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RingSaga -泪之腕轮的传说-
——尤特娜英雄战记

声明:本站火焰专题中文网经原作者Li(三十而)同意,全文转载自台湾巴哈姆特站。
如无作者Li(三十而)许可,请勿转载。

译者的话

2001.07.12
-------------------------------------------------------------------------------------

绝美的容颜,纷争的根源
三生三灭,化水化蝶
舍弃过往,舍弃神
在有寿限的人世中浮沉
也许幸福,也许不
而那是她在妖精山丘下的宫殿中为自己选择的人生
The Wooing of
Edain...

序幕

霍姆兹 :「流南?……你在这种地方啊。怎么了,在发什么呆?」
流南  :「霍姆兹……不……只是稍微吹一下海风。」
霍姆兹 :「是那样的话就好,马上就要到威尔特王国了,做好登陆的准备了吗?」
流南  :「我有这把剑(レイビア)就够了。部下们也只要交给欧根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霍姆兹 :「拉赛利亚的骑士们也真是辛苦啊。竟然受得了那个罗哩叭嗦的老头。」
流南  :「他们是明白的。在与帝国的战争中,拉赛利亚骑士团全灭,活下来的全是些年轻的骑士。欧根为了保护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硬撑过来。结果造成他多次身负重伤,现在已经连剑都握不住了。就因为能了解他的苦衷,大家才拼命的努力着。」
霍姆兹 :「哎……的确,要是没有老头和我的老爸,我们会全部死光光吧。要靠两个老人家才得保性命,还真是丢脸的事呐。」
流南  :「霍姆兹。我们虽然照提督的话脱离了格拉那达砦,但这样做真的好吗?我们有甚至要牺牲掉提督而活下去的价值吗……」
霍姆兹 :「你是在意那种事啊。那就放心吧,他才不是那么容易就完蛋的男人,我可以保证。」
流南  :「是那样就好,但就算是瓦尔斯提督、在那种状况下……」
霍姆兹 :「流南。为已经结束的事懊恼着嘀嘀咕咕的、可不像是你喔。老爸并不是为了你才勉强自己。他只是遵从自己的信念,贯彻自己的意志而已。总有一天当时机到来时会再收回格拉那达的,那么一来就可以再见到老爸啦。」
流南  :「是啊……谢谢你,霍姆兹。」
霍姆兹 :「喂喂,少来。把老爸的生死先丢到一边去,我可是相当兴致勃勃的喔。记得以前也跟你说过,我的梦想是成为冒险者,在世界中四处旅行。从老爸身边解放出来、现在终于可以去实现那个梦想了。」
流南  :「冒险之旅吗……会很快乐的吧。」
霍姆兹 :「啊啊,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们过着快乐自在的生活。哪、流南,你要不要也一起来?你也该受够了这种无聊的战争了吧。」
流南  :「霍姆兹,我……」
霍姆兹 :「哈哈哈,开玩笑的啦。再怎么样我也是能了解那是不可能的事啊。」
流南  :「嗯……可是、总有一天一定……」
欧根  :「流南大人,打扰一下,已经可以看到威尔特岛了喔。」
霍姆兹 :「喔,对喔,可不是悠哉悠哉的聊天的时候了。流南,总而言之先在索拉港登陆吧。那里距离威尔特王宫应该也很近。」
流南  :「我知道了。欧根,叫大家快做准备。」
欧根  :「是、遵命!」

■索拉港(ソラの港)
流南  :「这就是港口都市索拉吗……以大国威尔特对海上的门户来说,实在是太静了些。」
欧根  :「突然出现这样的海盗船,会被害怕也是当然的吧。霍姆兹,你们快点离开吧。连我们都被当成海盗可承受不起。」
霍姆兹 :「哼、还是一样坏嘴的老头,不用你说我们也要走了。」
流南  :「还是打算渡海到伊斯拉岛去吗?」
霍姆兹 :「啊啊,那座岛既处于帝国的势力范围之外,住在那的感觉也不错的样子。我打算赶走那边的海盗,把那里当成我们的根据地。」
流南  :「光只有你们不要紧吗?」
霍姆兹 :「呼,不用担心啦。讨伐海盗是我们的工作,那些家伙们光看到这海狮子的旗帜就要逃之夭夭了吧。话说回来了流南,该担心的是你们这边。拉赛利亚兵净是些靠不住的家伙,最重要的保护者又偏偏是那老头……对了,我留一个可靠的部下给你吧……加罗,下来这边!」
加罗  :「我知道了,小主人。要我下船留在流南公子这边,对吧?」
霍姆兹 :「对,助他一臂之力吧。」
流南  :「抱歉了,霍姆兹……还有加罗……」
霍姆兹 :「再见了、流南,要分开一阵子了。愿你我前进的道路上都有幸运的海风为前导!」
流南  :「啊啊!霍姆兹,你们也要保重!」


第一章 登陆威尔特

■索拉港
流南  :「……欧根,威尔特王国会与我们共同作战吗?
欧根  :「听说罗法尔王在之前的巴尔特战役中失去消息,主力骑士团也几乎伤亡殆尽。就算用帝国的横暴与威胁来做诉求也并不容易说服他们。」
流南  :「……也许首先该先了解这个国家的内情呐。」
欧根  :「那么就在这个港口收集情报吧。」
流南  :「是啊,让大家分头去向街上的人打听一下吧。到王宫去的事暂且押后。」
克莱斯 :「是。」
阿基斯 :「包在我身上,流南大人。」
加罗  :「知道了。」

■索拉港的西南方向
凯特  :「萨莎小姐!请快一点,这样下去就要被追上了!」
萨莎  :「呼、呼……凯特……我已经不行了……再也跑不动了……」
凯特  :「请不要说那种丧气的话!再一下子就到维尔杰(ヴェルジエ)了!再忍一阵子!」
萨莎  :「可是……脚……呜呜……!」
凯特  :「……这是……!脚扭伤了啊。伤成这样应该连慢慢走都会很难受……真对不起,我应该早就注意到的……」
萨莎  :「凯特……」
凯特  :「我在这里挡住追兵,请趁机逃到索拉港去。今夜躲在旅舍休息一晚的话,应该就可以止痛了。至少也要让萨莎小姐到维尔杰去……!」
萨莎  :「怎么可以!我不能留下凯特一个人离开。」
凯特  :「请不用担心我的事。我怎么也算是保护王妃的近卫骑士,决不致还不如寇达手下的杂兵之流。」
萨莎  :「我知道凯特是优秀的骑士,可是对方是人多势众的吧,一个人去打根本就太过无谋。」
凯特  :「即使是无谋,我也非守住萨莎小姐不可。因为那是身为近卫骑士的我的职责……不、是我的骄傲。」
萨莎  :「凯特有一死的觉悟了吧……不行!我绝不允许那种事!拜托、凯特,我会忍到索拉的……我、会加油的……所以我们一起走嘛。」
凯特  :「萨莎小姐……」


■索拉港的街道中
秃顶老人:「本土大部份的国家似乎都进入帝国的支配之下了。但是帝国也不至于会进军到这种边境吧。我们罗法尔陛下对莉维王国陷入的困境无法坐视而举兵,却在巴尔特要塞之战中下落不明。他是个很棒的国王……但他的善良反而招致了灾难,真是讽刺啊。问题是陛下不在了之后,这国家的未来……留下来的只有莉莎王妃和萨莎公主两母女,这国家也维持不久了……喔,谢谢你听我说这么久,这把剑送你当谢礼吧。虽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我所使用过的次数说不定会使它更加锋利喔。」
(获得了一把斩数51的铁剑 てつのけん)

■中年市民  :「来到港口的那个大船是来自格拉那达的私掠船吧?……咦、你们是搭乘那个来的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特地从大陆本土来到威尔特,但最好不要是来惹事的啊。因为这个国家目前正处于非同小可的支离破碎状态。嗯?什么?啊啊、这药吗?是在港口捡到的,但也不知有什么用处,好啊,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获得了可以使武器等级上升3的 WLVプラス

■水兵训练所(技能:海の战士)

■老人  :「南方的桥会配合潮水而上升下降桥面,若是桥还没放下的话,应该再隔一下子就会放下了。再稍微等一下下如何?」

■青年  :「东方维尔杰的领主马隆伯爵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个重义之人、非常会为领民着想。是一位寇达宰相压根也比不上的优秀人物。其实大家应该都会觉得马隆伯爵才是适合宰相之位的人。那为什么王妃要用寇达那种人当宰相、放任他乱来呢?反正上面那些人根本就不会为下面的人民着想的吧……对了,你们可以收下这护身符吗?这是我以前的恋人送我的,不过要是被现在的女朋友发现就麻烦了,说是这么说,可是也不能丢掉,我正烦恼着该如何处置它。你们若是肯收下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获得了护身符 おまもり

■少女  :「一直到半年前为止,这威尔特还是个和平安稳的国家。是的、一直到罗法尔陛下出战巴尔特(バルト)之战、离开国家之前为止……趁着陛下不在、当上宰相的寇达伯爵的横暴,使得这港口也完全失去了活力。宰相的士兵来到此地后,对船上的货物课徵以不合法理的税金,把─切都搜刮殆尽。我们实在是无法在这种状态下活下去了……啊啊、如果罗法尔陛下还在的话……啊、对不起,我怎么对才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这些。虽不成敬意,但请收下这皮盾做为我的歉意吧。这是父亲的遗物,若是能派上用场我会很高兴的。」
(获得皮盾 かわのたて

■老妇人  :「嘿~你们就是格拉那达的勇者啊。因为听说以帝国为对手而作战还撑了一年,本来还以为会是多厉害的人呢,结果才只是一群可爱的小男孩啊。哎也好啦,难得你们都来了,这药草就拿去吧。」
(获得药草 やくそう

(第二回合)
寇达  :「看来是终于追上了呐。鲁斯啊,接下来由你负责指挥,抓住公主,把她带回王宫。」
鲁斯  :「护卫的骑士要怎么办?」
寇达  :「哼,不过是个女人会有多费事,不管她、杀掉!」
鲁斯  :「是、遵命!」

(第五回合)
欧根  :「流南大人、吊桥放下来了,差不多该出发了吧。」

(リュナン→サーシャ)
流南  :「怎么了?被那些士兵们追杀着吗?」
萨莎  :「!……」
欧根  :「流南大人,没有聊天的空闲了,先把那些家伙们赶走再说吧。」
流南  :「说的也是,我们去引开追兵,你到安全的地方去……等战斗结束后再谈吧。」
萨莎  :「好、好的……」
凯特  :「异国的骑士吗?……到底是什么人……」

鲁斯·交手  :「……不允许你来碍事!」
鲁斯·战死  :「咯……太大意了……」

欧根  :「流南大人,士兵们都逃跑了喔。」
流南  :「……那个少女呢?」
欧根  :「平安无事的保护着。到这边来……」
流南  :「没事吧?」
萨莎  :「是的……谢谢你。」
流南  :「他们似乎是威尔特的士兵们,为何要追杀你们呢?而且你看来像是出身高贵的人……」
欧根  :「流南大人还没注意到吗?这一位就是威尔特王国的公主萨莎小姐喔。」
流南  :「萨莎公主!?」
萨莎  :「是的、好久不见了、流南大人。」
流南  :「这样啊……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萨莎  :「我们上次见面已经很久以前的事了嘛,会忘掉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我马上就明白了。因为虽然只是一段短短的时间,但流南大人对我很好……」
流南  :「与父亲一起拜访威尔特,是我10岁时的事情了。虽有和年幼的公主一起玩的印象,但想不到居然就是你……因为外表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认不出来。」
欧根  :「不、我还记得喔。」
萨莎  :「你是流南大人的保护者……呃……」
欧根  :「我叫欧根,萨莎大小姐。」
萨莎  :「对了、是欧根将军吧,谢谢你记得我。」
流南  :「……萨莎公主,可以把事情经过告诉我吗?这个国家是怎么了?身为公主的你为何非被追杀不可?」
萨莎  :「流南大人知道巴尔特战役的事吧?」
流南  :「我听说过。半年前在巴尔特要塞周边、西部诸国同盟与帝国发生大战,结果以西部同盟的大败北为结束……听说指挥西部同盟军的罗法尔王也就此下落不明。」
萨莎  :「是的……自从那场战争后、父王就下落不明了。与父王一起出阵的诸侯与骑士们也多半战死,只有一小部份能够归国。因此国内的治安混乱,拥有野心的人们趁机为所欲为。」
流南  :「不过、像威尔特这样的大国会因为一次的败战就乱成那样吗?罗法尔王是大陆有数的五贤王之一,在他离开国家时应该是有把国家托给可信赖的人吧。」
萨莎  :「是的,托给了有力的贵族寇达伯爵守护国家。可是最近寇达伯爵生出了野心之芽,趁着前宰相因病身故的机会自己当上了宰相,对人民课徵重税,自作主张放逐了反对的家臣们。其横暴与日俱增……」
流南  :「他是打算趁着国王不在时将王国纳为己物吗?你的母后……莉莎王妃怎么了?」
萨莎  :「发现到寇达野心的母亲,决定放逐他、命马隆伯爵为宰相,并作好了命令书……」
流南  :「马隆伯爵?」
萨莎  :「他是拥有东方领地维尔杰的父亲臣子之一。由于年事已高、所以没有加入征战巴尔特,是个忠心耿耿、也受到国民仰慕的了不起人物。父亲在出阵时也有要求马隆伯担任宰相一职,但他以「无此器量」而坚拒了。现在也还是守在维尔杰的城砦中。」
流南  :「这样啊……那么萨莎就是要带着那份命令书去维尔杰了吧。」
萨莎  :「母后把命令书交托给近卫骑士凯特,因为怕事情外泄、有个万一时我会成为人质,所以才叫我也一起走。」
流南  :「大致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么我们也去维尔杰吧,我也想见见那位名叫马隆的人物。」
萨莎  :「可是流南大人为什么要到威尔特来呢?我听说你们正在格拉那达与帝国军交战中……」
流南  :「那件事以后再说。趁着寇达的援军还没赶到之前出发会比较好吧。」

■ウエルト王宫
寇达  :「莉莎王妃陛下,您的心情如何呢?若是有不满意的事,请尽量向我寇达提出。」
莉莎  :「伯爵,你打算把我关在这房间中关到什么时候,身为罗法尔王的家臣难道不感到羞耻吗?」
寇达  :「不……这是……」
莉莎  :「听说你甚至打算向帝国求和是吧,你以为罗法尔陛下会允许那种事吗,若是陛下归来的话,你打算如何辩解呢?」
寇达  :「莉莎夫人,真是非常遗憾,但罗法尔王已经身故了,我必须以宰相的身份守住这国家才行……」
莉莎  :「陛下还活着,身为他妻子的我是能明白的……寇达伯爵,不要再使人民痛苦了,不要再重覆更多相同的过错了。」
寇达  :「哼……就算是王妃、说这种话也太过份了。我就算人再好也是有限度的喔。」
莉莎  :「你在威胁我吗,那么就乾脆杀了我吧。如此一来你就将以谋反者之名流传到后世了吧。」
寇达  :「呼……」
莉莎  :「寇达伯爵,如果没事的话可以让我休息了吗,我有些累了……」

【王宫大殿】
寇达  :「咯……该死的王妃,要我说的话……我也想乾脆……」
家臣  :「那可不成。现在要是杀害王妃的话,在一旁按兵不动的诸侯们就会与寇达大人为敌了吧。威尔特王室是沙撒兰特(サザーラント)将军传下的名门,与他们为敌并非上策。」
寇达  :「那你说该怎么做?」
家臣  :「王妃的强硬是由于有马隆伯爵的存在。若是连马隆都成为死人的话,王妃也会屈服了吧。」
寇达  :「说的也是……要快点与马隆决战才行。再这样下去、在一边按兵不动看好戏的诸侯们说不定会背叛呐……」

■维尔杰
拉芬  :「父亲,准备已完成,现在就要出发。」
马隆  :「等等、拉芬,从索拉港来了联络,萨莎公主正平安无事的前往这里来的样子。」
拉芬  :「什么意思?之前听到的消息是正被寇达的追兵追杀……」
马隆  :「似乎是登陆了索拉港的骑士团保护了公主。虽然仅有数十人的少数兵力、却相当勇猛的样子。」
拉芬  :「骑士团?难道是帝国的侵攻……」
马隆  :「不、据说他们的旗号是蓝色圣龙之旗。」
拉芬  :「说起蓝色圣龙之旗就是莉维的纹章……」
马隆  :「是莉维本家、也就是隶属四公国的骑士团,多半是拉赛利亚公国军吧。在几天前莉维抵抗力量的最后堡垒格拉那达沦陷了。」
拉芬  :「那么就是说是流南公子带着他的亲兵逃过来了吗?不过、为何会到我国……」
马隆  :「拉赛利亚大公与罗法尔陛下是一起被称之为大陆五贤王的亲密交情,这次的出兵,对陛下而言也是有着要复仇的心情在其中吧。那位拉赛利亚大公之子失去了国家,所以来依靠我威尔特王国的吧,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拉芬  :「说起流南公子,他是以帝国大军为对手而战斗、能够活下来,被称之为年轻的英雄,父亲怎么想呢?」
马隆  :「是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要被称之为英雄还早吧。民众是把壮志未酬身先死的英雄古拉穆德身影给套在公子身上,对他抱持着过大的期待吧。」
拉芬  :「就是说格拉那达的年轻英雄是个虚像……」
马隆  :「大概吧……不过、不管那些骑士们是什么人,都要对他们救出公主的事致谢才行。拉芬,你出城去迎接他们进来吧。必须要有相应的礼貌……」
拉芬  :「是,遵命。」
埃斯特尔:「兄长,我也一起去好吗?还是说会妨碍到你呢?」
拉芬  :「埃斯特尔、那是什么意思?」
埃斯特尔:「你和公主好久没见了吧,只是觉得让你们单独相处会不会比较好呢而已。」
拉芬  :「不要乱说话,我只是以威尔特骑士之身向公主宣誓忠诚,如此而已。」
埃斯特尔:「呼呼、─点也没变呢。在这种时候啊,只要肯说句温柔的话,公主也会高兴的喔……」
拉芬  :「埃斯特尔,有空去在乎这种多余的事,不如去更努力的修练─下如何?父亲是反对你当骑士的,但是我相信你说想要助父亲一臂之力的话才赞成的。我总有一天必须回到祖国,不可能总是在你身边保护着你。」
埃斯特尔:「我可从来没有要求你保护我过啊!」
拉芬  :「等等!埃斯特尔!」
马隆  :「拉芬,你太宠埃斯特尔了。虽说是妹妹,但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也要注意其它骑士们的眼光啊。」
拉芬  :「是……非常抱歉……」

■索拉港
【野外】
萨莎  :「这样啊……那么古拉穆德叔叔也……」
流南  :「啊啊。被圣龙缪斯的火焰烧死了。父亲拼命的想结束战争,好不容易才得以缔下休战和约、兴高采烈的前往诺尔赛利亚,却在那里受到站在帝国一方的圣龙缪斯的攻击、与数千人一起成为一把灰烬……」
萨莎  :「那种事……那位和蔼的古拉穆德叔叔……」
流南  :「萨莎?」
萨莎  :「……叔叔曾经好几次前来拜访威尔特,对我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好。最后一次见面时还问我要不要去拉赛利亚玩。」
欧根  :「看来古拉穆德大会是疼萨莎小姐疼的不得了呐。还说过可以的话希望能尽可能嫁到我们公国来。可是由于萨莎小姐是威尔特唯一的王位继承人、所以是不成的,并因而叹息不已。」
萨莎  :「咦、欧根,是真的吗?我是不会继承王位的,父亲也不希望那样。叔叔……有开口的话就好了……」
欧根  :「那么萨莎小姐的意思是肯来拉赛利亚罗?」
萨莎  :「呃?」
流南  :「……欧根,快走吧。」
欧根  :「喔喔,这真是失礼了。」

■维尔杰【城门前】
拉芬  :「萨莎公主,等您很久了。」
萨莎  :「拉芬!!为什么没有来接我呢?我相信着拉芬会来接我才逃出来的,居然不管我、太过份了!」
拉芬  :「非常抱歉,我昨夜才收到公主的消息。因为事发突然加上花了些时间做准备、使得出发晚了。」
萨莎  :「拉芬根本就不在乎我的事吧。我那么相信你,太过份了……」
拉芬  :「非常抱歉……」
萨莎  :「呼呼、骗你的啦、拉芬。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
拉芬  :「……」
萨莎  :「啊、生气啦?因为拉芬总是很冷静的样子,想要看看你手足无措的样子嘛。不过你要是生气的话我道歉,对不起……」
欧根  :「……萨莎小姐,方便的话可以做一下介绍吗?」
萨莎  :「啊……好的……这一位是……」
拉芬  :「维尔杰的领主马隆之子、拉芬。有话请先进来再说,父亲也在等待着。」

【执务室】
马隆  :「……哦、原来如此,事情是这样的啊。听说是蓝色圣龙的军旗时就有心理准备了,果然是流南公子啊。那么就是来此地招募部下的吧。」
欧根  :「正是。拉赛利亚身为莉维四公国之一,拥有在大陆中也数一数二的骑士团,但在接连的战争中失去了大部份的兵力,现在只剩下了数十名的士兵。这么一来根本没有能力夺回祖国,因此才来向交情深厚的威尔特王国请求援助。」
马隆  :「但是、你们已经知道了,我国也正处于内乱的纷扰中,威尔特王宫被亲帝国派的宰相所把持,就连王妃的安危也不能确定。在这种状况下要借兵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流南  :「马隆伯爵,寇达宰相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马隆  :「是继承了国袒沙撒兰特(サザーラント)家血缘的名门贵族,在王都之北拥有广大的领地。但是他的个性既轻薄又残忍,对领民课徵苛酷的重税,强抢民女,把反抗者全部处以极刑。」
流南  :「为何会纵容着哪样的人呢,为何不把他从王宫放逐?」
马隆  :「众所周知,我国在半年前的巴尔特战役中受到了莫大的损害。在出阵时、以寇达为首的大半贵族都抱持着反对的意见,希望能休战、和帝国和平共存,但国王说若是对于与邪教加赛尔携手合作的帝国置之不理的话,世界将很快的步向破灭。宣誓效忠王家的有心诸侯们全都与王一起出阵了。」
欧根  :「原来如此。那也就是说活下来的诸侯们全都是像寇达那样没用的软脚虾了啊。」
马隆  :「正是。说来丢脸,不过我也是活下来的人之一……」
流南  :「那是因为王信任你,把国家托给你的缘故吧,有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寇达的野心的方法呢?」
马隆  :「至今为止我曾多次劝谏过,但他完全听不进去。事到如今只有用武力来解放王都了,但光靠我维尔杰的兵力是难以对抗的。」
流南  :「寇达的兵力有那么大吗?」
马隆  :「那倒也是原因之一,不过主因是我维尔杰的主力骑士团与长子一起向巴尔特出阵,现在仅留下次子拉芬麾下的少数士兵而已。再加上有托拉斯(トーラス)的山贼们出没着、天天在袭击着村子,使我们不能轻举妄动。我有守护他们的义务,就连要从这座城砦腾出余力都不容易。」
流南  :「……我明白了。讨伐那些山贼的事就交给我们吧。讨伐到让他们暂时无法再重振的程度。到时可以再进一步谈谈关于解放威尔特王国的事吗?」
马隆  :「我当然没有异议,但真的方便麻烦你们吗?」
流南  :「是,请交给我去办!」
马隆  :「那么拉芬,你也一起去吧。只靠拉赛利亚的诸位是无法掌握地势的吧……」
拉芬  :「是……」
埃斯特尔:「父亲,我也要去!」
拉芬  :「不行、埃斯特尔,你留在砦内!」
马隆  :「不……好吧、埃斯特尔。既然成为了骑士就避免不了战斗,你身为我的女儿,可不要打一场丢脸的仗喔。」
埃斯特尔:「是、父亲!」
马隆  :「流南公子,再带上一名有能的部下吧,请到这里来。」


【大殿】
马隆  :「这些是自愿与流南公子出阵的人。但是、因为也须要有人来守城,所以请从其中挑出一名带走。」

流南  :「你看来不像是正规军的样子……」
卢卡  :「……是的。我是古拉姆(グラム)北方村子的卢卡,从寇达伯爵的苛政之下逃离,来投靠马隆大人。虽是一个无名的猎师,但请一定要带我去讨伐山贼。」
欧根  :「流南大人,我军中目前还没有擅长用弓的人,虽说只是个普通的猎师,但像他这样的人材是很贵重的吧。」

流南  :「你的名字是?」
纳龙  :「是、是的,我叫做纳龙。虽然是才刚加入不久的见习生,但我会拼命努力的,请一定要让我跟着您!」
流南  :「欧根,你怎么想?」
欧根  :「拥有满腔热血是他的可取之处,但目前还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优秀的才能。不过、说不定……说不定将来会有某种契机使他摇身一变成为优秀的人材。」

流南  :「你是斧骑士吧。」
伊齐基尔:「初次拜见、流南大人。若是接近战的话、就包在我伊齐基尔身上!」
流南  :「欧根,他怎么样呢?」
欧根  :「由于作为斧战士,在攻击的准确性上会有所不足,但实战经验丰富,对体力也很有自信的样子。是他的话,想必是很可靠的、可以马上成为战力吧。」

流南  :「你是……」
李   :「我是仕奉伯爵大人的司祭李。虽然不擅长于征战,但我想就算是像我这样的人也是能帮上忙的。」
流南  :「……欧根,你觉得呢?」
欧根  :「啊……李司祭先生是修习了治愈与攻击双方面术法的德劭之士。老实说在目前的状况下应该是最可靠的人了。只是、还是不要太过勉强他上战场比较好吧。」

(决定人选之后)
马隆:「选好了吗?」

【城门前】
萨莎  :「流南大人,要去讨伐山贼了吧。」
流南  :「南方的村子似乎正受到袭击,动作不快点的话村人们会有危险。」
萨莎  :「拉芬也会一起去吧……流南大人,请也带我一起去!」
流南  :「不行,不能带你去。」
萨莎  :「为什么?埃斯特尔明明都一起……」
流南  :「讨伐完山贼之后、接下来就是解放威尔特之战了。你有着身为解放军盟主的重大责任。现在应该要好好休养身体以备战。希望你能和凯特一起等待着我们的归来。」
萨莎  :「好的……」
拉芬  :「萨莎公主,无须担心公子的事。他是甚至被称之为格拉那达英雄的年轻人,不至于让山贼程度的对手耗去太多的时间。」
萨莎  :「可是拉芬……」
埃斯特尔:「兄长、托拉斯村很危险的啊,没有说废话的时间了吧!流南大人、快点出发吧!」
流南  :「是啊,那么出发吧。走了、欧根!」

-待续- inserted by FC2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