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3.03.19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流南军移动到瑟内海西↓)

■伊斯拉岛(イスラ岛)

【室内】
士元  :“霍姆兹,真是美丽的友情剧啊,我感动得落泪哩。”
霍姆兹 :“哼,随便你怎么说。我和流南就像是兄弟一样,你这个外人懂个屁。”
士元  :“算啦算啦,反正是与我无关的事。对了侯姆斯,你接下来打算上哪里去?”
霍姆兹 :“都说过别那么心急了。流南到大陆去的事,说不定会令威尔特的坏蛋们蠢蠢欲动起来哩。特别是那个海盗……嗯……想不起来他的名字说……”
士元  :“童话吧。确实是个不像样的家伙。”
霍姆兹 :“只有他是饶不得的。找出他的大本营后,好好给他个教训吧。然后再渡海到大陆去。不守住威尔特的话,流南那家伙也会担心吧……”
士元  :“呼……”

■瑟内海西(セネー海西)

【甲板】
流南  :“欧根,你看我们能顺利登陆玛尔(、マール)港吗?”
欧根  :“玛尔王国在巴尔特战败之后,就受到伊斯特利亚(イストリア)王国的占领。究内斯(ギュネス)国王是在巴尔特之战战火方炽时投靠帝国的叛徒,我想他是不可能欢迎我们的。在与帝国交手前最好能尽量避免消耗兵力……先在这里观察一下状况,等理查德军到来后再说如何?”
流南  :“玛尔王国的理查德王子吗……听说在先王过世后,他逃到西方边境,在那里策画复国之事……”
欧根  :“是,自从他拥立缇娅公主后,就连战连胜,势如破竹。他的军势已迫近玛尔王宫之西。”
流南  :“缇娅公主?”
欧根  :“听说是什么已灭亡的雷妲王国的唯一后裔,是个美丽又聪明的少女。原本一直被囚禁在伊斯特利亚,后来被家臣救出。之后就率领着蕾达同盟军与理查德军共同行动。”
流南  :“圣王国蕾达……因为破了女神的戒律而导致灭亡的王国吗……”
欧根  :“我们莉维也一样是继承了神君卡流恩之血的四王国之一。使圣龙格拉尼翁复活用于战争,却反而招致国家的灭亡,这件事,身为圣王家的一员、同样也继承了卡流恩之血的流南大人必须铭记在心才行。”
流南  :“是啊。在之前的战争中,我们王家的水龙缪思才烧毁过一个城市,夺走了数千人的性命。据说四圣龙原本是为了保护人们不受邪神侵害,由女神尤特娜生出的,绝对不是为了战争才唤醒的。”
欧根  :“话说回来了,那个叫卡特莉的女孩真是令人惊讶啊。她居然就是会化身成火龙纽龙的圣龙巫女……如果那女孩被心怀不轨的人抓走,事情就不得了了。”
流南  :“别担心欧根。霍姆兹会守护那女孩的。火龙纽龙将不会再次现身。”
欧根  :“是那样的话就好了……”
琉南  :“无论如何,伊斯特利亚与帝国同盟是事实。如果蕾达同盟军的目标是解放玛尔王国,我们也应该去协助的吧。登陆玛尔吧。在一边旁观不合我的个性。”
欧根  :“是……那么就这样西进吧。我想大约再三天左右就能到玛尔港了。”

■玛尔王宫(マール王宫)

【城前桥上】
艾伯特 :“理查德王子,罗连斯(ロレンス)将军突破左翼城壁了!”
理查德 :“什么!……罗连斯办到了吗!好,下令叫待命的诸侯们出阵攻击,由我身先士卒亲自领军!”
艾伯特 :“是!”
理查德 :“缇娅,你在这里等着。等我把城市镇压下来后再来接你。”
缇娅  :“理查德,你这是什么话?我也要去,这是当然的吧……”
理查德 :“玛尔王国是我的祖国,当然应该由我这个主人先回去,再把你这个客人迎回去。身为女人的你是不会了解的,但是在这里就当给我个面子吧。”
缇娅  :“……”
理查德 :“好,艾伯特(アルベルト),把攻击重点移到左翼,一口气攻入城市中!”
艾伯特 :“是,了解!”

【城内王位前】
士兵  :“罗纳德(ロナルド)殿下!城壁被攻破了!理查德军已攻入城市中,已经挡不住他们了!”
罗纳德 :“无可奈何,只好从这里撤退了……”
士兵  :“但是、罗纳德大人,帝国为什么不派援兵过来呢?他们人都已经到瑟内海岸来了,却按兵不动。”
罗纳德 :“因为负责远征军的巴尔卡王子无意于此。他可不是会接下烫手山芋的白痴。”
士兵  :“呃……?”
罗纳德 :“呼……白痴只有究内斯国王一人而已吧。没那个器量却有着逾越本份的野心。消灭效忠的主家,是非得接受报应不可的。”
士兵  :“罗纳德大人,那个……”
罗纳德 :“若是被父王听到我这番话的话,我也免不了一死是吗?不过,那种事是我在帮助缇娅逃走时就已经有心理准备的事了。她是个不可思议的女孩。理查德是打算利用她吧,但终究也只不过是被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步向与我相同的命运……”

■玛尔港(マール港)?

【室内】
梅莉娅:“大婶,街上好吵,是怎么了吗?”
大婶  :“听说是理查德王子的解放军来了。街上的人全都开心得不得了。男人们吵吵嚷嚷地说自己也要去参战。哎呀不可能的啦,只会落个碍手碍脚的下场啦。”
梅莉娅:“嗯~……我该不该去帮忙呢……”
大婶  :“你在说什么啊。像你这样的大小姐不可能会作战的吧。”
梅莉娅 :“大婶,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可也是大贤者麦欧斯的孙女喔。要用魔法的话,我还有点自信。”
大婶  :“那,小姐,你能杀人吗?还有,你杀过人吗?”
梅莉娅:“那个……是没有……”
大婶  :“那还是打消主意吧。战争让男人们去打就好了。因为他们是喜欢战争的笨蛋……也没想过会给周围的人带来多大的困扰,只知道战争。我那没用的老公和笨蛋儿子也都是这样死掉的。”
梅莉娅:“大婶……”
大婶  :“小姐正在寻找哥哥的旅途中吧。那么在战争结束前还是先乖乖待在这里比较好喔。我也是哪,早知道就不生儿子、生你这样的女儿还比较好。这么一来,就可以不必有这种寂寞的感受了吧……”
梅莉娅:“大婶……我……对不起……”
大婶  :“啊啊,对不起啦,说起了这种不开心的事。好了,我负责做点好吃的,随你点,一起吃吧。”

■玛尔王宫(マール王宫)

【城内王位前】
艾伯特 :“理查德王子,敌人兵败如山倒地败退了!我们已经确定胜利在握了!”
理查德 :“穷寇莫追。现在的我们,并没有可以追到伊斯特利亚的余裕。”
艾伯特 :“王子是在顾虑到驻留在瑟内的帝国军会攻打过来吗?”
理查德 :“对,必须对可能来自东方的攻击做好准备。先做好城的守备,之后再设法与拉赛利亚军合作。”
艾伯特 :“您说拉赛利亚军……?”
理查德 :“我也不知道详情如何,不过拉赛利亚那个小鬼似乎在威尔特起兵了,说是要把祖国从帝国手中解放出来之类的,这倒是可以利用一下的吧……”

◆ロジャー与メル没分在同一队
罗杰  :“霍姆兹……抱歉,我要回琉南军那里。我需要梅儿。”
霍姆兹 :“啧……随便你吧!我这边不需要像你这种跟着女人跑的人。”
士元  :“呼……那是不受女人欢迎的人才会说的台词喔……去吧,罗杰,不用觉得对不起我们。”
梅儿  :“霍姆兹……我要回罗杰那里。我不想与他分离。我明白这是任性的话,很抱歉。”
霍姆兹 :“啧……随便啦,我才懒得管哩。”

(琉南军移动到玛尔港↓)

■玛尔王宫(マール王宫)

【城内王位前】
理查德 :“流南公子率领的拉赛利亚?威尔特联合军似乎已经在玛尔港登陆了。虽然对方只是个17岁的小鬼,不过还是得去见见才行。真是麻烦啊。”
缇娅  :“理查德王子,这话会不会说得有些太过份了呢?他年纪轻轻地就肯为了拯救人们而奋战,我认为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人。”
理查德 :“呼……连他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要是老是像缇儿这样把事情往好的地方想,等以后背后被捅一刀时,就只哭的份了。”
缇娅  :“即使会那样也无所谓。我认为,身为一个人,无法信任他人是最不幸的事。”
理查德 :“哈哈哈,缇娅你还真是可爱呢。所以说,也难怪我会喜欢上你了。”
缇娅  :“!……”
理查德 :“呼,别那么生气嘛。我已经派使者过去了,对方应该很快就会到这里来了吧。见过之后就能明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反正终究不过是个打着父亲旗号招摇撞骗的小伙子吧。所谓的英雄,也只不过是徒具声名的装饰品罢了。”

■玛尔港(マール港)

【室内】
梅莉娅 :“大婶对不起……我、还是要去!”
大婶  :“算啦,我也不阻止你了。不过要记住一件事。我老公和儿子,是在伊斯特利亚(イストリア)的侵略中,为了保护女人小孩而奋起作战的。我啊,虽然口口声声笨男人笨男人的叫,不过即使如此,我仍然以我的老公、我的儿子为荣……他们曾经说过,是为了保护我才要去打仗的。小姐,别忘了,要打的话,是为了重要的东西去打。至少别忘了这件事喔。”

【街道】
梅莉娅 :“梅维小姐!?……是梅维小姐吧!”
艾缇  :“梅莉娅!?你怎么会……你不是在蕾奈小姐的教会中吗?”
梅莉娅 :“是……不过我想找利修艾尔哥哥,所以偷溜出教会。因为我想帝国的监视应该已经没那么严了……”
艾缇  :“你是偷跑出来的?……蕾奈小姐一定会担心的。”
梅莉娅 :“我有留信给蕾奈姊姊。我告诉她,我马上会回去的,不用担心。”
艾缇  :“梅莉娅……那个啊……”
梅莉娅 :“我已经决定了,如果您是想唸我的话,我不想听!”
艾缇  :“唉……不过,你为什么会在玛尔港呢?”
梅莉娅 :“因为陆路被帝国军封锁了,所以我想只好搭船……可是都没有航向莉维的船,所以到今天为止,一直都在旅店中打扰老板娘,受她的照顾。”
艾缇  :“那么……梅莉娅是要以魔道士的身份作战了……?”
梅莉娅 :“我恨加赛尔……他们不但夺去了爷爷的生命,甚至连我最喜欢的哥哥都……梅维小姐,我……已经……不想再逃下去了!我要找到哥哥,我也要跟加赛尔作战!”
艾缇  :“梅莉娅……”

◆队中有マルジュ时
玛鲁哲 :“艾缇,这女孩是谁?”
艾缇  :“是水神官家的梅莉娅,和我是表姊妹的关系。玛璐玖,要多多关照她喔。因为她和你一样是魔道士。”
玛鲁哲 :“哼嗯~……是魔道士啊?”
梅莉娅 :“是、但是可不是一般的魔道士喔。我可以使用水神殿相传下来的光魔道书。看,就是这个星光(スターライト)……”
玛鲁哲 :“靠着魔道书沾沾自喜又能如何?等那种东西用完的话就无技可施了。不锻炼自己本身的魔力与技法,是成不了能独当一面的魔道士的喔。”
梅莉娅 :“那、那种事我当然知道!你跩个什么劲啊!”
艾缇  :“嘻,你们俩是怎么了?才一见面就吵起来,真像是小孩子一样……”
玛鲁哲 :“恩缇,我还没闲到有空去照顾小孩子的地步!”(脚步声)
梅莉娅 :“你……你给我站住啦!可恶~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的家伙……”

【喷水池广场】
艾缇  :“流南大人,我有个请求……”
流南  :“什么事艾缇?你会主动提出请求可真罕见呢。”
艾缇  :“那个……我想请您暂时收留这孩子一阵子。我会负责看着她的,可以让她留在这里吗?”
艾缇  :“你……是魔道士吗?”
梅莉娅 :“是,初次见面,流南大人。我叫梅莉娅。”
流南  :“恩缇,方便的话可以说说理由吗?”
艾缇  :“好的……她是莉维神殿大神官麦欧斯大人的孙女……”
欧根  :“什、什么!?那就是说、是水神官家的女儿啰!”
梅莉娅 :“是!您知道两年前神殿被加赛尔军攻击的事吗?”
欧根  :“那件事我当然很清楚。神圣的水神殿被蛮贼攻击,以大神官为首,许多人在那一战中身亡……我原本还以为神官家的所有人都亡故了。”
梅莉娅 :“不……我在哥哥相助之下得以逃出生天。投靠在布拉德市的教会中的表姐,寄居在她那里长达一年。但是因为得不到任何有关哥哥的消息,我担心得不得了……”
流南  :“所以就一个人跑出来找哥哥了吗……欧根……”
欧根  :“我明白。会挂念手足的心情,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这样不是很好吗,既然是水神官家的人,那么即使年纪还小,也必然会是有能的魔道士。能得到这样人物的助力,那是求之不得的事啊。”
流南  :“好吧……不过梅莉娅,希望你能听从我的命令。因为我无意让你上最前线。恩缇,这样可以吧。”
艾缇  :“是,抱歉提出这样的不情之请。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梅莉娅 :“谢谢、流南大人、艾缇小姐,还有也谢谢大叔!”

【喷水池广场】
艾伯特 :“是拉赛利亚的流南大人吧。我是理查德王子的部下,名叫艾伯特。吾主希望会见公子一面,公子是否愿意移驾前往玛尔王宫一叙?”
流南  :“好,我很乐意。我也早就想拜见理查德王子与蕾达同盟的公主一面。”

■玛尔王宫(マール王宫)

【城内王位前】
流南  :“缇娅公主,理查德王子。我是拉赛利亚公国的琉南。这次承蒙两位邀我入宫,感激不尽。”
理查德 :“琉南公子,在这种非常时刻,那种形式上的繁文缛节就免了吧。我啊,在巴尔特之战战败后,就一直在战斗中过日子。而且我总是身先士卒,在最前线挥剑舞枪。所以看到一副贵公子模样的小鬼,就会火大得想吐呢。”
流南  :“那是在指我吗?理查德王子。”
理查德 :“呵……还能谈笑自如吗?我本来还以为你会去和跟班哭诉呢。挺从容的嘛,琉南公子。”
欧根  :“理查德王子!要愚弄吾主也该适可而止。否则我欧根虽老,也……”
流南  :“欧根!你闭嘴!!理查德王子,您是在试探些什么呢?被称之为玛尔的狮子王子的您,到底是在畏惧些什么呢?您的敌人,伊斯特利亚与帝国结成同盟。一旦夺回玛尔王宫后,帝国也会进军了吧。同时受到来自北方与东方的攻击,要守住玛尔王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而我们威尔特?拉赛利亚联合军眼前的目标是进攻巴尔特,那里是重要的中继点,玛尔这方面必须安全才能使我们无后顾之忧。您明白吗,理查德王子。我们除了结成同盟外,没有其它选择。”
理查德 :“……流南公子,就像你所说的一样。与伊斯特利亚战后,我们剩下的兵力已不足以应付帝国。也就是说,与贵军的同盟对我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事。但是、我过去在巴尔特时曾经被背叛,玛尔也被背叛。为了这个原因,我失去了许多部下,为自己的天真而悔恨不已。因此我不得不测试一下你是否是个足以信赖的人物。我为先前的无礼道歉,请原谅我。”
流南  :“不,至少这样比单纯说好听话的人更值得信赖。我和你都是用非常有限的战力在作战。在同盟的动向足以左右胜负的情况下,采取慎重的作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理查德 :“哎哎,虽然是早就听说过传闻了,不过还真不愧是古拉穆德大公的公子。年纪轻轻居然就有这份器量。琉南公子,请务必也要来见见我们同盟军的盟主缇儿殿下。”
流南  :“是,我正是为此而来的。”
理查德 :“流南公子,缇娅殿下是伟大的圣王国蕾达的正统后继者。也就是说,对我们西方诸国的王族、贵族而言,是继承了遥远过去主君血缘的高贵公主。希望您不要失礼了。”
流南  :“……我明白。”
理查德 :“缇娅殿下,拉赛利亚公爵家的流南公子来了。”
缇娅  :“流南公子,我是特连提侯爵之女,缇儿。看来您已经同意与我军同盟了吧。我也打从心底感谢您。”
流南  :“缇娅公主,你在征服伊斯特利亚之后有什么打算呢?有重建蕾达王国的计划吗?”
理查德 :“流南公子,太无礼了,小心你的口气!”
缇娅  :“不……没关系的。流南公子,我并没有希望伊斯特利亚灭亡或重建蕾达王家的愿望。只是有一件无论如何都要去完成的事,因此我才希望能集结众人的力量。与伊斯特利亚作战,也仅只是其中一个过程而已。”
流南  :“公主要完成的事是什么?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缇娅  :“消灭加赛尔教回,打倒教皇古严寇斯,那是我被赋与的命运……”
流南  :“你要打倒古严……?”
缇娅  :“若是不那样做的话,我一辈子都只能心惊胆战地生活在恐惧之中。与其逃避,我宁愿选择挑战的道路。”
理查德 :“流南公子,公主看来累了,就到此为止吧。”
流南  :“缇娅公主,古严对我来说也是可恨的敌人,我也不认为跟你是没关系的,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事呢?”
缇娅  :“谢谢……我们应该还会再见一次面吧。流南公子,请保重。我会祈祷您的武运昌隆……”

■瑟内海岸(セネー海岸)

【室内】
巴尔卡 :“凯莫斯(ケイモス)将军,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凯莫斯 :“巴、巴尔卡王子!?没想到您会亲自来到最前线来,真是不敢当!”
巴尔卡 :“当然的吧。皇帝把这一带的指挥交讬我,怎么能让将兵们辛苦,我却只顾自己享乐呢?别说那种事了,报告状况吧。”
凯莫斯 :“是!本街道与海岸道的警备都已万全。”
巴尔卡 :“根据情报,流南公子正率领着威尔特军前往莉维。他似乎已经在玛尔港成功登陆了。”
凯莫斯 :“我也听说过那件事了。不过那是由败军及民兵七拼八凑成的军队,不会是我们帝国军队的敌手。”
巴尔卡 :“你知道格拉那达之战的事吗?知道我军为了那个七拼八凑成的军队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吗?”
凯莫斯 :“虽说如此,但攻下格拉那达会花上那么多工夫,是因为巴尔斯提督造成的。区区17岁的年轻人没什么大影响。”
巴尔卡 :“别小看流南公子。他的父亲是与我的兄长共同除去魔龙格拉尼恩的稀世英雄。而他的母亲也是继承了神君卡流恩之血的莉维王家女性。对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能人的王家,莉维人民将流南公子称之为‘格拉那达的英雄’,相信他正是能够解放祖国的人。那个年轻人为了解放莉维,率领着威尔特王国的数千军队归来了。事态并不轻松,你还不明白吗?”
凯莫斯 :“是……确实您说的对。非常抱歉。”
巴尔卡 :“不用道歉的。我只是希望你在这最前线警备时,决不可掉以轻心。目前军团正往后方的瑟内基地集结中,现在还须要准备的时间。在那之前,你要用你现有的兵力撑到那时为止。几个小时后,应该也会有一些援兵送过来。”
凯莫斯 :“是,即使要用性命做交换,我也一定会守住这里!”
巴尔卡 :“有那份志气是很好,不过如果真的撑不下去时也别勉强,就撤退到瑟内基地去吧。你、与你的士兵们,对我们迦南王国来说都是贵重的。绝对不要白白送死,知道吗!””
凯莫斯 :“是!属下遵命!”

■瑟内海岸(セネー海岸)

MAP9 二つの道(セネー海岸)
MAP9 两条道路(瑟内海岸)

【沙丘旁草地】
流南  :“欧根,这个沙丘比想像中更大呢。”
欧根  :“是啊,我们跟从海岸线前进的部队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流南  :“根据情报,这前面应该有着帝国的前线守备队在吧。像这样继续前进会不会有危险?”
欧根  :“唔,流南大人,看来已经晚了的样子!敌人已经逼近前方了!!”
流南  :“无可奈何,在与分队会合前,我们要靠自己撑下去!”

【室内】
达贡  :“凯莫斯将军,已经收拾掉那小鬼了吗?”
凯莫斯 :“是达贡司教啊,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请退下!”
达贡  :“呵呵……嘴巴挺利的嘛。令已忘怀古老加赛尔神教诲的索亚人回想起古老之神的伟大,并且将其尊为国教的人,不是别人,不正是你们的国王吗?对于下等移民的民族、莉维人的横暴,我们加赛尔信徒与身为索亚后裔的迦南人民要同心协力,实现索亚人八百年间的悲愿,重建帝国。你们迦南的军人似乎是有什么不满的样子,难道是已经被莉维当成狗养驯了,连索亚的自尊心都失去了吗?”
凯莫斯 :“胡说什么!身为迦南国民之一,岂会希望什么邪神帝国的复活!加赛尔神是什么?不就是我们祖先生活在山林野外时所信仰的神吗?还要求用年轻的少女献祭,这不就是带来灾厄的暗黑神吗!在这个丰饶的时代中还会去信仰祭祀那种恶神的,就只有你们这些加赛尔教国的疯子神官了!”
达贡  :“喔~那你的意思是,你要反抗皇帝的命令吗?那么我们就必须把你送去索亚的流刑地了,那也无所谓吗?”
凯莫斯 :“唔……”
达贡  :“违背加赛尔神教义的人,要在流刑地接受再教育,这是皇帝的指示。你想去索亚之谷吗?那就让你的家人也一起去好了,这样就不会寂寞了吧,哼哼哼……”
凯莫斯 :“呜……抱、抱歉……请忘了我刚才的话……拜讬……”
达贡  :“呵,能明白就好。我的魔道兵也陆续要到了。你手下的士兵负责留在前线当盾。不可以撤退喔。撤退的人全当做是违背加赛尔教义的人,连同家族一起送到流刑地。就这样对全军下令吧!明白吧!”
凯莫斯 :“……我明白……我会照司教的话去做,所以至少别送人到流刑地去……”

【沙丘】
那尔撒斯:“呼、呼、呼……这沙丘是怎么搞的,连东西南北都搞不清楚了。那个老头还说有标记很好认不会有问题,结果那个公会的钥匙到底是在哪里啊……”

★第二回合

【沙丘】
那尔撒斯:“不行……已经走不动了……谁……来救救我啊……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晒成人干,变成一具美丽的木乃伊……”

■TALK ME

◆リュナン→ナルサス(进入过民家)
流南  :“那尔撒斯!?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那尔撒斯:“呼、呼……水、给我水……”
欧根  :“你、应该已经找到盗贼公会的钥匙了吧,有没有找到标记的地方?”
那尔撒斯:“鬼才…知道那种东西……拜讬……水……”
欧根  :“那就快去找回来,找到就给你水。”
那尔撒斯:“老、老爷爷……我会找到的,先给我水啦……呼、呼……”
欧根  :“嗯?你这是拜讬别人的口气吗?”
那尔撒斯:“欧……欧根大人……求求您……”
欧根  :“哼,算了。好吧。水,拿去。快喝,喝完去找钥匙!”
那尔撒斯:“咕噜咕噜咕噜……噗哈~又活过来啦……老爷爷,记住吧,这个人情我是一定会还的啦。”
欧根  :“喔~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挺讲义气的人。那,就为我作牛作马吧。”
那尔撒斯:“啧……”

◆リュナン→ナルサス(没进入过民家)
流南  :“那尔撒斯!?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那尔撒斯:“拿水来……呼、呼……”
欧根  :“嗯?你这是拜讬别人的口气吗?”
那尔撒斯:“欧……欧根大人……求求您……”
欧根  :“哼,算了。好吧。水,拿去。”
那尔撒斯:“咕噜咕噜咕噜……噗哈~又活过来啦……老爷爷,记住吧,这个人情我是一定会还的啦。”
欧根  :“喔~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挺讲义气的人。那,就为我作牛作马吧。”
那尔撒斯:“啧……”

■BATTLE TALK

◆攻击ケイモス
凯莫斯 :“喀……已经没办法再守下去了!无论如何都要说服司教,唯有撤退一途!”

◆攻击ケイモス或敌兵数量五人以下

【神殿内】
凯莫斯 :“达贡司教,再这样下去我军会全灭。求求你、至少让伤兵撤退好吗?”
达贡  :“不成……只有前进,不然就死。”
凯莫斯 :“喀……你这混球!你还算是人吗!!”
达贡  :“啍啍啍……我们是加赛尔的选民,别把我们和你们这些下等人类相提并论。”
凯莫斯 :“喀……再也忍不住了,即使用我这条性命交换也要守住部下。要是碍事的话,我连你也不放过!”
达贡  :“呵呵……居然对我龇牙咧嘴的?愚蠢……你已经没用了,死吧!!”
(地图上战斗)
凯莫斯 :“喀……愿荣光归于……迦南王国……呃呜……”
达贡  :“啍啍啍……愚蠢的家伙。”

◆与ダゴン初战时
达贡  :“反抗暗黑神者……这次就在这里把你们全杀了!”

◆打倒ダゴン时
达贡  :“喀……太大意了……!

◆没有公会钥匙(ギルドのカギ)时
大叔  :“偷偷在这里告诉你,只要有公会钥匙的话,似乎就可以进秘密商店啰。秘密商店在表面上是一般民宅,但是只要有钥匙就可以到里面的房间去。我以前也曾经有过一把那个钥匙,不过很遗憾地,在南方沙丘那边搞丢了。如果是盗贼的话说不定能顺利找到吧。不过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还是死心算了。”

◆有公会钥匙时
大叔  :“什、什么!居然找到了吗!你真是太有毅力啦。来来,进里面的房间去吧。”

■达成过关条件(制压据点)

【城门前】
欧根  :“流南大人,在砦中有个家是帝国军指挥官的人倒在那里。”
流南  :“什么?他还有意识吗?”
欧根  :“我叫神官给他治疗过了,不过恐怕撑不了多久……他说想求见公子,您意下如何呢?”
流南  :“好吧,我去见他。欧根,带路。”
欧根  :“是!……”

【室内】
琉南  :“你就是守备队的指挥官吗?听说你有话要对我说……”
凯莫斯 :“……拜讬……请……不要……杀害我的部下……”
琉南  :“当然,我会严密保护投降者的安全。拉赛利亚的军法就是如此,放心吧,将军。”
凯莫斯 :“这样……感激不尽。流南南公子……这个给您……”
流南  :“这是……钢盾!?”
凯莫斯 :“请救……我的祖国……迦南……”

【城门前】
流南  :“欧根,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明明在与索亚帝国作战,而帝国的中枢国、迦南的将军却要我去救他的祖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根  :“这就是说,帝国也并非上下一心的吧。索亚帝国是迦南国王巴哈努克花费了二十多的时间统一旧索亚地方五王国,一直到这几年时才终于得以建立的。在去年才又与加赛尔教国结成同盟。年事已高的巴哈努克皇帝沈迷在他年轻的皇后身上,甚至有对她言听计从的传闻流出。人们都在说,使帝国在艰困中好不容易撑过来的,是两位能干的王子巴尔卡与朱利亚斯的功劳。”
流南  :“是这样的啊……迦南的三连星……我在小时候常听父亲提起他们。”
欧根  :“第一王子阿雷斯殿下与古拉穆德大公,在战场上曾经好几次对峙,彼此都肯定对方的能力,后来甚至成为盟友的关系。诺尔赛利亚(ノルゼリア)的和约也是经由他们俩的努力才得以实现的。”
流南  :“然后……就被那个缪斯(ミュース)烧成灰烬了吗……”
欧根  :“是。伴随着诺尔赛利亚的数千居民,阿雷斯王子与古拉穆德大人就都这样过世了。”
流南  :“欧根,到底是谁、为了什么目的,把莉维王家的守护圣龙用在杀戮上!”
欧根  :“那就不清楚了……索亚帝国人民以为他们所敬爱的阿雷斯王子是中了莉维的奸计而死去;我们也认为诺尔赛利亚的杀戮是帝国干的好事而愤慨。总而言之,就变成这种谁也不希望看到的结局了。”
流南  :“谁也不希望的……事实果真如此吗?”
欧根  :“您的意思是……”
流南  :“若是让迦南与莉维结仇的话,可以得到好处的……那是……”

◆队中有アーキス与クライス时
欧根  :“喂、克莱斯,有没有看到那尔撒斯的人影?”
克莱斯 :“那尔撒斯吗?……不,没看到……”
阿基斯 :“这么说起来,应该是从早上就不见了吧。因为要是有他在的话会很吵,马上就会知道了。不是跑去对女孩子动手动脚地就是手脚不干净地动别人的东西,净会给大家找麻烦。这样不是更好,干脆别管那家伙了啦。”
欧根  :“什么事都不知道的人少说蠢话!快去找他!!蠢货!”(殴打声?脚步声)
阿基斯 :“喔喔好可怕……老头心情不太好的样子耶。”
克莱斯 :“阿基斯,今天别这个样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阿基斯 :“啊……啊啊……说的也是……”

■瑟内海岸(セネー海岸)

【室内】
欧根  :“琉南大人,不得了了!”
流南  :“嗯?……怎么了,欧根。”
欧根  :“那尔撒斯逃了。虽然我有盯着他,可是还是……非常抱歉……”
流南  :“哈哈哈,是这种事啊。他曾经说过想成为飞翔在天空中的老鹰那样。要把他关在笼子里是不可能的。”
欧根  :“就凭他也算什么老鹰吗?真要打比方的话也应该是乌鸦,而且是夺取它人饲料的混帐乌鸦才对吧。”
流南  :“比平时更严厉了哪……出了什么事吗?”
欧根  :“这……我真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歉意才好。他卷走了我们手头差不多正好一半的军资金……”
流南  :“一半的的军资金……!?”
欧根  :“我一定会逮到他,让他把钱吐出来。当然也会按照军法,把那个该死的那尔撒斯处以极刑。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流南  :“把人抓起来就好,至于处份由我来决定。不要贸然行事!”
欧根  :“是……”

■自由都市瑟内(自由都市セネー)

【室内】
瑟内市长:“帕布洛夫(パブロフ)大人,这是这个月份的税金。但市民们已经生活得很苦了,没办法如预料中的顺利收到。可以请您再多给一些时间吗?”
帕布洛夫:“啥!?你瞧不起我们帝国吗!我应该早就说过了,巴尔卡王子之所以同意让瑟内市像以前那样拥有自治权,条件就是原本缴纳给莉维王家的税金要改缴给帝国!”
瑟内市长:“是……如果是和缴给莉维的税金相同程度的税金,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而且巴尔卡大人也说过缴纳同额税金就好……”
帕布洛夫:“你……想说什么?”
瑟内市长:“不……”
帕布洛夫:“你想说我在中饱私囊是吗?”
瑟内市长:“不,我没……”
帕布洛夫:“如果你敢对王子多嘴的话,我就杀光市民,一个不留,而且就先从你的亲人开始!”
瑟内市长:“请…请高抬贵手……”
帕布洛夫:“明白的话就快滚,去收税!”
瑟内市长:“是……遵命……”
卡内尔 :“帕布洛夫男爵,看来您很忙的样子啊。”
帕布洛夫:“卡内尔(カーネル)卿……你来了啊?”
卡内尔 :“我负责的赛尔巴(セルバ)是个非常糟糕的穷乡僻壤,所以偶尔也要来呼吸一下城市的空气才行嘛。哎,我可真是羡慕帕布洛夫伯,看来好处还真是不少。”
帕布洛夫:“你是在说瑟内的事?哼,商人们是不能信任的。有钱去养不中用的佣兵还敢唬我说没钱,其实一定还藏了不少吧,我要全榨出来。”
卡内尔 :“您弄那么多钱到手,是有什么打算呢?”
帕布洛夫:“这还用说吗,当然是要奉献给加赛尔教国。我可也是很爱惜自己性命的……”
卡内尔 :“原来如此,就是说伯爵也想成为加赛尔神的使徙了。”
帕布洛夫:“这话原句奉回。你不也是从邻近村落中抢夺着值钱的东西吗?不、不止如此,甚至连女人小孩都拿去献给教团的……”
卡内尔 :“您是指什么事呢?我可不明白了……”
帕布洛夫:“你不必装傻。那些袭击村落的马贼们是你在背后操纵的吧。卡内尔卿,无须害怕了。巴尔卡王子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今后是加赛尔教团的时代,不必遮遮掩掩的了。”
卡内尔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好说了。其实我到这里来是有事相讬。”
帕布洛夫:“什么事?说吧。既然是你的拜讬,那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卡内尔 :“是这样的,有一个女人想寄放在你这里。虽然抓住了反叛军的女人是很好,不过这么一来夜里也难得睡得安稳了,因此希望能暂时寄放在这里。”
帕布洛夫:“是莱昂哈特的手下吗……你还真是带进了一个大麻烦呢。为什么不干脆杀了她?”
卡内尔 :“胡说什么!我可还不想死呢!”
帕布洛夫:“呼……真不像是你,不过是一群野老鼠罢了,怎么就怕成这样了?”
卡内尔 :“你不懂……那个男人……莱昂哈特有多可怕……”
帕布洛夫:“哼,好吧,我就暂时保管那个女人。我会好好拷问她,问出莱昂的大本营在哪。如果她说出来的话,就可以杀了……”

■自由都市瑟内(自由都市セネー)

【豪邸室内】
帕布洛夫:“你也差不多该说了吧!该死的女人,这么倔强!!”
雷妮  :“哼……”
帕布洛夫:“喀……这家伙!居然向我吐口水!!区区一个女人,真是欺人太甚!!哼!这样还不说吗!!那这样如何!!!”
部下  :“阁下……她已经昏过去了。”
帕布洛夫:“呼、呼、呼……那就泼水啊,别让她睡了!!”
部下  :“再继续拷打下去的话,真的会出人命。不如今天就先到此为止,您意下如何?”
帕布洛夫:“呼~好吧,那就把她关到牢里,她一清醒过来,马上向我报告。还有,在广场准备火刑要用的东西。”
部下  :“呃?……火刑是……”
帕布洛夫:“我要在众人面前烧死那小丫头。嘿嘿……想必会是一大奇景吧。”
部下  :“嗯?……你这家伙是干么的!?”
敏茨  :“我是黑骑士团的敏茨。艾伦斯特将军在哪?我才刚到这里,实在搞不清楚状况哩。”
部下  :“笨东西!这里是帕布洛夫伯爵的房间,不是你这种人来的地方,快出去!”
帕布洛夫:“等等,正好。喂,你,把这个女人带到牢房去,交给狱卒就好。”
敏茨  :“喔~……也好……包在我身上吧。”

【牢房】
雷妮  :“吓……”
敏茨  :“醒啦……你还好吧?”
雷妮  :“!……”
敏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这样残酷地对待像你这样的女孩子?”
雷妮  :“……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敏茨  :“什么意思?”
雷妮  :“算了……我很累,让我睡一下……”
(画面暗而复明)
雷妮  :“……”
敏茨  :“睡得好吗?看来我的药草稍微发挥了一些效果,烧好像也退了。”
雷妮  :“你……一直在牢中?……看着我吗……?”
敏茨  :“啊啊,你在我膝盖上睡了快一小时吧。”
雷妮  :“啊……”
敏茨  :“也不必惊惶失措成那样吧,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喔。”
雷妮  :“我、我没那样想。谢……谢谢你……”
敏茨  :“我是敏茨,你的名字呢?”
雷妮  :“雷妮……赛尔巴东村的雷妮……”
敏茨  :“雷妮吗,好名字。这里不是你这样的女孩该待的地方。等我向将军报告过后就会来把你救出去了。在那之前要忍住,可以吧!”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