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2.09.16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格拉姆之森(グラムの森)

MAP4 悲しき战士たち(グラムの森)
MAP4 悲哀的战士们(格拉姆之森)

【森林】
流南∶「┅┅欧根,有什么东西从西方天空那里过来了!」
欧根∶「唔┅┅那是天马┅┅据说在利贝利亚,只有萨利亚的清净森林能供天马生息。」
马隆∶「嗯,没错,那是天马骑士┅┅但是威尔特军中应该没有能驾驭天马的人在┅┅」
艾缇∶「┅┅那是┅┅玛特尔!?」
流南∶「你认识吗,艾缇?」
艾缇∶「是┅┅」

(天马飞过来)

玛特尔∶「┅┅艾缇小姐!太好了,您没事吧?」
欧根∶「恕我冒昧,请问您是哪位?」
玛特尔∶「是我失礼了。我是萨利亚的骑士玛特尔,奉艾森老师之命,前来迎接艾缇小姐。」
欧根∶「我们原本就有打算要送艾缇小姐回神殿去,不过真是没想到会有天马骑士前来迎接哪。那、要让艾缇小姐也坐上你的天马一起回去吗?」
玛特尔∶「是的,我们两个人的话,艾比斯(アイビス)应该还耐得住。」
欧根∶「嗯┅┅」
玛特尔∶「┅┅?」
欧根∶「会不会太勉强了一点啊?光载你一个人就很辛苦了吧┅┅」
玛特尔∶「咦┅┅?」
艾缇∶「┅┅玛特尔,我不要紧的,你一个人回去吧。」
玛特尔∶「可是艾缇小姐┅┅」
欧根∶「我们也很想拜见艾森老师,玛特尔小姐,一起走好了,不用跟我们客气的。。」
玛特尔∶「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欧根∶「那是正确的判断。既然如此,那就得先要突破这个格拉姆之森才行了。天马骑士是贵重的战力,对我们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
流南∶「欧根、她什么也┅┅」
欧根∶「公子,现在是非常需要战力的时候,能多一个是一个。玛特尔小姐又没说不要。」
玛特尔∶「是┅┅若我能帮得上忙┅┅」
流南∶「抱歉、玛特尔,都是欧根自作主张┅┅」
玛特尔∶「不,没关系的。我的使命就是保护艾缇小姐,只要小姐跟你们在一起,我很乐意帮忙。艾缇小姐也同意吧?」
艾缇∶「嗯,玛特尔,请助流南大人一臂之力┅┅」
玛特尔∶「流南大人┅┅?难、难道┅┅这一位就是┅┅?」
艾缇∶「┅┅」

【城内】
梅尔∶「罗杰,你再重新考虑一下!明明是可以好好沟通的事,为什么非打不可呢!」
罗杰∶「马隆伯爵与他国军队联手,企图在威尔特王国叛变,我必须遵从主君的命令讨伐他们才行┅┅」
梅尔∶「要叛变的人是寇达宰相才对吧!那种事你应该也明白的啊┅┅」
罗杰∶「┅┅」
梅尔∶「罗杰!」

■第二回合时
萨莎∶「欧根将军,我想去格拉姆北方的村子一趟耶。」
欧根∶「北方的村子┅┅是那个叫拉凯尔的猎户家吗?」
萨莎∶「嗯。我在维尔杰砦认识一个叫卢卡的弓战士,他告诉我说,他姐姐是个很有名的弓箭手。」
欧根∶「那件事我也听说过,不过去找她也没用的啦。我派人去邀她加入好几次,都被她拒绝了。」
萨莎∶「为什么呢?」
欧根∶「她很厌恶战争的样子,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去伤害他人┅┅」
萨莎∶「嗯┅┅我也去试着跟她谈一次看看好了┅┅)

(ヴェガ从下面出现)
维加∶「┅┅有猎物的味道┅┅总算是找到了啊┅┅」

■第五回合时
罗杰∶「兵力损耗过剧┅┅我还是非得出马不可了吗┅┅」
梅尔∶「┅┅」
罗杰∶「梅儿,对不起,我马上要率领全军出击了。但是、我一定会回来,所以你┅┅」
梅尔∶「够了┅┅我不会再阻止你了。可是、你要去的话我也要去,你的背后由我来守护!」


■
(闲杂人等进入时)
拉凯尔∶「嗯┅┅你们就是解放军啊┅┅我是拉凯尔,在这个森林中以打猎为生。弓法?虽然也有人说我是村中第一神箭手,但我自己倒是不觉得有那么好。你们是从维尔杰来的吧?那认识我弟弟吗?他叫卢卡,说是要为父母报仇就跑出去了。但是我不行,对象是野兽也就算了,要打仗我办不到。不过我对自己的料理技术很有自信,不介意的话,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吧。」

(闲杂人等再进入时)
拉凯尔∶「抱歉,我是帮不上忙的┅┅」

(ルカ进入时)
拉凯尔∶「卢卡!?怎么了?你回村子来了?」
卢卡∶「拉凯尔姐┅┅幸好你没事,我一直在担心,不知道宰相的军队有没有打过来┅┅」
拉凯尔∶「是因为那个原因才回来看看的吧,谢谢┅┅不过没事的。宰相到王都去了之后就一直没再回来,所以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过份的事了。圣骑士罗杰将我们保护得无微不至。」
卢卡∶「罗杰┅┅?啊啊,是在说那个家伙的事啊。姐,你还┅┅」
拉凯尔∶「啊,你肚子饿了吧。等一下,我去做点东西给你吃。不多吃就不会长大,也无法成为一个好猎人喔。」
卢卡∶「我才不做什么猎人。现在虽然还只是个义勇兵,但总有一天会让大家肯定我的,我要成为威尔特王国的骑士。」
拉凯尔∶「为什么想成为骑士呢?你以前从来都没说过这种话。」
卢卡∶「那是┅┅当然是因为想要保卫国家呀!」
拉凯尔∶「咦?你脸红了┅┅哼嗯~挺可疑的喔。」
卢卡∶「┅┅啊,姐,这是雉鸡的肉吧,真好吃,是姐你猎到的吗?」
拉凯尔∶「嗯,在西边的森林猎到的。那一带是很好的猎场,所以在食物上不会有困扰。」
卢卡∶「┅┅那、我走了。因为战争还没结束。」
拉凯尔∶「嗯,保重喔,卢卡。啊,对了,差点忘掉,这个你拿去吧。」
卢卡∶「这把弓是姐最珍惜的┅┅」
拉凯尔∶「嗯,是我爱用的弓,不过给你。因为我练过了,所以一定可以派上用场的吧。」
卢卡∶「谢谢,拉凯尔姐┅┅」
(得到てゆみ)

(ルカ再进入)
拉凯尔∶「咦,卢卡,你又来啦?」
卢卡∶「嗯,因为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拉凯尔∶「不过、等收复王宫后,你就会回来了吧?」
卢卡∶「可以的话,到时我想继续留在王宫中。不过不知道会不会被接受就是了┅┅」
拉凯尔∶「是吗┅┅你是个男人,就照自己的希望活下去吧。我也会支持你的。」
卢卡∶「嗯┅┅」
拉凯尔∶「卢卡,你有烦恼对吧?老实说出来吧。这样反而更令人担心。」
卢卡∶「不、没事。那再见、姐也要保重┅┅」
拉凯尔∶「卢卡┅┅」

(萨莎进入时)
萨莎∶「你好,你就是拉凯尔吧?」
拉凯尔∶「是倒是,不过你是谁┅┅?甚至还有随行的骑士跟着,简直就像是公主一样┅┅」
欧根∶「正是。这一位可是威尔特的公主萨莎小姐喔。我则是任解放军军师一职的欧根。今天来拜访是为了┅┅」
拉凯尔∶「如果是要招揽我加入解放军的话,我拒绝。之前也说过了,我只是个普通的猎户,要我杀人我办不到。很抱歉,不过还是请回吧。」
萨莎∶「我了解你的心情,我也讨厌战争。但是如果没有人挺身而战的话,就守不住律法及正义了吧。」
拉凯尔∶「┅┅」
萨莎∶「你是甚至被称之为女神布丽基德(ブリギッド)之子的勇者对吧,我也听卢卡提及过,你在与寇达的士兵作战时的活跃。」
欧根∶「这可是第一次听说,也可以跟我说说吗?」
萨莎∶「嗯┅┅我简单说一下。大约在半年前时,有二十多名粗鲁的士兵喝醉了跑来村中对女孩子们乱来。村中的男人们企图阻止他们,反而被一一杀掉,最后连卢卡都差点被杀。这时拉凯尔正好狩猎归来,一下子就把二十多个士兵全解决掉了。」
欧根∶「喔~这可真是了不起啊┅┅」
萨莎∶「但是她并没有杀了他们,而是精准地射穿了他们的脚,使他们无力再战。简单就像是神话中的女神布丽基德一样,卢卡很骄傲地这样说喔。」
拉凯尔∶「┅┅萨莎小姐。」
萨莎∶「是?」
拉凯尔∶「无法杀人的士兵,在战争时能派上用场吗?」
萨莎∶「┅┅我的父亲曾经说过,士兵的职责是维护律法,保护弱者。就像以前与寇达的士兵战斗时一样,我认为,你有着属于自己的战斗方式。」
拉凯尔∶「呼┅┅原本还以为是个只会装可爱的公主呢,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对了┅┅所以卢卡才会┅┅」
萨莎∶「咦┅┅?」
拉凯尔∶「没事┅┅我明白了,萨莎小姐。若是可以接受我的做法,我就帮忙。」
萨莎∶「真的!?谢谢你、拉凯尔!那、先教我作饭好不好!我听卢卡说过的,说是拉凯尔的料理非常美味。哇~好期待喔!」
拉凯尔∶「嘻┅┅」
(ラケル成为同伴)


□
老爷爷∶「呵呵┅┅从维尔杰来的解放军就是指你们吧。此地代代都是寇达伯爵的领地,不过现在的当家之主是个很过份的家伙,让我们领民遭到残酷的待遇。要是罗法尔王还在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吧┅┅圣骑士罗杰也是个可怜的人,由于很早就失去了父亲,成为一族的当家之主,使得他不能轻举妄动。他又是个正直诚恳的年轻人,想必会更辛苦吧。嗯?啊啊,修女梅尔的事吗?她原本是玛尔斯神殿的修道女,因为一点事而认识圣骑士罗杰并与他相爱,但是修道女是不准恋爱的,于是不知如何是好的梅尔离开神殿跑到他身边来,可以说是一种私奔吧┅┅对了对了,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话,这个「远治疗杖」送你当谢礼吧。因为是可以在远距离下治疗的杖,所以叫「远治疗杖」,有一小部份不讲理的人把它想成是「远椰子杖」,这世上太多白痴事了┅┅」
(得到とおいやしの杖)
(注∶とお、とおい都有远的意思,而いやし是治疗,やし是椰子,所以とお-いやし是远-治疗,とおい-やし是远-椰子,利用断句来搞笑的双关字)

◆(TALK ME∶マーテル→サーシャ)
玛特尔∶「萨莎,不可以到太前面去,说不定会被流箭射中。」
萨莎∶「玛特尔好好喔,可以在天空中自在的飞翔。」
玛特尔∶「萨莎也好想骑天马吗?」
萨莎∶「嗯,当然了,可以在天空中自在的飞来飞去,光用想的就令人雀跃不已了。好羡慕玛特尔。」
玛特尔∶「这是从母亲大人那里听来的,听说莉莎叔母大人在年轻时曾经是萨利亚最好的天马骑士喔。也曾经参加蕾达解放战争,活跃的程度不输给男人们喔,也是在那时候认识罗法尔叔父大人的。还说跟古拉穆德大公及 华尔兹提督他们的交情也很好┅┅既然萨莎身上流著叔母大人的血,那一定可以成为优秀的天马骑士的。回到萨利亚的话,就要求母亲大人给你天马之笛,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在天空空遨翔的吧。到时我们就和弗娜(ヴェーヌ)姊以及芙劳(フラウ)一起比赛谁飞得快吧。」
萨莎∶「嗯,玛特尔,我会期待着┅┅」

◆(TALK ME∶ヴェガ→ジュリア)
维加∶「红发的佣兵┅┅朱莉娅吗┅┅」
朱莉娅∶「什、什么!?你是谁?」
维加∶「人们称呼我为修拉姆的死神┅┅」
朱莉娅∶「修拉姆的死神┅┅剑士维加!?」
维加∶「你必须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由我送你下地狱去吧┅┅」
(战斗→朱莉娅被打到HP剩1)
朱莉娅∶「咳┅┅不愧是┅┅修拉姆的死神┅┅名不虚传┅┅」
维加∶「你的剑上没有污点。为何,女人┅┅你真的是罪人吗?」
朱莉娅∶「我是罪人┅┅?」
维加∶「根据我所听到的说法,你杀害了瑟姆赛利亚的领主夫人。」
朱莉娅∶「我┅┅才没有┅┅杀人┅┅」
维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非杀了那个男人不可。女人,就暂时留下你一条命吧。这个治愈果实拿去用。」
(得到いやしのかじつ,ヴェガ成为同伴)

◆(战斗∶ラフィン→ロジャー)
罗杰∶「拉芬吗┅┅好久不见了。」
拉芬∶「自从在王宫的模拟战之后就没见了。像你这样的男人居然一直到现在还在做寇达的走狗,真是可悲啊。」
罗杰∶「咯┅┅你在侮辱我吗!」
拉芬∶「如果说得太过份了我道歉。但是罗杰,你是威尔特荣誉的圣骑士。索亚帝国在大陆上的控制力日渐增强,正企图使黑暗时代复活。我们身为尤特娜的骑士,非战不可的对象应该是邪神帝国,在这种无聊的战争中舍命是好事吗?不管是谁赢了都是毫无意义的吧。」
罗杰∶「我也想和邪神帝国打┅┅身为一个骑士,从出生时起就希望能为正义而战是当然的事。拉芬,我自己也不能原谅协助宰相为恶的自己┅┅但是我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拉芬∶「是吗┅┅虽然遗憾但无可奈何。来吧,罗杰,我来做你的对手!」

★用女性角色与ロジャー战斗时
罗杰∶「咯┅┅虽然不想向女性挥剑,但既然是主动攻击过来的话就无可奈何了┅┅」

★用其它男性角色与ロジャー战斗时
罗杰∶「拼上圣骑士的荣誉,决不把这城砦交出去!」

★ロジャー被打败,メル还存活时
罗杰∶「梅尔┅┅原谅┅┅愚昧的我┅┅」
梅尔∶「罗杰┅┅等我┅┅我也马上┅┅」

★メル被打败,ロジャー还存活时
梅尔∶「罗杰┅┅能遇上你┅┅是幸福的┅┅」
罗杰∶「梅尔┅┅!?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事┅┅可恶┅┅!」

■压制
【MAP】
罗杰∶「┅┅什么、城砦被压制了!?咯┅┅先暂时撤退!」

【大厅】
欧根∶「这就是寇达宰相的城啊┅┅原本还以为会是更加严苛的战斗,结果却意料之外的不堪一击。」
马隆∶「唔┅┅兵力确实是太少了。恐怕是移动到威尔特王宫去了吧。」
流南∶「王宫┅┅?但是王宫原本就有守卫的兵力在吧,到底是为了什么┅┅」
马隆∶「保护王宫的是威尔特王家的士兵,在形式上是配属在宰相手下,但并不是他的私人部队。」
欧根∶「就是说在自己的野心被人知道的状况下,威尔特兵将会变得不足以信任吗?」
马隆∶「正是。寇达信任的只有他的直属部下,格拉姆的子弟兵。其中罗杰、德梅斯、贝洛姆特别受到重用。」
流南∶「其它诸侯的动向如何?」
马隆∶「寇达称呼我们为叛军,要求他们加入讨伐,但诸侯们无视于他的模样。因为有萨莎公主当盟主的我们怎么也不可能会是叛军吧。」
流南∶「那就是说情势对我们有利了。」
马隆∶「以兵力而言目前还是宰相那边占上风,但他的粗劣指挥将使得情势逐渐对我方有利。不过我军也损耗相当大,需要两三天的时间重新编队及休养生息。琉南公子,这里就交给我,请到玛尔斯神殿去一趟好吗?希望您能把原委告诉艾森老师,向他请求援助。」
流南∶「要请老师加入我方?但是那样┅┅」
欧根∶「不、我也赞成。我军中缺乏优秀的魔道士。在此时是必须要借助老师之力的吧。」
流南∶「艾缇的意见呢?」
艾缇∶「魔道士之力是为了与邪神战斗而存在的。老师无意卷入世俗纷争。」
欧根∶「哈哈哈,这还真是直接了当的回答啊。不过呢,总之还是去一趟再说吧。不去亲眼看看,是不会明白老师是什么样的人的。」

◆(ラケル与ルカ在队中时)
【森林】
卢卡∶「咦?这不是拉凯尔姐吗?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拉凯尔∶「我也加入了解放军啊。什么嘛、卢卡,你也不必吓成那样吧。」
卢卡∶「因为你明明表示过是那么的讨厌战争,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拉凯尔∶「因为我很中意萨莎公主啊。所以想要在她身边教她各种事,比如说料理的事啦、卢卡的事啦。」
卢卡∶「我、我的事┅┅?」
拉凯尔∶「嘻┅┅」

■玛尔斯神殿(マルス神殿)
希尔菲丝∶「父亲大人┅┅」
艾森巴哈∶「嗯┅┅这个气的确是属于那家伙的,看来他也终于是注意到了哪┅┅希尔菲丝,去把玛鲁哲叫来,我有件非告诉他不可的事。」
希尔菲丝∶「是┅┅」
玛鲁哲∶「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艾森巴哈∶「玛鲁哲,我有件事要托你去办。到艾缇身边去,转告她,叫她别接近神殿。」
玛鲁哲∶「咦?为什么?不久前不是才叫玛特尔去接她回来的┅┅」
艾森巴哈∶「情势有变,危险正逼近艾缇,已经不容再有片刻犹豫了┅┅」
古严寇斯∶「正是┅┅已经不能再有片刻犹豫了┅┅」
艾森巴哈∶「┅┅古严寇斯!!」
古严寇斯∶「┅┅艾森巴哈啊,你把水之巫女藏到哪里去了┅┅」
艾森巴哈∶「┅┅古严┅┅你还没死心吗┅┅为了想得到暗黑神的力量而搜寻着当祭品用的巫女。过去时曾有许多已死之人所不断重复过的过错,你也要自己再重复下去吗┅┅」
古严寇斯∶「艾森┅┅废话少说,水之巫女在哪?」
艾森巴哈∶「┅┅看在我们过去时的师兄弟情份上我才畏惧你的到来,但看来你是已经不会再回头了。既然事已至此,还是只好由我亲手来为你送终了┅┅」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