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案例 媒體 藝術照 延伸閱讀

 

 

異形戀是一種以外星人異形為對象的性取向或性偏好。最近有幾個美國婦女「徵友」,徵求對象則是外星人,不論其用意如何,這可算是異形戀的某種曝光現身了。

其實在許多小說、電影、傳奇、故事和新聞中,早就「偷渡」了無數的異形戀案例。像一兩年前的「異形綁架」(alien abduction)新聞和出版熱,在那些記述被異形拐走經過的回憶錄或新聞故事中,時常有被異形強迫發生性關係的情節。如果這些經過只是人們的狂想,那麼這些狂想的確透露出一種異形戀的傾向,而和異形的性關係之所以是強迫而非自願的情節,則是為了逃避內心道德的檢查所做出的心理偽裝,以掩飾其異形戀傾向--這就好像如果有人的夢或狂想是被強迫和同性發生性關係,心理分析通常會認為此人有同性戀的傾向一樣。

除了自願或被迫和異形發生性愛關係的情節外,在電影小說或故事中也有一些較不明顯的異形戀情節。例如,劇中人雖然沒有和外星異形發生性行為,但是卻替外星異形生下了幼兒或「魔胎」,或者故事中被外星附體的人和其他人發生性行為,等等。

異形戀的「異形」有時也不一定是外星人,而可能是形似異形的妖魔鬼怪。這種形態的異性戀常常出現在日本的「妖獸」漫畫中,而且這些妖獸漫畫經常充斥著人與妖獸的性愛。

如果異形就是讓我們感覺恐怖和未知的「他者/異己」(the other),那麼當我們回溯異形的家譜時,我們發現在文化傳統中不乏異形戀的近親遠戚。無論中西,都有天使(仙)與撒旦(魔)和人發生性愛關係的神話,(仙是友善或漠視人類的高等異形,魔則是惡意的高等或低等異形),而多年前流行一時的「神話中的天使其實是外星人,他們和人類的遠祖交配後才產生今日有智慧的人類」之類的理論則可視為另一種異形戀的狂想。

異形和動物不同,異形不是生物分類上的任一種屬,異形也不像異國人是另一人種,異形也不是按人的形像製造出來的生化電子人;異形不是此世的,因此很難用此世的分類系統定位--異形很可能是完全的「異」。這使得異形戀成為絕對的變態、絕對的怪誕。但是異形戀似乎不像其他怪誕的性變態遭受道德和病理學家的關注。為什麼?

一個可能性是因為異形戀這種認同尚未浮現,所以還未遭到關注,另一個可能性則是因為異形戀不屬於此世,所以很難用此世的道德或常理來想像和評估。

但是異形戀的存在還是可以對此世的性文化有衝擊。

首先,異形戀可能包含了對畸形扭曲或黏膩噁心的「異(身)體」(alien body)的性偏好,這其實和我們中間那些對極其臃腫肥胖身體的愛好者,或者對畸形殘缺身體的愛好者有共通之處——它們都在打破所謂「健康(全)美體」的霸權。

其次,由於異形的性器官不一定和人類生殖器有雷同之處,也可能異形的性器官並非其生殖器官(可能是其思考器官或消化器官,或者根本完全獨立而無其他功能),故而異形戀的性也可以打破傳統對性的想像。

再者,異形戀可以成為反叛異性戀體制者的認同身分。其實同/雙性戀者在我們這個異性戀文化中可以說就像一種異形,因此祂們——以及另類異性戀中的性邊緣者——都可以比附為異形戀的另(異)類情慾(alt.alien.sexuality), 祂們的口號就是:「從異性戀進化到異形戀」。

更有甚者,異形戀可能根本切裂人類思考中對性與性別之間連體關係的執著。異形的性別有可能不只是兩種,或者,異形完全沒有性別之分,這使得異形戀有可能既非異性戀,亦非同性戀或雙性戀;它根本無關性別。當然,這不是異形戀所獨有的特色,很多性取向或性偏好原本就和性別沒有絕對關係,例如有些玩虐戀所注重的是虐待和被虐的儀式活動,而非性別。不同的是,異形戀以其異(身)體,既突兀又具象的提醒我們:性是可以超越性別的,性是可以沒有性別的。

性多元 | 性政治首頁 | 資料收集:Aeon
inserted by FC2 system