,只要把这个消息通知托拉斯山的亚扎姆就是个可以将这整个国家夺下的机会!


依斯拉岛

石室中

[士元] 
霍姆兹,麦辛那家伙的老窝终于找到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霍姆兹] 
麦辛?那家伙是谁?

[士元]
喂,我可生气了,就是那个依斯拉海盗的头头了!

[霍姆兹]
啊,记起来了,那家伙怎么了?

[士元]
他的老窝照你所说的找到了,看来是在威尔特岛西岸的一个老港口,我们这就去把他们打得人仰马翻。

[霍姆兹]
是啊,这才有趣。好!好久没打上海狮子的旗帜了,古拉那达私掠舰队——海狮子出发!


托拉斯山

洞窟中

[亚扎姆] 
这是真的吗?很好,我知道了,那家伙偶尔还有点用,从这到索拉港口去,依次的给我占领!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