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3.03.17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格拉姆之森(グラムの森)
马隆  :“您总算回来了,琉南殿下。艾森老师呢……?”
流南  :“很遗憾,他已经过世了……受到攻入神殿的加赛尔魔道军的袭击……”
马隆  :“……难以置信,没想到连艾森巴哈老师这样的人物都……”
流南  :“威尔特王宫方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马隆  :“寇达在固守威尔特王宫的同时,也派遣了一支军队前往威尔特大桥的样子。那个要冲会被夺走,也实在是太大意了些。”
欧根  :“无须担忧,我有秘策。”
马隆  :“喔……秘策吗?”
流南  :“呼呼呼,看了就知道,敬请期待吧……”

■威尔特王宫(ウエルト王宫)

◆MAP4没打倒罗杰或梅儿时
那尔撒斯:“你好。”
莉莎  :“!……你、你是谁!?”
那尔撒斯:“啊、我啊、是自己人。是解放军托我来打探一下情况的,不用担心的啦。”
莉莎  :“解放军……?”
那尔撒斯:“说是要解放威尔特的军队。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盟主是个名叫萨莎的小丫头,很好笑吧。”
莉莎  :“啊啊……马隆伯爵终于出面了呢……很抱歉刚才怀疑过你。请转告他们,说我很好。还有请把这天马之笛交给萨莎公主……”
那尔撒斯:“小意思,不过,光这样就可以了吗?要是想逃出城去的话,我可以帮忙喔。”
莉莎  :“不,若是我离开城的话,就没有人可以应付宰相了。相对于我,还是请帮忙救出被关在地下牢的人质吧。”
那尔撒斯:“OK~”
(脚步声,那尔撒斯离去)
莉莎  :“尤特娜神啊,请……守护萨莎……”

【地下牢】
寇达  :“喂,把人质放出来。”
狱卒  :“这是、寇达宰相,这么突然是怎么了吗?”
那尔撒斯:“你管我怎样,我找人质有事,快把人带过来!”
狱卒  :“是……?”
寇达  :“不……咳咳!还不快把人带过来吗?还是说,有什么令你怀疑的事吗?”
狱卒  :“不,不敢,请稍待。”
(脚步声)
寇达  :“……唉哟喂呀……为什么我非得易容成这种丑不拉叽的老头不可呢?”
(脚步声)
狱卒  :“我把人质带过来了!”
寇达  :“喔,喔喔,是喔,辛苦你了。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狱卒  :“是……”
(脚步声)
寇达  :“唔~真是个美丽的小姑娘呀……”
梅儿  :“!……别用那种下流的眼光看我!再靠近过来的话,我可不客气了!”
寇达  :“喂喂,等等!”
那尔撒斯:“呼~热死人啦。我的易容工夫如何?没想到本人是这样一个美男子吧?吓到了吧?”
梅儿  :“你……你是……什么人?”
那尔撒斯:“以后再跟你解释,总而言之先逃出城再说吧。”
梅儿  :“嗯……看来现在也只有相信你了。”
那尔撒斯:“对了,你……”
梅儿  :“嗯?”
那尔撒斯:“有男人了吗?”
梅儿  :“!……”(巴掌声)
那尔撒斯:“呿,脸长得那样,脾气却这么大……好痛好痛……”

◆MAP4打倒罗杰或梅儿时
那尔撒斯:“你好。”
莉莎  :“!……你、你是谁!?”
那尔撒斯:“啊、我啊、是自己人。是解放军托我来打探一下情况的,不用担心的啦。”
莉莎  :“解放军……?”
那尔撒斯:“说是要解放威尔特的军队。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盟主是个名叫萨莎的小丫头,很好笑吧。”
莉莎  :“啊啊……马隆伯爵终于出面了呢……很抱歉刚才怀疑过你。请转告他们,说我很好。还有请把这天马之笛交给萨莎公主……”
那尔撒斯:“小意思,不过,光这样就可以了吗?要是想逃出城去的话,我可以帮忙喔。”
莉莎  :“不,若是我离开城的话,就没有人可以应付宰相了。我要与市民们一起留在王宫到最后……”

■格拉姆之森(グラムの森)?
齐格  :“威尔特会有女骑士可真稀奇……”
凯特  :“你……听说你是巴杰的骑士,是真的吗?拉芬说他没见过你……”
齐格  :“怀疑我吗?那就给你看看证据吧……仔细看我的背!”
凯特  :“!……太……太残酷了……这是……被鞭打留下的伤痕……?”
齐格  :“是的,被加赛尔捉走后,我在索亚之谷被当成奴隶奴役着。那里是地狱,就连女人和小孩都被铁链系住鞭打着,就像家畜一样被奴役着。我看不下去,跑去保护小孩子们,结果就是这样的拷问。看了应该就能了解吧,用的是带刺的荆棘鞭,一打下来就皮开肉绽的,我能活下来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了。”
凯特  :“太残酷了……居然有这么残酷的事。”
齐格  :“如果只有我一人,我也能忍住。但是我一听到、因为我而连带受到拷问的年幼兄弟的哭叫声……就再也忍不下去了。为了救他们,我只有请求加赛尔允许我成为暗黑兵……若是觉得我愚蠢,就笑吧……在那时我就舍弃了……身为一名骑士的所有尊严……”
凯特  :“对不起……我怀疑过你……虽然有时能听说到一些被加赛尔征服的国家有多悲惨的事……但是我不知道会这么的残酷……我……太丢脸了……”
齐格  :“不,说丢脸我也一样丢脸。记得你是叫凯特吧。拜托,请不要声张这件事,我不想让大家都知道。”
凯特  :“嗯,我明白。对了,齐格,若是有困扰的话,可以来找我商量,我希望能帮得上你……”

■威尔特大桥(ウエルト大橋)

MAP6 渡河作战(ウエルト大橋)
MAP6 渡河作战(威尔特大桥)

【森林】
流南  :“这就是欧根的秘策吗?”
欧根  :“正是,昨夜我趁其不备,送了先发部队过去。对方有可以进行长距离攻击的“弩弓”部队,我们无法过桥。但是一旦冲入敌阵中央,大势就在我们这边了。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马隆  :“但是我们本队的战力也分散了,如果后方遭到奇袭,情势就会对我方极为不利了。”
欧根  :“马隆伯爵的意思是,我的作战有误吗?”
马隆  :“不,我没有那样说,只是觉得注意一下比较好……”
流南  :“就像马隆伯爵所说的一样,也有情报说这一带还有寇达的伏兵潜伏着。趁势一股作气攻过桥去吧。欧根、马隆伯爵,向全军下达攻击命令!”
欧根  :“是!”
马隆  :“了解!”

【森林】
士兵  :“多梅斯将军,敌人中陷阱了。”
多梅斯 :“呼呼呼……正合了我们的意。那些家伙们想必会很惊讶吧。”
士兵  :“那、要什么时候下令叫伏兵攻击呢?”
多梅斯 :“等敌人更接近一点再说,到时来个前后挟击。可别搞砸了喔!”
士兵  :“是……”

★第二回合

【森林】
那尔撒斯:“哎呀呀,已经开始啦,真是群性急的家伙们。梅儿,在河对岸的就是解放军。找一个叫琉南的家伙把话说清楚,我想他们应该就不会为难你了。还有,别忘了把笛子转交给公主喔。”
梅儿  :“听你说的,好像要置身事外似的,你要怎么做?不一起过去吗?”
那尔撒斯:“我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我已经被那个老头奴役够多了。”
梅儿  :“这样啊……真遗憾。”
那尔撒斯:“别被宰相的士兵发现啰。要过桥是不可能的,不过可以下马走浅滩。那再见了,梅儿,要幸福喔,我祈祷你能再次见到罗杰。”
梅儿  :“谢谢……那尔撒斯也保重……”

【森林】
士兵  :“多梅斯将军,似乎有只迷路的老鼠跑过来了,要如何处置?”
多梅斯 :“说不定是王妃的手下,送士兵过去解决掉!”
士兵  :“是!”

★第三回合

【森林】
诺顿  :“光在森林中躲躲藏藏地闷死人了。好了,弟兄们,去解决叛乱军吧!”

■TALK ME

◆サーシャ→ノートン
诺顿  :“啥?你是哪来的?这里是战场,不是女人小孩来的地方,快回家去吧。”
萨莎  :“我不是小孩。你看不到这把剑吗?”
诺顿  :“是玩具吧。虽然不是适合女孩子的东西,不过最近威尔特挺乱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好了好了,你快回去吧。如果住得近,我就派手下送你回去好了,你家在哪?”
萨莎  :“我家?……威尔特王宫算是吧……”
诺顿  :“王宫?……小小姐,愚弄大人可不好喔。”
萨莎  :“是真的。如果你也是威尔特的骑士的话,那应该会认识这个纹章吧?”
诺顿  :“呃……难、难道是……萨莎公主!”
萨莎  :“嗯,我是萨莎。你呢?”
诺顿  :“啊、是!我是王宫警备队的诺顿伍长!!”
萨莎  :“诺顿伍长?你是威尔特王家的士兵吗?或者是寇达伯爵的私人士兵?”
诺顿  :“我是威尔特王家的士兵,萨莎殿下!”
萨莎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与马隆伯爵作战呢?伯爵军才是正统的威尔特王国军啊。”
诺顿  :“政治方面的事我是不太了解,但是我会遵从公主殿下的命令!有事请尽管吩咐!”
萨莎  :“嗯,那请与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吧。敌人是寇达的私人部队。为了威尔特的人民,你也加入解放军吧。”
诺顿  :“是,谨遵公主之命!”

◆リュナン→メル
梅儿  :“你就是流南公子?”
流南  :“你是?”
梅儿  :“我在成为宰相的人质时被那尔撒斯所救。我叫做梅儿。”
流南  :“这样啊,是那尔撒斯……对了,他在哪里?”
梅儿  :“他……”
流南  :“反正又逃走了对吧。盗贼那种人原本就是信不过的。”
梅儿  :“……他要我转告关于王妃安危的事。王妃目前被软禁在王宫内的卧室中,但也有许多心向王妃的士兵在,因此没有被加害的危险。她吩咐说,叫马隆伯爵绝对不可以勉强。”
马隆  :“是吗……听到这话我就放心了。梅儿小姐没事也令人松了口气。”
梅儿  :“马隆大人……”
马隆  :“我明白的。什么也不用多说了。罗杰是威尔特之宝,决不会做出对威尔特不利的事……”

◆マルジュ→メル
玛鲁哲 :“姐姐……?为什么姐姐会在这种地方……”
梅儿  :“玛鲁哲……你很有精神的样子呢,太好了……”
玛鲁哲 :“姐姐为什么不回神殿去呢?母亲一直都很担心你啊。”
梅儿  :“母亲什么也没对玛鲁哲说吗?”
玛鲁哲 :“如果你是指跟罗杰的事,那不必担心。老师也说过,用古老的戒律是束缚不住人心的。”
梅儿  :“玛鲁哲,是真的吗!”
玛鲁哲 :“是。详细的事等以后再说。这里很危险,姐姐请先退到后方去吧。”
梅儿  :“嗯,谢谢你,玛鲁哲……”

◆メル→サーシャ
梅儿  :“萨莎公主,我一直在找你。请收下这个……”
萨莎  :“这是……母后一直很珍视的天马之笛……?可是,为什么……?”
梅儿  :“王妃大人说,若是萨莎小姐想成为驾驭天马的骑士的话,可以使用这个笛子。更进一步的事,我也不太清楚……”
萨莎  :“谢谢……我好开心……能成为驾驭天马的骑士,好像在作梦一样……”

■BATTLE TALK

★与ノートン初战
诺顿  :“我等了那么久,现在就让我轻松一下吧!”

★ノートン死亡时
诺顿  :“啧……居然是这样……”

★与ドメス初战
多梅斯 :“可恶……一群该死的国贼!”

★打败ドメス后
多梅斯 :“这跟听说的根本不一样……维尔杰的士兵应该没这么强才对啊……”

■达成过关条件(打败ドメス)
流南  :“真是一场苦战呢……”
欧根  :“一旦过了河,就再也没有能阻挡我们的人了。就这样一股作气直冲威尔特城吧!”
流南  :“马隆伯爵,士兵们累不累?”
马隆  :“他们为了解放祖国,热血正沸腾着,无须担心。”
流南  :“那么就直接朝王都出发吧。欧根,对全军下令!”
欧根  :“是,遵命。”

◆MAP3有让ナルサス加入、MAP4杀了罗杰与梅儿时才会出现的对话
那尔撒斯:“公子……来一下……”
流南  :“那尔撒斯?……怎么了?为什么躲在那种地方?”
那尔撒斯:“哎~因为我对那个老头实在很头大,所以一直在等公子一个人落单下来。因为怎么也得要报告一下侦察王宫的结果才行嘛。”
流南  :“真看不出来,那尔撒斯是个挺有职业道德的人嘛。不愧是霍姆兹的部下,我刮目相看啰。”
那尔撒斯:“呼……别看不起人嘛。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可也是……”
流南  :“那尔撒斯,说吧,王宫的情况如何?莉莎王妃没事吧?”
那尔撒斯:“嘿……啊……啊啊……王妃没事,她叫你们别担心她,也不要太勉强了。”
流南  :“是吗,太好了……”
那尔撒斯:“还有,她把这个笛子交给我保管,说是要转交给公主的。”
流南  :“萨莎吗?知道了,等下我会转交给她的。”
那尔撒斯:“那我就此……”
流南  :“那尔撒斯?……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那尔撒斯:“你们现在是要去攻城对吧?我在战场上是派不上用场的。有事再叫我吧,我会为了公子而努力的。”
(萨莎得到天马之笛)

■威尔特王宫(ウエルト王宫?
寇达  :“可恶,该死的多梅斯,就会说大话,搞成这德性算什么!!贝洛姆,可靠的人只有你了,发动‘那个’作战吧。”
贝洛姆 :“是,已经准备好了。”

◆MAP3有让ナルサス加入、MAP4没杀罗杰与梅儿时才会追加的对话
寇达  :“罗杰那边没问题吧?”
贝洛姆 :“是,他还没发现到人质已经逃走的事,应该是不必担心的……”
寇达  :“嗯,还得要靠他卖命才行……”
寇达  :“不过话说回来了,该死的马隆,居然还把其它国家的军队引进来,真是无耻,他就不能堂堂正正地打一场吗!”
贝洛姆 :“确实是个好狗运的男人。没想到拉赛利亚的军队会挑这时候上陆。”
寇达  :“唔,他们是能征惯战的军队,在格拉那达砦面对帝国大军压境还撑了一年之久。我不熟悉战争的士兵们会陷入苦战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贝洛姆 :“是……”
寇达  :“不过那也到此为止了。威尔特城下的市镇已配置了我军的精锐,也已经做好分散他们兵力的准备。贝洛姆将军,即使有个万一,也是不会输的吧。”
贝洛姆 :“请不必担心。他们就跟已经踏入陷阱的猎物是一样的。请观赏我如何将他们一举歼灭的好戏吧。”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