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7.12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维尔杰(ヴェルジェ)
【城外】
萨莎∶「流南大人,您回来啦!」
流南∶「萨莎?你在等我吗?」
萨莎∶「嗯,虽然马隆伯爵说不会有事,但没亲眼看到还是不能放心。」
欧根∶「我也平安归来啰。」
萨莎∶「欧根将军也是,看到你没事的样子就放心了。」
欧根∶「谢谢您。对了,马隆伯爵在哪里?」
萨莎∶「伯爵正在屋内等着你们。」
欧根∶「那么流南大人,快点去开军务会议吧。」
琉南∶「说的也是,寇达的动向令人在意。萨莎也担心着莉莎王妃的事吧。」
萨莎∶「嗯,已经┅┅真希望能尽快见面┅┅」
欧根∶「萨莎小姐,请放心。就算对方是宰相,也不能轻易向王妃下毒手。因为若是那么做的话,就等于与整个国家为敌。公主母亲的事就由我们负责救出,现在请暂且忍耐一下。」
萨莎∶「谢谢,母亲大人的事就拜托你们了。」
欧根∶「是,以此剑为誓┅┅那么流南大人,进屋里去吧。」

【室内】
马隆∶「流南公子,我已经听说您在托拉斯村打的胜仗了。不愧是能征惯战的拉赛利亚军队,我想家臣与领民都会信心大增的。」
流南∶「不,这全都是靠维尔杰军的力量,令我明白到我们的不够成熟。」
欧根∶「正是。尤其是拉芬先生的剑法更是出类拔萃。简直就像是看到年轻时的我一样。拥有那样优秀的儿子,伯爵也可以放心了吧。」
马隆∶「不┅┅拉芬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欧根∶「呃?怎么说?」
马隆∶「他是已灭亡的巴杰(バージェ)王国的骑士。他的亡父是我的好友,所以在五年前他亡命至我国时,为了报答好友的恩情,他便以我养子的身份留在这里了。」
欧根∶「是这么回事啊┅┅」
马隆∶「抱歉说了些无聊的事┅┅那么流南公子,我们开始军务会议吧。」
流南∶「寇达军目前的动向如何?」
马隆∶「威尔特王宫正派出骑士团往这里过来的样子。兵力不明,但并不是主力部队。」
流南∶「马隆伯爵,我认为在此应迅速展开反击,趁着寇达军还没准备好时,将他们各个击破。」
马隆∶「我也有同感。先来个下马威的话,按兵不动观望的诸侯们也会就此归顺萨莎公主吧。」
流南∶「那么就出击了?」
马隆∶「好的,明天一早便向威尔特王宫出兵吧。这里是一万元,请到城市中去购买新武器分给手下的士兵们。明早出击时我也同行。」
(得到10000G)

◆队中有エゼキエル时
【豪宅室内】
伊齐基尔∶「爱蕾特,是我,伊齐基尔。」
爱蕾特∶「啊,老公!?你回来啦!」
伊齐基尔∶「不,是暂时跟着军队移动到这里。这场战争要结束还早得很吧。」
爱蕾特∶「这样啊┅┅不过看到你没事的样子我就放心了。啊,请稍待,我去叫莱蒂娜出来。」
莱蒂娜∶「哥哥?┅┅」
伊齐基尔∶「莱蒂娜,你还好吧?」
爱蕾特∶「是,爱蕾特嫂嫂对我照顾得十分周到。」
伊齐基尔∶「这样啊┅┅爱蕾特,给你添麻烦了,不过莱蒂娜的事就拜托你了。」
爱蕾特∶「什么话,莱蒂娜也是我可爱的妹妹啊,照顾她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伊齐基尔∶「抱歉┅┅那、我也该走了,不能让大家等我一个人。」
爱蕾特∶「保重,老公,祝你武运昌隆┅┅」
莱蒂娜∶「哥哥┅┅」

■格拉姆(グラム)
【大厅内】
寇达∶「贝洛姆(ベロム)、德梅斯(ドメス),你们率领着格拉姆的士兵来威尔特王宫,领地由罗杰、你来负责!」
贝洛姆∶「遵命!」
德梅斯∶「了解!」
罗杰∶「伯爵,我有一件事想请教┅┅」
寇达∶「什么事,说说看吧。」
罗杰∶「我听闻到形形色色的不利传闻,说是伯爵要夺取王位,所以软禁了王妃之类的┅┅虽然我想应该是不会有那种事,但还是想请教一下事实究竟如何。」
寇达∶「问这个要做什么?如果是真的,你就要背叛我吗?」
罗杰∶「我不会背叛。只是以一个臣子的身份,见到主君有过失,必须予以劝谏才行。」
寇达∶「哼┅┅那种事当然全都是谣言罢了。我可是宰相喔。在罗法尔王已身故的现在,更必须要支持王妃保住国家不可。身为宰相的我怎么会为了私利私欲而行动,你是在侮辱你的主君我吗!你不相信我吗!」
罗杰∶「不┅┅」
寇达∶「罗杰啊,想想你们一族是托谁的福才能过着富裕的日子呃。是因为代代侍奉着我们家的缘故吧。你要是背叛我的话,我就将你们一族所有人治罪,好一点是斩首示众,不好一点就是五马分尸。我也不想做出那样残酷的事,你明白的吧,罗杰┅┅」
罗杰∶「是┅┅非常抱歉┅┅」
寇达∶「明白就好。你是威尔特光荣的圣骑士,对主君的忠诚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喔。这么一来我也可以放心回王宫去了。那么罗杰,拜托你了。」
罗杰∶「┅┅」
梅尔∶「罗杰,宰相回去了吗?」
罗杰∶「梅尔,我不是叫你别出来的吗,我不想让宰相看到你。」
梅尔∶「你好像筋疲力竭的样子┅┅怎么了,宰相说了什么吗?罗杰,告诉我。」
罗杰∶「梅尔,我为什么会出生在贵族家中呢?为什么会成为圣骑士呢?如果是平民的话,就可以跟你、二个人一起自由的活下去了┅┅」
梅尔∶「罗杰┅┅?」


--------------------------------------------------------------------------------

第三章 索拉港(ソラの港)遭遇战


■索拉港(ソラの港)
士兵∶「艾利兹将军,与敌军前卫接触了。是发动奇袭的好机会!」
艾利兹∶「喔┅是包含步兵在内的混合部队啊。正是骑兵上佳的猎物。好,全军同时突击吧。给予攻击后马上后退拉开距离以利作战。取得敌方首级者,会依对方的身份给予对应的奖赏。这是出人头地的好机会,动作快的人就赢!」
士兵∶「是!」
艾利兹∶「呼┅┅看来是没有我亲自出马的必要了。就在这里慢慢观看好了┅┅」

欧根∶「┅┅流南大人,请小心!!骑兵突击过来了!」
流南∶「利用地形防御!到左翼的森林去!不要被他们绕到后面的森林去!骑士队打头阵!!」
艾缇∶「流南大人┅┅」
琉南∶「修女们退下,有受伤的人要送到后方去。」
艾缇∶「是┅┅」

◆ラフィン与サイシャ有出战时追加对话
拉芬∶「我去引开敌人。公子,请你保护萨莎公主。」
萨莎∶「拉芬、不要乱来!流南大人,请阻止他!」
琉南∶「拉芬,萨莎说的对。就算是你也一样会寡不敌众。组队作战!」
拉芬∶「了解。就照指挥官说的去做吧。」

◆ケイト与サイシャ有出战时追加对话
凯特∶「公主的事就请交给我!我不会让敌人碰到公主一根手指!」
萨莎∶「凯特也不要太乱来了。你如果有个什么事的话,我会被母后骂的。」
凯特∶「在把公主送到王妃身边前,我绝不会轻易送命。请放心、萨莎小姐。」

◆ブラム与バーツ有出战时追加对话
普拉姆∶「哥哥┅┅」
巴茨∶「别担心了,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普拉姆∶「嗯┅┅哥哥也要小心喔┅┅」
巴茨∶「我是绝对不会输的、放心吧,普拉姆!」

◆クライス、アーキス与エステル有出战时追加对话
克莱斯∶「终于要来真的了。阿基斯、可别搞砸了喔。」
阿基斯∶「哼、那是我要说的话。我才刚找到了点乐子,怎么能死在这种地方。」
埃斯特尔∶「嘻嘻,我一想到阿基斯说的那个乐子啊、就忍不住好笑。」
阿基斯∶「什么话嘛、埃斯特尔,你想跟我吵架吗!」
克莱斯∶「喂、阿基斯,老头在瞪这边了。」
阿基斯∶「啧┅┅」

◆ジュリア与ガロ有出战时追加对话
朱莉娅∶「拉赛利军还真是一堆怪人的组合呢。总觉得你也是一个相当怪的人。」
加罗∶「┅┅」
朱莉娅∶「你话真少。还是说是因为讨厌我呢?」
加罗∶「不┅┅只是因为我不习惯和女性说话┅┅」
朱莉娅∶「哼嗯┅┅不过,我觉得至少是比油嘴滑舌的家伙要好得多了。我叫朱莉娅,请多指教。」
加罗∶「啊┅┅啊啊┅┅」

■第二回合开始时
那尔撒斯∶「欧巴桑,饭还没好吗?你该不会是想要饿死我吧。」
欧巴桑∶「拜托不要说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话好吗。在宿屋让人饿死的话,我还能做生意吗?拿去,这是你喜欢的浓汤。吃完后拜托你快走吧。」
那尔撒斯∶「谢啦~欧巴桑真是个大好人。(咀嚼声)┅┅」
欧巴桑∶「怎么会有这种人啊,受不了┅┅」

■第三回合开始时
欧根∶「流南大人,出现棘手的家伙们了。」
流南∶「骑马的盗贼┅┅马贼啊┅┅」
欧根∶「他们的目标应该是索拉市吧。虽然他们并没有与我们为敌的意思,但我们仍然必须守护城市才行。」
流南∶「┅┅我明白。欧根,传令下去,叫士兵们守住港口!」


■■
□■■■
大叔∶「我要说的话虽然相当难懂,不过还是请仔细听好。一开始就是上级职的人只能升到LV30。但是到LV20时才转职成上级职就可以升到LV40。这样说来一开始就是上级职业的人真是相当不利啊┅┅所以就轮到这个スーパープルフ登场了。只要用了这个,不管是什么职业,LV上限都会加10。不过、再怎么加也不可能加到超过极限值40,所以在使用时要注意一下喔。」
(得到スーパープルフ)

■■
■□■■
男∶「听说王妃一直闷在自己的房间里。寇达说是因为萨莎公主被马隆伯爵抓走的关系,不过大家都在传,说其实王妃是为了阻止寇达才被软禁起来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居然就乱说王妃的坏话┅┅真是太丢脸了。这是喝了之后能提升运气的魔法秘药,给你,所以拜托请帮忙去救出王妃吧!」
(得到LUKプラス)

■■
■■□■
少女∶「维尔杰领主马隆伯爵似乎是开始用兵了。并不是以维尔杰军的名义、而是以威尔特解放军为号召┅┅道理是在解放军这边的吧。但是┅┅会有多少人在这场战争中死去呢┅┅真希望至少这个威尔特能远离战乱┅┅啊,等等,这是我爷爷的遗物,似乎是能贯穿任何坚固盾牌的枪。但是我怎么看都只是把普通的铁枪而已┅┅」
(得到(51斩)てつのやり)

□■
■■■■
老头∶「你是威尔特解放军的人吧?寇达的行为越来越野蛮,我们只能靠你们了┅┅对了,这是我们家代代相传下来的东西。因为我不是骑士、所以不太清楚是干什么用的,不过说不定你们会用得上。」
(得到ナイ卜のあかし)

■□
■■■■
男∶「听说马隆伯爵已经组成解放军起兵了。维尔杰是不用说,就连寇达领地格拉姆(グラム)的人民都对你们抱以期待。因为寇达那家伙只会拼命对领民苛徵重税满足自己的一己惩望,大家公认他根本就只是空有领主之名的强盗。所以当然我也是会支持你们了!对了、这个拿去吧!这是记载着攻击之后也可以再移动的特殊技能的文书。但是只有在骑着马或天马之类的状况时才能使用。在使用时要考虑到修得者的兵种才行喔!」
(得到再移动の书)

■■
■■■□
(流南以外的人进入时)
欧巴桑∶「欢迎光临,要住宿吗?┅┅啥,不是客人啊。我们这里价格公道服务又好,再多来一些客人也住得下。结果偶然晃过来的人不是像你们一样只是过来看看、就是像现在住的那位小哥一样连钱都付不出来。净是些麻烦的客人。咦?那位小哥?他啊、说是搭之前进港的格拉那达船过来的,跟拉赛利亚的公子是熟人,又说那个公子会帮他付钱,不过总觉得怪怪的啊。也不能叫那位小哥滚出去┅┅」

(流南进入时)
【街道】
欧巴桑∶「这饭桶!我们这里怎么说也是做生意的!付不出钱的话就滚出去!」
那尔撒斯∶「怎么这样、欧巴桑,再等等好不好嘛!」
欧巴桑∶「拿去、你的行李!滚远一点!!」
(脚步声、关门声)
那尔撒斯∶「哎呀呀┅┅┅嗯?什么啊、有什么好看的,走开走开!」
欧根∶「果然是你吗?你这家伙还是一样不像话。」
那尔撒斯∶「呃、老头!?」
流南∶「我记得你应该是和霍姆兹他们一起到伊斯拉岛去了┅┅」
那尔撒斯∶「在出海前我先跳了下船。我这个人本来就是不喜欢和别人起争执的,要我去和伊斯拉的海贼打、那不是开玩笑嘛。而且少爷有够会整人的,所以我觉得也差不多该洗心革面了┅┅对了!流南大人要不要雇用我?虽然我不擅长打斗,但说起开锁和易容的技术,在格拉那达还没有人能比得上我喔。」
欧根∶「好啊,正好有个合适的工作给你。潜入威尔特王宫去打探一下城内的状况吧。要是成功的话,就收你当部下吧。」
那尔撒斯∶「喂,老爷爷,别开玩笑了。为什么非得挑我去干那么危险的事不可?」
欧根∶「不要的话就把你引渡给霍姆兹,他最讨厌好吃懒做的人了。要是知道你这德性的话,少说也会打断你两三支手吧?」
那尔撒斯∶「┅┅恶、千、千万不要啊!知道了啦,老爷爷。我会听你的话。潜入威尔特王宫就好了吧。那、我要调查些什么好呢?」
欧根∶「一、莉莎王妃的安危
二、城内的兵力
三、寇达宰相的动向
四、市民的小道消息
五、士兵的士气
┅┅
二七、便宜的武器店
二八、美味的餐馆
二九、有美人在的酒场┅┅
喂、那尔撒斯,你有没有在听!」
那尔撒斯∶「呼啊~┅┅啊啊,真好睡┅┅那我这就去了。」
流南∶「那尔撒斯,保重,不要太勉强。」
那尔撒斯∶「啊啊,包在我身上吧。不过公子,下次要在哪里见面好呢?」
流南∶「就在王宫北边的威尔特大桥好了。」
那尔撒斯∶「那我走了~!」
欧根∶「┅┅已经走啦,还是一样,只有脚够快的家伙┅┅」
流南∶「我们也走吧。战斗还没有结束┅┅」

★初战
艾利兹∶「敢挑上我真是好胆量,成为这把钢枪的枪下亡魂吧!」
☆击破
艾利兹∶「宰相啊┅┅我奋战到最后了┅┅别对我的妻子儿女┅┅下毒手┅┅」

《敌全灭後》
【海岸】
流南∶「敌人全灭了吗┅┅」
欧根∶「这是我们战术上的胜利,打得漂亮。」
流南∶「敌将一直到最后都拒绝投降,看来寇达军的士气也意料之外的高。」
马隆∶「他叫做艾利兹,并不是太优秀的骑士。一直到最后都没逃走是因为害怕寇达吧。」
流南∶「害怕宰相?什么意思?」
马隆∶「寇达为了避免出外作战的部下背叛,会带走部下的妻儿做为人质。」
流南∶「是这样啊,真可怜┅┅」
马隆∶「不,是自作自受。因为先被糖果钓上、才会被鞭子驱策。是他自己的贪使他步向毁灭。」
欧根∶「流南大人,敌人的事情怎么样都好,别管太多了。只要是拿着武器打过来的就是敌人。敌人是不分善恶的。好了,差不多该动身了,再拖拖拉拉的天就要黑了喔。」

■索拉港
【室内】
马隆∶「越过港口的话,就会进入寇达的领地格拉姆。在茂密森林中的格拉姆砦是兵家必争之地,易守难攻。战斗将会变得更加艰困吧。若是能得到玛尔斯神殿大神宫艾森巴哈老师的协助就好了┅┅」
流南∶「玛尔斯神殿┅┅?」
马隆∶「流南公子不知道吗?在格拉姆更西边的地方,有着在威尔特建国之前就建造好的神殿,信奉著掌管风与水的神。据说过去被奉为四大贤者之一的艾森巴哈老师,拥有深邃无瑕的智慧、以及甚至可引发天地异变的能力。而老师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在守护着这利贝利亚大陆,使它不致发生太大的灾害。因此就连寇达也不敢对这个神殿用兵。」
流南∶「┅┅艾森巴哈老师┅┅」

【街道上】
阿基斯∶「克莱斯,公子呢?」
克莱斯∶「正与马隆伯爵在开军事会议的样子。」
阿基斯∶「哼嗯~在算计要如何攻下王宫吗?真是辛苦了。」
克莱斯∶「怎么了?你有什么不满吗?」
阿基斯∶「当然的事吧。祖国都还被帝国占领着,可以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吗!」
克莱斯∶「没办法,现在的我们,还没有与帝国作战的实力。为了获得威尔特的兵力支援,只好先帮忙镇压内乱了。」
阿基斯∶「你挺冷静的嘛。不担心莉娜的事吗?」
克莱斯∶「她是坚强的女孩。说不担心是骗人的,但我相信莉娜。」
阿基斯∶「一个年轻女孩要怎么保护自己?迦南那些人是野蛮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安全吧!」
克莱斯∶「┅┅」
阿基斯∶「我很后悔。虽然是莉娜自己说想留下来,但还是应该用强的把她一起带出来。要不是你反对的话,我早就那么做了!」
克莱斯∶「丢下一般平民只救助自己的亲人吗?身为拉赛利亚的骑士,能够那么自私吗?她是我妹妹,我没有一天不想着她。但是、阿基斯,我们可是拉赛利亚的骑士,现在只能相信流南公子,跟随着他┅┅」

【港口】
朱莉娅∶「啊,加罗。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加罗∶「┅┅」
朱莉娅∶「海风吹得人好舒服喔。我们聊聊好吗?」

▲选项「ああ···」
加罗∶「啊啊┅」
朱莉娅∶「在这个海的另一头,有着我出生的岛屿。你是船员对吧?知道一个叫伊路的小岛吗?」
加罗∶「不┅┅」
朱莉娅∶「大概是距离现在十五年前的事吧,那个伊路岛遭到海盗的攻击。那时正好村子里的男人都不在,海盗们在村子里大肆破坏。他们连女人小孩都不放过。我躲在领主馆中,不过还是被一小队海盗发现了。他们就像要捏死一支野兔般的杀了我┅┅」
加罗∶「┅┅」
朱莉娅∶「就在那时,有个男人从后面跑过来大叫着『住手』,可是我就这么昏过去了。」
加罗∶「┅┅」
朱莉娅∶「当我醒来时,就看到好几具尸体和一个全身浴血的大男人站在那里┅┅他只是看着我微微地笑了笑,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去了。」
加罗∶「┅┅」
朱莉娅∶「后来那些海盗们好像被华尔兹提督的舰队剿灭。也不知道救了我的那个人怎么样了。加罗,你是巴尔斯提督的部下吧?知道他大概会是谁吗┅┅?」
加罗∶「不┅┅」
朱莉娅∶「我记得的事只有一件。他为了救我,受了重伤。从头顶到额头的地方开了道大伤口,伤口深到能活着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
加罗∶「┅┅」
朱莉娅∶「加罗┅┅」

 选项「いや、ひとりにしておいてくれ」
加罗∶「不,让我一个人静静。」
朱莉娅∶「这样,我明白了┅┅」

■玛尔斯神殿
【神殿内】
艾森巴哈∶「希尔菲丝┅┅艾缇还没有回来吗?」
希尔菲丝∶「她似乎与维尔杰的解放军一起留在索拉港的样子。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吧。」
艾森巴哈∶「唔┅┅」
希尔菲丝∶「父亲?您脸色不太好,难道是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吗?」
艾森巴哈∶「┅┅邪恶之气近了┅┅看来他┅┅古严寇斯开始行动了┅┅」
希尔菲丝∶「咦!?┅┅┅┅那么艾缇小姐!」
艾森巴哈∶「唔┅┅希尔菲丝,可以麻烦你去把玛特尔叫来吗?」
希尔菲丝∶「好、好的!┅┅」(脚步声)
艾森巴哈∶「┅┅」
玛特尔∶「┅┅玛特尔来了。您找我吗?老师。」
艾森巴哈∶「有件事情想托你去做。可以飞到解放军那里去把艾缇带回来吗?」
希尔菲丝∶「┅┅是,遵命。」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