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3.03.18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威尔特王宫(ウエルト王宫)

MAP7 王都解放(ウエルト王宫)
MAP7 王都解放(威尔特王宫)

【城门前】
欧根  :“流南大人,特别行动队已经侵入城外市镇了,请下令开始攻击!”
马隆  :“欧根将军,特别行动队是?”
欧根  :“我派一些人经由东侧的门潜了进去。不知为何门正好开着,也没有守卫的士兵在。寇达这家伙还真是个粗心大意的男人呢。哇、哈、哈!”
马隆  :“……事情不妙……东门的桥有机关,设置了引诱敌人过去再包围歼灭的陷阱。寇达的打算是,把我军引入城内再升起桥、断了我们的后路吧。”
欧根  :“呜……不、不会吧……”
流南  :“欧根,特别行动队有危险,我们也冲入城内吧。”
欧根  :“是!……马上去办!”

【王宫前】
寇达  :“哇、哈、哈……跟计划中的一样,敌人被分隔开来了。贝洛姆,先去歼灭在城外市镇中的敌人吧。各个击破是兵法的基本。”
贝洛姆 :“是,马上去办。我会派遣精锐部队前去。这里有我守着,宰相请回王宫里面比较安全。”

《◆分岐:MAP4没打倒罗杰或梅儿时》
寇达  :“唔……对了,没看到罗杰的人影,他怎么了?”
贝洛姆 :“他率领骑士团去南方巡逻了。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了吧。”
寇达  :“那就好,不过不可大意喔。他对我有反感。等他回来后,叫他向敌军突击。”
贝洛姆 :“是,了解!”

《◆分岐:MAP4打倒罗杰或梅儿时》
寇达  :“唔……贝洛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贝洛姆 :“是,了解!”

★第二回合
托马斯:“可恶……好热、好臭……第一、为何我非得拖着这么重的东西走不可呢?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猎人,那个叫寇达的家伙说的好听,说什么看上了你的弓法、想招纳为己用,所以我才来试试看,结果竟然是这么回事吗?真是够了,哎哎哎,被巴茨看到的话,一定会被笑的吧……”

★第十回合
罗杰  :“已经开战了吗……好!跟着我来!别让敌人接近王宫!……梅儿……你要平安无事……”

■TALK ME

◆バーツ→ トムス
巴茨  :“喂,刚刚躲起来的家伙,出来!”
托马斯 :“啧……被发现了吗……嗨,好久不见啦,巴兹。我呆在这种木箱中,真亏你还能认出我啊。”
巴茨  :“当然知道啰!光靠你的味道就能认出来了嘛。”
托马斯 :“啧……你有说别人的资格吗……”
巴茨  :“对了,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原本不是在洛特(??)村干猎户的吗?”
托马斯 :“是没错啦,后来那个叫寇达的跑来问说要不要为国效力,就被征兵过来了。结果、就是这德性了。”
巴茨  :“丢脸啊……真是丢脸啊,老搭档。”
托马斯 :“我是你的老搭档?”
巴茨  :“废话少说跟我走就对了,我不会害你的。”
托马斯 :“喔,抱歉,那可以让我从这个箱子中出来吗?”
巴茨  :“当然啰,只是……”
托马斯 :“只是?”
巴茨  :“先等这场战争打完再说。”

◆メル→ ロジャー
梅儿  :“罗杰!住手!已经够了!别再打下去了!”
罗杰  :“梅儿!?……你怎么会……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
梅儿  :“是解放军救了我。我已经没事了,所以你别再打下去了!”
罗杰  :“太好了……我不知道有多么担心你……梅儿,我要去打倒寇达,你待在我身边,我不想再次与你分离了!”

◆ロジャー→リュナン
流南  :“你就是圣骑士罗杰吗……?”
罗杰  :“……”
马隆  :“罗杰啊,已经可以了。你过去跟错了主君,今后与我们一起作战就好。”
罗杰  :“马隆伯爵的意思是要原谅我吗?”
流南  :“你也是威尔特的圣骑士吧,那么应该并没有忘记对王家的忠诚,那么愿意用你的力量为威尔特尽力吗?”
罗杰  :“是……求之不得的荣幸……马隆伯爵,感激不尽!”

■BATTLE TALK

★与トムス初战时
托马斯 :“……敌人吗!?没办法,只好开打了!”

★打败トムス时
托马斯 :“原本我还以自己的皮够硬而自傲的说……”

★与ベロム初战时
贝洛姆 :“咕……拼上一口气也绝不让你们通过这里!”

★打败ベロム时
贝洛姆 :“可恶……投靠宰相这边是错误的吗……”

★男性角色与ロジャー初战时
罗杰  :“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拼上骑士的名誉,全力奋战到最后为止!”

★女性角色与ロジャー初战时
罗杰  :“喀……虽然不想向女性挥剑,但既然是主动攻击过来的话就无可奈何了……”

★メル与ロジャー初战时
罗杰  :“梅儿!?等、等等!!为什么你会……”

★打倒ロジャー时
罗杰  :“喀……这也是天谴吧……抱歉……梅儿……”

■村对话?

地中海男:“你们就是传说中的威尔特解放军吧?城市已经完全被寇达的私人部队控制住了。我原本是锻冶匠,因为讨厌他们,所以把店面迁移到这么偏僻的地方。送你们纪念品,这家伙是我自己铸的剑,在对上重武装的敌手时可以派上用场。拿去用用看吧。”
(得到“アーマーキラー”)

绿发男 :“把解放军引过来再把桥升起来啊,寇达那家伙,还是一样会耍小聪明。不过,这场战争的结果将会决定威尔特的未来,你们无论如何都得要赢才行喔。这个拿去用吧,用这个应该就能把桥放下来了!”
(得到“はしのカギ桥之键”)

老人  :“要进入斗技场是有条件的。太弱或太强都有可能被拒绝进入。遇上这种状况时,可以换把武器,再一次进去看看。”

■达成过关条件(制压据点)

【王宫内走道】
欧根  :“总算是控制住城市了,真是一场相当艰苦的战斗。”
流南  :“寇达在王宫中吗?他拿王妃做人质的话,我们就有一场苦战要打了。”
莱昂内尔:“不必担心,城内已经被我们压制了,寇达的士兵也全都投降了。看,这家伙也像这样……”
寇达  :“呜咕咕……放开我、这群叛徒!”
莱昂内尔:“叛徒是你才对吧!公子,请把这家伙交给我,我要把他五马分尸,拿去喂乌鸦!”
流南  :“你是……?”
莱昂内尔:“啊啊,抱歉,我是王宫骑士团的莱昂内尔。在要被寇达处死时,卫兵救了我,然后我一直与反宰相派的士兵们等待着反攻的机会。托你们的福,王宫内的兵力变少,所以我们就一起起义了。”
诺顿  :“啥?……你是那时候的……还活着啊?”
莱昂内尔:“诺顿!?你为何会在解放军中?我那时都那么拼命地劝你了,你却只会说些与我无关之类的话。”
诺顿  :“呼……我从一开始就是站在王妃这边的,你懂个屁……”
莱昂内尔:“喔~……”
流南  :“寇达宰相,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寇达  :“喔……喔喔……你就是琉南公子吗,拜讬,救救我!我是为了这个国家着想才故意扮演坏人的。因为国家不上下一心的话,是无法与帝国相抗的……”
流南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为了私利私欲?”
寇达  :“当然了,事实上我连王妃的手指都没碰到一根。若是王妃希望的话,宰相的地位我也可以还给马隆先生。我会回到领地去闭门思过,所以拜讬请饶我一命吧!”
流南  :“要为你定罪的人并不是我。马隆伯爵,你的意思呢?”
马隆  :“寇达的罪行有目共睹,但由我来为他定罪的话,恐怕会被认为是在报私怨。我想待国王归国后再定他的罪会比较适合……”
欧根  :“我是觉得太拖泥带水啦,不过既然是新宰相的意见,那就没办法了。寇达伯爵,要多谢马隆宰相的温情喔!”
流南  :“马隆伯爵……这个恩情我一生不忘……”
马隆  :“别误会了,寇达。待罗法尔王归来后,你就将会以叛逆首谋的身份被处以极刑吧。在那之前,你也要以重刑犯的身份被严密监视,可别妄想逃走啊。”
寇达  :“喀……”
马隆  :“卫兵,将这个男人关入牢中,不可放松监视!”
士兵  :“是……”
马隆  :“那么,流南公子,就由我来领路前往莉莎王妃那里去吧。”

【王宫王位前】
流南  :“莉莎王妃,好久不见了,看到您健康的模样就令人放心了。”
莉莎  :“流南公子……虽然已经听到过传闻了,不过想不到你真的到威尔特来了,这也是女神的引导吧……”
流南  :“不,如果我能更早一点到的话,莉莎王妃与莎夏就不会遇到这么难过的事了。我实在是懊悔不已。请原谅我思虑不周的地方。”
莉莎  :“流南公子……听说古拉穆德(グラムド)大公已过世,拉赛利亚(ラゼリア )公国也已经被帝国占领。那么,又怎么会想到这么远的国家的事呢?流南公子已经成长为一名威风凛凛的年轻人了。我记忆中的流南公子,还只是个健康可爱的小男孩。而现在在我眼前的少年,活生生就像是英雄古拉穆德年轻时的模样。让我不禁想起了令人怀念的过去……”
流南  :“莉莎王妃……?”
莉莎  :“啊,抱歉。对了,琉南公子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流南  :“我要回归祖国,与帝国作战。”
莉莎  :“与帝国作战……?”
欧根  :“事情是这样的,王妃,我们是来向威尔特借钱和兵力去对抗帝国的。”
流南  :“欧根,那件事先……”
欧根  :“流南大人,这没什么好丢脸的。我们是为了大陆所有的人在奋战,帮个忙也是当然的吧。”
莉莎  :“是的,流南公子,就像欧根将军说的一样。我夫,罗法尔王也是为了拯救世界而出阵前往巴尔特(バルト)去了。这是我的请求,请带着威尔特的将兵们一起去吧。为了使置身在这混乱黑暗中的利贝利亚再次恢复正义与秩序,琉南公子再次站立在祖国拉赛利亚的大地上,我也会尽全力帮忙的。”
流南  :“莉莎王妃,谢谢您!”
莉莎  :“只是,因为寇达的浪费,国库中目前只剩下二万G。虽然数目不多,但是全部送给你做军资金。”
流南  :“但是那么一来……”
莉莎  :“无妨的。国民一定也都能够接受的。”
流南  :“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莉莎  :“接下来是兵力……”
流南  :“关于这点,已经得到马隆伯爵的大力协助,还有许多在战斗中自动加入的人。只要允许我带走他们就足够了。”
莉莎  :“这样啊……那,你们什么时候要出阵?”
流南  :“这边的事就交给马隆伯爵,我想明天一早就出发。”
莉莎  :“这样啊……萨莎会寂寞的吧……”
萨莎  :“为什么呢,母后?我也要和流南大人一起走的啊。”
流南  :“萨莎,你在说什么啊?我没打算要带你一起走,这是当然的事吧。”
萨莎  :“流南大人,至少请带我到巴尔特要塞。我无论如何也想去寻找父王。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就算你说不行,我也要跟着去!”
莉莎  :“……流南大人,可以请你实现这孩子的愿望吗?这孩子从以前开始就是说到做到,谁的话都不听的。”
流南  :“但是莉莎王妃……”
莉莎  :“其实说实在的,我也很想去巴尔特。罗法尔还活在萨利亚的森林中。我的故乡……萨利亚之森的人们应该不可能会对我的丈夫见死不救。萨莎,和流南公子一起去吧。这会是场充满艰苦的旅程,但是你是我的女儿,我相信你一定能跨越过去的。”
萨莎  :“是,母后,我一定会把父王带回来的。到那时为止,请……”
莉莎  :“哎呀,才刚说完呢,就哭了……这样可是会成为流南公子的包袱喔。你的体内流有萨利亚的战士之血。萨莎,不可以认输喔。也不可以仗着自己是女孩子就撒娇,自己的事自己解决。还有,自己的生命也要由自己来守护,知道吧。”
萨莎  :“啊……是……母后……”

【王宫内大厅】
马隆  :“流南公子,为了预祝明日的出阵,我们威尔特诸侯准备了一个宴会做为一点心意,请各位暂时一起来放松一下,畅饮谈天。”
欧根  :“哦~真是好招待啊,年轻的骑士们也会很开心的吧。”
流南  :“谢谢您,马隆伯爵,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队中有クライス与アーキス时
阿基斯 :“这真是惊人啊!看,克莱斯,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宴席了啊。”
克莱斯 :“啊啊……但是一想此还留在国内的人们,就令人感到心痛。他们恐怕连吃都吃不饱吧。”
阿基斯 :“先把那事放一边去吧。在威尔特的募兵也已经成功了,这么一来我们就终于可以回大陆去了,也可以夺回拉赛利亚了。”
克莱斯 :“阿基斯你也太势利眼了吧。不久前才在说着正好相反的话哩。”
阿基斯 :“不,那时我只是有点着急而已。公子果然了不起,我会追随他到天涯海角的。”
克莱斯 :“呼……”

◆队中有アーキス与エステル时
埃斯特尔:“阿基斯,你很开心?”
阿基斯 :“埃斯特尔吗……有好酒好菜,又有威尔特的民族舞蹈可看,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的心情了。”
埃斯特尔:“我听克莱斯说,你的未婚妻留在祖国了?可是你却一付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你不会担心吗?”
阿基斯 :“未婚妻?是说克莱斯的妹妹吗?那是长辈自己定下的,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第一、莉娜可还是个孩子耶。”
埃斯特尔:“喔~她叫莉娜啊……今年几岁?”
阿基斯 :“呃……今年应该14岁了……”
埃斯特尔:“14岁已经足以说是大人了。把她当成小孩子来对待,也太没礼貌了吧。”
阿基斯 :“是吗?我14岁时还只是个坏小孩而已。”
埃斯特尔:“嘻嘻……你现在还不是一样是个坏小孩。”
阿基斯 :“喂,艾丝缇儿,你为什么会……”
埃斯特尔:“再见啦,阿基斯,我会祈祷你能再见到可爱的未婚妻的!”

◆队中有ラフィン与 エステル时
拉芬  :“埃斯特尔,你是认真的吗?”
埃斯特尔:“什么意思,拉芬哥哥?”
拉芬  :“是吗?别顶嘴。我是在问,你要参加远征军的事,是真的吗?”
埃斯特尔:“嗯,我是有那个打算。不行吗?”
拉芬  :“打消那个主意吧。你留在威尔特,协助父亲。”
埃斯特尔:“我已经得到父亲的同意了。而且我已经是大人了,用不着拉芬来指挥我。”
拉芬  :“埃斯特尔,你是怎么了?最近特别爱反抗我,但是我不明白是为什么。我做过什么惹到你的事了吗?”
埃斯特尔:“……”
拉芬  :“你我虽是义兄妹,但是在这一起生活的5年中,我早已经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来对待。我希望今后也能如此……不行吗?”
埃斯特尔:“形式上的兄妹有什么意义!哥哥的心还留在巴杰国。明明是一回到祖国就会把我和维尔杰全忘光的人,少在那边用自以为明理的口气说话了!”(脚步声)
拉芬  :“埃斯特尔……”

◆队中有サーシャ与ルカ时
萨莎  :“卢卡,怎么了?满脸通红的……”
卢卡  :“呃……不……那个……没什么……”
萨莎  :“好多汗……你等一下,我马上帮你擦擦……”
卢卡  :“啊、不用了!!那种事……!”
萨莎  :“卢卡讨厌我吗?每次都一下子就不见,都没机会和你多聊聊……我……做过什么令你厌恶的事吗?有的话请不要客气,说出来吧。我这个人似乎是有点迟顿的,在宫中也常常做错事,还老是被母后骂呢。”
卢卡  :“没、没那种事……啊……有点……我肚子不太对劲……对不起,萨莎公主!”(脚步声)
萨莎  :“我果然还是被讨厌了吧……”

◆队中有ノートン时
诺顿  :“莱昂内尔,你还是不去吗?”
莱昂内尔:“威尔特王国空下来的话,说不定山贼们又会冒出来干坏事。我打算留下来保护莉莎王妃。”
诺顿  :“这样啊,虽然你不在会觉得挺寂寞的,但既然是这样就没办法了。等稳定下来后,就来和我们会合吧。”
莱昂内尔:“啊啊,我就是这个打算。你可要活到我赶过去时为止喔。”
诺顿  :“呼……这还用你说……”

◆队中有ジーク 和ケイト时
凯特  :“齐格,你又一个人了……”
齐格  :“凯特吗……没有人会来找我聊天。你也不必因为担心我、而对我花什么多余的心思。”
凯特  :“才不是担心呢,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啊。”
齐格  :“我是个只拥有晦暗记忆的男人,和我聊天也开心不起来。”
凯特  :“世界上也有讨厌随便张开嘴巴闲聊的女人啊。如果不想说话的话,那让我静静地陪在你身边就好。所以齐格,别再封闭住自己的心了……”
齐格  :“……”

◆队中有バーツ 和プラム时
巴茨  :“喔喔,赞!普拉姆,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吧。”
普拉姆 :“哥,别吃得那么难看啦,连我都觉得丢脸了……”
巴茨  :“你在装腔作势个什么劲啊?你啊,最近怪怪的喔,好像突然就变得娇滴滴地,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普拉姆 :“说什么傻话,我可也已经15岁了耶,会变得比较有女人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巴茨  :“好啦好啦,别气了。哪,吃吃看这个烤鸡吧,油滋滋地,超好吃的喔!”
普拉姆 :“真是!我不管了!”

◆队中有ヴェガ和ジュリア时
维加  :“女人,别站在我后面!”
朱莉娅 :“呵……就连在这样的场合都不松懈戒备,不愧是你,我也得学习学习才行。”
维加  :“正因为是在这种地方才更要小心。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朱莉娅 :“也许吧。如果我也像你一样谨慎的话,就不会被那个杂碎男给陷害了吧……”
维加  :“你是说瑞虔海玛的事?如果被陷害的事是真的,那确实是够蠢的。”
朱莉娅 :“就这点而言,你也是一样的吧。连被骗了都不知道,还特地跑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修拉姆的死神也不怎么样嘛。”
维加  :“!……”
朱莉娅 :“我还有一句话要说,像你这种程度的剑士,在大陆上多得数不清。比方说我爸爸尤达和哥哥士元,就都比你强上好几倍。不要因为赢过我就得意忘形了!”
维加  :“什么!?……你是尤达的女儿吗……?”
朱莉娅 :“嗯,没错,稍微吓到了吧?”
维加  :“唔……索亚的暗黑剑士之名,在我们刺客之间是一种传说了。如果你是他的女儿,你的剑法就可以令人理解了……但是,你并不适合当剑士,说得难听点,你还是弃剑吧,照现在这样下去,你只会侮辱父亲的名声而已。”
朱莉娅 :“什、什么话嘛……为何我会不适合当剑士呢!”
维加  :“你的剑没有杀意。以一名剑士而言,那是不适任的……”
欧根  :“流南大人,夜已经深了,就在此散席吧……”
(得到20000G)

■威尔特王宫(ウエルト王宫)

【城门前】
马隆  :“那么流南公子,请保重,愿你武运昌隆。”
流南  :“马隆伯爵,谢谢您在各方面所给予的协助,莉莎王妃就交给您了。”
马隆  :“是,请不必担心。在罗法尔陛下归来之前,即使要用我的生命交换,我也会守住王妃。”
欧根  :“那么,流南大人,差不多该启程了吧。”
流南  :“好,出阵。愿尤特娜神加护于我威尔特·拉赛利亚同盟军!”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